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九章 责无旁贷

3943

"滚!"何怀玉骂道,"我根本不认识局长,前几天开会我才第一次见过他。你也不用你那卤蛋头好好想想,局长那国字脸能生得出我这么清秀的帅哥吗?"

"还别说,你这种自信可不是普通人能有!"古世民揶揄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是黎国流落到夏国的王子。"何怀玉一本正经道。

古世民没有理会何怀玉的玩笑,而是正色道:"别怪我冒昧,我前两天查过你的档案,没搞错的话你现在的母亲似乎不是你的亲妈。"

听到古世民突兀的问询,何怀玉双眼立刻眯了起来,哀怨地看了古世民几秒后才道:"亏我这么相信你,你背地里调查我。"

"这是我的职业病,莫怪莫怪。你爆冷被选拔为法医,一到海涯就亲历了连环杀人案,加上那块神秘的黑鱼玉佩,不查你反而是一种失职。"古世民坦然道。

"你还查到什么?"今天看到古世民对「蓝色眼泪」的反应,何怀玉心里也有调查他的打算,所以古世民的解释不难接受。

"跨省的资料查起来不方便,我没有找到你亲生父母的信息。"古世民摇头道。

"我自己查过,除了这枚玉佩,什么线索也没有。"何怀玉将脖子上的玉佩取下交到古世民手里,心里却不抱任何希望。这枚黑鱼玉佩他已经仔仔细细地看过无数次,看不出任何门道。

古世民将玉佩上下左右反复观瞧,甚至还举起来对着灯光看,五分钟后无奈放弃,将它还给何怀玉。

"这块玉质地细腻雕工精湛,应该值不少钱。"古世民道。

何怀玉笑道:"我总不能拿它去换钱吧。"

古世民不甘心:"至少说明你父母的经济条件不差。"

"确实,我妈捡到我的时候,襁褓里面还有五万块钱现金,九六年的五万块够她买一间店铺了。"何怀玉的母亲何蓉正是靠那笔启动资金开了一家传统夏医诊所。

"家里不差钱却要遗弃自己的亲生骨肉,这背后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古世民囔囔道。

何怀玉伸手在古世民脑袋上拍了一掌,咒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脸上有个大叉叉,放在二十多年前很容易引起迷信猜想。看形状很像「杀」字头,或许你父母怕你是邪魔转世,为了消灾才把你扔掉?"古世民猜道, "说不定那个黑鱼玉佩就是用来镇压你的!过两天等忙完案子我们最好去找名道士帮忙看看。"

何怀玉立刻回呛古世民:"你还衰神转世咧!你见过谁家送邪放真钱的?天地银行不香吗? 而且我脸上的疤明显是受伤留下的,根本就不是天生,与封建迷信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亲生父母一定有什么迫不得己的苦衷,比如仇家找上门。"

尽管何怀玉嘴上说得头头是道,也着实不相信怪力乱神的传说,但从小到大的经历的确给他带来很大困扰。因为从小经历了许多起命案,虽说不是何怀玉造成的,但很多乡邻都说他是杀星转世,听得多了何怀玉都难免生出几分疑虑。

"要真是那样,至少得给你留下一些更明显的线索啊!"古世民嬉笑道,"要不问下你妈当时有没有捡到一本武功秘籍或者藏宝图羊皮纸?"

何怀玉懒得跟古世民斗嘴,淡淡地说道:"也许他们只想让我好好活着,不希望我找到他们。"

古世民也不再开玩笑,严肃道:"福东省离海涯比较近,九六年有很多人来这里淘金,你父母说不定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我也觉得他们可能在海涯。"何怀玉道,"我刚来海涯上大学就觉得这里非常亲切,这个城市仿佛印在我的潜意识里,陌生又熟悉。我喜欢海涯的车水马龙和万家灯火,喜欢海涯的每一条街道。"

"你在海涯医科大学就读的时候有查找过吗?"

"找过,但一个学生能查到的东西非常有限。我拼尽全力考上法医,有一部分因素就是想查清自己的身世。"

"那另一部分因素呢?"

"当然是查案子惩恶扬善啊!要不我一名法医干嘛跟着你到处乱跑?"何怀玉挺胸道。

关于自己的身世,一时半会查不出什么线索。何怀玉不想在饭桌上继续讨论身世,转过话题道:"我辛辛苦苦跟你出来查案,一定不能无功而返。我们下午再去调查一遍得胜集团如何?胡斌突然不去上班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

"得胜集团的影响力太大,连局长都要给他们三分面子,没有明确的线索很难展开调查。"古世民道: "胡斌和得胜集团之间有什么猫腻并不重要,我们也查不过来。当务之急是查出杀害胡斌浑水摸鱼的凶手。"

"你怎么那么肯定不会是得胜集团派的杀手?"何怀玉不解道。

"胡斌前几天不去上班,得胜集团的人为了找到他甚至请出他的老娘亲,又凭什么精心布局借刀杀人? 你别忘了,现场可没有打斗痕迹,胡斌不可能乖乖地跟着陌生的杀手上天台等死。"

古世民的分析颇有道理,何怀玉无从辩驳。

脑子一停转,肠胃就开始蠕动。一股饥饿感突然在何怀玉的肚子里躁动起来,看着空空如也的桌面随口嘟囔道:"菜怎么还没上?都等那么久了。"

"这家店就只有一个主厨可以做出地道口味,所有菜都等他炒自然没——"古世民说道一半突然停下,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见古世民表情突变,何怀玉以为他在搞怪,不耐烦道:"说话说一半,你吃到苍蝇了吗?要不你下午去医院检查一下脑子,总是一惊一乍的。"

"是得去趟医院。"古世民的回答让何怀玉猝不及防,一口茶水直接呛到喉咙吐到桌上。

何怀玉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埋怨道:"你再这样乱开玩笑我下午就不陪你去调查了!"

"我没开玩笑啊!"古世民喊冤道,"我刚才突然想通了破案的关键,吃完饭我们就去肿瘤医院。"

"肿瘤医院?你怀疑是方知要?她当时不是在医院做手术吗?民警之前肯定查过医院的记录。"何怀玉疑惑道。

古世民不住地摇头:"亏你还是学临床医学的呢!方知要是主刀医生,但手术不是全程由她一个人操作。"

被古世民点出关键,何怀玉恍然大悟。虽然手术从晚上八点开始,但整个流程漫长而复杂。即使排除术前检查,正式开始手术之前仍要对病人进行剃毛清理麻醉等一系列操作。方知要作为主刀医生,并不需要全程参与。

从与胡斌打电话的七点五十到方知要正式开展手术,中间至少有三十分钟间隔。从肿瘤医院到阳光小区的车程不过十五分钟,若是骑电动摩托抄小路还能更快,作案时间非常充足。

"方知要的不在场证明不成立,只要去医院详细查监控就能知道。"何怀玉道,"作为经验丰富的主刀医生,她的确可以轻易模仿出和连环杀手一样的伤口。"

"对,她的借刀杀人计划非常周密。如果不是我们足够小心,很难发现胡斌被杀的异样。"古世民点头道。

何怀玉却仍有不少疑问:"方知要确实有杀胡斌的可能,但是有一点说不通。那通电话既是不在场证明的一部分,也是将胡斌约到天台的关键,她怎么能提前算准胡斌会给她打电话?"

"所以我们要去医院找她问问看。"古世民迫不及待道。

尽管齐鲁菜馆的佳肴色香味俱全,古何二人却急着查案无心细细品尝,简单吃完就匆匆赶往海涯市肿瘤医院。

方知要所在的肿瘤医院业务非常繁忙,在癌症发病率逐年提高的情况下,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越来越多。

要查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古世民与何怀玉心里都有不少压力。特别是何怀玉,从小跟着母亲行医的经历和他自己法医的身份,让他对医生都有一种骨子里的崇敬。

二人趁着午休时间低调地来到方知要办公室门口,轻轻敲开了木门。虽然怀疑她杀了胡斌,但很难将她当做坏人,更何况还没有找到证据。

"方医生,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古世民一边出示证件一边轻声道,"我是上午给您打电话的刑警古世民,这位是我的同事法医何怀玉。我们对于案子还有一些疑问,想和您探讨一下。"

方知要脸上有些不悦,却仍礼貌地为二人倒来温水,然后回到座位上双手撑着下巴问道:"二位有什么疑问?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不是已经查出来了吗? 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有同事给我看新闻,没认错的话当时在梨芳公寓捉拿凶手的就是你们吧!真是年轻有为!"

"方医生过奖了!"何怀玉客气道。

古世民也尽量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心平气和地问道:"关于胡斌被杀的事情,您有什么信息可以跟我们分享的吗?"

"我和那个人渣早就没有往来,也不想再听到与他有关的任何事情。"方知要肃然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你们警方应该很清楚。"

"我现在的任务是查清楚连环杀人案,与胡斌是什么样的人并没有很大关系。"古世民回道。

"有关系!那禽兽在外面拈花惹草染上性病,或许在你们看来还不算犯罪。"方知要怒道:"可他不仅拒绝离婚,还把毒品带到家里,祸害我的孩子。这样的人被杀,值得你们费尽心思去查吗?"

"我是警察,查案的事情责无旁贷。"古世民低声道。

"治病救人也是我的职责!你们大中午跑来影响我休息,耽误我下午给病人做手术,万一出事故谁负责?"方知要厉声质问道。

何怀玉本就有些犹豫,听了他们两人的对话,心里更是不安。

相比起来,古世民却并未有丝毫动摇,直截了当道:"我们可以不打扰你休息,只要您如实交代案发时的去向。六月二十五日十九点五十分接完电话,到正式进入手术室操刀之间,至少有二三十分钟,您当时在做什么?"

方知要眉头瞬间一紧很快又疏散开:"我在办公室休息,为手术做准备。"

"但愿您说的是事实,我们会去调取监控查证。"古世民道,"您上一次和胡斌见面是在哪里什么时间?"

"这是我的私事,而且我不想再听到与那个人渣有关的任何事情。"方知要愤然起身道,"如果你们没有任何证据,请不要再来骚扰我。"

见方知要已经有下逐客令的意思,古世民终于有些沉不住气:"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胡斌被杀与之前三条命案不是同一人所为,普通人根本无法把伤口模仿得那么完美!"

方知要脸色铁青地坐回位置上一言不发,何怀玉忍不住开口道:"方医生,您医术精湛受人敬仰,所以我们特意趁人少的时候来查访,希望您可以积极配合。"

比起何怀玉的委婉,古世民却要强硬许多:"从肿瘤医院到阳光小区的路上有很多监控,路上带有行车记录仪的车也不少。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或许几小时,或许几天,我们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古世民说完留下一张名片便拉着何怀玉往外走,准备去查找证据。

虽然方知要嘴上不承认,但从她的表情几乎可以断定,她就是杀害胡斌的凶手。

何怀玉跟着走到门边,关门之前又不忍心道:"如果一个病人的肿瘤已经癌变,就会不断恶化,心里的坎也是一样,希望方医生可以在事情无法挽回之前给自己一个机会。"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