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九章 兵在其颈

3705

"离饭点还有半小时呢!怎么就开始做梦吃大餐了?口水都快流出来啦!"原来是古世民又来登门拜访。

何怀玉被打乱了思绪,龇牙咧嘴地说:"是啊,刚才做梦吃卤蛋,把你的卤蛋头啃掉了一大半!"

古世民作势要反咬何怀玉一口,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知到潘名扬在哪了!要不要跟我走一趟?"

何怀玉将信将疑道:"你不会又害我白跑一趟吧?还得错过一顿午饭,一点都划不来。"

古世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何怀玉看,说道:"昨天上午吴组长带人继续排查溪背路的那些工厂,我刚好没参与。今天早上我翻看案卷记录,发现昌隆五金厂看仓库的人正好叫做潘名扬。"

"怎么这么巧?!负责排查的同事没有发现他的疑点吗?"何怀玉不可置信道。

古世民摇头道:"排查说潘名扬一直在工厂看守仓库,林果走丢那段时间有工人正在出货,潘名扬还帮忙搬了箱子。"

"那就可以排除嫌疑了,还去找他做什么?"

古世民幽幽笑了起来:"我说过他有个小孩,你有没有想过孩子他妈去哪了呢?"

"你上次去潘名扬家道歉有看到他的妻子吗?"

"没有,但从他们的居住环境可以看得出来,潘的妻子也在海涯。"古世民思索道,"大概率是在外面打工还没回家。"

何怀玉想了一阵,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潘名扬的妻子诱拐了林果?如果她从事家政工作那还真的有这个可能!"

何怀玉的声音大了起来,引得同事们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吓得他连忙招手低头以示歉意。

杨玉倩一如往常朝着何怀玉抛来一个嫌弃的白眼,狄英默默地摇了一下头便继续看书,宋祥却像野狗闻到了猎物一般凑了过来。

"你们在商量林果遇害的案件吗?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们说什么家政,我也怀疑跟家政人员有关!"宋祥右手托着下巴道。

何怀玉尴尬地看了一眼古世民,古世民想必早就知道宋祥的八卦本领,便含糊道:"我们一开始确实是这么想过,不过林家没有聘请家政人员。"

"这样啊!那多半就是他们家亲友干的!"宋祥煞有介事地说道。

古世民继续微笑着道:"宋法医机智过人,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一起去排查一下?"

宋祥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古世民与何怀玉,然后摇头道:"还是你们去吧,你那摩托坐不下那么多人。而且马上就是饭点了,我可不想一下午饿肚子。"

看宋祥回到座位,古世民重新低声对何怀玉说道:"你们组这个老宋真是名不虚传,听到八卦跑得比小报记者还快,闻到美食比饿死鬼还馋。"

何怀玉微微笑道:"这样挺好,不然每天面对各种尸体,生活没点乐趣。"

古世民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分析道:"林家虽然没有请家政,但是林果外婆很可能与小区其他阿姨熟络,进而让嫌疑人有了可乘之机。"

何怀玉点头道:"你的分析不无道理,那就跟吴组长汇报让他去验证推理抓捕嫌疑人吧!"

"别!"古世民低声叫道差点引起其他法医注意,"我之前已经抓错一次潘名扬,再搞错会被贾队长处分的,还是我们俩先去探探虚实比较好。"

何怀玉权衡再三,将目光转向了组长张万年的办公室。

古世民心领神会往张万年办公室走去,五分钟后二人顺利踏上了前往昌隆五金厂的旅程。

十几分钟后,二人悄悄来到昌隆五金厂。昌隆五金厂几年前就已经引入了自动化生产线,厂房里只有零星几个工人聚在一起吃盒饭。

仓库坐落在厂房后面背阴的地方,显得非常僻静。仓库门外空地上静静地停着一辆银色旧面包车,车旁堆着一些捆扎好的废纸箱。

古世民一眼就认出那是潘名扬的车,小声嘱咐何怀玉留在原处等待,然后从摩托车装备箱拿出条铁丝,像做贼一般潜到了车旁。

何怀玉第一次看到壮硕的古世民像老鼠一般缩起身子,形态异常滑稽可笑。还没等何怀玉拿出手机拍照,又看到古世民转头招手示意,原来在一息之间车门就已经被撬开。

"看不出你不光警察当得好,做偷车贼也是一流啊!"何怀玉故意戏弄古世民,"干嘛不给自己弄辆车开开?省得总是骑摩托晒太阳。"

"查案的事,能算偷吗?"古世民头也不回地说道,"快帮忙找找,有没有线索。"

何怀玉跟着上车,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面包车似乎刚被清洗过。何怀玉有些后悔出来得匆忙没有带上试剂,要不然通过鲁米诺反应,仍然有可能找到血迹。

"潘名扬不是一个爱干净的人,突然洗车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古世民蹙眉道,"到时候让技术组的人把车开回去,肯定找得到线索。"

何怀玉在车上又找了一阵,忽然兴奋道:"你看这,前排座椅后背果然有强烈撞击的痕迹。"想起林果被猛烈撞伤的惨痛,何怀玉的心情很快又消沉下去。

"看来我们的猜测没有错,我再去看看轮胎。"古世民下车一瞧,轮胎上果然有一条比较新的刹车印。

眼看证据越来越充分,古世民情绪也激动起来。这次如果抓住潘名扬,不仅能够解救钟小岩、还林果公道,还能一雪前耻,证明自己之前没有抓错人。

古世民摩拳擦掌地朝仓库走去,何怀玉蹑手蹑脚跟在后面,走到大门边,二人突然停了下来。

仓库进门处有个小隔间,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摆着两铺木板床,想必就是潘名扬所住的门卫房。

令古何二人愕然止步的,是其中一铺床上,此时正躺着一个缩着身子的小孩。尽管小孩背对着窗户,二人仍然可以从那瘦小的身躯看出来孩子身体非常虚弱。

古世民握着拳头差点就要往里冲,何怀玉一把将他拖住,然后指着另一个隔间道:"那个就是潘名扬吗?他老婆果然也在。"

古世民强压住心头怒火观察,在另一个小隔间里,一对夫妻和一个小男孩正围着一张小方桌津津有味地吃饭。

潘名扬的样貌古世民早已铭刻在心,如今再见心中愤恨又增添几分。想到他们一家三口吃饭竟然将被拐卖的孩子留在另一个房间挨饿,古世民再也压抑不住怒火,甩开何怀玉往潘名扬的方向冲了进去。

"哎!怎么那么猴急!"何怀玉拍着大腿也跟着跑进了仓库,但他没有像古世民一般直扑嫌疑人,而是跑到另一个隔间解救小孩。

何怀玉撞开房门进去,一下就惊醒了里面的孩子。

孩子惊诧地转过头来,苍白的脸上即使震惊的情绪都显得很无力。"你是谁?"孩子孱弱地问道,听声音分明却是个女孩。

"怎么回事?!"何怀玉突然有些懵,此时隔壁房间已经响起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和女人孩子哭喊求救的声音。

"你是钟小岩吗?你是不是被人绑到这里来的?"何怀玉急忙问道,心里愈发担忧。

"我叫潘静静,这是我家。"女孩声音微弱地回答道。

"不好!抓错人了!"何怀玉心中懊恼,赶忙跑到另一个房间。

何怀玉慌慌张张跑过来,却是为时已晚。此时古世民正站在房间正中央,将嘴角流血的潘名扬双手反锁按在桌子上。潘名扬的妻子则是涕泪横飞地拉着古世民粗壮地手臂,哭求古世民松手。

"快把他放开!"何怀玉急忙喊道,"另一个房间的不是钟小岩。"

"不是钟小岩?你可别开玩笑啊?"古世民皱眉道,手上却没有丝毫放松。

"我问过了,她叫潘静静,是他们的女儿!"何怀玉焦急道。

"我明明记得你们只有一个儿子,怎么又多出来一个女儿?"古世民不可思议道。

潘名扬缩在角落泣声道:"我们本来就一儿一女,上次你到我们家的时候,静静还在医院。"

"你为什么要突然把车洗那么干净?是不是在毁灭证据!"古世民不死心地问道。

"我们要活不下去了!那个车洗干净还能卖点钱,我们走投无路了!"潘名扬警惕地看着古世民,战战兢兢道。

古世民仍觉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一家人为什么就偏偏不让她一起吃饭!"

"静静起不来吃饭,她脑子里长了瘤!"潘名扬的妻子放声哭泣道。

听到这个回答,古世民脑海里瞬间仿佛五雷轰顶,随即整个人瘫坐到地上,双手抱头口中喃喃自语道:"不会吧,又搞错了?怎么会这样?"

潘名扬迅速起身和妻儿缩到墙角,三人一起抱头痛哭。

何怀玉蹲到古世民身边轻抚他微微颤动的背,低声道:"你先不要太过自责,我们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何怀玉蹲在地上一边安慰古世民,一边开始整理思绪。

从理性分析,潘名扬确实有作案动机,面包车也符合作案工具的情况。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何怀玉有些动摇,按刚才妇人所说,他们的女儿得了脑瘤,他们不得不变卖家产来维持生活,状况着实凄惨。

"上周五下午一点半你们都在哪里?"何怀玉问道。

"你们不是来查过吗?我在仓库出货,有司机可以作证!"潘名扬答道。

"你呢?你在哪里?"何怀玉指着潘名扬的妻子问道。

"我一直在家里照顾静静,那也没有去啊。"

妇人所说虽然没有人可以作证却也合情合理,目前并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断定他们就是绑架林果的人贩子,必须靠其他途径才能判断他们是否真的犯案。

经过一番思索,何怀玉决定先暂时撤退,于是道:"潘先生,非常抱歉我们误将您当做了人贩子。刚才看到静静独自躺在床上,以为是被绑架的小孩,所以一时心急造成误会,对不起。"

潘名扬缩在墙角脸上惊恐的表情仍未消退,过了一会他的妻子才哭着道:"你们凭什么打人?警察就可以随便打人吗?难道我们被老天折磨得还不够惨吗?"

"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何怀玉一边道歉,一边想要用力将古世民拉起。

古世民眼神低垂,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手撑着地板顺着何怀玉慢慢起身。

古世民站起一半突然定住身形,眼睛瞪得像夜明珠一般,指着墙角的柜子底下低声道:"你看那是什么!"。

何怀玉顺着古世民的眼光看去,柜子下面竟然摆着一双与整个房间格格不入的高档儿童运动鞋。

潘名扬一家经济状况本就不好,潘静静还得了脑瘤等着救治。他们已经想尽办法省吃俭用,根本不可能花费大价钱买下这样一双并非必须的运动鞋。

何怀玉讶异地正要发声质问,突然感觉肩上一冷。何怀玉斜眼一瞧,惊恐地发现一把乌黑发亮的菜刀竟然已经横在自己的脖间。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