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五章 悲愤交加

3693

从刑警队回到住处,何怀玉悲痛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虽然这起幼儿被杀案件并非因何怀玉而起,但他仍然忍不住去想是否与「杀星转世」有关。

为了能早点整理好昨天晚上的验尸报告,周六早上天一亮何怀玉就急匆匆赶去了刑警队。

侦查组的同事们倾巢出动去调查案发地周边工厂和附近居民,技术组也集体去盘查各处监控。因为尸体情况比较简单,昨天夜里也做了充分检查,法医组成了最为清闲的部门,只留下何怀玉和狄英二人待命。

上午九点左右,何怀玉整理完报告正在与狄英讨论案情,突然收到消息说有人前来辨认尸体,慌慌张张地去停尸房一看,原来又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何怀玉来不及细想为什么总是老人家前来认尸,赶忙上前与接待人员一起扶住了老太太。

相比胡斌的母亲,今天来的老太太并没有哭天喊地,她的眼神要复杂许多,除了哀伤还夹带着惶恐。

何怀玉直觉有些异样,便偷偷发了条「语信」给古世民,让他赶回来一起看看。

接待人员将老人带到停尸床边上,轻轻将白布揭开。

老人颤抖着探头看了一眼幼小的躯体,接着便扑上前去紧紧地将孩子抱了起来,眼泪止不住地决堤而出,一边哀嚎道:"怎么办啊!真的是果果!"

过了许久,老人才终于止住哭泣,古世民也正好赶了回来。

何怀玉简单介绍了一下古世民后便忍不住询问起来:"老人家,这是您孙儿吗?怎么您自己一个人来了?他的父母呢?"

"是,这是我外孙果果。我女儿女婿都去外地出差了,要下午才回来。这可怎么办哟!他们把孩子交给我,现在人都没了,我可怎么办呀!"老人说着又哭了起来。

何怀玉趁着这个机会找来纸笔,让老人留下了孩子父母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孩子从什么时候不见的?当时您没有看着他吗?"古世民继续问道。

老人家用力拍了下自己的大腿,叹气道:"就在昨天下午,我带果果在小区花园里玩。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您当时在做什么?果果自己跑出了小区吗?"

"昨天下午邻居王老太跟我介绍她新买的量子理疗仪,我就听她说了五分钟,果果就没影了!"老人哭诉道。

听得这些,何怀玉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既哀其不幸,又怒其愚蠢。虽然生气,何怀玉还是用纸笔记下了王老太的信息。

"你为什么不看着他呢?孩子跑丢了都不知道吗?"何怀玉越想越气不过。

老人不住地摇头:"果果很听话的,从来不会乱跑的!他以前也经常在小区里面自己玩,从来没有出过事。我们跟果果说过很多次,不要跑到小区外面去,也不要跟不认识的叔叔阿姨说话,他一向很乖的!"

古世民同样一脸愤怒,却克制地继续问道:"孩子昨天下午就走丢了,我们昨天晚上也发了寻人公告,您怎么今天才来认领?"

"我——我跟王老太找了一晚上,以为果果只是跑出去玩。我怕孩子爸妈打电话过来就把手机给关机了,今天早上才知道警察发了公告。"老人脸上有一些自责,更多的却是困惑和不甘。

何怀玉很不理解老人家第一时间掩盖问题的想法,想要责骂几句,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他们下午就会回来,我该怎么跟他们交代呀!"老人手足无措道,"警官大人,你们一定要帮我们找到坏人啊!"

警方的公告里只是让家属来认领尸体,并没有说明死因。这时老人说是有坏人,立刻引起了何怀玉与古世民的注意。

古世民看着老人问道:"我们一定会尽力的,您可以给我们一些坏人的线索吗?"

"我们小区刚搬进来几个二十多岁的租客,每天晚上都十一二点才回来,一看就不像好人。"

听到这个充满偏见的主观臆断,本来还有些同情老人的何怀玉立刻剧烈摇起头来。

古世民知道再问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简单交代了几句后便让老人填表办理尸体认领手续。

老太没有听古世民的指引,反而面露难色道:"我女儿还没回来,这么大的事情我做不了主。我一个人把果果带回去也不知道怎么办,还是让他们自己来领吧。"

老人走后,古世民终于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都问不出来,下午我自己去他们小区调监控看看吧。"

何怀玉也摇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诶!你们上午查得怎么样?"

"不太顺利,"古世民道,"那几家工厂的人都说不知情,附近居民也一问三不知。"

"我的报告整理完了,下午没其他事,跟你一起去调查吧。"何怀玉主动提议道。

古世民有些诧异,偏着头问道:"你不是怕人说闲话吗?怎么突然又想出外勤了?"

"对那么小的孩子下狠手,简直天理难容,我真想把凶手解剖看看他的心脏是不是黑的。"何怀玉将手握成拿着手术刀的样子,朝着古世民胸口比划过去。

午饭过后,何怀玉便顶着烈日乘着古世民的摩托来到了受害者林果所在的西海岸小区。小区坐落在南海湾西海岸,拥有一流的海景和低容积率高绿化的舒适居住环境,能住在这里的家庭非富即贵。

客观地说,林果走失并非无迹可寻。小区里的监控做得比较到位,从视频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林果失踪前的过程。

林果本来一直在花园里与外婆一起玩耍,直到王老太走过来,两位老人开始坐在一起讨论理疗仪,任凭林果拿着玩具四处跑动。

林果独自一人玩耍了大约半个小时,突然转过头朝着小区侧门盯着望去,然后就笑着跑了出去。整个过程林果都没有被人胁迫的迹象,但因为摄像头角度的缘故,视频却只拍到小区门外两米的范围,完全看不到更外面的情况。

"侧门外面有别的摄像头吗?"古世民问道。

保安摇摇头:"这个侧门只能从里面打开供业主步行出入,而且外面进来的人都一定会被拍到,所以就没有在外面加装监控。"

小区本身的安保已经可以保障绝大部分情况的安全,却没想到还是被人钻了漏洞。嫌疑人狡猾地利用了监控死角,没有走近侧门。

"凶手隔着十来米的距离就能将林果引诱出去,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嫌疑人非常熟悉小区环境。"何怀玉推测道。

古世民也有同样想法,于是对着保安道:"带我们去死者家看看。"

敲开林果的家门,前来开门的是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

古世民首先出示‍证件道:"您好,请问是林果的家长吗?我是海涯市南安区刑警队的古世民,前来调查林果遇害的案件。"

"我叫林海源,是果果的父亲。"中年男人将古何二人请到家里,有气无力地坐到了沙发上,脸上悲愤之情让人不忍直视。

客厅地板上散落着不少花瓶碎片,角落还杂乱的摆着一堆行李,看来这家人刚出差回来就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古世民首先询问起来:"你们夫妻二人昨天去出差了吗?"

"嗯,我们在沙州市有一场推广活动,今天中午才回来,没想到……"林海源说着眼眶里兜转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您的妻子呢?她没有和您一起回来吗?"何怀玉问道。

林海源勉强控制住情绪道:"刚和她妈一起出去了。"

"你们方便的时候可以去刑警队再确认一下果果的身份,顺便办理认领手续。"虽然这么说有些不礼貌,何怀玉还是忍不住说道。尽管没有做过父亲,但他可以想象若是自己的孩子出事,自己一定第一时间就会赶去。

"果果怎么死的?"林海源闭着眼睛仰头问道。

"从目前的信息看,大概率是他杀。"

"等抓到犯人我们就去,相信警方很快就会破案还我们一个公道。"林海源坐直身子,意味深长地看着古世民和何怀玉说道。

何怀玉觉得有些尴尬,又不敢打包票,只得解释道:"我们已经做好了完整的尸检,不影响后续破案,我们一定会尽快抓住凶手。"

"二位警官还有什么事情要问吗?我们家庭突遭变故,实在有些难受。"林海源重新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说道。

古世民似乎完全没有听出逐客的意思,继续问道:"您从事的是什么工作?最近与什么人闹过矛盾吗?"

"我是药链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做传统药材供应链改革的。"林海源道,"最近在忙着拓展业务,没有与人结怨。"

何怀玉提醒道:"会不会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嫌疑人很有可能熟识你们的家庭情况。" 创业难免要与人有经济接触,特别是涉及传统行业的改革。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或许林海源无意中已经触动别人的利益,但他自己没有察觉。

"不会,我想不起来有谁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林海源摇头道,"如果是谁对我不满,至少也会向我示威吧?不然对方图什么呢?"

"你有收到过勒索信息吗?会不会是有人想绑架小果勒索钱财,但是发生意外提前撕票了?"古世民问道。

林海源依旧眉头紧锁:"没有,我虽然是个公司创始人,但在公司上市前并没有什么钱财。"

何怀玉问道:"您最近有雇佣家政人员或者钟点工吗?"

林海源摇摇头:"家务活都是我丈母娘负责的,没有聘请外人。"

"小区内的邻居呢?或者您的亲友,有没有觉得可疑的人?"古世民继续追问道。

林海源的眼神中愤怒的成分更加浓烈起来:"我很少回来,听说我丈母娘顾着跟十八楼的王老太聊理疗仪弄丢了小果,你们可以查一查。"

"我们会仔细调查,"古世民点头道,"如果你想起其他可疑人员,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们。"

何怀玉跟着古世民起身往外走,为了躲避一块碎瓷片突然一个踉跄往沙发摔去,还没等古世民回头来扶,整个身子已经扑到了林海源身上。

"不好意思!刚才没站稳!"何怀玉道歉着起身,然后一脸尴尬地重新往外走去。

从林家走出来不远,何怀玉便问古世民道:"你有没有感觉他们家很奇怪?"

古世民叹了口气:"他们估计刚回来就大吵了一架,这个家庭算是毁了,林海源那个样子肯定是在责怪他丈母娘。"

"没有那么简单,"何怀玉满面狐疑道,"你不觉得林海源的愤怒多过了悲伤吗?正常人即使互相推卸责任,也会急着去认尸。"

古世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然后朝着何怀玉点头道:"我说呢!刚才你怎么会突然摔倒!看来今天带你出来还真没浪费油钱!"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