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五章 明察秋毫

4066

饶所长以为古何二人在怀疑自己,气得把押韵都给忘了,怒气冲冲道:"姥姥的!通宵达旦地查了十来天,最后嫌犯竟是我自己?你们什么狗屁推理,这是对着我画像来啦!"

"哈哈!不要着急!我不是怀疑你!我知道你儿子早就买了房,你比谁都清白!"古世民大声笑道,"我是想让你联系一下幼儿园,帮忙筛选一下符合条件的家长。"

"这还差不多!我这就打电话,看有没有线索!"饶所长立刻拿起手机往店外走去。

见古世民已经往自己引导的方向思考,何怀玉决定暂时不明确指出赵玄的嫌疑,勉强算是找到了两全其美的方式。

十分钟之后饶所长摇着头回到座位:"总共查到七个符合条件的家庭,之前都已经在排查范围内,有站得住脚的不在场证明。"

古世民却没有气馁:"凶手的小孩可能在其他私立幼儿园,甚至其他区域。刚才的推理方向没有错,我们再仔细想想,我总觉得离真相非常近了。"

何怀玉非常犹豫要不要将赵玄说出来,脑中不停回放这几天与冯喜事等人相识的经历。

想着想着,何怀玉突然兴奋地站起身子兴奋地喊道:"我想到了!我果然是个天才!"

"你想到什么了?"古世民与饶所长同时问道。

"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没有任何线索就是一条线索!"何怀玉神秘兮兮道。

"你说了等于没说,没有线索是啥线索,你是不是喝得有点多?"饶所长不解道,古世民也向何怀玉投来关爱弱智般的眼神。

何怀玉此时已是胸有成竹,坐回座位掏出手机开始计时道:"按我刚才说的,给你们三分钟时间,再想不出来的人罚酒一瓶!"

二十秒之后,古世民似乎找到了答案,点头欣慰道:"小伙子真行啊!这都被你想到了!"

"求求你们不要再打哑谜,我年纪大了,心脏还有问题!"饶所长直接给自己倒了杯啤酒一饮而尽。

"其实很简单,凶手为什么没有在现场留下痕迹?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现场不止没有指纹,甚至连鞋印都没有。"古世民解释道, "我们因为前两起案件形成了思维定势,因为在楼道和停车场鞋印混乱不足为证,所以第三起案件没有发现鞋印也被想当然地忽略了。"

"徐伟峰死在自己家客厅里,凶手进去杀人却没有留下鞋印,现场也没有清理的痕迹。"何怀玉补充道,心里暗自庆幸没有将赵玄的事说出来。

听到此处,饶所长也已经想明白:"凶手戴了鞋套!一般人只会为了防止留下指纹戴手套,即使有鞋印也是事后擦掉。照你们之前推理,死者认得凶手却不熟悉,满足所有条件的只有一种人,必是房产中介无疑!"

古世民补充道:"对,大家都在关注快递和外卖,忘了房产中介也会经常出入各小区,对附近的情况了如指掌。"

"可是徐伟峰房子住得好好的,找中介上门做什么?"饶所长有些不可置信。

何怀玉将之前的种种细节串联在一起,终于想通了所有关节:"他要卖房换到胜利城去!他提起过胜利城,家里还有传单。"

"锦福小区是楼梯房,徐伟峰年级也大了,换房的确合情合理。"古世民点头道。

饶所长脸上的困惑仍然浓厚:"中介靠卖房挣手续费,为什么要和金主作对?"

古世民略作思考后答道:"这起案子不只是手法特殊,在动机上也与常理不一样。大家都以为中介靠房价上涨赚钱,忽略了他们本身也可能有一些买房的需求。"

"可即使凶手想买房,也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去抢劫或者勒索不是更快更强?"饶所长疑惑道。

何怀玉摇头道:"突然获得大笔财产很容易引起怀疑,风险并不比杀人小。片区房价下跌,凶手不仅可以更轻松买房,还可以在恐慌抛售中,赚取更多中介费。"

"凶手杀人的目的往往并不单一,可能他既想趁机买房,也对周边房东有强烈的嫉妒心,想要顺便报复社会。"古世民补充道。

饶所长仍是将信将疑:"我们之前已经排查过包括中介的附近所有商户,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大范围排查跟撞大运差不多,很难有实质收获。"古世民道,"宁海街道的房产中介多吗?我们趁热打铁今晚就把人抓了,正好赶上三天破案期限。"

饶所长立刻有了干劲,拍着胸脯道:"案发片区生意范围的中介大概十家,我这就叫人把他们都带回所里去逐一排查。"

"别!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凶手反侦查能力很强,我们自己去排查才不会走漏风声。"古世民按住饶所长要打电话的手说," 凶手看了警方发布会,肯定以为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正是最松懈的时候。况且现在也不适合大规模行动,万一我们的推测出错,又会招来一大堆谩骂。"

"有道理,凶手熟识附近环境说不定也认得出你们所的民警,特别是你。"何怀玉对饶所长道,"还是我跟老古去查吧,正好扮成租客。"

"别呀!难得有机会可以破个大案,我还想回去跟孙子吹牛显摆一番!"饶所长哀怨道,"要不我开车远远地跟在后面,万一凶手逃跑追起来也方便!"

三人按照商定计划立刻展开行动,何怀玉在"表哥"古世民的陪同下,开始逐一寻访案发地附近的房屋中介。

略带紧张地查访完两家中介之后,何怀玉和古世民的演技愈发炉火纯青。走到第三家店的时候,他们与真实的租客已经别无二致。

刚一踏进店门,何怀玉心中便是一阵狂喜。他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特殊味道,与之前在徐伟峰尸体上闻到的一模一样。

为了保险起见,何怀玉摸着鼻子给了古世民一个暗示,古世民心领神会。

接着何怀玉便按照原计划开始表演,朝店内穿着黑色西装的大背头中年男人问道:"麻烦问一下,这附近有一房一厅出租吗?"

"有!有!有!我们这什么房源都有!"大背头中介见有客人来访,笑意盈盈地倒来两杯温水问道:"你的心理价位是多少?有比较中意的小区吗?"

"三千块以内,靠近地铁的小区都可以接受。"何怀玉顺口说道。

中介打量古何二人一番后说道:"这附近的小区租金都比较高,三千块钱的一室一厅恐怕不好找。你们两个人住吗?要不要考虑加点钱找个两室一厅?也贵不了太多钱。"

古世民看着墙上的卖房广告头也不回地说道:"他自己租房子,我只是顺道过来了解下行情。"

古世民继续试探道:"听说这边的宁海小学非常好,我小孩过两年就要读一年级了,可惜房子还没买好。"

"老板预算多少?我可以帮你推荐几套啊!"中介听到古世民有买房打算,瞬间提起了兴趣。促成一笔二手房交易的佣金远比租房要高,中介自然将何怀玉冷落一旁。

"不是说好先陪我租房的吗?怎么自己咨询起来啦?!等我租好房子再陪你看也不迟啊!"何怀玉佯装抱怨道。

中介一边翻找资料一边笑道:"这你就不知道啦!租金波动一般很小,买房可不一样,多等两天就得多花几万块钱。这两天附近刚好有几套房子急着出手,正是买房的好时候啊!"

"还是先找我的吧,三千块钱以内带家具的一室一厅。"何怀玉继续道,"他也就想想,哪里买得起。"

"诶,每次首付快凑够了,房价又涨一波,不知道要攒到猴年马月去。"古世民哀声叹气道,"房价这样一直涨,你们做中介的应该赚得不少吧?听说你们都是人手几套房。"

中介将电脑屏幕转向何怀玉让他自行挑选,一边对古世民道:"哪里呀!做得早的才是赚到,像我这种才来几年的就没这命咯。"

"你也还没买房吗?那像我这种就更没希望了!"古世民叹气道。

"老板真是谦虚!最近这边房价降了不少,等有小户型放出来,我也准备买一套。"大背头中介如愿以偿的表情溢于言表。

"羡慕啊!我就没这命,诶!"古世民惆怅道,"老兄有烟不?给我来一根。"

"不好意思啊,老板!"中介指着墙上的公告道,"我们这里规定不能抽烟。"

古世民凑近中介,鼻子用力吸了口气说:"店里反正没有别人,你身上的烟味我都闻到了。就给我来一根,实在太困啦!"

"老板误会啦,我不抽烟的。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槟榔倒是可以给你来一个。"中介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塑料包装的槟榔。

古世民接过一个槟榔嚼了两口,脸上立刻露出苦闷窒息的神情。

何怀玉见古世民难堪,差点忍不住笑,连忙转移话题问道:"咦?这间房子怎么那么便宜?" 屏幕上显示出锦福小区的一套房子,何怀玉曾经去看过,楼层低且窗户下正对着小区侧门的垃圾房。

"我看看"中介转头瞧了一眼照片道,"这套啊!在我们这挂了半年都没租出去。这套房源已经降价三回,我们都懒得带客人去看房了。就一个朝西的窗户,还对着垃圾房,又臭又吵。"

古世民清了清喉咙,咳嗽着说道:"光听别人说过槟榔有味道,没想到那么难吃!"

经过多角度的试探,何怀玉已经基本确定中介就是凶手,于是便不再小心翼翼:"听说这附近前几天发生了连环杀人案,现在都还没查清楚,这里会不会治安比较差?"

中介滚动鼠标的手指突然顿了一下,很快又继续指着屏幕说道:"我推荐你看这几套,性价比都不错。"

"开始吃槟榔是会不习惯,喝杯水就会好一些!"中介说着拿起一个杯子作势去接水,走到门边却突然将饮水机摔倒,拔腿往外面跑去。

"就是他!别让他跑了!"何怀玉大声喊道,古世民躲开朝自己倒来的饮水机随即追出门去。

何怀玉起身跟着追出门去,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人的背影渐渐消失。

凭着沿路混乱的迹象和围观群众的指引,何怀玉勉强没有迷失方向。拐过几条街巷,再穿过一家人声鼎沸的超市,何怀玉最终跑进了一栋如城堡一般的公寓。

跑进梨芳公寓的一瞬间,何怀玉就闻到一股闷闷的霉臭味,难受得他差点想要掉头逃跑。"绝对不能让凶手逃跑!"尽管早已气喘吁吁,何怀玉还是忍着恶臭决定继续追下去。

跑到公寓中庭,何怀玉抬起头想观察一下环境,没想到马上就被纷乱的场景弄得目眩神迷。

梨芳公寓呈回字形布局,八圈走廊和四组楼梯像迷宫一般连通了大大小小两百余间宿舍,每间宿舍门外还有横七竖八摆放的鞋柜垃圾和五颜六色的衣裤床单。

何怀玉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随时被吃的小绵羊,置身于一只百眼怪兽的血盆大口,身上汗毛都不由自主耸立起来,手脚瞬间变得酸软无力。

"快把她放开!否则罪加一等!"楼上突然传来一声穿透夜空的喊叫。

何怀玉振作精神抬头望去,正是古世民在与嫌疑人中介对峙。

公寓怪兽仿佛也被古世民的叫喊吵醒,一只只眼睛陆续睁开,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同时发出嘈杂不清的怪叫。

何怀玉顾不得害怕,三步并做两步往古世民的方向跑去。好不容易爬上四层楼梯,何怀玉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只得一边扶着栏杆喘气,一边观察起形势。

直到这时,何怀玉才明白刚才古世民为什么那么紧张。原来在古世民的对面,一名脸色通红眼睛暴突的中年妇女正被大背头中介紧紧扣着脖子,几乎就快要窒息。

"怎么是她?"何怀玉扶住眼镜看清了人质的身份,正是之前在小巷里卖凉皮的田阿姨。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