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二章 爱莫能助

3992

何怀玉急于想知道更多关于胡斌的信息,用一种企盼的眼神看着古世民。

古世民却淡淡说道:"不认识,只是了解一些他的故事。"

"什么故事?"

"胡斌仗着得胜集团财务总监的身份进行权色交易,早就已经臭名远播。"古世民的嫌弃溢于言表, "去年得胜集团的一个女会计在公司跳楼,闹得沸沸扬扬。有人匿名举报胡斌,说是他骚扰那名女会计,害其无法忍受屈辱而自杀。我们也悄悄查过,可是最后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

胡斌逼人跳楼?何怀玉突然想到一种可怕的巧合,双手不由攥起拳头问道:"胡斌有吸毒的行为,没被抓到过吗?"

"胡斌这个人异常狡猾,还有上市公司总监的身份护体,调查起来非常困难。"古世民无奈道。

"接下来怎么调查?得胜集团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媒体不知道又会炒出什么惊涛骇浪来。"

古世民重重地叹气道:"是啊,舆论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据说得胜集团的老板周得胜和市里面许多领导都熟识,社会影响力也非常大。接下来的形势会变得更加困难,想想就头疼。"

"我们只剩下一天的破案时间,明天再没有进展都没办法跟市民交待。"何怀玉彷徨道,烦闷与疲劳都写到了脸上。

古世民拍了拍何怀玉的肩膀安慰道:"时候不早,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明天早点去上班,别再迟到了,不然又得挨人白眼。"

何怀玉此时并不在乎杨玉倩甚至张万年的看法,他只希望可以快点查清案子。

相比身体上的困倦,对案件的疑问反而如百爪挠心让何怀玉迫不及待要找冯喜事问个清楚。反正也没有人在乎自己,何怀玉正好借坡下驴偷偷离开了现场。

回到住处关上房门,何怀玉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冯喜事的电话。

只是何怀玉完全没有料到,还未等他发问对方便已开口说抢答: "何法医,不好意思啊!现在不方便打电话,我明天早上七点去接你,有什么事情我们到时候再说!"

冯喜事虽说不方便电话,但何怀玉却觉得他更像是一直在等自己的电话。想到电话有被窃听录音的可能,何怀玉只得接受冯喜事的安排,无奈挂断了电话。

熬过一夜的辗转反侧,星期三早晨七点,何怀玉忧心忡忡小跑下楼,迎面就看到了早已在车里等候的冯喜事。

冯喜事的银色小轿车看上去已经不小年纪,车身上还有不少剐蹭伤痕,轮毂也有一些锈蚀。

何怀玉在车旁犹豫一会,坐上了后排座椅。

尽管冯喜事满脸笑意地问好,何怀玉却只从嘴里蹦出两个字:"去哪?"。

"待会你就知道了。"冯喜事似乎完全不在意何怀玉的冷漠,仍是笑意盈盈。

何怀玉心里非常矛盾,既害怕自己帮了十恶不赦的连环杀手,又不愿否定自己的判断力承认被坏人利用。两分钟后,何怀玉终于忍不住质问道:"你又想带我去工厂博同情吗?还是想带我去荒郊野外灭口?"

昨天晚上何怀玉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终于决定给冯喜事一个解释的机会。因为他在网上找到了去年十二月的旧闻,几乎可以肯定胡斌逼死的那名女会计就是赵玄的妻子。

"何法医说话总是那么不留情面,你帮了我们的大忙,我们怎么会害你呢?"冯喜事摇头笑道, "既然你肯跟我来,就说明我们之间还有能够继续合作的互相信任。我只有一个渺小的请求,就是希望待会下车的时候你可以调整好情绪。"

说话间,车已经停到宁康村的一处公共停车坪。

何怀玉跟着冯喜事一起走到一栋握手楼下,他之前找背包到过这个地方,王氏兄弟就住在不远处的另一栋楼。

"来这里做什么?"何怀玉疑惑道。

"我们上去吧,开心些,别总拉长着脸。"冯喜事笑着迈步朝楼上走去。

五分钟后二人走到三楼一户人家屋外,冯喜事在门上轻轻叩了三下,一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打开了大门。

"冯伯伯!"女孩高兴地扑到冯喜事怀中。

冯喜事将女孩抱起,然后像变戏法一般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彩色画笔塞到女孩手中。

"你怎么来这么早?"这时门内又出来一名戴着围裙的中年男人,正是何怀玉心中最为怀疑的赵玄。

见到何怀玉站在门外,赵玄脸上惊奇不已:"何——何兄弟,你也来啦!"

"爸爸,这位哥哥是谁?"小女孩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打量着何怀玉。

从冯喜事口中,何怀玉得知女孩名叫可儿。一个天真烂漫的名字,正如她童真的脸。

若说自己是法医,恐怕会吓到小女孩。何怀玉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自己的身份,只能按冯喜事的说法,在脸上挤出一些笑容。

"这位大哥哥叫何怀玉,是爸爸的新同事。来,你们快进来坐。"赵玄将二人请入家中,旋即走进厨房操弄起锅铲。

可儿缠着冯喜事讲童话故事,何怀玉在一旁静静观察起四周环境。

客厅被整理得井井有条,靠窗一角贴有粉红色的墙纸,上面贴着许多小红花。看得出赵玄是一位富有责任心的父亲,他在努力为女儿营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五分钟后,赵玄从厨房端出来四碗香气扑鼻的鸡蛋面。

何怀玉还未来得及细细嗅闻煎蛋与葱花的鲜香,坐在旁边的冯喜事已经抄起筷子呼哧呼哧地吃了起来,还一边不停地发出赞叹:"老赵煮的面真是一绝!"

何怀玉静静地坐着,一边吃面一边听可儿讲述幼儿园发生的趣事,恍惚间竟有一种天伦之乐的错觉。

可儿眉飞色舞地述说着孩子们的生活,讲到两个小朋友打架时候突然看着何怀玉停了下来,犹豫一阵之后才怯声问道: "大哥哥,你脸上的疤是不是小时候打架被人抓的?会不会很痛?"

除了母亲之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关心自己的疤会不会痛。何怀玉的心仿佛被可儿关切的眼神融化一般,脸上的笑容变得轻松自然许多。

"哥哥小时候不乖,跟别人打架被抓伤的。现在虽然不会痛,但这个疤痕永远都消不掉了。你在幼儿园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千万不能跟别人打架哦!"何怀玉看着眼前的小天使,心里生出无穷的保护欲。

又过了一会,冯喜事见可儿吃完面,便起身提着小书包道: "你们慢慢吃,我送可儿去上学!可儿我们走,你爸爸和哥哥要讨论工作。"

"好!今天坐冯伯伯的老爷车去幼儿园!"可儿开心地随冯喜事下了楼。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何怀玉心中有许多疑问却不知从何开口,反而是赵玄先打破了沉默:"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有些事情不知道比问清楚更好。"

"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也希望你们不要以为我好骗。"何怀玉正色道: "你们找我要案卷并不是帮助查案,而是为了模拟连环杀手除掉胡斌。"

赵玄将桌子擦干净坐到何怀玉旁边,面无波澜道: "我们没有骗你,一开始确实怀疑他就是凶手。他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不管是谁动的手,都死有余辜。"

"你这么恨他,是因为你的妻子吗?"

"是,也不完全是。"提到他的妻子,赵玄脸色突然阴沉许多:"应该负最大责任的其实是我,是我害死了小兰。"

何怀玉向来不太会安慰人,此刻也只有静静地听赵玄讲述。

"去年小兰跟我哭诉胡斌的人面兽心,我那时候就应该拿刀砍了那禽兽。"赵玄用力在桌上捶了一拳道, "可是当时我太过懦弱太过无能,甚至连她想要辞职,我都让她熬过年拿完年终奖再说。"

赵玄眼眶湿润,强忍着情绪说:"我以为自己谨小慎微精打细算,可以把生活过得越来越好。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年关成了鬼门关。悲剧就在那之后几天突然发生,如果不是我的愚蠢,小兰根本不会死!"

"年终奖那么重要吗?现在这个时代到处都是机会,没了工作也不至于活不下去。"何怀玉既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

"我们省吃俭用了二十多年,马上就可以攒够首付给可儿换一个更好的环境。房价一天天的涨,在这个节骨眼换工作很不划算。你还没成家,根本不能体会生活的苦。" 赵玄将头埋到桌上呜咽道,"该死的是我!全都怪我!"

几分钟之后,赵玄情绪有所缓和,何怀玉本想劝慰,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赵玄抬起头,眼神暗淡而无力:"你是不是想劝我用法律手段制裁他?"

"我听说了后来的事情,很抱歉海涯警方没有帮到你。"何怀玉微微侧过头避开赵玄的目光说道, "胡斌罪有应得死有余辜,可你有没有想过可儿,如果你被抓住,可儿怎么办?"

赵玄抓着自己的头发双肘撑在桌子上嘶哑道:"你知道最让我痛苦的是什么吗?尽管我心里想把胡斌千刀万剐,但我仍然是个没用的懦夫! 即使他站在我面前,我都不敢动手,我就是一个窝囊废!"

从赵玄的话语中,何怀玉除了感受到他深深的自责,还有一个男人没有办法保护妻儿的无力。换做自己又会怎么做?何怀玉不敢细思。

沉默一阵之后,何怀玉硬着头皮道:"虽然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但是杀人终归是不对的。我是法医,有维护法律公正的职责。" 尽管说得冠冕堂皇,但何怀玉心里远没有脸上那么坚定决绝。

"法律真的公正吗?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即使明知对方杀人放火,你也束手无策。"赵玄直视何怀玉道,"胡斌逼死小兰是这样,如今他被杀也是如此。"

"所以你承认胡斌是你杀的了吗?"何怀玉问道,"虽然你们模仿得非常精细,但问题偏偏就出在了精细上,那把木刀比之前三起血案用的要圆润一些。"

赵玄突然笑了起来:"何法医观察细致,但那并不能证明什么。我可以跟你保证,我没有杀胡斌。即使你坚持调查,也找不到任何证据。"

"只要作案,就一定会留下痕迹。"何怀玉坚定道。

"那胡斌呢?为什么你们没有找到她逼死小兰的证据?是不是用心理压力逼死人就不犯法?还是说有钱有势的人杀人本身不犯法?"

何怀玉不甘地张着嘴巴,却是无言以对。

"我希望你可以忘记这件事情,人活着不能把每一件事情都理得明明白白。胡斌本就该死,无论你们怎么查也活不过来。继续查下去并不能伸张正义,反而会带来更大的悲剧。就像是为了抓老鼠而推倒一座房子,会伤害在里面遮风挡雨的很多人。"赵玄继续道: "现在四象的仪式完成了,或许便不会再有另一名无辜的人受害。与其纠结胡斌,不如将你的精力用来抓捕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何怀玉道,但其实他心里对正义的判断已经蒙上了一层迷雾。

"其实我很佩服你的勇气,即使怀疑我们,仍然只身前来寻求真相,就像去我们厂里一样。"赵玄脸上伤心的情绪逐渐隐藏起来。

"你们如果想杀我灭口,即使我不来也做得到。你们也知道,如果我出什么意外,警方很快就会找到你们。虽然我不清楚你们做了什么,但相信你们至少不蠢。" 何怀玉确实担心过自己鲁莽冒险,但如今已是骑虎难下,他只能无奈地走一步看一步。

虽然心里仍然想不通透什么是正义,但何怀玉已经下决心暂时搁置争议。诚如赵玄所说,当务之急仍是抓捕犯下了四象杀人案的连环杀手。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