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七章 查无此人

3749

看到古世民一脸坏笑,何怀玉才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成心在给自己下套,于是嫌弃道:"我们自己这边林果被杀案子放着不查,去找福华区走丢的孩子,不会被骂狗拿耗子吗?"

古世民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这边查了那么久都没线索,也不差我们一两个人,即使抓到凶手也已经救不回林果。那边如果能早点找到,就可以避免一出悲剧,怎么看都是找钟小岩更紧急。而且你有没有发现,这两个案子之间的相似性越来越多。"

"我觉得不能简单将两起案子联系到一起,虐杀和失踪性质不太一样。"何怀玉质疑道,"我给你发的基因检测结果看了吗?林果并不是林海源的亲骨肉,他被诱骗出小区肯定和身边人有关。"

"林海源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即使真有作案动机,也是委托第三方行动。"古世民继续解析道,"这年头能对小孩下得去手的人也只有天杀的人贩子了。"

何怀玉仔细回想一番,发现确实如此:"你这么说倒也有些道理,毕竟两个小孩年纪相仿又在同一天出事,把人贩子抓住百利无一害。"

古世民脸上绽放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嗯,说不定这里找不到线索,那边反而可以找到钟小岩,顺便把杀害林果的凶手一起抓住。"

"福华区分局的同僚不是已经在查了吗?他们如果找不到,你哪来的自信就可以呢?我可不想跟着你满世界瞎跑。"何怀玉问道。

参加工作一周,何怀玉已经非常了解侦查组的工作流程。一般情况下勘查完现场都会进行初步研讨,然后排查被害人的人际关系查找可疑线索。如果找不到线索,就只能扩大范围,进行拉网式排查。这个阶段的工作繁琐枯燥,往往还收效甚微,何怀玉自然不想白白充当苦力。

"放心,这次肯定不会带你四处转悠。"古世民道。

"你已经有怀疑的对象了吗?"

"有一个,不过我们得偷偷地查,不能被其他人知道。"古世民压低声音道。

见古世民突然鬼鬼祟祟,何怀玉觉得有些蹊跷:"你不会是怕被别人抢功劳吧?"

"想什么呢!"古世民直喊冤枉,"其实是因为之前的一次失误,我不能在同一个阴沟里翻两次船。"

何怀玉敏锐地察觉到可以调笑古世民的机会,两只小眼睛眯成缝,假装严肃道:"什么失误?说出来我帮你一起反思反思!"

古世民眼神忧郁,低声说:"去年海涯就发生过几起儿童失踪事件,全市警察都被派出去抓人贩子。当时我跟踪一个嫌疑人,看到他在一个社区公园将一个小男孩强行掳上车,以为是人贩子。"

"抓错人了吗?是不是还把人给打了?"

"嗯,"古世民气鼓鼓地说,"把人抓回局里,我才知道他们原来是父子俩。"

"他们被抓的当时没有解释吗?小孩子也没有澄清?"

古世民摇摇头:"我以为是人贩子,肯定不会听他解释。关键是那小孩,他闭着嘴啥都没说,我以为他是被人贩子威胁不敢说话,实际上估计是被我吓蒙了。"

"他们真的是父子吗?即使受到惊吓,也不应该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被打无动于衷吧?"何怀玉不解道。

古世民同样不解:"小孩后来交代说是跟父亲吵架,户籍民警也查过,他们的确是亲生父子。"

"你块头这么大,还好没把人打死,后面怎么收场?赔了不少钱吧?"何怀玉心里颇觉可惜,没有亲眼见到古世民出丑。

古世民脸色惭愧,低声道:"我赔了一些医药费,还连累贾队长亲自带着我上门负荆请罪。"

"都是冲动惹的祸,你也是从业多年的老警察了,怎么还那么暴躁呢?"

"大部分时候我都很克制,但看到人贩子掳劫儿童,那种愤怒真的是无法抑制。我也是个父亲,天下没有不恨人贩子的父母,以后你就会明白。"古世民板上砸钉道。

"后来呢?有抓到真的人贩子吗?"

"福华区分局抓到两个绑架孩子的,但没有抓到他们的上线。"古世民失望道,"没想到才消停了一年,居然又出来作案。"

何怀玉思考一会,问道:"你怀疑林果和钟小岩都是被去年同一伙人贩子绑架的吗?可是人贩子为什么要虐杀林果呢?"

"这就是你比较专业的地方了,我怀疑林果并没有被虐打,而是一场意外。"古世民分析道,"林果身上的伤不是集中在正面吗?会不会是他被人绑在车上,然后遇到急刹车摔伤的?"

何怀玉回想起林果身上的伤痕,否定道:"如果因为急刹车撞到前面座位,一般额头、颈椎和膝盖这些部位会受更严重的伤,但林果身上的伤比较均匀。"

何怀玉话刚出口,突然又皱起了眉头:"不对,林果太小,不能以常理分析。存在一种可能,林果被平躺着绑在车上。急刹车的时候,他整个人直直地撞到前排椅背上,这样受伤情况就很吻合。"

"不愧是能让警犬甘拜下风的男人!"古世民笑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再想想,林果身上有没有一股猪肉味?"

"滚!卤蛋里挑不出象牙!"何怀玉轻拍古世民的光头回呛道,"尸体在工业废水里泡了几个小时,就算哮天犬都不可能闻出其他味道来。"

"没关系,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其他证据的。"古世民斩钉截铁道。

"你刚才问猪肉味,是怀疑肉贩子吗?"

"对,去年我抓的那个嫌犯就是卖猪肉的。他那面包车非常适合作案,后排座椅正好可以躺下小孩不被发现。"

"可是,"何怀玉质疑道,"肉贩子载货不都是会把后排座椅拆掉,以此增加运力吗?"

"连这你都知道!"古世民出乎意料道,"那你怎么不晓得道路交通安全法已经禁止私自拆卸座椅呢?现在海涯交通管理那么规范,只有很少数胆子肥的司机敢乱来。"

何怀玉略觉尴尬,赶忙转移话题道:"行吧,我跟你去查查那个肉贩子。不过我们可得小心点,杀猪刀可不是闹着玩的。"

古世民右手用力将肱二头肌鼓起,再用左手拍着说道:"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午后的天炎炎似火,何怀玉的心却凉凉如水。当他顶着烈日曝晒,乘着古世民的摩托来到南安区与福华区交界处的一间农民自建房,却根本没有找到古世民所说肉贩子的时候,心情瞬间就凉了一大截。

"你不是说这次不带着我四处转悠了吗?怎么人家搬走了你都不知道?你没有提前查清楚就把我带过来,平常办案也这么粗心吗?"何怀玉在巷子里连珠炮一般质问古世民。

"他们去年就住这里啊,我也不知道他们那么快就搬家了。"古世民低垂着头,像一个犯错被老师批评的大孩子,委屈得很。

何怀玉感觉自己像是上了贼船已经没有退路,无奈道:"现在怎么办?房东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去派出所问吗?"

"要不我们去肉菜市场看看?我知道他的摊子在哪。"古世民回头不甘地看了眼刚才的农民房,然后默默启动了摩托。

村子里的肉菜市场规模不大,古何二人赶到的时候已是非常冷清。此时大多数商贩都已经收摊,只有零星几个摊位上还摆放着没有卖完的货物。

因为空气闷热难以流通,腥臭的肉菜味异常浓烈。何怀玉刚踏步进去,就觉得鼻子难受得快要爆炸浑身汗毛都在颤抖。

相比难闻的气味,室外的太阳仿佛并没有很毒辣,何怀玉再三犹豫后停下了往里走去的脚步:"要不你自己进去问吧,我在外面等你。"

古世民快步找到记忆中的摊位,幸好还有几块肉在卖,仔细一看卖肉的人,却并非之前抓的那名肉贩子。

"你是这个摊子的老板吗?原来的摊主呢?"古世民问道。

摊主正在玩游戏,听到询问并没有放下手机而是不耐烦道:"忙着呢,不买肉就别哔哔。"

古世民无奈之下只得掏出证件再次严肃地说:"我是海涯市南安区的刑警,请你配合我的工作。这个摊位之前的摊主潘名扬你知道吗?"

摊主听到古世民的身份,蹭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像只野兔一般往市场外跑去。

古世民惊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追了上去。尽管不是原来的目标潘名扬,但他知悉自己身份后突然逃跑一定是心里有鬼。

眼看摊主就要跑出市场,古世民脚下加快速度,嘴上也大声喊起来:"别跑!"

突然一个黑色的头盔从空中飞过,重重地砸到了摊主身上,一人一头盔立刻滚到了地上。

古世民赶忙上去将人抓住,然后转头便看到叉着腰站在一旁得意洋洋的何怀玉。

"怎么样?我没有白来吧?!"何怀玉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古世民点头致意,然后将摊主的手反扣着让他起身,一边问道:"你跑什么?"

"轻点!嗷!手痛!"摊主哀求道。

"说!你跑什么?"古世民喝道。

"老潘是不是报警了?不就两千块钱嘛!至于报警吗?!"摊主哀嚎道。

何怀玉听出抓到的人并不是原定目标潘名扬,就有些不忿:"你是不是跟他一起做了违法犯罪的勾当?不然为什么见到警察要跑?"

摊主两眼耷拉着,哭丧着脸哀求道:"二位警官,我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求求你们放过我!"

"你刚才说的两千块钱是怎么回事?"古世民严肃地问道。

"前两个月老潘把摊子转让给我,当时还差他两千块钱,我就说晚点再给,"摊主低垂着头说道,"后来发现这摊生意根本没他说的那么好,我就不想给他了。"

"说好的买卖就要给别人钱,你这么耍赖生意能好才有鬼呢!"何怀玉气狠狠地说道。

"我就欠了两千块钱,警官饶了我,别抓我去坐牢啊!我过几天一定还给他。"摊主哀求道。

"潘名扬去哪里了知道吗?"古世民高声道。

摊主想了片刻道:"好像是去给别人看仓库了,具体哪里我也不清楚啊。"

接着将摊主教育一阵之后,古世民便将他放走,然后尴尬地看着何怀玉道:"不好意思啊,看来今天下午是白跑了。"

"也不完全没收获,经济状况不佳确实有可能成为潘名扬拐卖小孩的作案动机。"何怀玉嘀咕道。

古世民挠着后脑勺道:"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天气那么热,你这入职第一周也过得不容易,今晚回去好好休息。"

今天的确酷热异常,何怀玉擦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道:"你呢?还继续找这个肉贩子潘名扬吗?"

"查,我回队里再想办法找找,不能放过任何可能的线索。"古世民坚定道。

钟小岩已经失踪超过四十八个小时,每耽误一秒都意味着危险更多一分。在古世民心里,钟小岩就像自己的孩子一般,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