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四章 惨绝人寰

4306

法医组五个人轮流待命,今天恰好就轮到何怀玉,此时接到电话便意味着发生了新的案件。何怀玉紧张地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侦查二组组长吴旗的号码。

"吴组长,我是何怀玉,有什么情况?"何怀玉战战兢兢地问道。

"小何你还没睡吧?麻烦快来一趟海华街道的溪背路,我一会把定位给你发过去。"

何怀玉听出对方焦急话语中夹杂着一点悲痛,关切地问道:"我现在就过去,发生了什么?"

"诶!你先过来再说吧。"说完吴旗便挂断了电话。

吴旗的一声叹息让何怀玉心情瞬间凉了一大截,然而案情紧急容不得他细想,稍微整理了一下背包后,他便匆匆打的往吴旗给的地址赶去。

十几分钟后何怀玉到了一条狭窄昏暗的小路上,的士司机因为路况太差加上前面不好调头不愿再往前开。何怀玉无奈地结完账,刚打开车门便闻到一股酸臭难闻的污水味。掩着鼻子从车里出来之后,很快他便明白了「溪背路」名字的由来。

这条大约三百米长的小路仅有两米多宽,坑坑洼洼的老旧水泥路面与海涯的形象格格不入。小路旁每隔十几二十米就有一条锈蚀的大铁管,源源不绝地往小溪里排泄着工业废水。

往前走了好几步何怀玉才勉强适应刺鼻的气味,接着又被数十名群众挡住了去路。何怀玉很不理解,为什么那些人宁愿忍受熏天臭气,也要隔着警戒带围观警方查案。

穿过人群的时候,何怀玉恰好听到两位中年妇女感叹警察终于来治理工厂污染问题,心里忍不住发出一阵苦笑,看来群众对警察的职责存在很大误解。接着一位年轻男子搭茬道:"污染问题不归警察管,他们这么晚过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案!" 然后又有一名老者说道:"早上在这里走的时候我就觉得比往常费劲,这里肯定有冤魂!"

众人各说各话,每个人都在表达自己的观点,彰显自己的态度,却与讨论完全搭不上关系。

何怀玉好不容易挤到警戒线边上,跟负责维持秩序的民警表明身份后,便迅速戴起手套和口罩加速往现场走去,隔着老远他就认出了古世民那亮闪闪的光头。

"吴组长,我到了!"何怀玉向吴旗打招呼道,然后微微朝着古世民点了点头。见众人面色凝重,何怀玉心里也愈加紧张起来。

"好,那就开始吧!"吴旗说着将何怀玉带到了一具尸体旁边。

"怎么是个孩子?!"看到尸体的第一眼,何怀玉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孩子被污泥染脏的稚嫩脸庞,和他全身上下多处愈伤,何怀玉两眼酸楚得几乎要掉下泪来。

何怀玉强行控制着颤抖的双手,认真检查起孩子的尸体。为了不让自己情绪崩溃,他一直努力地提醒自己集中精神,只管检查不要思考。在持续心里暗示下,周围所有人仿佛都突然消失无踪,世界变得异常安静,只剩下排污管还在放声痛哭。

等到做完尸检,何怀玉才发现汗水已经从头到脚浸透了整个身子。何怀玉解开手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然后起身汇报道: "死者是名大约五周岁的男孩,身体和头部正面有多处撞击伤,但都不足以致命,真正死因是溺亡。从呼吸道的情况来看,死者在污水里有过挣扎,但因为年龄太小受伤太重没能自救成功。"

吴旗的脸上抽搐了一阵,好久之后才问道:"可以推算出案发时间吗?"

"死亡时间大概在五小时之前,傍晚十八点左右。"何怀玉不解道,"这个时间点天还是亮的,按理说很容易被发现,不应该没人管啊!"

"这条小路知道的人不多,路况也比较差,附近居民都很少从这走。"一名海华派出所的老民警答道。

吴旗思考了一会,问道:"会不会是小孩独自跑来这里玩,自己失足坠到小溪里受伤,然后被溺死?"

"虽然溪水很脏,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下面沉积了很多污泥。从路面到小溪大约只有两米高度,如果死者自己失足跌落下去,应该不会是整个身体和头部的正面同时受重伤。"何怀玉分析道, "死者应该在掉入小溪前就已经受了重伤,然后被人遗弃在这。"

尽管张组长曾经告诫过要多看少说,何怀玉还是忍不住骂道:"十有八九是他杀,没想到竟然有如此丧心病狂的人,对那么小的孩子也下得了狠手。"

"这条路有监控吗?或者附近路口的也行。"古世民朝着民警问道。

"以前有,但是那几家工厂为了排放废水方便总是搞破坏,附近的监控基本都处于不可用状态。我们抓不到他们搞破坏的证据,折腾了几次就没再安装新的。"刚才的老民警摇着头说道。

吴旗脸色铁青,愤怒地骂道:"什么意思,几个小工厂还翻了天不成?你们为什么不跟局里反馈?还有环保局,为什么这么明显的污染也不管?"

"诶!"老民警叹气道,"我们上报过,可后来都不了了之。听说他们跟环保局局长关系非常好,特别是旁边这家昌隆五金厂,许多民众投诉过都没有用。"

"这次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吴旗咬牙切齿道,接着继续询问,"报案人呢?把人叫过来!"

"是三名环保组织志愿者发现的尸体,我去把他们叫过来!"老民警说完便朝警戒线外走去,然后带回三名约莫十五六岁的青年,其中一名还坐着轮椅。

轮椅上的男孩发色金黄,仿佛不是夏国人。他的面容消瘦,身子骨看上去更是弱不禁风,眼神却给人坚定有力的感觉。另外一男一女推着轮椅,两人身上都沾上了许多污泥,脸上明显带着几分悲痛。

"警官们好,我们是蓝色海洋环保组织的志愿者。我叫韩无虞,是我最先发现的死者。"轮椅上的男孩主动道,尽管长得不像夏国人,却说着一口流利的夏语。男孩胸前挂着一台厚重的黑色相机,显然他们原本是要来拍摄工厂污染问题。

吴旗皱着眉头仔细看了许久,惊奇道:"你——你是韩亦可律师的儿子?你不是———"吴旗话说道一半又闭上了嘴,众人一时都如坠云雾。

"是我,没想到这位警官知道我的事情,真是受宠若惊。我这怪病时好时坏的,这两天趁着能活动,就出来做点事情,谢谢警官挂怀。"韩无虞微笑道。

何怀玉听出对方身患重症,看他模样却瞧不出是什么病,心中甚是好奇。碍于身处犯罪现场,何怀玉终究还是克制住冲动,没有开口询问。

"你们大概几点到的这里?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车辆吗?"古世民继续问道。

"没有,我们大概十点半到达这里,当时就我们三个人。"扶着轮椅的女孩非常确定地答道。

古世民眉头一皱,疑惑道:"你们是来拍照的吗?为什么这么晚过来?晚上不是拍不清楚吗?"

"之前我们来过,被保安砸坏了一台相机。那些保安刁蛮得很,我们只有等到晚上才敢来拍照。"韩无虞解释道。

另一名男孩接着说:"我们拍了几张照片,无虞发现小溪里似乎有个小孩躺着。我当时没想太多就下去救人,但是把人捞上来就发现已经没得救了。" 男孩越说越激动,眼眶里的泪水几乎快要滴落下来。

"麻烦你们将相机借我们看一下,过两天还给你们。"古世民说着从韩无虞手里要过相机。现场证据稀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突破的可能。

"谢谢你们及时报案,我们会尽快调查清楚。你们稍微做一下笔录就可以先回家,如果想起什么线索记得及时跟我们联系。"吴旗让民警将三人送走,又带着几名手下在小路上反复探查起来。

趁着这个间隙,何怀玉将古世民拉到一旁,低声问道:"怎么这么巧,不应该是侦查一组出警吗?"

"昨天傍晚临海路发生了一起学生自卫杀人案件,一组正在处理。"古世民道。

何怀玉一脸苦笑道:"这几天南安区接连发生命案,区分局估计要狠狠地挨市领导训斥了。"

"我隐约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说不定真的要变天了。"古世民意味深长道。

"会不会跟崔晓磊说的「穷奇乱世」有关?最近网上出现不少关于「穷奇」的猜测,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何怀玉始终对崔晓磊那句奇怪的话耿耿于怀。

"我不相信怪力乱神,但也怀疑有股力量正在暗地搅动着海涯的局势。"古世民道,"说来的确有些诡异,这座五金厂的前身就是我昨天跟你说起的化工厂。"

何怀玉抬头看了眼已经装修过的厂房,没有找到任何当年案件的痕迹,小声问道:"这小孩的死会不会跟五金厂有关?在自家工厂后面抛尸也太愚蠢了吧?"

古世民摇头道:"坏人很多时候也同时是蠢人,不能排除他们作案的可能。不管有没有直接关联,这几家工厂都值得查一查。"

两人正低声讨论着,吴旗走了回来,叹气道:"这里没什么线索,我们先回去吧!一会发个公告,先把家属找出来。小何你去找技术组的同事一起看看,能不能提取到死者之外的基因信息或者别的线索。"

孩子的尸体被几家工厂排出的污水冲刷了几个小时,成功提取嫌犯基因的概率非常小。然而只要有一点微小的机会,警方都不会放弃尝试,何怀玉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众人正要收拾现场回刑警队,突然一阵强光照射过来。小路另一端开来一辆黑色豪华小轿车,一对衣着光鲜的年轻夫妇和一名打扮精致的老妇人先后从车上下来。

民警沟通几句后将他们带到众人面前,何怀玉这才看清他们的满面愁容,猜测是闻讯赶来的死者家属。

"小岩!"年轻妇人哭喊着扑到地上,手忙脚乱地捧起孩童尸体的脸,却又像触电一般弹开。

"不是小岩!不是小岩!"年轻妇人眼角带泪脸上却露出笑容,显得非常扭曲。

"让开!"老妇人一手将年轻妇人推开,走到尸体旁半蹲下身子查看,然后回头笑着对中年男人道:"太好了,不是小岩!"

"你们是谁?孩子丢了吗?"吴旗问道。

"警官您好,我叫钟明宇,是瀚海电子的副总裁,这是我的名片。"中年男人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交到吴旗手上,"我儿子钟小岩今天下午在福华区中心公园走丢,找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有找到。刚才听说这里发现一具小孩尸体,以为是我儿子钟小岩,就赶过来看看。"

何怀玉对瀚海电子也略知一二,这是海涯数一数二的电子科技集团,他们研发的新一代通讯技术在全世界都处于领先地位。

尽管钟明宇来头不小,吴旗却没有太将他的身份当一回事,询问道:"你们报警了吗?中心公园离这有二十多公里路,看上去不太有关联。"

"我们在福华区报过警,他们已经查了大半天但还是没有消息。"钟明宇男人道。

"你们怎么知道这里发现了小孩尸体?"古世民敏锐地问道。

钟明宇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是福华区分局的张局长刚才打电话告诉我的。"

吴旗眉头皱了起来:"虽然都是小孩,但目前还没有证据支持并案处理。建议你们还是先回福华区等消息,我们两边都尽力去查,如果查出和你们孩子相关的信息会通知你们。"

"你是古世民?"钟明宇身旁的少妇突然惊叫道。

古世民挠头诧异道:"嗯,你认识我吗?"

"我叫梁诗雅,是贾筝的大学同学。以前她经常说起你,没想到竟然在这遇着。"

古世民恍然大悟,却不好意思直视眼前美貌的少妇,摸着额头小声道:"真巧啊,希望你们顺利找到你们的孩子。"

梁诗雅还想跟古世民说些什么,却被钟明宇和老妇人一起拉着走回车里,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众人将尸体运回南安区刑警队,何怀玉与技术组同事一起又做了一遍详细检查。

幸亏尸检房的灯光足够亮,何怀玉做复检的时候将尸体清理得干净观察也足够仔细。虽然没有提取到嫌疑人的基因信息,却在孩子腿部和手臂上发现了淡淡的捆绑痕迹,从这个痕迹基本可以推断孩子死于他杀。

一天之内接连两个孩子出事,市局连夜召集各分局刑警队开了紧急会议。随着寻人启事铺天盖地般在电视和网络上传播开,刚刚平静下来的海涯一瞬间又炸开了锅。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