logo

回头是案

第十章 寻踪觅迹

3627

这个电话本在何怀玉意料之中,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由宁海派出所所长饶永平拨打过来。

何怀玉若无其事地打招呼道:"饶所长,请问有什么贵干?"

"何法医,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包在我这里!"

尽管这一切都在何怀玉计划中,但他还是装出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开心道:"真的吗?怎么找到的?"

"你在刑警队?我可以中午给你送到单位!不过你要有点心理准备,背包被人丢在垃圾堆,上面有点异味。"

知道冯喜事做足了全套的把戏,何怀玉也不介意清洗一下背包,于是高兴地说:"没关系,东西还在就好!我和老古一起在锦福小区,你方便的话可以过来。我请你们吃饭,感谢你帮我找回背包!"

十分钟后,锦福小区附近一家黎国拉面馆里,三人再次相聚。何怀玉拿到背包笑逐颜开,一不小心入戏太深,差点把泪水从眼角挤出来。

"快看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问题?"饶所长道。

何怀玉将背包打开翻看一阵,重重地点头道:"所有东西都在!真是非常感谢!"

"不用谢,不用谢!"饶所长摆手道,"该说谢谢的是我!昨天早上你说我有患冠心病的风险,今天上午我就去了医院,结果证明你说的真的很灵验!"

虽然一语中的,何怀玉却没有沾沾自喜,关切地说道:"情况怎么样,严重吗?"

"目前还不会很糟,医生开了药,让我把烟戒掉。"饶所长道。

"烟酒都得尽量戒掉,也少熬一点夜!"何怀玉嘱咐道,一边从背包夹层中小心翼翼地取出黑鱼玉佩。

"能让我看看吗?你这枚玉佩好特别!"古世民好奇道。

何怀玉将玉佩递过去,又朝饶所长问起:"你们从哪里找到的背包?小偷抓到了吗?"

"背包是在垃圾桶里被找到,环卫工人发现的时候小偷已经逃跑。估计值钱的东西已经被拿走,只剩证据被丢掉。幸好你的玉佩藏得比较好,不然恐怕再也没法找到。"

何怀玉尴尬地说道:"哈哈,除了玉佩包里没有别的值钱东西。你有那个环卫工人的联系方式吗?我得好好感谢他。"

饶所长摇头道:"没有,人家把东西交到我们所里转身就走。"

"这玉佩质地不错形状也非常别致,有点像阴阳鱼里面黑的那部分。会不会是你的传家宝?只要找到另一块白鱼就能呼唤神龙。"古世民捧着黑鱼玉佩笑道。

"这都被你看出来啦!"何怀玉故作惊讶道,"既然被你发现,我只好违背祖宗遗训,揭开这个深藏三百年的谜题。其实我是黎国正统血脉的王子,我们王族一直流落在夏国。黎国现在的王室是假的,他们通过阴谋篡夺了王位。"

"真的呀?!难怪你带我们来吃黎国拉面!"古世民瞪大眼睛夸张道,"尊贵的王子殿下,请给我们每个人再点两份烤鳗鱼吧!"。

"我以为只有何法医善于演戏!没想到古兄弟也是个影帝!"饶所长笑得几乎合不拢嘴。

何怀玉并不想讨论太多身份的事情,于是将玉佩拿回来戴到脖子上,转过话题道:"不是已经流落海外了吗?吃什么烤鳗鱼!快点吃面吧,不然马上就要糊啦!"

"吃!吃!难得王子请客!"饶所长大口吃着面调笑道。

"王室衰落,这已经是最后的狂欢,接下来本王子就只能吃土咯!"

"此话怎讲?难道包里还有其他值钱东西被偷吗?"饶所长眉头又皱了起来。

"诶,上午徐伟峰的儿子来找我,说从下个月开始要涨五百房租。"何怀玉惆怅道, "不交的话就给我断水断电,这不就只能吃土了吗?"

古世民听得连连摇头:"这没良心的,父亲头七还没过就急着到处揽钱。人不会就是他杀的吧?急于继承家产。"

"那小子就是个地痞无赖,没良心是真的,但杀人肯定没有能耐。" 饶所长嘿嘿笑道, "一会我让人去查他的不在场证明,顺道解决何法医房租的事情,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这种刁民。"

"好啊!那这碗面可没白请!我代表黎国万千子民谢谢你啦!"何怀玉欣喜道。

"帮忙是好,可别用一些违规的方法,注意我们海涯警察的形象。"古世民提醒道。

"放心!这种混混最是吃软怕硬,稍微敲打一下他就会消停!"饶所长笑嘻嘻道。

吃过午饭,何怀玉便嚷着让古世民带他深刻体验一下出外勤。何怀玉原本就憧憬着与刑警一起外勤查案,看到古世民粗犷健硕的纯黑色警用摩托更是垂涎三尺,忍不住幻想起自己骑上去的拉风场景。

见古世民跨上摩托,何怀玉二话不说也跟着跨坐上去。

"哇呀!这么烫!"一阵火辣辣的热浪从屁股上传来,烫得何怀玉惊叫连连,之前所有美好的幻想一瞬间都化为泡影。

"你怎么不停到遮阳的地方?"何怀玉不满道。

"上午停车时候这里没有太阳,我以为很快就走呢。"古世民憨笑着说,"这还不算烫的,风吹吹很快就凉了。"

意识到要在烈日下乘摩托车四处暴晒,何怀玉心里立刻打起退堂鼓来,犹豫道:"要不你还是自己去查吧,我一个小法医跟着好像也没什么用。"

然而没等何怀玉下"贼船",古世民已经直接启动摩托车,风驰电掣般驶到了路上。

令何怀玉欣喜的是,海涯的大部分公路两旁都有高楼和树木绿化,曝晒时间比预想的要少很多。摩托车带动的风迎面吹来,着实让何怀玉体会了一把'拉风'的感觉。更惊喜的是,在摩托车后座上,何怀玉看到了以前从未看过的海涯风景。

以前何怀玉很少走出校园,难得出来都是乘坐地铁。这次近距离观摩鳞次栉比的高楼和车水马龙的道路的经历,让何怀玉对海涯的喜爱又增添了几分。

跟着古世民走街串巷寻访案件相关的人员,帮忙做记录的同时一起讨论案情,出外勤琐碎而充实。

让人遗憾的是,经历一整个下午的风吹日晒,两人却没有任何实质收获。有人怕惹事藏着掖着一问三不知,有人怕没事异想天开胡编加乱造。

直到晚上九点二人才在一家快餐店停下休息,何怀玉一走进店里就忍不住抱怨道:"太累了!吃完饭我得赶快回去给自己扎两针,再好好睡一觉,不然腰都要断了!"

古世民大口喝完茶水,摇头道:"才半天就累成这样?你不会以为查案子就是几个侦探在现场随便看几眼,然后在脑子里推演一番就能找到凶手吧? 那些神探只存在于影视剧中,而我们破案除了动脑,还需要无数的汗水,有时候还会流血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停停停!我没有否定你们的努力,别动不动就上纲上线!"何怀玉打断古世民的长篇大论道, "术业有专攻,我是个法医,更应该做我能做好的事情。"

两人匆匆吃完快餐,古世民本打算将何怀玉送回住处再自己接着走访调查,一通电话突然改变了他的计划。

"看来你要自己搭车回去了。我刚才接到通知,找到了一位嫌疑人,得立刻赶去梦海公寓参与抓捕。"古世民付完钱就往店外跑。

何怀玉跟着跑出店外大声喊道:"等一下!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古世民拿着头盔有些诧异:"你不是又热又累要回去休息吗?"

"这不晚上太阳已经下山了吗?"何怀玉笑道,"凶手是个血腥变态,抓捕过程说不定会有人受伤,我去能及时处理!"

再一次坐上摩托车,何怀玉心情与之前大不相同。嫌疑人出现胜利近在咫尺,何怀玉非常期待能亲眼见证抓捕瞬间,但心里也隐隐生出一丝担忧。

"他们查到了什么线索?嫌疑人是谁?"何怀玉大声问道,生怕古世民因为骑车听不清声音。

"一组的同事通过对比几起凶案现场周边大量的监控,找到一名嫌疑人。他在案发时间段去过那几个小区,目前只追踪确定人在梦海公寓,身份还在调查中。"古世民答道。

"不会是送快递或者外卖的吧?这么容易被监控拍到?"

"不是,嫌疑人穿着灰色衬衫,还一直戴着渔夫帽,形迹非常可疑。"古世民道,"我们扩大了监控排查范围才找到他的踪影。"

得益于摩托车的灵活方便,二人很快就抄近路赶到梦海公寓,何怀玉战战兢兢地跟着古世民走进了刑警队伍中。

此时梦海公寓的三个入口都已经被数十名警察围得水泄不通,就连南安区刑警队长贾贵民都已亲自到场。

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贾贵民,何怀玉本就有些紧张,现场肃杀的气氛更增加了他的心里压力。看到贾贵民偶尔瞥过来的一眼犀利目光,何怀玉甚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贾贵民沉着冷静地调兵遣将,仿佛就像马上要上战场的将军。随着贾贵民一声令下,所有警察紧张有序地鱼贯上楼。唯独何怀玉被留在楼下,和贾贵民一起等待结果。

焦急地等待几十秒后,何怀玉终于忍不住首先打破尴尬的沉默:"贾队长,我是新来的法医何怀玉。"

"知道,所以让你在楼下等。"紧接着又是一段沉默。

"除了监控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线索吗?"何怀玉按捺不住好奇问道。

"没有,必须阻止第四起案件发生,做不到步步为营。"贾贵民拿着对讲机,静静地等着行动结果。

"报告贾队,我是雷放,嫌疑人已经被控制住!"

何怀玉曾经在案情研讨会上见过雷放,雷厉风行豪放不羁的侦查一组组长。

贾贵民紧锁的眉头舒展一些,接着问道:"有没有找到证物,嫌疑人怎么说?"

"房间里堆了非常多东西,暂时还没找到证物。嫌疑人一直不承认自己涉案,要不,您上来现场看看?"

两分钟后,何怀玉跟着贾贵民一起乘电梯上到九楼,「狐假虎威」般尾随到嫌犯的屋子里。

拥挤的公寓根本没有大家容身的空间,贾贵民确认嫌犯已经无法在造成威胁,便让大部分警察先行离开。

现场的混乱程度让何怀玉瞠目结舌,这间房价高昂的公寓里面与外表有着天壤之别。

公寓的所有窗帘都被紧紧拉着,每一个房间和客厅都被旧电器、旧家具、纸箱等各式各样的垃圾塞得满满当当。三名刑警正在垃圾堆里上下翻找,尽管已是满头大汗,却还未找到任何证物。

何怀玉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场行动恐怕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垃圾堆里能找到凶器的概率非常渺小。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