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四章 引蛇出洞

3884

几分钟后众人来到顶楼的总经理办公室,何怀玉本以为会看到一派富丽堂皇的景象,映入眼帘的却是古朴典雅的实木桌椅和摆满整个背景墙的文史书籍,不由对周密刮目相看。

周密一边热情斟茶,一边问道:"世民哥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示?"

"跑来蹭茶喝不可以吗?"古世民笑嘻嘻道。

"您哪有这闲工夫啊,恐怕是为胡斌来的吧?"

"知道还问?"古世民抿了一口茶道,"听说他被杀前已经好几天没有来工作,你们没有察觉什么异常吗?"

"我们也奇怪他为什么没来,电话都打不通。我们已经用尽各种办法寻找,甚至接来了他的母亲。"

"你们为什么不报警?财务总监突然失踪,影响很严重吧?"何怀玉问道。

"何法医说到点上了。正因为影响重大,我们不敢轻易报警,怕引发媒体关注。"周密叹气道, "没想到媒体还是闻风而来,胡斌的死讯已经被传出各种版本,连带着公司一起遭受非议,我们公关部门昨晚彻夜都在加班。"

"胡斌有毒瘾,还有骚扰女下属的前科你们不知道吗?"何怀玉问道。

周密眉头突然皱到一起,然后又舒展开:"他吸毒的事情我们一无所知。至于与女员工的关系,你们刑警队已经调查过,并没有什么违法犯罪的证据。胡斌在财务方面的能力有目共睹,我们不能因为一点流言蜚语就随便把他抹杀。"

"你们公司最近在收购阳光小区的房子筹备旧改是吗?"古世民正色道。

听到这个问题,周密靠到椅背上笑了起来:"你们不会以为我们为了压低收购价格,故意整出个四象风水局吧?"

古世民不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周密的反应。

"看来你们对房地产知之甚少。对我们得胜集团而言,收购那几栋楼的钱并不多。如果用风水问题压低收购价,必然会影响后面新盖楼盘的销售价。这种得不偿失的买卖,我们怎么可能去做?"

"听说阳光小区有几个钉子户,如果签不下来,你们的项目就没办法继续开展。"古世民逼问道。

周密点头道:"世民哥果然是有备而来,但这回您真错怪我们啦。那几家钉子户不过是想要更多的补偿,我们上周已经跟他们私下谈拢了,只是还没正式签约。这起连环杀人案我们不仅没有受益,反而损失一名总监的同时影响新盘销售,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行!我相信你们不会做亏本买卖。"既然问不出线索,古世民也不多浪费时间起身说道,"今天先问到这,如果你想到什么信息,随时跟警方联系。"

"稍等!"周密从抽屉里拿出名片递到二人手里,"这是我的名片,二位下次有事情可以直接打我电话,不用那么辛苦跑过来。我们在南安区的胜利城马上就要开张,下周二上午辰时将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开业庆典,欢迎二位贵客到时候来捧场!"

二人从得胜集团大楼出来,一束烈焰般的太阳光扑面而来。看着古世民映着烈日的光头,何怀玉感到一阵后怕,幸好这次摩托车停在遮阳棚里。

走到停车棚,何怀玉问道:"老古,你之前就认识周密吗?他看上去很怵你?"

"周密是我初中的学弟,跟我老婆同班。读书时候他骚扰我女人,被我教训过两次。"古世民戴上头盔道。

何怀玉开玩笑道:"你年轻时候是不是特冲动?居然能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怎么,你不会没谈过恋爱吧?"古世民回头看了眼何怀玉。

"我是一门心思学习拒绝早恋!"何怀玉连忙岔开话题继续道,"现在周密保镖都好几个干嘛还怕你?你作为警察更是不能无故打人啊!"

古世民摇头道:"要说他现在还怕我,你就想多了。"

"什么意思?我看他毕恭毕敬的。"何怀玉也跨上摩托车后座。

"他不过是在用以前的关系做伪装,总比应对警察正式调查容易许多。你以为刚才他真的要开除那个前台吗?"

何怀玉刚才没有多心,此时自然想得明白:"哦!他是在指桑骂槐,说咱们不懂规矩。"

"你别看周密装得斯文,其实狡诈得很。他从小最爱三国演义,各种兵书史书看得比谁都勤快。" 古世民说着启动了摩托。

何怀玉仍是不解:"既然如此,我们跑着来一趟有什么意义?他们又不傻,就算傻也不至于直接交代犯罪事实吧?如果他们真的干了坏事,我们岂不是打草惊蛇?"

"我这是引蛇出洞,如果真是他们干的,就一定会有后续行动。"

古世民将何怀玉送回队里,立刻又火急火燎地出去四处排查。

破案终究不是赛跑,有着明确的目标和路径,多努力就能获得更好的成绩。即使设定了最后期限,整个警队都倾尽全力,在找不到线索的情况下仍然只能扼腕叹息。

晚上七点,几乎所有海涯市民都坐到了电视机前,等待着海涯市警察局召开六幺九连环杀人案新闻发布会。

从第一把刻着青龙的木刀出现,到徐伟峰被杀后警方承诺三天破案,再到胡斌惨死,至今仍未结案,市民已经苦等了一个星期。

凶手仿佛空气一般,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在宁海街道无孔不入,弄得周边市民人心惶惶。市民们所有的耐心都已经化成谩骂,滔滔不绝地涌向正在电视机里道歉的刑警队长贾贵民。

此时在宁海街道的一间街边小饭馆里,有三名客人正围在一个小桌旁喝闷酒,与其他鼓噪的客人大相径庭。三人看向电视的目光都很复杂,忧伤中带着不甘,他们正是聚到一起互相安慰的何怀玉、古世民和饶所长。

"我不太理解!明明没有线索,为什么要定个期限呢?这不是作茧自缚吗?"何怀玉叹气道。

"血案一起接一起,市民心急如焚媒体火上浇油,给后续调查带来很大阻力。局长限期破案,是为了给百姓一个定心丸,换取三天时间尽量不被干扰地查案。"饶所长经验老到,一下点出背后的原因。

古世民补充道:"还有一点,之前三起案件发生的间隔呈递减趋势,顺利的话三天确实可以结案。胡斌的死也证明了这个规律,可惜我们没能阻止。"

"诶,那么多天的调查无功而返,真不甘心。"何怀玉道。

"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这起案件之所以难以调查,很大原因是这些老小区监控设施不到位。蔡局长主张推动监控器的大范围铺装,一直受到律师协会等组织以隐私为由阻挠。这次终于得以推进,勉强算是因祸得福。"古世民脸上挤出一丝苦笑。

"我从警三十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毫无头绪的案件。感觉像海底捞针,一点希望都看不见。"饶所长额头上皱纹变得愈发显眼。

古世民低垂着头附和:"是啊,感觉我们一直迷失在雾里,甚至没有查清楚凶手的作案动机。如果凶手真的随机选择作案目标还能不留痕迹,那真是太可怕了。"

"虽然该查的人都查过,但因为范围大难免有些疏漏,要不我们一起再把案情捋一遍?"何怀玉提议道。此时新闻发布会已经结束,小店的客人开始渐渐离场。

"首先,我们可以排除劫财和仇杀。四名死者身上的财物都没丢,他们彼此不相识,调查这么久也没有发现他们有共同的仇人。"饶所长首先说道。

"不能完全排除仇杀,虽然杀人手法一致,但可能有帮手什么的,会不会是几名凶手相约一起杀了各自的仇人?"何怀玉摇头道。

"可能性极低,一是人多容易被发现,现在却没有找到任何踪迹。二是如果各自杀人,很难保证手法一致。三是无法解释凶手为什么要故布疑阵留下四象木刀。" 古世民分析道,"我仍然觉得破案的关键在四象木刀,凶手不会无缘无故多此一举。"

"会不会是凶手故意设陷阱误导我们调查?我们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还不小心抓了一群老人家。"饶所长道,显然在那群老人家面前吃了不少苦头。

"有没有可能凶手只是要杀其中一个人报仇,其他三人都是顾布迷阵?"古世民提出假设道。

饶所长顺着假设说道:"从四名死者的社会关系来看,前三位都比较简单,没有惹过什么事端。唯有胡斌不一般,到处惹事还有吸毒的习惯,很有可能就是他惹上了嫌犯。"

"可是凶手大费周章画了一个十字,怎么那么肯定胡斌会出现在阳光小区呢?"何怀玉并不认同古世民的假设, "如果只是想混淆视听的话,大可不必搞那么复杂。万一提前被抓,不仅杀不了真正的目标,还平白背上三条人命。"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分析了一阵,没有获得任何突破,又重新陷入沉思。

一会何怀玉又换个角度说道:"发生这样的案件,谁能获得利益?"

"会不会是搞旧改的开发商?胡斌是得胜集团的财务总监!说不定有些利益瓜葛在里面!"饶所长激动道。

"这个我们上午刚查过,凶案影响旧改后的楼盘销售,他们反而是受害者。即使他们想要除掉胡斌,也可以用其他更高明的手段,更没必要杀害另外三人。"古世民否定道,"依目前情况来看,得胜集团与此次案件的关系不大。"

看着店里最后剩下的另一桌食客起身结账,何怀玉突然又有了新的想法:"也许凶手留下四把木刀并不是为了误导我们调查,我们一直以为这是一场警方和凶手的角逐,却忘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参与方。"

"什么意思?除了警方和凶手不就是死者了吗?"饶所长很是不解。

"你是说民众?凶手想要煽动民众的情绪,制造警民矛盾?"古世民猜道。

"嗯,凶手也许想在误导警方调查的同时,让民众相信这个四象法阵的存在,进而引发恐慌。从结果来分析,现在有两个变化,一是警民关系变差,二是周报小区人人自危导致房价下跌。"何怀玉分析道。

"你是说有人在操纵市场,低价收购二手房?光为了赚钱杀那么多人是不是有点夸张?"饶所长并不认同。

"不一定是为了挣钱,你们别忘了那边都是宁海小学的学区房。说不定凶手有孩子需要学位,迫不及待想在那边买房。" 何怀玉心里的答案已经越来越清晰,却没有直接说明怀疑对象。

综合所有线索后,何怀玉将疑点聚焦到了赵玄身上。赵玄信誓旦旦撇清关系的样子还历历在目,饶所长他们也做过一次排查。但理智告诉何怀玉,赵玄和冯喜事等人非常不简单。

何怀玉在心里不停地挣扎,犹豫要不要把嫌疑对象说出来。他既害怕推理失误给赵玄等人带来麻烦,又不想因为同情让警方错放凶手。

古世民意味深长地望向饶所长,淡淡地说:"熟悉宁海街道环境,能轻易出入各个小区,家里有孩子准备要上学,在附近没有房产,同时符合这几个条件的人并不多。"

何怀玉仍在犹豫,古世民突然幽幽地问道:"饶所长,没记错的话,你孙子是在宁海幼儿园上大班吧?"

饶所长见古世民突然望向自己,脸上蹦出一阵尴尬地笑容:"你们俩——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