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章 走投无路

4023

看到脖子上架着菜刀,何怀玉浑身一阵哆嗦,立刻求饶道:"别冲动!别冲动!咱们好商量!人生苦短,回头是岸,千万别一错再错啊!"

潘名扬的妻子两只手颤颤巍巍地握着菜刀,哭喊道:"你们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

古世民原本背对着何怀玉,听到争吵突然站直身子回过头来,见到何怀玉已经被劫持,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打你老公的人是我,要来抓人的也是我,你冲着我来!他就是一名法医,与这件事无关,快把他放了。"古世民高举双手喊道。

"老潘你还在等什么!把他们都绑起来!"妇人喊道。

潘名扬从地上爬起,又从抽屉找出两条绳子,战战兢兢地走到何怀玉身旁。

"快点!"在妇人怒吼下,潘名扬终于鼓起勇气将绳子绑到了何怀玉身上,然后又在女人的怒视下绑住了古世民。

菜刀从脖子上被挪开,何怀玉终于得以松口气,心里却仍然惊惧不已。此时他只希望潘名扬夫妇二人可以平复心情恢复理智,在考虑到孩子的情况下能够悬崖勒马。

和古世民一起被绑到墙角,何怀玉多少勉强找到一些安全感。正想要和古世民商量怎么安抚他们,却没想到古世民忽然大喊起来:"你们不要一错再错!我给你们自首的机会!"。

这一声喊吓得何怀玉心里连连骂了好几句"臭卤蛋",一边用力安抚道:"大家别冲动,不要伤了和气,有什么事我们好好商量!"

古世民断定潘名扬胆小懦弱,夫妇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没有杀人的勇气。此时他只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闭嘴!"妇人从桌上拿起一块抹布直接塞到古世民嘴里。

何怀玉见状赶忙喊道:"别给我抹布!我过敏!会休克的!我不说话就是了!"说完何怀玉立刻紧紧咬住了牙关,生怕嘴里也被塞进脏兮兮的抹布。

妇人怒视一眼,没有再继续堵何怀玉的嘴巴,转身对着潘名扬道:"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们逃吧,跑回老家山里去!"潘名扬面露惧色道。

"逃什么?静静怎么办?"妇人气道。

"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两个做掉!"此时放出狠话的竟然是他们那刚才还在哭泣的儿子。

"放狗屁!书不好好读,看什么狗屁电视剧!你知道杀警察什么后果吗?"妇人一手抓起孩子,另一手用力在他屁股上拍打起来。小孩好不容易止住哭,立刻又泪如泉涌。

"那你说咋办啊?杀也不行,放也不行,我们能怎么办啊?"潘名扬伸出手想要救下儿子,然后又缩了回去。

"我也不知道!先把他们绑着,静静后天就可以做手术,等出院了再看。"妇人将孩子放下,然后找出一瓶药酒,开始给潘名扬涂抹。

何怀玉听出妇人想要将自己二人拘禁的意思,竟觉有些哭笑不得。

如今这个年代,凭他们的手段想要悄无声息地拘禁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到,更何况这两人还是刑警和法医。他们不仅没有意识到古世民的摩托车停在仓库外面,甚至都没有收走二人的手机。只要晚上古世民的妻子发现联系不上他,很快就会有一队警察追查到这。

何怀玉不禁暗笑,潘名扬夫妇的犯罪知识都只停留在电视剧中。

正当何怀玉沉浸在思绪中,以为很快就会得到解救的时候,突然一阵微弱的呼喊打破了短暂的平静。

"爸!妈!把他们放了吧!"原来竟是潘静静已经从隔壁房间爬过来。

看到小女孩瘦弱无力地趴在门边,何怀玉的心紧紧地揪到一起,眼睛瞬间湿润起来。身后的古世民虽然被塞着嘴巴,身体却也不停扭动,显然同样心痛难捱。

"快去帮她!"何怀玉话音未落,潘名扬二人已经扑到门边抱起他们的女儿。

"你们不要再做坏事了,这样我会更难受。"潘静静微弱无力地说道,"你们昨天晚上说的事情我都听到了。"

"瞎说什么呢!你好好休息,后天做完手术你就会慢慢好起来的!"尽管妇人努力地在脸上挤出笑容,何怀玉却能清楚看到她眼角的泪光。

"他们是好人,你们也不能再做坏——"潘静静话未说完,却流着眼泪垂下了头,已然昏厥过去。

"砰!"古世民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到潘名扬身边将菜刀扔到墙角。

古世民用手指试探了一下潘静静的呼吸,然后用另一只手拔掉嘴里的抹布,一边怒气冲冲地瞪着潘名扬夫妇,一边喘气道:"还好没事,小何你过来看看!"

何怀玉这才发现古世民不止自己挣开了绳索,顺便帮他也解开了绳结。稍微扭动几下之后,何怀玉也挣脱束缚站了起来。

潘名扬夫妇显然已经被突然暴起的古世民吓懵,呆呆地抱着潘静静一动不动,他们的儿子再次大哭起来。

何怀玉仔细观察了一下潘静静的情况,然后从手机壳里取出一枚银针,然后对潘名扬夫妇道:"快把她放到桌子上,我是法医,我可以帮她。"

潘名扬有些犹豫,被古世民用力一瞪之后才终于将孩子放到桌上。

何怀玉小心地在潘静静的人中和内关等穴位扎了几针,很快女孩便苏醒过来。

"给她倒一杯温水,放回床上去休息。"见到女孩已无大碍,何怀玉朝着潘名扬的妻子道。

过了约莫五分钟,潘名扬的妻子安置好女儿后回到这边,拉着潘名扬和儿子一起跪到地上,嘴上哭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真的走投无路了!"

何怀玉看得既心酸又愤恨,古世民倒是直接许多,大声地呵斥道:"都别哭哭啼啼了!还好你们女儿没事,不然哭干眼泪又有什么用!"

"你们那么心疼自己的孩子,有没有想过别的父母的感受?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能去拐卖儿童!"何怀玉气愤道。

"我们真的没办法了!"潘名扬的妻子低垂着头哀声道。

"钟小岩在哪里?赶快把他交出来。"相比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何怀玉更希望能赶快救出被绑架的孩子。

"我——我也不知道——"潘名扬低垂着头小声道。

古世民用力在桌子上一拍,大声喝道:"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吗?事到如今难道你还想狡辩?那双运动鞋就是钟小岩失踪当天穿的!"

"我——我把孩子交给了齐导,不知道他在哪——"潘名扬啜泣着答道。

"什么齐导?他是你的上线吗?你们怎么联系的?"古世民厉声问道。

潘名扬从抽屉里翻出一张淡黄色的名片哆嗦着递给古世民,上面只是简单写着「齐导」二字,下面留着一串手机号码。

潘名扬继续低垂着头说:"他让我给他发短信,然后过段时间会给我回复。我试过给他打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的。"

"你们怎么认识的?他长什么样?"古世民眉头紧锁道。

"去年九月静静住院的时候,那个齐导来找我,他说他是一个导演,问我想不想把乐乐交给他培训,说是参加什么「童星计划」"潘名扬努力回忆道,"他长得挺黑的,个子不很高,大概跟这位警官差不多,身体看上去比较结实。"

"还有什么体貌特征吗?"何怀玉问道,自己身高一米七三,那么这个齐导身高就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

"没了,我就见过他两三次,每次他都戴着墨镜和帽子。"

"什么「童星计划」,这是拐卖儿童你不知道吗?"古世民质问道。

"知——知道。一开始我不想搭理他,但后来我们实在走投无路了。"潘名扬不停摇着头,"而且齐导说会把孩子送去很好的家庭培养,不会让他们吃苦。"

"人贩子说的话你也信?你要是相信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儿子送给他!"何怀玉愤怒道。

"去年我抓你的时候,你正在强行把潘乐乐掳到车上,你不会真蠢到把儿子卖掉吧!"古世民同样义愤填膺。

"不是。那次我本来想跟乐乐试一下,看会不会被发现,结果就被你抓了。"潘名扬哀怨地看了眼古世民道,"被你打一次以后我们就放弃了。"

"既然已经放弃,为什么现在又重生恶念。只要犯罪,就一定会被抓,而且你们这是伤天害理的大罪!"古世民恨铁不成钢道。

"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潘名扬的妻子哀声道,"我们已经把摊子卖了,家里能卖的东西全都卖掉了,能借的亲戚也都借遍了。本来说好帮静静减免手术费的医生又突然联系不上,我们真的走投无路了!"

听到此处,何怀玉心里突然咯噔响了一下,然后轻声问道:"什么医生?"

"肿瘤医院的方知要医生,她本来说好的要亲自给静静做脑瘤手术,可是上周五开始突然就联系不上了。医院说方医生去出国学习,我看她是不想再帮我们了。"妇人眼角含泪,阴沉的脸上写满了悲伤。

听到这里,何怀玉突然不知该如何回应。转头看向古世民,他那本就硕大的双眼睁得更加滚圆,眼球里的血丝都分明可见。

二人相视无言,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震惊和不知所措的迷茫。

何怀玉从未想过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不知是命运难逃还是造化弄人。自己与古世民一起破解方医生杀害胡斌的案子,却间接引发了另一起血案。

"这么说林果的死竟然也是我引起的,难道我真的是「杀星转世」吗?"何怀玉默默地扪心自问。若是重新选择一次,何怀玉不确定会否再将方医生送入监狱,但他知道古世民一定还会那么做。

"我们好不容易凑够了手术的钱,换个医生又要多加两万。"潘名扬哀声说道,"我们确实没办法了,才想到那个齐导。"

"自己孩子的病要治,别人孩子的命就不管吗?"古世民握着拳头痛心疾首道,"林果才刚满五岁,你的心不是肉做的吗?"

何怀玉听着二人对话,同时小心地观察着古世民的神情。他知道古世民一直在克制自己心里的气愤,若不是因为潘静静,恐怕早已经将潘名扬揍成肉泥。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潘名扬突然跪到地上道,"我把两个娃娃绑在车里,良心也不好受。当时我头很痛也很害怕,差点撞到公交车上。我没想到那个急刹车会害死一个娃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怕被人发现,就把他扔到了五金厂后面的沟里。"

"林果被扔到溪里的时候还没死!"何怀玉愤恨道,"你要是及时送医,他还有活命的机会!"

"什么?!不可能!他明明已经没气了!"潘名扬哭着在地上猛力磕起头来,"我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潘名扬的妻子也在旁边跟着磕头,嘴里不停地喊"警官饶命"。

"钟小岩受了伤吗?他的情况怎么样?"何怀玉担心道。

潘名扬面带愧色道:"他只是受了点轻伤,他没事。"

"不是我要你的命,是法律和受害者家属能不能饶恕你!"古世民严肃道,"你现在的路只有一条,跟我回警局把所有信息交代清楚。只有救回钟小岩并抓住那个姓齐的,你才能减轻万分之一的罪责!"

"我跟您回去!我知道的全都说!"潘名扬连连点头道,然后又微微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被古世民凶狠的眼神一瞪又默默闭住了双唇。

古世民看出潘名扬的心事,没好气道:"你还知道心疼孩子!潘静静的病要继续治,你犯的罪也必须要负责。"

何怀玉与古世民一起押着潘名扬往仓库外面走去,一辆警车刚好停到了他们身前的空地上。

警车停稳后便从上面下来四名刑警,领头的正是二组组长吴旗。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