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章 铤而走险

4480

从对面二人充满厌恶和愤恨的神情,以及对所谓证据的笃定来看,他们似乎真的对何怀玉的变态凶手身份深信不疑。

何怀玉正在焦急地想着如何自救,万一对方问到毒品的事情自己该怎么应对。想着想着,突然灵光一现发现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问题:他们怎么一直不问毒品的事情?难道他们真的只是误将我当成了杀人凶手——这一切只是一场误会?

误会本是迷人视线的烟尘,解释清楚便很快烟消云散,但若经过巧合与偏见的重重夯实,就会逐渐形成一堵墙,被当成难以辩驳的事实。

对于眼下的境遇到底是误会还是被栽赃,何怀玉并没有把握,于是硬着头皮问道:"你们抓我来真的只是因为怀疑我杀了人?"

被这么一问两位警察倒是有些猝不及防,面面相觑之后,饶所长不无期待地问道:"小子你还有其他犯罪事实要一并供认吗?坦白从宽机会难得!"

何怀玉惊得差点想要吐血,连忙辩解道:"没有!没有!我没有做过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们是真的怀疑我,还是——还是想栽赃我?"

"你有完没完?!"赖警官从位置上弹起身子,用警棍指着何怀玉的头大叫道,"再这样藐视警方,别怪我不客气!"

饶所长倒是一直克制着脾气,拉着赖警官坐下后也拉下脸说道:"我们维护法制为民除害,怎么可能栽赃陷害?" 接着又朝着何怀玉头顶后方指了指,继续道:"审讯过程全都录音录像保存,一切都符合法定流程。"

何怀玉想扭头看看,头上传来一阵剧痛只好作罢。虽然没看到摄像头,但这一次疼痛也让何怀玉重新思考起来。

虽然之前东西被偷来报案,对方有消极懒政的嫌疑,但从自己被抓到现在,他们确实没有做太出格的事情。如果对方是黑警,自己被打得肯定比现在严重多了,即使被自己棒打头颅的赖警官也三番五次地压制着自己的脾气。

反复思考后,何怀玉认为误会的概率非常大,心里不由发出一阵苦笑,满脸歉意地说道:"两位警官,我们之间似乎有点误会……"

"什么误会?你的杀人动机非常明确,作案凶器也已经查获,再怎么抵赖都没用!"赖警官怒气冲冲道。

听他们再次说起所谓的凶器,何怀玉更是冤屈:"作案凶器?你说那些银针和手术刀吗?它们旁边那么厚一本《解剖学》的书你们看不到吗?那些都是我的学习工具啊!"

饶所长脸色一沉,叹道:"这年头犯罪分子都开始学习反侦查,难怪案子那么难查!"

眼看就要越描越黑,何怀玉连忙解释道:"那些标本和器械都是我用来做医学研究的工具,我其实是一名法医啊!"

"法医?"老所长皱着眉头笑道:"到这个关头又编出这套说辞,你当我们是白痴?凭这拙劣的演技你去跑龙套都混不到盒饭吃!"

"我真是法医啊,前几天才刚从海涯医科大学毕业!这不毕业证也随着背包一起被偷了,刚来报过案嘛!" 何怀玉干笑两声,"本来今天我就要去南安区刑警队报到的,莫名其妙就被你们当做嫌犯抓来这里,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赖警官抄起警棍起身道:"饶所,这兔崽子满嘴跑火车,我们别跟他废话了,先关起来让他反思反思!"

"我没有撒谎啊!你们可以去找刑警队的法医张万年求证!"何怀玉连声喊道,一边使劲睁着双眼,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纯净诚恳的眼神。

赖警官一脸厌恶,饶所长微微摇头叹气,显然都没有把何怀玉的辩解当一回事。

何怀玉眼巴巴地看着二人,忽然看到了一丝蹊跷,连忙大声道:"饶所长,等一下!我没看错的话,你的左耳垂上有一条折痕,要不你们帮我拿一下眼镜,我再仔细瞧瞧?"

憋了许久的饶所长此时也有些沉不住气了,脸颊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一言不发。

"从你身上的味道可以推测平常有抽烟的习惯,加上熬夜和不规律的生活习惯,你这状况十有八九患上了冠心病,不信你可以去检查!"何怀玉道。

"兔崽子瞎说什么呢!法医都是检查尸体的,你在这给我们所长乱看什么病呢!"赖警官气愤道,一边斜着眼睛偷偷瞄了一下饶所长的左耳垂。

何怀玉苦笑着摇头道:"我本来学的是临床医学后来才转法医,会看病也不是我的错啊!这真是场误会,你们只要打个电话去南安区刑警队就可以确认我的身份!"

"别以为我不了解刑警队,那里的法医可都是经验老到的精锐,你这小毛孩给他们提鞋都不配!"饶所长摸着自己的左耳垂冷笑道。

说话间另一名警察敲开了审讯室的门,饶所长和赖警官出去与他窃窃私语了一阵,很快又重新回到座位上。

赖警官脸上仿佛多了一分底气,高声质问道:"我们已经调取了你这几天的出行记录,跟接连几起血案的轨迹非常吻合。六月十九号你从福东省坐火车来海涯,刚到第一天就直奔宁海街道,然后开始四处溜达踩点。从你到海涯那天开始,附近已经接连死了三个人。我们拿你的照片去问,几个小区的保安都说见过你。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快点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杀人!"

听得这番指责,何怀玉心中苦叫不已。若不是刑警队催着报道,何怀玉也不会急急忙忙从老家赶回海涯。没想到不仅被小偷光顾,还被冤枉成了连环杀手。

何怀玉硬着头皮继续解释道:"我这是为了去刑警队上班方便,找宁海地铁站边上租房来了啊! 中介费那么贵,我自己扫街找房子,当然要一个个小区去问。"

"你们不能因为我在宁海街道出现就把命案都安到我身上啊!除了房东徐伟峰,我连其他死者是谁我都不知道!"何怀玉大声喊冤道。

饶所长若有所思道:"我们就说徐伟峰,他天天除了打麻将就是散步遛狗兜风,除了你最近没有与任何人发生纠纷。你说凶手不是你,那昨天晚上十点半你在哪里?"

"你的意思是徐伟峰昨天晚上被仇杀?会不会是因为打麻将发生了纠纷?"何怀玉一边思考一边分析道, "我昨天晚上出去找背包,很多人都可以作证,你们只要去问问锦福小区边上那几家小店铺就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准确地说,何怀玉不仅昨天晚上在找背包,从前天晚上他就开始一直在苦苦找寻,回想起这两天的经历他仍是心有余悸。

周六晚上从打印店出来,何怀玉拿着小偷的背影照片问了二十几位小店商贩和路人邻居,都没有得到有效线索。

经过一天折腾,何怀玉的身体已经接近崩溃,只得拖着疲惫的身躯抄小路回住处。

路过一处凉皮摊子的时候,何怀玉的鼻子敏锐地捕捉到一股浓香,饥肠辘辘的肚子不由自主鼓噪起来。

"阿姨,帮我来一份凉皮,微辣。"何怀玉垂头在摊子旁有气无力地说道。

阿姨很快将一碗配菜十足的凉皮递过来,微笑着说道:"小兄弟做什么工作的啊?这么晚才下班呀!"

"我不是刚下班,是在找人。"何怀玉接过凉皮掏出手机问道,"凉皮多少钱?"

"不用钱,阿姨请你吃,年轻人也不容易。"阿姨说着回身走到摊子边收拾起东西来。

"不太好吧!您也是做生意的,该多少钱就多少。"何怀玉捧着碗说道。

"不用客气,我马上就要收摊了,剩下的凉皮留到明天也不新鲜。"

"谢谢阿姨!"何怀玉终于大口吃起酸辣爽口的凉皮,几秒后又眼巴巴地望着阿姨道:"那——阿姨的配菜还有多吗?"

"哈哈哈!有!"阿姨大笑着又给何怀玉打来了半碗配菜。

何怀玉连声道谢后继续大快朵颐,吃了几口又忍不住问道:"这条小路都没几个人走,阿姨为啥不到大路上去摆摊啊?那里生意肯定更好很多。"

话刚出口何怀玉便懊悔起自己的愚蠢,一是意识到凉皮摊在大路会被城管驱赶,二是反应过来小偷窃取赃物多半是从小路逃离,自己沿着大路问商贩无异于缘木求鱼。

想到此处,何怀玉满怀憧憬地拿出手中的照片,呈给凉皮阿姨问道:"阿姨,我的东西被这个人偷了,不知有没有可能你恰好见过他?"

阿姨拿起照片仔细瞧了瞧,摇头道:"没什么印象,这个背影也看不太清楚啊!"

"诶,看来再也找不着了。"何怀玉叹口气,然后快速吃光碗里的凉皮准备离开。

刚走出几步,就听凉皮阿姨喊道:"小兄弟,等一下!我看你找得着急,你不妨明天去那边的宁康村看看。那边有很多年轻人,感觉和照片里差不多,运气好也许能碰着。"

周日清晨,何怀玉一大早便往宁康村跑去,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微薄希望。

比起何怀玉所租住锦福小区的老旧却闲适,城中村里各式各样的自建房显得杂乱许多。何怀玉大学时候就听同学说过城中村拥挤凌乱的环境,却因为种种原因从未亲身实地体会过。乍一走进窄小逼仄的巷子,闻到路边垃圾堆散发出的恶臭,何怀玉的眉头不禁紧皱起来。

何怀玉硬着头皮拿着照片开始询问村里的人,才终于体会到什么是龙蛇混杂。

小小的宁康村里,既有闲适安逸四处收租的包租公,也有疲于奔命左冲右突的快递员, 除了睡眼惺忪边吃边走的小白领,还有热情洋溢滔滔不绝的传教士。

何怀玉仿佛做了一整个上午的社会调查,关于小偷的信息却一无所获。

转眼烈日就已高悬头顶,巷子里的人流逐渐减少,何怀玉累得满身大汗,长叹一声后打算先回住处。

就快走出宁康村的时候,何怀玉不甘地侧着头往旁边再瞄了一眼。这一眼却隐约看到巷子里一道早已深深映入脑海的背影,心里郁积的艰辛无奈顿时烟消云散,赶忙猫着步子悄悄跟进了侧巷。

何怀玉跟着那个背影来到一栋八层楼房下,原本担心会被门禁阻挡,却没想到门板早已被一个小石头卡住,不知是哪位懒人便宜了自己。

小心翼翼地跟着那个背影来到五楼,为了不被发现何怀玉一路都在控制呼吸,累得差点就要坐到楼梯上休息。

瞧见那个背影进入一个房间,何怀玉赶忙走到楼道另一边偷偷观察。

想到与小偷并未照过面,他们应该认不得自己,何怀玉决定伺机而动,掏出手机假装别的租客在楼道低头玩起游戏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刚才的背影和另一名模样相仿的年轻人终于从房间出来一起下了楼梯。

确认二人已经离去,何怀玉跑到他们房间门口,祈祷着轻轻推了一下房门。可惜没有再次获得命运眷顾,不只门紧锁着,窗户上也装着防盗栏。

何怀玉透过窗户瞧了瞧室内的模样,却没有看到自己被偷的包。刚才离开的人随时都可能回来,又不能完全肯定东西就在里面,此刻何怀玉进退两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正在挠头烦闷之际,何怀玉牙关一咬想出一个冒险的念头。他很容易地在楼道墙边找到一个开锁小广告,调整好情绪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开锁匠似乎就住在村里,五分钟便赶到了现场。

何怀玉一边祈祷着出去的两个人不要那么早回来,一边应付起开锁匠:"我的身份证和钥匙都被锁在里面了,你快点帮我开门吧,我马上还得赶回公司呢!"

开锁匠认真观察着门锁结构,嘴上却说道:"我们有规矩,不能随便开锁,必须要看证件,要不你让房东过来一下!"

"房东整天四处打麻将,哪有那么快回来?"何怀玉不耐烦道,"你要是打不开我就找过别人,快没时间了!"

"换个人也不敢给你开,万一东西被偷,我们可要负责的。"开锁匠道。

"就我这破房间里有啥好偷的?我要是有东西给别人偷干嘛不换个小区住啊?"何怀玉故意骂骂咧咧道,"算了算了,你走吧,我再找过一个人来!"

"这样真的很为难啊!"开锁匠双手拿着工具干巴巴地看着何怀玉。

"大哥,我赶时间,多给你二十块钱好吗?不然回公司又要被领导教训啦!"何怀玉终于明白开锁匠的眼神,扫码转账后不到一分钟锁就已经被打开。

不愧是专业开锁匠,速度快技术好还不伤害锁。开锁匠碎嘴不停,还想要何怀玉再确认一下身份。

何怀玉懒得纠缠,迅速挤进门缝转身再将门用力关上,气得开锁匠在门口骂骂咧咧了好几句才收拾好工具悻悻离开。

房间里简单摆着一桌二椅、一个老旧木衣柜和一堆机修工具,以及一张简单的双层架子床。

何怀玉满怀期待地打开衣柜,却发现除去几套衣服之外,完全没有自己背包的痕迹。

"难道我搞错了???"何怀玉心里惊道,正在懊悔之际,楼道里突然传来两个年轻人谈话的声音。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