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八章 踏破铁鞋

4029

古世民再三追问之下,女孩才交代出胡斌这段时间一直在躲躲藏藏,不知道是怕被他老婆捉奸,还是知道有人要加害于他。

古世民用女孩的手机拨出了之前的号码,大约响了三十几秒才终于接通,没想到却等来一阵破口大骂。

"你这贱人还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姓胡的都已经被你害死了还不够吗?"

原来对方竟然是胡斌的妻子,古世民努力回想起案卷里记载的胡斌家庭信息,然后满怀歉意地说道:"抱歉打扰了,请问您是方知要方医生吗?我叫古世民,是南安区刑警队的一名刑警。"

"我是方知要,你找我有什么事?这个手机不是勾引胡斌的狐狸精的吗?"

古世民连忙解释道:"案情还有一些没查清的地方,我们正在继续调查,想跟您了解一下胡斌的情况。"

"你们之前不是问过了吗?我早就已经跟他断绝关系,他的事情都请不要再来问我。"

古世民怕对方不耐烦挂断电话,赶忙问道:"六月二十五日晚上七点五十分胡斌用这个手机给你打过电话,能麻烦您说一下通话内容吗?"

"你真的是刑警吗?我上次已经说过了,你们不做记录的吗?那天晚上八点我要给病人做肿瘤手术,根本没时间管他,骂了他两句就挂了电话!"

古世民被骂得狗血淋头,却一点线索也没有得到。

古世民本想接着问,结果对方终于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只留下匆匆一句:"我很忙,以后不要再因为胡斌的事情来烦我。"

看着古世民悻悻的样子,何怀玉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说了他们在闹离婚吧,你还要这样问,不是自找不快吗?"

"我就是想听听她的反应。"古世民毫不在乎被嫌烦,"至少确定了他们的关系,也知道了方医生当时在做手术。"

"手术时间医院都有记录,应该做不得假。"何怀玉道,"他们关系不和睦很正常,谁愿意守着一个到处留情还吸毒的人啊!"

古世民不置可否,又不厌其烦地继续审问起女孩来。

得亏现在已经结案,女孩怕惹事的心态有所放松。在古世民与何怀玉两人的循循善诱之下,又交代出了胡斌为她购置一辆小轿车的事实。

古世民与何怀玉二人按着女孩所交代的位置,很快在阳光小区路边找到了目标。若不是今天杀个回马枪,警方恐怕永远不会注意到这辆平平无奇的黑色小轿车。

打开车门,一股浓烈的香水味立刻喷涌而出。古世民迫不及待爬上车开始在每一个角落翻找可能的线索。何怀玉鼻子比较敏感,一时难以忍受浓香,在车外揉着鼻子适应好一阵才爬进后排座位。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一坐上车何怀玉就皱着眉头问道。

"这么浓的香水闻不到才怪!"古世民随口说道,继续专心搜查。

"我不是说香水,车里还有另一股刺激的金属味,闻起来有点怪,像是冰毒。"何怀玉解释道,"胡斌可能在车里吸食过毒品,香水只是一种掩饰。"

"我就说嘛!带你出来比警犬还管用!"古世民笑嘻嘻地继续翻找起来。

何怀玉用力地推了一下前排座椅靠背算是报复古世民的嘲笑,然后也跟着找起来。

"真是衣冠禽兽!"古世民骂骂咧咧地将手从座椅下掏出,看着手上的东西突然惊叫起来:"小何!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古世民脸上迸出难得一见的狂喜,古铜色的卤蛋头因为情绪激动变得赤红。古世民左手上小心翼翼地捧着一颗砂砾大小的蓝色晶体,右手绕过座椅拉着何怀玉兴奋地喊道:"小何你快看!快看!"

"什么事那么开心?你捡到宝石了?"何怀玉把头伸前去,立刻认出了古世民手上的那颗冰毒。

"冰毒啊!你刚才不是闻到味道了吗?"古世民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何怀玉将蓝色颗粒拿到手中,嗅了一阵道:"纯度那么高确实难得一见,但也不至于那么兴奋吧?!你又不是缉毒队的!"

"我找了二十二年!二十二年啊!"古世民将冰毒拿回手里喊道,"你不知道它对我有多重要!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居然出现在这里!"

何怀玉用手不停轻拍古世民的背,他从没见过这个壮汉如孩子一般激动,甚至连光秃秃的头皮都在颤抖。

"它叫「蓝色眼泪」,因为纯度高得能让吸食的人喜极落泪而得名。"古世民道,"它已经消失了二十二年,今天终于重见天日了!"

"这种毒品出现,不知道又要让多少家庭悲伤落泪,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何怀玉对古世民的异样非常不解,"你突然那么激动?不会是刚才误食了吧?"

古世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呼吸几次后终于平静下来,歉然道:"对不起,刚才忘形了。这个「蓝色眼泪」二十二年前曾经在海涯风靡一时,背后牵扯着一桩巨大的案件,我一时没有控制住情绪。"

"97年?那时候我才一岁,你也不过十二岁。"何怀玉被古世民说得一头雾水,"你不会从十二岁开始就参加扫毒了吧?"

"不是我,是跟我父亲当年的案件有关,我找个机会再跟你细说。"古世民面色深沉,"这件事过去太久牵扯极广,你千万不要跟任何人提起,特别是刑警队的同事。"

见古世民说得煞有介事,何怀玉也认真起来:"到底什么案件?不能现在说吗?事关你父亲?和刑警队也有关系吗?"

"我要好好思考一下怎么跟你说,「蓝色眼泪」背后的故事非常复杂。我整整找了二十二年,几乎都已经快要放弃,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古世民说着竟然有些热泪盈眶,"过几天我会跟你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请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我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信任。"

突如其来的秘密让何怀玉感到不知所措,本就被满脑子疑问折磨的他此时更是雪上加霜。既然古世民暂时不方便说,何怀玉也不急着追究当年的密辛,只得问道:"那胡斌的案件怎么办?还继续查吗?"

"查,但是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蓝色眼泪」的事情,明面上我们只查杀人凶手。"古世民严肃叮嘱道。

古世民收拾好心情后,终于从车里出来,骑上摩托载着何怀玉前往调查的下一站。

听到古世民说要去调查赵玄,何怀玉心里一怔,却又强自镇定住情绪问道:"这名嫌疑人之前没有排查过吗?"

"查过,说是案发当时在看电影,但你也知道,看电影这种不在场证明是很容易伪造的。"古世民说道,"光查验电影票不够,我们得去电影院看监控。"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古世民仿佛找到了力量,将车骑得飞快;何怀玉心里疑问重重,理不清思绪。

古世民将车停在一家商场外,带着何怀玉一起穿过人流走到顶楼来到电影院。

正当何怀玉忍不住担心之时,古世民已经掏出证件让影院工作人员调出六月二十五日晚上的监控记录。

通过红外成像的监控视频,何怀玉模糊辨认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赵玄,以及坐在他左手边位置的可儿。

看到赵玄父女坐在影院里,何怀玉心中的担忧很快缓解下来,紧接着又是更加疑窦丛生。

胡斌难道不是赵玄杀的?可他们明明找我要了案卷记录,还暗示我不要再查下去。如果不是赵玄又会是谁?难道是冯喜事吗?或者王通王达?

"赵玄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缺乏勇气,即使报仇都不敢亲自动手。"何怀玉心中想到,看着屏幕上可儿单纯的模样又突然理解了他的行为。

"看来也不是他。"古世民道,见何怀玉盯着屏幕不动,又道:"你盯着屏幕发什么呆?认识他吗?"

何怀玉被惊醒,连忙解释道:"没想到红外监控器看得这么清楚,我还以为影院黑灯瞎火的很隐秘呢!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没有,我本来怀疑是他找胡斌寻仇,现在也排除了。"古世民摇头道。

"如果买凶杀人呢?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吧?!"何怀玉提出新的假设。

"你觉得买凶杀人会指定模仿作案手法吗?万一被抓可能会多背三条人命,什么杀手会那么蠢?"

何怀玉不再争辩,万一古世民顺着赵玄一查到底,不小心就会发现自己曾经接触「蓝色眼泪」的事情。凭刚才古世民发现「蓝色眼泪」时候的反应就看得出来,这后面的问题一定非常严重。

"我带你去个地方。"古世民告别影院工作人员朝着人群走去。

何怀玉亦步亦趋来到一家风格古朴的齐鲁菜馆,好奇道:"这里有什么线索?"

"请你尝尝我家乡齐鲁省的好菜,这家店的口味非常正宗,吃饱喝足我们再接着查案。"古世民像饿了三天一般急不可耐地开始点菜。

何怀玉被古世民左右横跳的行为折腾得够呛,忍不住抱怨道:"查了半天啥进展都没有,你还有心情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查没查到都不能耽误吃饭!"

"那下午怎么办?什么都查不出来我还不如回去工作。"何怀玉道。自己本来就是新人,还天天到处乱跑,和同事的关系恐怕会越来越僵。

古世民点完菜看着何怀玉忽然诡笑起来:"你是不是觉得和同事的关系不好相处?特别是杨博士。"

"是啊,她对每个人都那么冷漠吗?"每次想起杨玉倩的白眼何怀玉都非常头疼。

"做好你的工作,别管她就是啦!"

"诶,可能她就是性格比较冷酷,我也只能忍了。"何怀玉无奈道。

"不不不,她只是针对你,哈哈哈!"

"不至于呀,我不过是上班第一天迟到,不至于招惹她持续针对啊?"

古世民笑得更加诡异:"你还没来就跟她结下了大梁子,只要你答应下午继续陪我查案,我就告诉你原因。"

"快说,下午我跟你去就是了。"

"其实队里很多人都知道,杨博士的男朋友今年法医招录考了第二名。据说他原本胜券在握,但最后被你给淘汰了。小两口为此大吵一架,最后不欢而散。"古世民交代出事情原委, "你挡了人家的情路,不被针对才怪呢!你这问题太难解决了,干脆放弃治疗吧!"

何怀玉这才明白为什么杨博士第一天就给自己脸色看,只得无奈道:"我以前在学校就帮助警方破过几起案子,法医专业能力也出类拔萃,怎么可能不选我?优秀也不是我的错啊!"

"谁读书时候没破过几个疑难杂案啊!"古世民不屑道,"据说杨博士的男朋友非常优秀,在商国留学期间发表过许多学术论文,论专业度一点不比你差。"

"优秀的法医不能光搞理论研究,论文水得再多,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何怀玉对未曾谋面的竞争对手嗤之以鼻,"杨博士因为个人情感问题排挤我,也太嚣张跋扈了吧!"

古世民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嘻嘻地调侃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化解矛盾的办法,你不是还他和男朋友分手了吗?还他一个男朋友就好了,我看你们俩挺有共同话题的。"

"滚!我才不会喜欢这种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人呢!"何怀玉想起杨博士的白眼就浑身发冷。

"杨博士在我们刑警队一枝独秀有高傲的资本,据说连市长的儿子陈煦都在追她。"古世民道。

"再多人追捧,也不关我事!"何怀玉撇撇嘴道。

"听说当时你和杨博士的男朋友角逐,是局长最后钦点的你。"古世民看着何怀玉说, "传闻局长有个孩子,但没有人知道具体信息,你不会是他——"。古世民故意将声音拉得很长,尽管他没说,但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