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六章 李代桃僵

4418

眼见善良的田阿姨被劫持,何怀玉心里焦急万分,来不及调整气息便冲上前去大叫道:"赶快松手!你想要人质也得是个活的!如果你害死人质,立刻就会被击毙!"

大背头中介听到何怀玉的喊声迟疑了一秒,随即右手臂稍微放松一些。

田阿姨抱着中介的手臂大口喘起粗气,总算暂时解除了生命危险。

大背头中介虽然没有再紧掐田阿姨脖子,但另一只手却拿出一把钥匙抵在她喉咙上,警戒地盯着何怀玉与古世民。

"田阿姨,你别害怕!我们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何怀玉焦急地喊道。

田阿姨害怕得不敢答话,古世民轻声问道:"你认识那位阿姨?"

"嗯,她帮助过我。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等等,稳住对方情绪,饶所长已经绕到另一边。"古世民小声说道,"楼道里的民众太多,不小心就会有其他人质被劫持。饶所长得先把另一边堵住,跟我们一起形成夹击。"

大背头中介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的钥匙已经在田阿姨喉部划出血痕,田阿姨发出一声痛哼眼角淌出两行泪。

"妈!妈!你怎么了?"中介身边的门里传出一阵男子的呼喊。

难道是田阿姨的儿子?何怀玉疑惑起来,却不知为何母亲遇险他却躲在房里闭门不出。

"大柱!你躺在床上别动!妈没事!"田阿姨眼角含泪大声地呼喊道。

听出事情原委,古世民握紧双拳大声喊道:"这位阿姨是无辜的,你不要伤害她!挟持女人欺负弱小不是男人该做的事!要抓你的人是我,有本事冲着我来!" 说完古世民便将双手高高举起作出投降的姿势,示意中介替换人质。

中介双手不停地发抖,瞪着古何二人看了几秒突然喊道:"你过来!手放头上倒退着走过来!"

何怀玉一直在思考如何解救田阿姨,却都没有完全把握避免田阿姨受伤害,正是心急如焚。见中介终于下定替换人质的决心,何怀玉连忙低声对古世民道:"老古,你小心些,看看能不能抓住替换人质的机会。"

古世民将手背到脑后,慢慢转过身子。

"不是他,是你!"大背头中介激动喊道,"戴眼镜的,你过来!别耍花招!"

原来中介要交换的并不是古世民,何怀玉苦笑着喊道:"冤有头债有主,是他要抓你啊! 我那么机灵敏捷,抓我当人质不划算!你别看他块头大,反应很慢的,抓他正好!"

"别废话!你当我傻吗?"中介右手愈加用力,田阿姨脖子上的皮肤又渗出一点血迹。

"去吧!"古世民低声道,"你小心些,看看能不能抓住替换人质的机会。"

"行行行,看在田阿姨的份上我过去!"何怀玉伸手在裤兜里掏了一阵,然后将手机交到古世民手里嘱咐道,"手机给我保管好,万一出事了记得给我妈打电话。"

说完何怀玉举起双手,背朝中介慢慢倒了过去。

一、二、三,何怀玉心里默默数到十,脖子突然被一只手臂缠上,自己已经被中介扣作新的人质。

"啊!轻点!轻点!"何怀玉痛道,"大家无冤无仇,千万别伤了和气!"

田阿姨犹豫着退开几步,走到房门旁却停下没有进去,泪眼朦胧地回头看着何怀玉。

何怀玉喉咙有些吃痛却还能说话,用力喊道:"田阿姨,你快进去照顾孩子吧!这位大哥只是一时心急跟我开个玩笑,不会有事的!"

中介从放松田阿姨到交换人质,情绪已经得到一些缓和,正是劝解的好机会。

"这位大哥,您有什么条件咱们坐下来慢慢谈好吗?人生苦短,回头是岸啊!"何怀玉憨笑道,"我胆子小,还有点恐高,在这走廊边站得腿都软啦!"

大背头中介没理会何怀玉,而是大声冲着古世民喊起来:"你们为什么要追着我不放?!我明明就要成功了!"

"不是我要抓你,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古世民义正辞严道。

"我不甘心!"中介喊道:"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就可以有几套房子坐着收租,我拼命地挣钱却连首付都攒不齐!"

"是呀,我也是苦哈哈的租房,所以你看我们是同病相怜啊!"何怀玉一边赔笑一边求饶道,"大哥手放松一点,我快喘不过气了!"

"闭嘴!都怪你们!"中介已经隐约有些哭腔,"如果不是你们,我很快就可以买到房子了!很快我就可以把老婆孩子接过来!都怪你们!"

古世民尝试靠近,但中介手上突然用力,何怀玉疼得直求饶,古世民不得不停下脚步。

"我不服!你们到底怎么发现的?!"中介喊道。

"只要犯罪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谁都逃不掉。"古世民朗声说道,"你快把人放了,不要再做无畏的抵抗,否则只会罪加一等!"

中介仍然不能接受现实,摇头道:"我准备了半年,这附近每一个监控我都知道。我确定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你们没有任何证据凭什么抓我?"

这边对峙形势严峻,另一边饶所长也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从走廊艰难地挤过来。看热闹的居民越来越多,将本就堆了许多杂物的走廊挤得水泄不通。

围观群众只顾着观赏古何二人与凶手斗争的闹剧,并没有把饶所长这个年过半百的老警察当一回事。

"崔晓磊?你是崔晓磊对不对?"饶所长突然大声朝着中介喊道。

"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拉着他垫背!"中介闻声回过头去,顶着何怀玉喉咙的钥匙刺得他差点呕吐出来。

"你快把人放了,千万不要做傻事,想想你家里的老婆孩子!"饶所长语重心长道。

"你们别想骗我!我再也没有机会了!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崔晓磊高声疾呼,几乎快要癫狂。

何怀玉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右手抱着他的胳膊,左手紧紧抓着低矮的栏杆,忍着喉咙剧痛嘶喊道: "你不是不服气吗?我告诉你凭什么抓你!"

"快说!"崔晓磊像被抢了玩具还被虐打的小孩一般哭出声来。

"你把钥匙拿开一些,我告诉你。"何怀玉努力把崔晓磊的手臂拉开一些,终于可以正常说话:"你真的准备非常充分,所以一点痕迹都没留下。然而正是因为没有线索,才让我们怀疑到房产中介,只有你们可以如此熟悉周边环境还习惯性地戴着鞋套。"

"那也只是推测,没有证据你们不能抓我!"崔晓磊的哭喊声夹杂着一分绝望的颤音。

"错了,你口袋里的槟榔就是证据。我们在徐伟峰的身上发现了槟榔的味道,和你的一模一样。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你多细心总会留下蛛丝马迹。" 何怀玉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崔晓磊的反应。

何怀玉的解析一字一句像是炮弹打到崔晓磊的耳朵里,将他苦心经营的诡计砸得破烂不堪,气得他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吼叫。

就在崔晓磊抓狂的时候,何怀玉左手抓着一根银针突然飞速刺进崔晓磊右臂的手三里穴。趁着脖间紧箍手臂松开的一瞬间,何怀玉奋力挣脱崔晓磊的控制往古世民奔去。

眼见人质逃脱,崔晓磊转身就朝饶所长方向逃去,二人立刻缠斗在一起。

"穷奇乱世,苦海无间!"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天际。

何怀玉回过头去,对面只剩下了满面惊恐地扶着栏杆往下望去的饶所长。

"嘭!"何怀玉与古世民同时往楼下望去,崔晓磊已经俯身朝下砸到一楼水泥地上,头顶一股鲜红的血流混着脑浆逐渐流淌扩散开。

古世民和饶所长同时跑下楼,何怀玉也跟在后面踉踉跄跄地跑下楼去,然而等他赶到,崔晓磊已经没了动静。

看到崔晓磊脑浆迸裂的样子,何怀玉左脸上的乂字突然有些酸楚,脑中回荡起儿时被人咒骂的话语:"杀星转世,又一个人被你给克死了!"

虽然何怀玉不相信神鬼传说,却也因为舆论的潜移默化在自己心里打上了一个烙印。一股深深的自责涌上何怀玉的心头,尽管崔晓磊坠亡咎由自取,却与自己刚才的逃脱行为有着莫大的关系。

何怀玉怔怔地站着,直到古世民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然后赶紧戴好手套口罩开始做起初步检查。

崔晓磊已经完全失去生命体征,何怀玉摇着头向古世民和饶所长示意,三人同时发出一阵长长的叹息。

过了一会,何怀玉想起刚才崔晓磊在空中喊话,转头问道:"他刚才喊的你们听到了吗?他说什么乱世?"

"他说的是「穷奇」,是《山海经》故事的四凶之一。我给孙子讲故事的时候看到过,这种怪兽奖恶罚善专门在人间闯祸。"饶所长说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放弃了阻止围观群众拍照的徒劳,坐在地上不停地摇头叹气。

古世民眉目低沉蹲在一旁好一会才道:"搞完四象又来四凶,幸好我们找到了他,不然恐怕还得继续作案,可惜没有让他接受法律的判决。"

"诶,都怪我刚才没把他拉住。他跟疯子一样冲过来,我一时紧张没有控制住力度。"饶所长说道。

"你刚才叫他崔晓磊,你们之前就认识吗?"古世民问道。

"去年办了一起他的案子,算是认识。本来他跟客户谈好一笔二手房交易,临签约前单子被竞争对手抢去。"饶所长叹道,"两家中介大打出手,最后都被抓起来拘留。当时他认错态度挺好,变成这样我是真没想到。"

古世民扶着饶所长的肩膀道:"不用自责,你没有做错什么。他自己走上这条不归路谁都没有办法,只是苦了他的家人和那些受害者。"

何怀玉从崔晓磊裤兜里掏出一部断成两截的手机,询问道:"老古,我们技术组有能修手机的人吗?我还是觉得崔晓磊刚才的话有问题,说不定背后有个巨大的阴谋。"

"你明天找技术组的大头试试,他应该能修好。不过这事情你别花费太多心思,死前喊什么的人都有,一开始我也查过,但是查到猴年马月都查不出结果。"古世民叹气道。

过了一会,古世民又突然问起何怀玉:"对了,你刚才突然挣脱崔晓磊的手臂怎么做到的?我看他好像突然被电击了一样。看你这身板弱不禁风的,我还担心你被他扔下楼咧!"

"我那是智取,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靠蛮力吗?"何怀玉笑道, "我平常都会在手机壳里放一枚银针,方便偶尔做做针灸,没想到用在这个场合。刚才我假装把手机给你保管,其实就是在取针。"

三人正在交谈着,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异响。三人同时抬头望去,原来竟有一架小型无人机在空中盘旋。

何怀玉这才发现他们已经成为围观群众的焦点,甚至一些其他小区的居民也闻讯赶来。无数手机镜头从不同角度纷纷对准三人,毫无躲闪余地。

何怀玉被拍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向古世民要回手机,提议自己先上楼看看田阿姨,飞奔着逃离了围观者的镜头。

再次上楼敲门进入田阿姨的房间,何怀玉首先闻到一股刺鼻的膏药味,然后便看见田阿姨身旁一名浑身绑带的青年正躺在架子床上。

"何法医,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你没有伤着吧?大柱,你快谢谢何法医!要不是他,妈妈可就再也见不着你了!"田阿姨泪光盈盈道。

"何法医您好,我叫程大柱。谢谢你救了我妈!过两天拆了石膏,我一定去恩人家里拜谢!"程大柱挣扎着想要起身致谢,何怀玉连忙把他扶住。

"大柱哥,田阿姨也帮助过我,我们之间就不用客气啦!你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伤?"何怀玉问道。

程大柱脸红着没答话,田阿姨哀声道:"大柱本来在王朝酒吧做服务员,工资虽然不高但也挺安稳。前天晚上有个客人对女服务员动手动脚,大柱看不过去就帮忙说了两句,结果就被打成这样。"

"王朝酒吧?你们报警了吗?把他们抓起来坐牢!"何怀玉气愤道,也终于知道为这么田阿姨没有再去小巷摆摊。

"诶,我们平头百姓哪里惹得起他们那些大老板。大柱啊!你以后可别再多管闲事啦!"田阿姨叹道。

虽然何怀玉很想帮程大柱,但也知道此时再报警已经无济于事。

无奈之下,何怀玉突然想起冯喜事和他的废品回收厂,于是提议道: "既然这样,大柱哥就不要回去上班了。等伤好后我给你介绍个新工作,再也不会被人欺负。"

在母子俩千恩万谢之下,何怀玉匆匆告别下楼。

古世民早已叫来支援,赶来收拾现场的同事们很快将现场清理完毕,将崔晓磊的尸体待会警队做进一步检查。

随着警车呼啸离去,梨芳公寓里的看客也渐渐离开。百眼巨兽重新昏睡过去,除了地上一滩若隐若现的血渍,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