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章 各取所需

4507

古何二人离开方知要的办公室,便往医院的监控中心走去。医院大楼到处是摄像头,很容易查到方医生当天的行踪。

刚走出没两分钟,古世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竟是方医生让他们回去。

古世民与何怀玉相视一眼,掉头回到了方医生的办公室。

"我——我自首。"方知要开门见山道。

"坦白从宽,我们会跟法官争取轻判。"古世民爽快道。

"其实我早就想去自首,但始终心存侥幸。"方知要面无表情道,"该来的躲不掉,谢谢你们给我保留一些尊严。"

虽然目的达成,何怀玉却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对不起,我们同样要维护法律的尊严。"

方知要轻轻点头说: "苦海无涯,我早就看开了。但我还有一些请求,希望你们可以答应。"

"什么事情您说,只要不违反法制道义,我们一定尽力满足。"古世民道。

方知要道:"我不想让病人和同事知道这件事,希望你们给我半天时间处理,让我以出国交流的名义离开。我以人格担保,明天早晨一定去刑警队自首。"

古世民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何怀玉凑到古世民耳边轻声道:"在公众眼里连环杀人案已经完结,低调点处理对大家都好,方医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古世民看了何怀玉一眼,然后道:"行吧,我会在附近看着以防万一。希望您遵守承诺,不要错上加错。"

"谢谢!"方医生的眼神变得更加暗淡,一边收拾起办公桌上的东西。

古世民突然又问道:"还有一点我很好奇,让胡斌准时给你打电话您是如何做到的?"

方医生无奈地笑道:"其实不存在准不准时,自发生四象血案开始我就想借机切掉那个毒瘤。我原本打算每天晚上手术前都去他姘头楼下蹲守, 没想到那么快,第二天就把那混蛋骗出来了。"

"您怎么知道他们住在阳光小区?"何怀玉问道。

"街坊邻里都有眼有嘴,想找到他并不困难。"

"您不怕每天都去会被人看到吗?"何怀玉继续问道。

"说来也是讽刺,虽然叫阳光小区,那里晚上的灯光却暗得很,被人看到的概率极低。何况我并非一定要在特定某一天动手,如果被人看到,可以第二天再去。"

"那您的孩子怎么办?"虽然何怀玉明知方知要作出杀人决定之前一定想过后果。

方知要脸上的决绝终于换成不舍:"他已经上初中,可以照顾好自己。本来我想等到他初中毕业,但那混蛋已经搅得我们不得安宁。能赶在那混蛋把家产败光之前,给我儿子留下一点物质基础,我无怨无悔。"

失去父母照顾的孩子会经历怎样的痛苦,何怀玉非常清楚。望着方医生失去光泽的双眼,何怀玉想要安慰两句,却无从开口。没有亲身经历对方的困境,终究无法体会她的无奈,换做是自己恐怕也没法做得更好。

怀着一腔哀愁回到刑警队,何怀玉刚进办公室就发现自己桌上堆着厚厚几叠文件,杨玉倩正从位置上斜着眼睛不屑地望过来。

若不是古世民说出原因,何怀玉一直以为杨玉倩只是傲慢和冷漠,如今才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一股怨恨。

"回来啦!上午出去有没有查出什么?"张万年端着冒着热气的保温杯笑着走过来问道。

回来的路上,何怀玉已经和古世民商量好,在方知要来自首之前什么都不说。何怀玉便假意抱怨道:"诶,都是古世民拉着我到处跑。好像没查出什么名堂来,真是浪费时间!"

"这么喜欢到处跑来当法医干什么?去侦查组出外勤不是方便许多?"杨玉倩冷语讥讽道。

何怀玉本就对这几天迟到和频繁外出心怀不安,被杨玉倩一说心里更是愧疚,呆呆地站在原处不知如何做答。

幸好张万年笑着出来圆场:"法医也是警察嘛,多跟侦查组同事出去调查学习可以开阔眼界。不过呢,本职工作也要做好! 那些伤情鉴定的材料小杨已经整理了一半,剩下的你下班前整理好。"

埋头在材料堆中虽然枯燥乏味,却也能让人心无旁骛忘却烦恼,何怀玉像上班第一天那样直到天黑才离开刑警大楼。

坐上地铁何怀玉终于有机会休息,但他却无法静下心来闭目养神。古世民看到「蓝色眼泪」后激动的神情突然浮现在何怀玉脑海里,他已经等不及古世民亲口讲述,迫不及待掏出手机开始搜索关于「蓝色眼泪」的信息。

何怀玉怀着紧张期待的心情将"一九九七年 蓝色眼泪"输入搜索框,开始查找当年的新闻。可惜以前的网络并不发达,少数报道经过时间的洗礼后更是支离破碎。

何怀玉只能从残篇断简中将信息汇总起来,串出一个真假难辨的故事:

二十二年前,海涯市曾经掀起一场翻天覆地的扫毒反黑运动,毒贩帮派被一一清理,甚至连当时的刑警队长唐瑞恩都因涉黑而畏罪自杀。

古世民看到「蓝色眼泪」为什么那么激动呢?思索片刻之后,何怀玉心里隐约有了答案。

地铁到站后何怀玉没有急着回住处,而是拨通冯喜事的电话将他约到老黄的馄饨铺一起吃夜宵。

"何法医,今天怎么有兴致约我吃馄饨?"冯喜事嘴上虽说意外,表情却分明写着意料之中。

"冯大哥,你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啦!"自从认识冯喜事,双方就在不停地反复试探,这种关系对何怀玉来说太过费神。

冯喜事从皮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放在桌上道:"这是你的那份,说好的互利共赢。"

牛皮纸袋充实鼓胀,里面至少装了两万块钱,相当于何怀玉三个月的收入。

何怀玉笑着将纸袋推了回去:"我不是为这东西而来,我只在乎真相。冯大哥运筹帷幄,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冯喜事并不客气,笑眯眯地将纸袋收回包里道:"人算不如天算,方医生还是难逃一劫。"

"她借了崔晓磊的刀,你们借了她的刀。"何怀玉无奈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冯喜事自然听出何怀玉责怪的意思,连忙摇头道:"你错怪我们啦!其实是方医生因为受不了姓胡的,自己找上我们帮忙。老赵这人你也知道,即使有贼心也没有贼胆。方医生对老赵一直心怀愧疚,这是她对双方家庭的一次救赎。"

"她自首跟你们有关系吗?"

冯喜事回道:"她给我们打过电话,老赵答应会帮忙照应她儿子,算是不幸中最好的结局。"

"一个人渣害惨了两个家庭!"何怀玉骂道。

"这种垃圾如果早被回收,结局就不会那么悲惨。"

"可是私刑终究不合法,社会正常运转需要法律的规范。"何怀玉嘴上信誓旦旦,心里却有些发虚。

冯喜事似乎看透何怀玉的心思:"法律没办法面面俱到,现实社会太过复杂。必须有其他手段参与,才能保障社会的公平。"

这些事情何怀玉并非没有想过,但他以前一直认为法律终将逐步完善,所有人都应该依法行事。亲身经历胡斌的事情之后,仿佛心里有个角落变得越来越模糊,曾经坚定的想法竟有些动摇。

冯喜事继续说道:"虽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运用法律。穷苦大众对法律的见解和拥有的社会资源都不如社会地位高的人,在法律面前总是吃亏的一方。"

何怀玉没想到自己竟会在一家馄饨店跟一个刚认识几天的人谈法律,忽然觉得有些荒诞,于是假装专心品尝美味避免继续深入话题。

冯喜事见何怀玉刻意回避也不执着,跟着吃起馄饨来。

"对了,有个忙想请你帮一下。"何怀玉终于找到个话题化解尴尬。

"好说,只要我办得到。"

"我有个朋友身强力壮人品也不错,但是因为路见不平跟人发生争执导致失业。方便的话你帮忙安排一下,让他去你厂里工作吧。"虽然与程大柱没有说过几句话,但何怀玉直觉他是个好人。

"我那厂子可赚不了几个工钱,年轻人熬不住的。"冯喜事笑道。

"他是个踏实热心的好人,不会贪图挣钱的。不过他性格比较实诚,你千万别让他被人欺负了。"

何怀玉胜券在握以为一切谈妥,冯喜事突然笑着握起何怀玉右手幽幽道:"你朋友的工作包在我身上,礼尚往来还请你也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何怀玉警惕道。

"何法医,我挺佩服你藏东西的能力,所以我在想你找到东西是不是也一样厉害?"冯喜事期待道,两只眼睛冒着精光。

冯喜事的笑容越看越觉得瘆人,何怀玉怕对方在给自己挖坑不敢盲目答应,反问道:"你要找什么东西?绝世宝藏吗?"

冯喜事转头四周瞧了一圈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低声道:"其实我们之前并不只是找冰毒,胡斌手里还有一份重要文件。"

"什么文件?"何怀玉好奇道。

冯喜事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他很多天没去上班吧,据说他手里有一份得胜集团的机密文件。具体是什么内容我们也不清楚,但一定非常重要。"

何怀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都不知道是啥,凭什么说它很重要?"

"黑市上有人悬赏两百万买那份材料,你说重不重要?只要能帮忙找到它,好处少不了你的。"冯喜事笑道,仿佛那两百万已经是囊中之物。

原来是为了钱,何怀玉心里有些不屑:"你们都找不到的东西我怎么找得到?况且连文件是啥都不知道,胡斌人已经没了,我再厉害恐怕也爱莫能助。"

冯喜事却毫不气馁:"老弟藏的东西连我们都找不着,这天赋是相通的。胡斌从锦福小区搬走后你就住进去了,不知道有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文件?"

何怀玉突然想起住处壁柜里那本成人杂志,脸上瞬间烧热起来,脸红道:"不会是那本成人杂志吧?虽然纸质装帧还不错,但那东西怎么看也不值两百万啊? 难道是什么重要人物的照片?或者里面有夹层?"

冯喜事也尴尬地笑起来:"那个,那个王通仔细检查过,应该不是——"

"那就没了,你这忙我帮不上。"

"别急着放弃嘛!"冯喜事急道,"胡斌被杀以后,你们刑警队应该做过一轮调查搜证,说不定在他遗物里面。"

何怀玉再次摇头:"胡斌的所有遗物都被他母亲取走了,等等!"何怀玉突然想起前天陪着胡斌母亲来认领尸体的得胜集团余秘书,才明白原来他并非单纯出于好心,而是觊觎胡斌的遗物。看来那份文件的确非常重要,甚至需要董事长秘书亲自出马寻找。

"看老弟这表情,似乎有眉目?"

"前天得胜集团董事长秘书陪着胡斌的母亲来认领尸体,我当时还挺感动他们的同事之情,现在看来多半是为了那份文件。"

"余青橙?那小子去倒是顺理成章。"冯喜事道。

"你认识他吗?"

"江湖传说余青橙以前是名道士,是周得胜专门去深山里请出来的。这个余道士挺有能耐,他做过风水布局的楼盘卖得都非常好。"

没想到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上市房地产公司却愈加重视起在夏国流传数千年的风水。何怀玉感觉有些荒诞,转念又想起自己母亲用银针医治过不少病人,便也欣然接受。传统的东西存在糟粕,但也不能一棍子打死,许多文化可以绵延千年流传下来,也可以继续发展历久弥新。

"你跟他认识吗?"何怀玉问道,"有机会给我引荐一下。"

冯喜事摇了摇头:"他这种人上人为什么会认识我?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何怀玉从脖颈见掏出黑鱼玉佩道:"我想找他看看这个东西,也许能找到来源。"

冯喜事似笑非笑道:"这不是你的传家宝吗?他只是个道士,又不是珠宝商,看得出来才有鬼咧!"

"算了,跟你说也没意义。"何怀玉失望地结束了话题,继续吃馄饨。

过得一会,冯喜事一脸尴尬地说:"你不会还在为之前我们拿你包的事情生气吧?我们真不是故意的啊!"

何怀玉摇头道:"我在回忆昨天上午递交的遗物,但记不太清了。明天我回队里看看清单吧,这些东西都有记录,不过我不保证能帮你找到那份文件。"

冯喜事连连点头:"老弟肯帮忙就好,不管能不能找到,你朋友的事情都包在我身上!"

回到住处,何怀玉推开衣柜将墙上的小木柜打开,拿出杂志认真翻找起来。前几天翻了几页就害羞地合上,这次为了找胡斌的秘密文件,何怀玉强忍着面红心跳一页页仔细查看,甚至用手指反复揉搓纸张避免错过夹层。一阵头晕脑胀之后,何怀玉终于确定杂志与那份文件毫无关系。

何怀玉并不在乎所谓的两百万悬赏,但他非常好奇如此重要的文件到底关于什么,这背后涉及什么巨大的秘密。何怀玉忍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又将整个房间再一次搜了个天翻地覆,仍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他只好给自己扎了两针安神针,然后才不甘心地睡去。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