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三章 并肩作战

3895

被何怀玉这么一问,古世民不好意思地挠起后脑勺来,尴尬的模样就像一个忘记做作业被老师抓到的小学生。

"说来讽刺,我一直想当警察维护法制,却是靠疏通各种关系才当上警察。"古世民苦笑道。

何怀玉见古世民含糊其辞,故意让他难堪,假装无知道:"什么关系这么厉害?"

"一方面我参加工作的时候,案件的影响已经被时间冲淡,阻力不会非常大;另一方面我妈一直在慈善会工作,与一些政商人士熟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老局长,没有他的鼎力相助,我不可能有今天。"

古世民说得轻巧,何怀玉却能体会到那段苦难经历背后的艰辛,便也不再取笑于他。

"当初设局的人一定非常自信,换做是我肯定想办法把你做掉,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何怀玉眯眼笑道,仿佛在盘算怎么无声无息地杀害眼前这名壮汉。

古世民却不这么认为:"案发后不久我妈就给我改了名字换了住址,知道我信息的人不多,如果我出问题很容易引起怀疑追查到他身上。"

"我看到档案里记录了你的原名叫作「唐奉公」,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你父亲对你的期盼。"何怀玉说道,"虽然成为警察的道路有些曲折,但不影响你奉公守法。"

古世民重重地点了点头:"当上刑警之后,我一直很卖命工作,至少没有白费大家的苦心。"

"你变得越来越强大,对敌人来说意味着越来越危险。"何怀玉换位思考,仍觉得幕后黑手不应该任由古世民发展壮大。

"我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提起过翻案的事情,每次私下调查都非常小心低调。有时我也会和母亲一起去做慈善活动,既能帮助有需要的人,也能让有心人觉得我因为心虚在替父亲赎罪,从而降低对方的防备心。"古世民解释道,"我也不是傻子,不可能一点防范都不做。"

尽管古世民说得轻巧,何怀玉却知道这背后二十年卧薪尝胆的艰辛。案情远比何怀玉预想的要复杂,陈年旧案牵扯深远,就像眼前深不见底的海,谁都无法预料调查起来会遇到多少困难。

想到自己要面对极其强大的对手,他不禁感到一阵头皮发麻:"能布下那么大一个局,二十多年没有露出破绽,这个幕后黑手很不简单。"

"不管对手多狡猾,都不可能滴水不漏。"古世民目光无比坚定。

何怀玉苦笑着说:"这案子查起来可不比海底捞针容易,弄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你害怕吗?"古世民看着何怀玉的眼睛说道,"你本没有义务帮我,如果害怕的话可以选择袖手旁观,我不怪你。"

何怀玉不喜欢莽撞冒险,却也不是胆小怕事的鼠辈。听到古世民让他袖手旁观,眉头挤到了一处:"你这是真心让我避险还是激将法?我已经上了贼船,现在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好奇心强,同时也是最致命的弱点,这案子不查清楚我恐怕得死不瞑目。"

古世民打蛇随棍上,拍着胸脯道:"不管能不能翻案,我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先别急着打包票!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还有很多事情没搞清楚呢!"

古世民嘴里挤出一阵苦笑:"其实我知道的东西也不多,跟你一样摸不着头脑,只能一点点查。"

经过这几天调查过程中的接触,何怀玉对古世民的印象有了非常大的改变,忍不住道:"说实话,刚认识你时候我以为你只是个四肢发达的硬汉,没想到你竟然还能做到胆大心细,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就凭你那小孔成像的细眼,看什么不都是颠倒黑白?粗心大意的人能当好警察吗?"古世民扬着下巴不屑道。

何怀玉立刻还嘴道:"夸你一句就上天,原来你脖子上长的不是卤蛋,是热气球啊!"

"玩笑归玩笑,这个案子错综复杂,弄不好就真的要上天了。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就当听了个故事,回去就忘得一干二净。"古世民淡淡地说道。

"你这八尺男儿,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没有我帮忙你能搞得定吗?!"何怀玉学着杨玉倩的样子翻起了白眼。

晚风吹动何怀玉的头发,他的心中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情壮志油然而生,随口便问道:"你准备怎么查?有没有制定计划?"

古世民摸着光秃秃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咱们先从「蓝色眼泪」的来源查起,顺藤摸瓜再见招拆招。"

何怀玉直觉胡斌的死和得胜集团或许与当年旧案有些关联,于是提议道:"如果没有其他线索,可以先从得胜集团查起。「蓝色眼泪」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胡斌的车上,他突然到处躲藏不去上班心里一定有鬼。" 何怀玉没有提起神秘文件的事情,既不愿横生枝节,也相信古世民会自己查出来。

"嗯,得胜集团正是从二十多年前开始崛起,确实有些可疑。"古世民面露难色,"不过你也在知道,要查这种上市公司非常困难,更何况我们只能私下行动。"

"看来只能从长计议。"何怀玉自然记得上次去得胜集团吃瘪的场景。

二人沉默了几秒,何怀玉再次问道:"你还有其他怀疑对象吗?总不能坐等天上掉线索吧?"

古世民摸着下巴思索一会,然后看着何怀玉反问道:"你觉得谁最有可能陷害我父亲?"

"很简单,谁获得利益最大谁就是凶手。"何怀玉沉思一阵后说,"你觉得队长贾贵民有没有可能?我感觉他城府很深,一看就是只老狐狸。"

古世民轻轻摇头:"不可能是他,贾队长不是个贪恋权欲的人,不然也不会混了三十年还只是个区刑警队队长。当时我父亲被陷害,当上新刑警队长的是蔡昌远。本来蔡昌远和贾贵民分别负责一组和二组,现在蔡已经升为局长,他是获益最多的人。"

"蔡局长?他看上去虎虎生风正气凛然,倒不像一个心思细腻的阴谋家。"何怀玉惊诧道。

"一开始他和我父亲平起平坐,我父亲从二组长升任队长时候他就开始心怀不满。从动机上来说,他是最有可能的。"古世民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何怀玉道,"你表情那么扭曲,不会真的跟他有特殊关系吧?"

何怀玉嗤了一声,然后邪魅地笑道:"你知道得太多了,自己跳海里去吧,我给你留条全尸。"

"你真的跟蔡局长没有关系?"古世民再次问道。

"我若真的跟局长有特殊关系,你肯定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何怀玉恶狠狠地在脖子前比划出一个杀人灭口的手势。

"凭你这长相这性格,不当坏人怪可惜的!"古世民调笑道。

想起蔡局长一脸正气的模样,何怀玉并不想轻易怀疑他:"照你这么说,蔡局长和你父亲原本就有矛盾,陷害他的动机太过直白,我反而不相信事情会那么简单。你父亲当年扫黑除恶得罪了不少人,甚至包括一些当时比你父亲更高级别的领导。功高盖主,难免让人容不下他。"

"基本可以排除这个可能,那些老领导都已经退休,有的甚至已经离世。"古世民沉着脸道,"如果是他们做的,「蓝色眼泪」就不会再重现海涯。"

想起自己刚参加工作就要调查横跨二十多年涉及警局高层的大案,何怀玉心里既有蠢蠢欲动的莫名期待,又有前途未卜的担忧:"光凭我们俩就要查局长这个顶头上司,会不会有点太过刺激?我可不想出道即失业啊!"

"所以我们必须秘密调查,确保铁证如山才能一击命中。"

何怀玉假装掐指盘算道:"这笔买卖我血亏,冒着生命危险帮你,对我也没啥好处,太不划算!"

"说不定可以顺便查清你的身世呢?!这叫互相帮助合作共赢!"古世民拍着何怀玉的肩膀道:"你出生于一九九六年,和「蓝色眼泪」出现时间差不多,也许我们一起查案就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

何怀玉摇摇头:"你父亲的案子还勉强有迹可循,我的身世可能永远都查不出来,那个年代抛弃孩子的人很多。"

古世民见何怀玉有些丧气,拍在他肩膀上的手加大了几分力气,大声鼓励道:"我们一起努力,一定可以查清楚的!"

何怀玉被拍得差点站不住脚,连忙转移话题道:"万一证实你父亲真的是黑帮保护伞怎么办?"

"不可能,我对他有信心,他一定是冤枉的。"古世民顿了一下道,"即使他真的是坏人,也不影响我做一名好警察。"

何怀玉沉默了一阵,古世民反问道:"别光说我,你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之前你也说过,你父母给你留下很多现金,当年最赚钱的生意就是贩毒,恐怕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考虑过这个可能,也许他们是十恶不赦的毒贩。"何怀玉低声道,"也许我们的父母曾经是敌人,而我生来就背负罪恶。"

"人性本善,没有人生来有罪!"古世民憨笑道,"不管你父母做过什么,我相信你是个好人。"

"你不怕我会出卖你吗?"何怀玉问道。

经过这一个星期的接触,古世民对何怀玉已经产生惺惺相惜之情。在古世民看来,何怀玉既有缜密的思维和敏锐的洞察力,又有一颗仁慈善良的心,是可以并肩作战的好伙伴。

古世民怕自己说出真实想法显得太过矫情,不想看到何怀玉沾沾自喜的样子,故意调笑道:"因为事发当年你只是个不满一周岁的小毛孩,没有利益瓜葛,不可能参与到阴谋里面。而且你那么惜命,即使想干坏事也做不大。"

何怀玉本来正襟危坐等着听夸奖,没想到却是这般侮辱性极强的话,连忙回呛道:"滚!你这大光头查了二十多年都毫无进展,还不是靠我的鼻子才找到「蓝色眼泪」!"

"对对对,你的鼻子比警犬还厉害!"古世民捧腹笑道。

"你还比猩猩更黑咧!把你送到野生动物园一定能获得吃不完的香蕉!"何怀玉鼓着嘴骂道。

二人接着展开了数十回合的斗嘴互损,直到古世民的妻子打来催促电话才各自回家。

何怀玉像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住处,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彻底被掏空耗尽。可当他洗漱干净躺到床上,却辗转反侧了一个多小时怎么也无法入睡。

反正四象血案已经破解,明天正好是周末,何怀玉干脆从床上坐起拿出手机玩起游戏来。

从学校毕业之后,何怀玉已经半个月没有玩游戏,再次拿起手机仿佛瞬间回到了校园里的青春岁月。相比现实世界的谨小慎微,何怀玉在虚拟游戏中颇有冒险精神,最喜欢的就是残血游走在战线上对敌人进行极限反杀。

若是从前何怀玉一定会在游戏中彻夜鏖战,然而没到半个小时他就感觉自己的手速已经明显跟不上,很快一个操作失误就让他玩的角色惨遭屠戮。胡斌喉咙喷血的惨状莫名其妙浮现在脑海中,吓得何怀玉差点把手机扔到地上。

好不容易熬到游戏结束,何怀玉连忙关闭手机躺着休息,心里默默感叹精力和反应大不如前。

何怀玉不甘心地将手机放下想要重新尝试入睡,没想到一通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彻底粉碎了他好好休息的奢望。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