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三章 抱痛西河

4105

从赵玄的住处出来,何怀玉紧赶慢赶终于准时到达办公室。

宋祥和狄英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案情,杨玉倩坐在位置上聚精会神地阅读着一本厚厚的资料。

何怀玉本想问一下胡斌尸体的情况,看到众人各自忙碌,只好默默退回了座位。

不一会张万年也到了,手上拿着一叠资料径直走到何怀玉身边说:"小何,你上午主要负责整理这些资料。胡斌的家属会过来,到时候你带她去认领尸体。"

"昨天晚上贾队不是说先不通知家属吗?怎么这么快就来认领了?"何怀玉将资料接过来疑惑道。

"是啊,为这事贾队还在恼火呢!可是没办法,昨天那么多居民看到了,消息根本没办法封锁。"

"案子还没有破,尸体不用再留几天以防万一吗?"何怀玉不解道。

"所有尸检信息都在你手里,没有继续保存的必要,家属希望早点领回去,我们没理由拒绝。"张万年说完便转身匆匆而去,"我去贾队长那边开会,你有什么事情多跟其他同事请教。"

何怀玉将所有照片和描述文字整理好,然后一个个输入信息系统中,足足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比起验尸查案,这些文案工作虽然枯燥却也同样重要。

忽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何怀玉的工作,一名女警领着一位年逾七十的老妇人来到门边。

"这是胡斌的母亲,前来认领尸体的。"

女警说到"尸体"二字的时候,何怀玉明显看到老人的身体在颤抖,连忙起身往门边迎去。

"你是新来的法医何怀玉吗?要不要——"女警目光越过何怀玉望向杨玉倩。

"就让他去可以!"杨玉倩头也不抬地答道。

何怀玉跟女警一起扶住老人瘦小无力的手臂,踉踉跄跄地往停尸房走去。

胡斌静静地沉睡在停尸台上,身上的血迹已被清理干净,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像昨天那么狰狞。

见到尸体的一瞬间,老人终于撑不住瘫倒在地上哭嚎起来:"斌斌啊!我的儿啊!"

看着老人痛彻心扉,何怀玉的眼泪也忍不住溢满眼眶。他甚至忍不住去想,若是自己哪天死于非命,母亲何蓉也必将如此抱痛西河。

不管胡斌曾是风光无限的上市公司财务总监,还是滥用职权吸毒好色的流氓。在母亲眼里他永远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孩子。

尽管女警在身旁不停地安慰,老人的丧子之痛却非一时一刻能够平息。直到哭得声嘶力竭,老人才渐渐放低了哭声。

又过了许久,老人突然转身朝着何怀玉与女警的方向跪拜下去,大声哭喊道:"警察大人!你们一定要帮我儿子伸冤呐!求求你们!"

何怀玉不忍心看到老人跪着哀求,也顾不上澄清身份赶忙将她扶起道:"老人家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抓住凶手的!"

二人将老人带到一间办公室签署认领文件,女警同事帮老人倒来一杯温水,然后将签好的文件带去盖章办理手续。

何怀玉担心老人自己应付不来,便关切地问道:"老人家,您怎么自己一个人过来?没有其他人来帮忙吗?"

老人仍止不住啜泣,好一会之后才说:"我自己从老家来找斌儿的,没想到还是来晚了!我应该早一点来,早一点报警的!"

听到此处何怀玉突然发觉事有蹊跷,连忙问道:"老人家从哪里来?您早就察觉胡斌有异常吗?"

"是呀!"老人哀声道,"他平常每个周末都会给我打电话的。这段时间突然就没了消息,连我打他电话都一直关机。"

"他没有提前跟你说什么吗?您的儿媳呢?"

"诶,别提啦!他们两口子去年就开始闹离婚。媳妇天天都忙着做手术,哪有心思管斌斌死活。"老人垂头不停地叹气。

胡斌在外面寻花问柳还有毒瘾,老婆要跟他离婚倒也合情合理。何怀玉怅然问道:"那他公司呢?您有没有联系他公司的人?" 如果按老人家所说,胡斌应该从上周末就开始反常,那么这几天在公司应该也会有所表现。

"斌斌公司的人倒是很好,他同事打电话过来了解情况,还帮我买火车票,可没想到——还是来晚了!"说着老人再一次哭泣起来。

"胡斌的同事?他怎么跟您说的?"虽然老人正值悲痛,何怀玉还是忍不住想要将事情问清楚。

"是他们公司董事长的余秘书,他说斌斌好几天没去工作,电话打不通,叫我来帮忙一起找找看。"老人泣道,"今天若不是他送我过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在外面吗?这么热的天,可以让他进来。"

"余秘书在外面等殡仪馆的车,他还帮斌斌准备灵堂。我的儿啊!"老人说完又伏在桌上恸哭起来。

老人悲痛欲绝,何怀玉不忍心再问下去,便与女警一起将老人扶出大楼。直到殡仪馆工作人员将尸体接走,老人才在余秘书的搀扶下抹着眼泪离开。

何怀玉望着远去的车辆,心中无限感慨,忽然听到一阵摩托车发动机由远及近的轰鸣声。

古世民很快就将摩托停在了大楼前,脱下头盔露出闪亮的光头。

何怀玉还沉浸在伤感中,没有主动打招呼。古世民却笑着朝何怀玉走来:"何怀玉,真巧啊!来认识认识你们海涯医科大学传统夏医学专业的李博士。"

何怀玉注意到古世民身后跟着一名穿着白大褂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中年男人,听古世民说是学长赶快上前伸手问好。

中年男人一脸尴尬地看着古世民,没有理会何怀玉。

何怀玉以为对方没有听到,又一次大声喊道:"学长你好,我叫何怀玉!海涯医科大学一九届临床医学的毕业生。"

中年男人仍是呆呆地瞧着古世民一言不发,古世民却突然捧腹大笑起来。

"笑什么?诶,学长你怎么不说话?"何怀玉困惑道。

"哈哈哈,他不是你学长啦!"古世民捧腹道,"这混蛋连初中都没毕业,就敢冒充海涯医科大学的博士。他在梦海公寓旁边的菜市场招摇撞骗,已经有不少老人中招。"

"你这光头混蛋,居然耍我!"何怀玉咒骂道,"你不是去查连环杀人案了吗?马上三天的期限就到了,还有闲工夫开小差?"

"还不是因为这混蛋骗子!"古世民甩手在中年男人头上扫了一记道,"我们在拼命地排查凶手,什么线索都不敢放过。今天上午收到群众举报,说菜市场里有一群人神神秘秘地聚到一起,看上去像做什么法事,以为跟四象血案有关呢!"

何怀玉大概已经猜到当时的乌龙场景,笑道:"你们是不是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去,结果抓了一群差点被吓出心脏病的老奶奶?"

"可不是吗!那场面比抓捕武装毒贩要困难多了。要不是饶所长他们有经验,把她们安抚下去,我们得头疼一整天。"古世民摇头道。

"这种人渣专门坑害老年人,真该好好整治整治!"

"是啊,这混蛋说包治百病,我带他回来治治病。"古世民忍不住又在中年男人头上扫了一掌,然后继续问何怀玉道,"你怎么在这里站着?不用干活吗?"。

何怀玉难得因为玩笑而放松的心情又沉重起来:"胡斌的母亲来认领尸体,刚离开。"

"案子都还没结,这么快就领回去了?"古世民道,"果然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做儿女的在这方面就差多了。徐伟峰在停尸房里躺那么多天了,他那宝贝儿子也还不来把他接回去。"

"谁说不是呢!老人家哭得撕心裂肺差点晕倒。"

"她自己一个人来吗?胡斌的老婆呢?"

"你还不知道吧,胡斌夫妇闹离婚很久了。今天是得胜集团董事长秘书陪老人家来,不愧是能给董事长当秘书的人,鞍前马后毫无怨言。" 何怀玉对余秘书的印象非常好,甚至从对方身上看到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

"得胜集团董事长的秘书?等一下——"古世民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道,"我把这混蛋先送进去,顺便帮你请个假,一会我们去趟得胜集团。"

还没等何怀玉表达对频繁请假的抗拒,古世民已经带着骗子消失在大楼里。

再次坐上古世民的摩托,何怀玉已经顾不上天热,大声问道:"你怀疑连环杀人案跟得胜集团有关?不会就因为余秘书来帮忙吧?"

"不至于,我只是突然想起得胜集团在做阳光小区的旧改,想去探探口风。"

"你怀疑得胜集团为了低价收购旧房,故意制造连环杀人案,引发恐慌抛售吗?"何怀玉猜测道。对于唯利是图的商人,这种做法也不无可能。

"反正大范围排查也没什么结果,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

"那你自己去不可以吗?干嘛带上我?"

"你之前不是说在死者身上闻到过一种奇怪的味道吗?我带你到处遛遛,看能不能再闻到。"古世民大笑着猛力加起了油门。

"你这卤蛋头,拿我当警犬啊!"何怀玉气得在古世民头盔上用力地弹了个响指。

得胜集团总部大楼坐落在福华区的中央商务区内,三十层的玻璃幕墙高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相比一般的写字楼,得胜大楼的内部装修应用了许多传统风水元素,看上去尤其庄重典雅。

古世民径直走向大堂前台,掏出证件交给穿着青花瓷风格旗袍的前台小姐,说是要与董事长周得胜面谈,结果却换来一碗闭门羹。

前台见二人没有搜查令根本就不配合,只拿出一本预约登记簿让古世民留下联系方式预约时间。

古世民面色有些难堪,又问道:"周密在吗?我找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你把他给我叫出来!"

"见周总经理也需要预约。"前台冷漠地指着登记簿道。

何怀玉生怕古世民会被前台鄙夷的眼神激怒,连忙挡在他身前跟前台交涉:"美女,我们是刑警队调查重大案件的。麻烦你联系一下贵公司的负责人,事关紧急,谢谢通融啦!"

"你们要见哪个负责人?"

"周董事长或者总经理都可以,只要负责公司管理经营的都行。"

"不管见谁都要预约,这是我们的规定。"

前台的回答让何怀玉差点气到岔气,转头看古世民脸色阴沉,连忙拉着他的手臂道:"就说这样跑来没用吧,我们暂时先回去汇报一下,等贾队做决定再来。"

"你们打电话给周密,就说古世民来找他,五分钟不下来就别怪我不给面子。"古世民挣开何怀玉的手,冲着前台道。

前台小姐见古世民气势汹汹,犹豫片刻之后拿起电话开始轻声请示。

不到五分钟,一名西装笔挺的帅气年轻人在三名保镖的簇拥下走到了前台。

年轻人恭敬地朝古世民打起招呼:"世民哥,您怎么有空大驾光临?"

从前台一百八十度转变的姿态,何怀玉可以推测出眼前的年轻人便是得胜集团的公子周密。

"小子架子很大啊,见你一趟还得预约!"古世民将双手插到胸前表达不满。

"我们招待不周,世民哥见谅!有什么事情我们到办公室说吧?"周密一直陪着笑,"您还没介绍呢,这位兄弟是?"

"他是我们的新法医何怀玉,以后让你的人见到他恭敬点。"

"成成成,世民哥,何法医,楼上请!"

何怀玉跟在古世民和周密二人身后,刚走出两步他们却停住了脚步。

"刚才是你拦着我世民哥吗?"周密朝着前台小姐问道。

女孩被这一问,恐慌地低下头不敢说话。

"明天你不用来了。"周密冷漠道,"公司规定来访需要预约,那是对一般人的要求。我世民哥是一般人吗?你们就不能长长眼睛?"

何怀玉看女孩面色惨白就快落下泪来,赶忙打圆场道:"她这也是在认真执行规定不能怪她,我们还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就不要跟她计较了。"

"行,看在何法医的面子上,今天就放你一马,以后可得识相一些!"说完周密便大步流星走进了电梯。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