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一章 死有余辜

3723

三日破案的时间所剩无多,贾贵民拉了张椅子坐到嫌疑人对面亲自展开了审讯:"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

嫌疑人双手被铐在身后,布满皱纹的脸上惊恐余劲未消。听到贾贵民高声重复询问,嫌疑人方才微微启齿道:"我——我叫华光明,是开养老院的。"

"养老院?什么养老院?"

"天年养老院,就在宁海中学旁边。"华光明嘴唇颤抖道,"你们抓我干嘛?我们养老院各种手续都齐全的,没有违法犯罪行为。"

"这是你的房子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垃圾?"贾贵民指着堆积成小山的垃圾问道。

"是我房子,这些东西都是我捡回来没有主的,没偷没抢。"华光明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你刚才不说是开养老院的吗?为什么要捡垃圾?"

"这些东西没坏,现在的年轻人太浪费了,我拿回来拾掇一下都还能用!" 华光明痛心疾首的样子丝毫不像伪装,"那些纸皮也可以拿去卖钱,扔了多可惜。"

"那你干嘛总是戴着帽子鬼鬼祟祟地?"

"我只是不想被人认出来在捡东西,所以尽量避开熟人。"

"徐伟峰你认识吗?前天晚上你去锦福小区有没有见过他?"贾贵民继续问道。

"认识,以前还跟他一起打过几次麻将。"华光明莫名其妙道,"他犯了什么事情吗?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你们问我也没用啊?!"

"这几天附近发生了连环杀人案你不知道吗?养老院的老头老太就一点都没有跟你八卦?"贾贵民突然厉声问道。

华光明怔了一下,然后低头道:"我是听他们说有什么变态杀人魔出现,我还提醒他们减少外出。这跟我也没关系呀!等等,你的意思是徐伟峰是杀人凶手吗?"

听到这里何怀玉已经基本确定抓错了人,看看旁边的同事,他们脸上也都带着一些尴尬。

虽然华光明没有办法自证清白,但从他的反应和生活状况来看,他是凶手的概率微乎其微。得到这样的结论,众人都有些气馁,寻找证物的同事们也都停下动作站着观望。

正在众人都期盼着贾贵民拿主意的时候,一通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贾贵民接起电话,一阵高声急呼瞬间传进所有人耳朵:"报告贾队!阳光小区发现一具尸体!现场找到了「玄武」木刀!"

突然的变故完全打乱了行动计划,贾贵民派两名刑警继续查证华光明的身份,然后立即带着其他人人一起奔赴阳光小区。

阳光小区建成已经有二十余年,五栋老旧高层电梯楼围合而成的中心花园里挤满了驻足围观的群众,十几名警察正在努力用封锁带将人们与案发的二号楼隔离开。

二号楼的天台上横七竖八牵了许多晾衣绳,在五颜六色衣服的遮掩下,偶尔还有一些未被清理的狗屎。何怀玉穿过重重阻碍来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些腿脚发软。所幸楼顶夜凉风大,他还不至于大汗淋漓。

虽然有些同情死者,但何怀玉对自己终于能派上用场也有一些期待,一边戴上手套扶好眼镜,一边往血泊中走去。天台的风在耳边挂过,何怀玉心里萌生出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错觉。

在一片暗红的血迹里,死者仰面朝天地躺着,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暗红的血彻底浸透。死者双手握着喉部一把细长的木刀,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何怀玉一边细心检查尸体情况,一边向众人汇报:"死者喉部被木刀捅破,导致气管破裂和大量失血而亡。从血液和尸体的变化情况来看,案发时间大概在两个小时之前,大约是19:30到20:00之间。"

想起之前在徐伟峰身上闻到的怪味,何怀玉悄悄将鼻子凑近尸体用力深深吸了几口气,却没有发现之前那种奇怪的味道,反而有另一种酸臭。

第一次当着众多刑警的面公开验尸,何怀玉心里多少有些紧张,抬头想要观察贾贵民的脸色。

贾贵民似乎并没有专心在听尸检结论,而是脸色凝重地望着死者,然后叫来一名刑警耳语了几句。

几分钟之后,刚才离开的刑警跑了回来,身后跟着满头大汗的宁海派出所所长饶永平。

饶所长走到尸体旁认真看了一眼,又朝旁边的何怀玉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对贾贵民道:"贾队长,确认是他"。

贾队长似乎早已知道死者身份,面色阴沉道:"他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饶所长低声道:"我也刚问过小区保安才清楚,胡斌有个姘头是这里的租户,目前已经让人控制住。"

"胡斌?"听到这个名字,何怀玉仿佛突然被雷击一般怔在原处。眼前横死的受害者,十有八九就是冯喜事所说的得胜集团财务总监胡斌。

冯喜事不说他是嫌疑人吗?怎么成了死者? 这几起血案不会都是冯喜事他们犯的吧?他们找我要案卷是为了躲避侦查吗? 那我不就成了他们的帮凶?

何怀玉越想越害怕,被心中无数的疑问缠得快喘不过气来。

"你发什么呆?再检查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贾贵民一声呼喝打断了何怀玉思绪,然后继续朝着饶所长道: "先不要通知死者家属,不要惊动得胜集团。加派几个人到小区门口,不要让记者进来。"

"我们已经安排好工作,不过楼下居民非常多,就怕他们会到处乱说。"饶所长摇头道。

说完饶所长又深深地朝何怀玉望了一眼,继续说道:"我们还查到一条信息,可能与案件有联系。胡斌这个姘头之前租住在锦福小区,房东正是上一名死者徐伟峰。"

何怀玉一直在关注二人的对话,听到这连忙问道:"租徐伟峰的房子?不会就是我现在住的那间吧?"

饶所长点头称是,贾队长则紧绷着脸:"你之前认识胡斌吗?"

"不认识!"何怀玉苦笑道。

"不认识你打听那么多干嘛?觉得自己有嫌疑请求接受调查吗?别忘了你的职责!"贾贵民不悦道。

"贾队,今天下午开始何法医一直跟我在一起。他没有作案动机,也不可能有时间去作案。"古世民突然挤到何怀玉身边帮忙解围,却被贾贵民白了一眼。

古世民轻轻拉扯何怀玉衣角,示意他专心验尸。

何怀玉不敢再轻举妄动,赶忙集中精神调整状态。无论如何先验完尸体再说,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让人发现自己早就知道死者的身份。

何怀玉强行镇定住情绪,双手再次伸向胡斌的尸体,脑子同时也在飞快地运转。

如果冯喜事他们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应该不会冒险给自己留活口,更不会把自己带去回收厂。或许只是巧合,何怀玉不停安慰自己,一边继续检查胡斌的尸体。

"死者牙尺发黄,牙龈退化,手臂上有许多注射痕迹,部分皮肤上有毒素堆积导致的冰疮,应为重度毒品依赖者。" 何怀玉刚才闻到的酸臭正是冰毒的味道,胡斌果然吸食了大量冰毒,至少这一点冯喜事没有说谎。

何怀玉本以为胡斌吸毒的事情会引起众人的兴趣,但贾队长他们似乎早就知道一般,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伤口与前三起凶杀案一致,都是先从背后将受害者一拳打晕再用木刀刺喉杀死,四次案件的手法有逐渐熟练的趋势。" 何怀玉仔细观察着插在胡斌喉咙上的木刀,突然发现了一些异样,这把木刀在边角处似乎比之前的三把要圆润一点点。

难道这起案件跟前三起不是同一名凶手?冯喜事他们找我要案卷的目的会不会是模仿杀人? 木刀上那一点点细微的差别,可能只是凶手技法愈加熟练导致,仅从现场的痕迹根本推导不出模仿犯罪的结论。还有之前徐伟峰身上那奇怪的味道,胡斌身上却没有,这个能当线索吗?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察觉? 要不要把我的猜测说出来?他们会相信我吗?还是觉得我异想天开?

何怀玉心里不停地挣扎,好几次鼓起勇气要说出想法,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骚动,何怀玉回过头去,才发现原来是法医组另外两名同事宋祥和狄英赶到了现场。

"小何,你先让一下,在一旁观摩学习。"贾贵民叫起何怀玉道。

何怀玉很清楚大家对新手法医并不放心,刚才自己的表现也的确差强人意,只得窘迫地站到一旁。

"谁发现的尸体?有没有审问过报案人?"贾贵民在尸体旁边蹲下身子,认真观摩起两名法医娴熟的检查过程。

"是住在这栋楼的一位老阿姨,上天台来遛狗不幸撞见尸体。她被吓得当场就晕了过去,还好她的狗一直叫引起了邻居注意。"饶所长应道。

宋祥在狄英的配合下动作利落地将尸体翻看一遍,很快就完成了初检,然后一板一眼地说出了结论: "伤口、手法和凶器都与前三起案件一致,凶手是同一人无疑。另外,死者有重度毒瘾,以及梅毒早期症状。"

听到宋祥和狄英言之凿凿,何怀玉差点就要提出异议,但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憋了回去。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凭猜测就让废品回收厂那些人接受调查,很可能害他们背上贩毒的罪名,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何怀玉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张饱经风霜的脸,顿感于心不忍。另一方面,如果因为自己导致调查方向被改变,很可能错过抓捕真凶的时机。想起组长张万年在入职第一天对自己的告诫,何怀玉决定暂且多观察多思考少说闲话。

"贾队,我们先把尸体运回去做进一步检查,就不在这边耽搁了。" 法医宋祥说着便在几名刑警的帮助下抬着尸体往楼梯口走去。仿佛忘记了愣在一旁何怀玉的存在,又像是在对何怀玉一天没去上班表达不满。

贾贵民接着和几名刑警商量案情,古世民赶紧趁这个间隙将何怀玉拉到一旁。

"你没事吧,刚才我看你一直在发愣。"古世民关心道。

"能不愣吗?房东跟上一任房客都死了,下一个万一是我怎么办?"何怀玉望着地上的血迹道。

"凶手按照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顺序杀人,现在已经杀掉四个,讲道理已经完成了他的仪式。"

"可惜我们严防死守还是没能阻止第四起案件,也不能保证接下来就不会再有后续。" 何怀玉心里隐隐担忧,如果胡斌不是之前的连环杀手所害,很快还会有另一起凶案发生。

"我们都希望避免悲剧发生,真的发生了也无力回天,有时候就是这样事与愿违。我们只能尽力去抓捕凶手,不让他逍遥法外。"古世民望着远处万家灯火道, "你也不用太过悲伤!这个胡斌虽然罪不至死,但也不是什么善良的普通百姓。"

"你之前就认识他?"何怀玉问道。从刚才众人的反应来看,自己大概是对胡斌了解最少的那一个。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