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八章 英雄救美

3615

周一早晨,何怀玉有气无力地挤上地铁,靠在门边站着闭目养神。

尽管车厢里有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在大声讲着电话,何怀玉也懒得找过其他位置。一则车厢拥挤不便挪动,二则路途不远很快就可以下车。

过了不到两分钟,车厢里突然响起一阵争执。何怀玉慵懒地闭着眼,却也不由自主竖起耳朵听他们争吵的内容。

原来是有个女孩正在劝诫中年男人,让他遵守公德降低打电话的音量。

若是往常,何怀玉不会多管这种鸡毛蒜皮的闲事。然而女孩温柔而坚定的声音和空气中淡淡的清香在何怀玉脑海中萦绕不绝,让他忍不住睁眼开始关注事态发展。

睁眼看到一抹紫色的娇小身影,何怀玉顿觉精神了许多,心中不自觉地幻想起女孩的面容。

中年男人似乎没有将女孩的劝诫当一回事,自顾自地在电话里推销着包治百病的高电位治疗仪。

简单听了几句,何怀玉便已断定对方又是一个专门欺骗老年人的骗子。

这种骗子层出不穷,不管各部门花费多少精力整顿,他们总能像雨后春笋一般野蛮重生。偏偏许多老年人还乐此不疲,即使省吃俭用砸锅卖铁也要拼命跳入骗局。

女孩从包里拿出手机开始录制中年男人行骗的视频,很快就被对方发现。

中年男人恼羞成怒,突然从座位起身用力将女孩的手机拍到地上,厉声道:"关你什么屁事!不要自找麻烦!"

眼看一阵喧闹马上要演变成冲突,许多乘客都默默往旁边退散开,两人身前立刻空出了一片迷你角斗场。

何怀玉偷偷将手机录音打开,然后闪身到女孩与中年男人之间,睁大双眼认真地打量起中年男人。

"小兔崽子你要逞英雄吗?"中年男人没好气道。

"不是!"何怀玉面带微笑道,"刚才听你电话说有卖高电位治疗仪,我想了解一下。"

中年男人双目圆睁同样打量起何怀玉,然后骂道:"吃饱撑的,滚一边去!别逼老子动手!"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妈腰痛好多年怎么都治不好,你刚不还说对腰痛有奇效吗?"何怀玉故作不解道,"你要是不肯卖就算了,骂什么人啊!"

"你真的想买?"中年男人疑惑道。

何怀玉感觉背后衣角正被人轻轻拉扯,知道是女孩在提醒自己,却装作不知,继续道:"有用的话肯定买,你那治疗仪真的有那么好吗?"

中年男人将信将疑,又问道:"你母亲的腰怎么个痛法?"

"她经常腰痛,特别是天气变化的时候,每次都痛得在床上起不来身。"何怀玉故作哀伤道,"医生说她是腰肌劳损,但吃了几年的药,一直没见好。"

尽管能够感受到有根纤细的手指正在戳着后背,何怀玉仍然装出一副求医若渴的表情,询问中年男人治疗仪的情况。

中年男人见何怀玉说得真切也不再犹疑,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何怀玉道:"你母亲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她这不是简单的腰肌劳损,她体内还有严重的湿气。今天碰到我算你运气好,我们公司的高电位治疗仪对驱除湿气有特效,保证可以治好你母亲的腰病!"

何怀玉满脸感恩地接过名片,得知对方名叫袁祖昌,假意问道:"袁经理,这机器恐怕要不少钱吧?我工资才六千多,不知道买不买得起?"

"小兄弟不用担心,看在你这么有孝心的份上,我可以跟公司特别申请,允许你分期付款!"袁祖昌满脸堆笑道,"你把电话留一下,我回去就让秘书跟你对接,保准你母亲一个月后生龙活虎!" 说着从皮包里拿出一本册子,上面已经写了数十条联系方式。

何怀玉接过笔,迅速写下宁海街道派出所长饶永平的手机号并署上名字。

恰好此时地铁已经到站,何怀玉一边假装惋惜不能继续详谈,一边心里窃笑着走出车厢。

刚走出两步,何怀玉就听到背后一声温柔的叫喊,回头一看竟是刚才车厢里的紫衣女孩。

女孩圆圆的鹅蛋脸算不上绝美,但她那双不落凡尘的眼睛却是何怀玉生平仅见。

何怀玉感觉自己的猛烈跳动的心像是被突然揭开了盖子,滚烫的血液瞬间流遍全身。

"你是叫我吗?"何怀玉迟疑地挠着后脑勺道。

"嗯,"女孩眼神疑惑道,"刚才那个是骗子,你不能买他的治疗仪。"

"谁?"何怀玉感觉自己思维好像慢了半拍。两秒之后,何怀玉才反应过来,尴尬地笑道:"你说地铁里那个胖子啊!我当然知道他是骗子啦!我刚才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知道就好,我说怎么这么年轻的人也会上当!"女孩脸上神情放松下来。

"我刚才给他留的是派出所朋友的号码,等着他自投罗网。"何怀玉笑道,"我还用手机录了音,到时候他肯定没好果子吃。"

女孩听到何怀玉是在捉弄骗子,捂着嘴笑了起来。几秒之后,女孩又突然盯着何怀玉神情严肃起来。

"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何怀玉感觉自己像丈二金刚一般,完全摸不着头脑。

"你是——你是那个法医?何——何什么来着?"女孩问道。

何怀玉这才意识到,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忘记了上次破获四象血案的英雄。"我叫何怀玉,是南安区刑警队的法医。"何怀玉自信地说道。

"真的是你!我叫孟紫霞,很高兴认识你!"女孩开心道,脸上笑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你很有公德心也很勇敢,不过以后做好事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能智取的,就不要跟人家硬碰硬。"何怀玉心里的保护欲已经默默膨胀起来。

"嗯!"孟紫霞点头道,"你的脸是不是抓坏人弄伤的?是不是很痛?"

原本何怀玉对脸上的「乂」形疤痕还有些自卑,有意无意地低着头。听到女孩非但没有嫌恶,反而还关心自己会不会痛,何怀玉心里顿时感到非常温暖。

"这个疤很小时候就有了,不是抓坏人留下的。"何怀玉微红着脸澄清道。

何怀玉想要和她继续聊下去,却不知再从何说起,挠了一阵后脑勺才勉强说道:"刚才你的手机被砸了,没摔坏吧?"

也许是这个问题太过突兀,孟紫霞愣了一下,然后拿出屏幕已经碎开的手机悻悻道:"好像是坏了,希望可以修得好。"

"要不我帮你!"何怀玉激动道,"我们技术组的同事非常厉害的,他肯定可以修好你的手机!" 何怀玉信誓旦旦打着包票,心里却有些没底。上次找大头修崔晓磊的手机,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好啊!"孟紫霞微笑道,"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何怀玉接过孟紫霞的手机,拆出电话卡和自己的卡调换,然后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孟紫霞道:"你先用我的吧,等修好了我们再换回来。" 意识到自己有意无意中,正在跟女孩索要联系方式,一阵热火瞬间烧红了何怀玉的脸庞。

孟紫霞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匆匆留下联系方式之后,便借口快要迟到先行出了地铁站。

何怀玉呆呆地望着紫色的背影消失了好几分钟,才想起来自己也快迟到,赶忙收拾心情朝警察局走去。

急急忙忙赶到刑警大楼下,一抹紫色身影又出现在了眼前。何怀玉心中有些诧异,却也非常开心,伸手轻拍对方的肩膀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啦?"

女孩转过身子,何怀玉瞬间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紫色连衣裙只是撞衫了,更要命的是眼前的女孩竟然是一直对自己心怀不满的杨玉倩。

"我不能来上班吗?你发什么神经?"杨玉倩怒气冲冲道。

何怀玉尴尬万分,连忙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你这衣服跟我一个朋友一模一样,我还以为她来找我咧!"

"你不要以为我好欺负!"杨玉倩气狠狠地骂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杨玉倩风风火火地走进大楼,在孟紫霞身上让人如沐春风的打扮在杨玉倩身上却让人望而生畏。何怀玉心里忍不住骂道:"一个法医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做什么?也不拿镜子照照,马尾辫是你该扎的吗?!"

想起孟紫霞的模样,何怀玉痴痴地笑了起来,心情瞬间好转许多。

何怀玉硬着头皮走到办公室,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埋头工作。其实他心里非常清楚,经历这次误会,与杨玉倩的矛盾又更激化了几分,接下来自己的工作会变得更加困难。

过得半小时,何怀玉趁着没人注意,偷偷溜出办公室跑到了技术组。来到大头身后,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便没有打扰他。

何怀玉知道大头专心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于是站在旁边静静等着。

过了十来分钟,大头终于缓缓转过头,略微吃惊却又平淡地问道:"小何,你来很久了吗?"

"没多久,你很忙吗?"

"就是在看西海岸小区周边的监控视频,你找我有什么事?"大头问道。

"怎么你一个人看监控?找到嫌疑人了吗?"

大头有些丧气道:"还没,他们都觉得不可能找得到,我觉得你昨天说的有些道理就再看看。听说你昨天下午和老古一起去查案了,有什么突破吗?"

"没有,"何怀玉摇头道,"你一直盯着屏幕看眼睛很累吧,要注意休息啊!"

"嗯,是有点,待会我帮你把上次那个手机修一下,就当休息了。"大头揉着眼睛道。

何怀玉从口袋里拿出孟紫霞的手机递过去,有些难为情道:"要不先帮我修下这部手机吧……"

"你不会把我当做修手机的了吧?"大头歪着脑袋道接过手机,翻看一阵后说道:"看上去不严重,到时候两个一起还你。"

"这个今天可以修好吗?"何怀玉不好意思道,"比较急!谢谢啦!"

"这手机涉及什么重大案件吗?"大头盯着何怀玉问道。

何怀玉摇摇头。

"是你朋友的?看这样子,是女孩子的手机啊!哦——哦!我懂了!"大头脸上绽出笑容,"你早说嘛!我马上就给你修!"

何怀玉脸上滚烫,口中连忙道谢。

"别光说谢!"大头调笑道,"胜利商城南安店明天开业,明天下班你请我去吃大餐。"

回到座位上,何怀玉怎么都没办法集中精神工作,仿佛像是着了魔,总在不经意间想起孟紫霞纯真的笑脸。

快到中午的时候,何怀玉的肩膀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他才从半梦半醒间回过神来。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