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二章 栽赃陷害

3731

尽管何怀玉说得眉飞色舞,但他却终究只是名旁观者,对多年以前的密辛浅尝辄止。

反观古世民,虽然双眼紧闭却难以掩盖内心的汹涌澎湃,一双健硕的手臂上暴突的青筋像一条条青龙散发着杀气,当年的案子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

"反贪局的调查过程网上众说纷纭,但结果比较一致。浑水帮帮主秦小强与一名警属过从甚密,此人名叫唐吉,正是南安区刑警队长唐瑞恩的亲侄子。随后反贪局又在唐瑞恩的家里查出价值不菲的毒品和财物,可谓人赃俱获。"何怀玉停顿了一会。

看古世民没有任何动作,何怀玉继续说:"万种爱戴的扫黑英雄唐瑞恩,竟然是表里不一滥用职权的邪恶势力保护伞。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唐瑞恩因为受不了百姓的声讨在狱中畏罪自杀,铁腕局长用人不当引咎辞职,整个海涯都被搅得天翻地覆。"

古世民脸色铁青,握紧的双拳微微颤抖起来。

何怀玉停顿了一会继续道:"随着海涯警方的又一次内部清洗和持续多年的治安整顿,浑水帮被彻底扫除「蓝色眼泪」也跟着销声匿迹,海涯终于重归风平浪静。尽管从那以后,海涯进入了二十年海晏河清的太平时期,警方却始终没有完全赢回民众的信任。"

何怀玉讲完故事,古世民却久久没有回应,于是刻意清了清嗓子,看着古世民等他发表意见。

古世民又沉默了一会,粗重的呼吸逐渐缓和下来,转头说道:"故事讲得马马虎虎,基本还原了当年的案件情。等哪天你被法医组开除了,出去说书应该还能混碗饭吃。"

"好啊!那这位看官先给点赏钱吧?"何怀玉坏笑着伸手说道。

古世民没有搭理他,转而问道:"你对这起案子有什么看法?"

"本大仙原本不想泄露天机,但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本大仙昨天夜观星象,推算出你就是前刑警队长唐瑞恩的儿子。"何怀玉微微仰起头捋着下巴下面并不存在的长胡子说道。

古世民伸手在何怀玉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咒骂道:"装什么半仙,小心我把你打上天!快说说你的推理过程。"

何怀玉收起姿态认真道:"之前因为租房的事情你让我去你母亲家住,她常年去外地扶贫不在家,所以你的父亲大概率已经离世多年。"

古世民微微点头示意何怀玉继续。

何怀玉接着道:"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你仍旧案重提,说明你认为当年的案子有蹊跷。从有限的报道来看,唐瑞恩被当做黑社会保护伞的事情虽然有证据,但过程非常突然结果太过匪夷所思。"

见古世民若有所思,何怀玉继续分析道:"你说「蓝色眼泪」跟你父亲当年的案件有关,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找「蓝色眼泪」。结合二十二年前的案子,不难推出唐瑞恩就是你父亲,你一直想要为他翻案。"

"光凭这些不足以证明你的推理,为什么我父亲不可能是浑水帮的毒贩呢?你怎么这么肯定?"古世民问道。

"哈哈,我下午去档案室看了你的人事档案,上面有你的家庭信息。"何怀玉笑道。

听到这个回答,古世民苦笑着摇起头来:"亏我还想夸你才思敏捷,原来是作弊!"

"可惜档案室里面只有近十年的资料,不然我就可以看看当年的案卷。"

古世民轻轻叹气道:"所有旧案卷都已经统一放到市局档案库管理,安防级别非常高,只有特殊情况才能申请权限调阅。"

何怀玉有些失望:"时过境迁,历史的真相就像海底的沉船,会越来越难被发现。"

"历史没有真相,人们只会选择他们相信的版本。"古世民接道,"刑警队长唐瑞恩一边扫黑立功扬名,一边培植黑恶势力,这个故事非常符合大众胃口。"

何怀玉叹了口气:"越是带着神秘气息且无法证伪的阴谋论越有市场,也容不得民众不相信,毕竟从那以后浑水帮和「蓝色眼泪」都烟消云散。"

古世民眼神中透出哀伤却语气坚定道:"知父莫若子,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父亲会像他们说的那样阳奉阴违。他克己奉公一辈子,对自己和身边人都严厉苛刻得不近人情,不可能会是涉黑的那一个。"

古世民从小就以父亲为榜样,始终记得父亲刚正不阿的样子。

父亲唐瑞恩总说执法者要以身作则维护法律的尊严,不仅在工作中一丝不苟,即便在家里也是严于律己,为了避嫌甚至连玩具都很少给古世民购买。破获许多案件受到屡次嘉奖之后,父亲终于当上刑警队长,那之后他更是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连家都很少回。

古世民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他那铁面无私的父亲会是黑恶势力保护伞。

"关于唐吉的报道很少,他不是做工程监理的吗?怎么会跟浑水帮扯上关系?"何怀玉突然问道。

古世民与堂兄唐吉的接触并不多,在他印象里唐吉只是一个虚荣心稍强却没有恶意的普通人。

"他应该是被人用作了陷害我父亲的一颗棋子。"古世民答道:"浑水帮表面上是一家化工厂,厂房装修的时候聘请唐吉的公司做监理。有人刻意下了一盘大棋,一步步将唐吉推向深渊。"

何怀玉仍有许多疑问:"当年怎么会从你们家搜出赃款和毒品?"

"想要设局陷害一个人,栽赃是基本操作。"古世民道,"也怪我父亲当年太过严苛,得罪了太多人。结果墙倒众人推,根本没有人愿意帮他澄清,也不会给他自证清白的机会。"

古世民一边说着,一边回想起九七年案发前的经历。

经过铁腕局长霹雳手段的治理,当时海涯的治安已经大为好转。为了表彰扫黑除恶行动的功臣,市政府特意给警察局分配了十套住房,其中便有唐瑞恩的一份。没有人会想到,那种政通人和的局面竟然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情势就在几个月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古世民清楚地记得父亲获得住房奖励时候母亲喜极而泣的神情,也记得唐吉为新房装修打包票时候志得意满的样子。

经过三个月的翘首期盼,古世民终于高高兴兴地抱着玩具枪搬到新家。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乐极生悲的场景,当时只有十一岁的他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重大的转折。

就在古世民一家三口共进晚餐庆祝乔迁新居的时候,大门突然嘭地一声被暴力撞开,随后便冲进来一队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古世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些特警手上黑乎乎的步枪,和他们黑色胶鞋踩在木地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特警们将古世民与父母一起赶到客厅墙角,然后将整个房子翻了个底朝天,甚至野蛮地撬开了崭新的木地板。当特警们从木地板下面找出一包「蓝色眼泪」、五根金条和二十叠现金的时候,古世民和父母一起都震惊得许久没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古世民仿佛突然老成了许多,父亲被带走后他很快就止住了泪水,然后肩负起了照顾伤心过度的母亲的责任。

尽管古世民相信父亲身正不怕影子斜,以为他很快就会回家,实际上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父亲。

咸咸的海风吹来一段低沉忧伤的旋律,古世民眼含泪水望着海平面说道:"我父亲是冤枉的,我一定会还他清白。"

何怀玉可以理解古世民对父亲毫无保留的信任,却也清楚知道想要翻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犹豫片刻之后,何怀玉问道:"当年你父亲被查获可以说是铁证如山,更麻烦的是他自己没有辩诉而选择了自杀。抛开感情因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父亲被冤枉吗?"

古世民自然明白何怀玉的言外之意,于是反问道:"你不觉得当时在我们家木地板下面找到「蓝色眼泪」很不合理吗?我相信总有一天可以找到证据翻案!"

何怀玉略一思索,同意了古世民的观点:"黑恶势力保护伞不至于笨到将毒品藏到自己家,「蓝色眼泪」被放在那里的唯一使命就是成为坐实你父亲罪行的证据。"

"对,其实只要财物就够让我父亲身败名裂,但对方显然不只是想扳倒我父亲。对方应该能想到用「蓝色眼泪」栽赃会画蛇添足,但在那个节骨眼上我父亲根本没有机会澄清。"

"装修队的嫌疑非常大,当时有审问吗?"何怀玉问道。

"装修队的人什么都没有交代,一问三不知。"古世民摇头道,"我后来当上警察想要找他们,却再也找不到人。我堂兄被判死刑,浑水帮的化工厂也在爆炸中化为灰烬。与当年案件有关的人基本同时消失,要说这背后没有阴谋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那家化工厂是「蓝色眼泪」的来源吗?"何怀玉并没有从网上找到当年制毒场所的报道,「蓝色眼泪」绝非一般人有能力制造。

古世民怅然道:"当年我父亲的死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很少有人关注毒品的来源。案件结束以后毒品很快就销声匿迹,大家自然以为化工厂就是毒源。可是「蓝色眼泪」时隔二十二年重现海涯,足以证明另有蹊跷。"

何怀玉虽然同情古世民的遭遇,却一直努力保持着理性客观:"「蓝色眼泪」重现确实值得查一查,但并不一定与当年的案件相关。可能只是个巧合,恰好有毒贩研制出了相似的毒品。"

古世民摇头道:"大多数冰毒都是白色或者无色,像这种纯度极高的蓝色冰毒举世罕见,与特殊的制作手法和环境息息相关。我非常确定胡斌车里找到的冰毒与当年的「蓝色眼泪」就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它的样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只要能找到这个制毒的人,就有机会翻案。"

"除了制毒者,之前的龙局长也算事件亲历者,你找过他吗?虽然他在案发后辞职,但应该掌握不少实情。"何怀玉继续问道,仿佛是个侦探一般,不错过任何破案的可能。

"我大学时候去找过老局长,他私下也调查过,但没有什么收获。一方面是老局长辞职以后调查起来非常不方便,另一方面是因为当年幕后黑手做得缜密没有露出破绽。"古世民悲伤道, "老局长过世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帮我当上了刑警,让我可以继续查下去。后来我断断续续地追查了几年,可惜收效甚微。"

古世民所说正是何怀玉心中的疑问之一,按照夏国的规矩,父母犯下重罪孩子便不没有资格当警察。即使没有这个规矩,如果幕后黑手真的存在,也一定不会让古世民进入刑警队获得翻案的机会。

何怀玉望着古世民光秃秃的大脑袋,犹豫了一会问道:"按理说老局长人走茶凉,他怎么还能让你当上刑警?"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