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七章 借刀杀人

3870

回到刑警大楼,队长贾贵民特意给三人安排了心理咨询,同时派侦查一组火速赶往崔晓磊的住处搜查证据。

何怀玉回来后一直对崔晓磊的临终遗言耿耿于怀,对于心理医生的问询并不上心。

心理医生也许是误解了何怀玉的状况,变换着各种方法努力开导他。

何怀玉越解释越被当成无法释怀,于是所幸不再争辩。任凭心理医生说什么,何怀玉都只点头称是。好不容易熬过半个小时,才终于得以解放。

从心里咨询室出来,何怀玉便听到一声欢呼,原来是雷放带着证物回来了。侦查一组在崔晓磊住处找到了木片和刻刀等证物,四象血案终于得以告破。

贾贵民在众人的簇拥中开心得像个孩子,打开免提拨通了市局局长蔡昌远的电话。众人听到局长的大力表扬,脸上纷纷露出得意的笑容。

事关警方的荣誉,市局很快便又召开起紧急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局长蔡昌远在镜头前绘声绘色地讲述了这几天警方的周密安排。在他的故事里,傍晚的道歉实为麻痹凶手布下的迷局,晚上的抓捕才是计划内最后一环。

舆论的反转来得迅疾而彻底,海涯警察局在顷刻之间一雪前耻重新成为正义代表。参与抓捕崔晓磊的三名警察很快成为广受赞誉的英雄,在网络上被尊为年轻人的新偶像,特别是脸上有「乂」字疤痕的何怀玉与光头壮汉古世民。

除了对警方的褒扬,网上还涌现出许多对杀人凶手崔晓磊的口诛笔伐。一些人从社会环境分析出崔晓磊在重重压力下被逼杀人的无奈,同时抨击社会的不公平; 一些文章不知从何处查到崔晓磊的信息,着重分析了他的成长过程,得出他必然走上犯罪道路的结论; 最让人唏嘘的是,竟然有些人开始辱骂崔晓磊的家人,恨不得代替法律判他们连坐。

何怀玉在发布会场最后一排低头默默看着手机,各种报道让他简直哭笑不得。

正在百感交集之际,肩膀上突然被一只手搭上。何怀玉惊恐地回头一看,原来竟是古世民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身后。

"出来一下,我发现一个问题!"古世民轻声说道,接着便偷偷遛出了会场。

何怀玉隐隐担心起来,跟着遛出会场,轻声问道:"你发现了什么问题?"

"你没有发现问题吗?这个案子恐怕还没有结束。"古世民愁容满面道。

何怀玉知道纸包不住火该来的迟早会来,试探道:"你想说崔晓磊不是凶手吗?他所有条件都符合我们的推理,对犯罪事实也供述不讳,而且雷放还在他的住处找到了证物。"

"问题就出在证物上面。"古世民没有继续说下去,像是在给何怀玉思考的时间。

听古世民这么一说,何怀玉也想到了问题所在:"崔晓磊作案非常谨慎,杀完人一定会做反侦查处理,按理说不会在住处保留证物。既然找到了,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有人栽赃陷害,要么就是刻刀和木片还有用处不能丢。"

"对,我们以为四象木刀都出现连环杀人就结束了,但对于崔晓磊来说并没有。"

"会不会和「穷奇」有关?崔晓磊原本还想按照四凶再杀四个人?"

古世民摇头道:"杀了四个人已经足够达到他的目的,他之所以没有毁灭证据,很可能是计划还没有完成。"

"你怀疑不是崔晓磊杀的胡斌,而是有人在借刀杀人?"何怀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不由担心起赵玄和可儿。

"嗯,前面三名死者都在对应小区有房产,但胡斌在阳光小区甚至连租客都算不上。"古世民分析道,"我怀疑有人在借刀杀人,隐藏得比崔晓磊还要深。"

"如果真是那样,凶手就太可怕了。杀胡斌的作案手法和前三起一模一样,会不会有人泄露了调查信息?"何怀玉让自己努力显得担忧害怕,掩盖贼喊捉贼的愧疚。

古世民摇摇头说:"现在网络那么发达,我们警方还没介入,很多信息就已经散播出去。况且崔晓磊的做案手法本身也不高明,凶手很容易复制。"

"胡斌不会无缘无故去天台,能把他约上去说明之前就有比较强的关系。"何怀玉心里非常矛盾,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事不宜迟,我们跟贾队报告,把胡斌的社会关系再排查一遍。"

"慢着!"古世民拉住何怀玉道,"还不是时候,我们先查清楚再跟他们说。"

"为什么?"何怀玉不解,"光靠我们查到猴年马月也不一定有结果。"

古世民脸上露出一片难色:"警方才刚挽回点面子,现在又说还有真凶在逃,不是当众打脸吗?"

"那怎么办?我是法医诶,不能天天跟着你出外勤。"何怀玉为难道,他不想亲自将赵玄的秘密查出来。

"法医也是警察,你是担心自己安全吗?这次我会保护好你的。"古世民脸上突然浮现坏笑, "你们组同事似乎也不待见你,特别是杨博士。与其在办公室被冷落,不如跟我去外面兜风。"

没等何怀玉反驳,古世民又道:"在办公室写材料鉴定伤情哪里有侦查凶杀案刺激?我会跟张组长说好,明天早上去接你。" 说完便风一般离去,留下何怀玉一人进退维谷。

回到住处,何怀玉第一件事便是拿出手机拨通母亲的电话。无论如何,崔晓磊确实杀了人,破解连环杀人案对何怀玉来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妈,你看电视报道了吗?案子是我跟同事一起破的哦!"何怀玉兴奋道。

"你这傻孩子呀!我就说不该让你去当法医,那可是连环杀手啊!你居然还去给人当人质!让我说你什么好?"电话那头母亲何蓉担忧不已。

"妈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我早就想好用银针刺他的手三里穴,而且我同事都很厉害,他们会保护我的。"何怀玉安慰道,"现在我在网上可是著名法医侦探!"

"安安稳稳当个医生多好?你就是那么固执!"何蓉苦口婆心道:"不管多重要的案子,你一定要首先注意自己的安全!"

寒暄问候几句之后,何怀玉终于不舍地挂断电话,然后逐渐陷入沉思。

胡斌的死到底是不是赵玄在借刀杀人?现在这样结案已经可以给大家一个交代,还有必要查下去吗? 如果真的查出赵玄杀害胡斌报仇,可儿怎么办?查清真相为什么会与维护正义背道而驰呢?

百思不得其解间,何怀玉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原来是冯喜事已经开车到楼下等候。

何怀玉急急忙忙将之前留下的另一半冰毒取出,接下来无论调查进展如何,必须先把毒品的事情撇干净,避免引火烧身。

冯喜事接过包裹笑逐颜开,一点没有因为在楼下久等而抱怨。

冯喜事提议请客吃夜宵,何怀玉完全没有一点犹豫便答应上了车。对于冯喜事,何怀玉一直保持着三分警惕,却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感。

二人很快来到一条偏僻小巷中,冯喜事熟门熟路地走进一家门可罗雀的馄饨馆。

何怀玉随意点了份招牌馄饨,机械地坐着咀嚼,心里犹豫着是否将调查仍在继续的事情说出。

"何法医,你有什么心事吗?"冯喜事一边大快朵颐一边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何怀玉犹豫如何开口,又害怕自己越陷越深成为共犯。

"你不会是觉得这里偏僻,怕我加害于你吧?那误会可就大咯!"冯喜事一边喝汤一边说道,"你猜我为什么喜欢来这吃馄饨?"

何怀玉已经吃下几颗,虽不难吃却远谈不上美食,于是摇摇头表示不理解。

冯喜事用筷子从碗里夹出一粒油葱,在何怀玉眼前左右晃动道:"整个南安区比我懂吃的人不多,能够让我念念不忘的美食也很少。老黄的馄饨虽然做得稀里糊涂,偏偏油葱炸得绝好,不焦不烂酥脆可口,火候控制得恰到好处。"

何怀玉夹起一粒油葱细细品尝,确实比以前吃过其他店的味道更好。可何怀玉并不理解,即使是个老饕,就为了这几个油葱也不至于特地赶来吃味道一般的馄饨。

冯喜事接着又道:"还有个原因,为了照顾老黄的生意。老黄的老婆孩子二十几年前因为一场车祸离世,就靠守着这个小铺子讨生活。"

"你是个好人,我只是有些担心赵大哥。"何怀玉脱口而出,然后意识到已经不自觉透露信息,又闭上了嘴。

冯喜事放下汤碗,看着何怀玉双眼问道:"你说了什么吗?"

何怀玉摇摇头不说话。

"既然之前没有说,现在也不用说,之后更不要说。"冯喜事指着何怀玉碗里的馄饨道,"快吃吧,别让老黄以为自己煮得不好吃,他会伤心的。"

吃完夜宵,冯喜事将何怀玉送回住处,只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当法医,没有等何怀玉作答便开着车离去。

为什么当法医?若是过去,何怀玉会毫不犹豫答出惩恶扬善伸张正义,如今却有一些迷茫。什么是正义?胡斌坏事做尽却逍遥法外,杀他的人是善是恶?自己作为执法人员之一包庇嫌犯是否罪恶? 若是赵玄被抓去坐牢,可儿从此孤苦无依,又是谁在作恶?

又是一夜辗转反侧,直到头疼欲裂何怀玉都没有想明白。

六月二十七日早晨,古世民准时将车骑到楼下。何怀玉迷迷糊糊地坐上摩托,开始两人的秘密调查。

"你想怎么查?要不要叫上饶所长?"趁着摩托启动前,何怀玉问道。

"我们先去阳光小区看看,之前大家专注连环杀人案,没有仔细查胡斌姘头的住处。"

"你怀疑他的姘头?"

"胡斌劣迹斑斑得罪的人不在少数,他身边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古世民将头盔戴上说道。

"如果胡斌本就该死,我们继续查下去,会不会害了一个好人?这件案子本来已经结束,我们却为了一个坏人重启调查,是不是有些荒诞?"何怀玉将自己的问题抛给古世民。

"谁都没有权力杀人,违法的行为就是不对,跟好人坏人无关。不管胡斌做了什么,应该交由法律制裁。我们是执法者,追求的是真相大白和法律公正。"古世民转头看着何怀玉说,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总感觉你今天奇奇怪怪的。"

"我只是想起你之前你说胡斌仗势欺人逼死女员工,觉得我们在为坏人做事,心里很不安。"何怀玉辩解道。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胡斌以前得罪的人都在调查范围中,包括那名女员工的家属。"古世民启动摩托车往阳光小区驶去。

胡斌在阳光小区的姘头似乎并没有被血案影响,面对古世民的盘问除了一问三不知就是故作媚态,惹得何怀玉好几次满脸通红。

古世民像个判官一般威严地审问了半个小时,才终于从女孩嘴里获得一条线索:胡斌那天晚上突然像见了鬼一样,在电话里跟人大吵一架,然后就匆匆离开了房间。

听到此处何怀玉立刻提出了质疑,他明明记得胡斌的母亲说过打不通儿子电话,技术组的大头也查证过,胡斌已经关机好几天,完全没有通话记录。

女孩这才不情愿地从包里拿出一部粉色的手机,原来她只是害怕被凶手报复,一直隐瞒了关于电话的信息。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