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一章 走为上策

3704

吴旗风风火火地走过来,朝着古世民问道:"你们怎么在这?嫌犯不是个女的吗?"

古世民尴尬地挠了一下头,将潘名扬推到前面道:"组长还记得这个人吗?"

吴旗显然认出了潘名扬,诧异地看着古世民问道:"你怎么又把他给抓了,去年不是才抓错他吗?"

"这次没抓错,林果和福华区的钟小岩都是他干的。"古世民指着潘名扬道,"其实去年也没完全搞错,当时他们父子俩就是在做演习。"

"不对啊!我们查到诱拐林果的明明是个女的。"吴旗皱眉道。

何怀玉恍然大悟过来,连忙解释道:"是不是大头找到西海岸小区旁边的监控了?"

吴旗连连点头:"嗯,有个小卖部的监控拍到了一名女嫌犯骑电动摩托载着林果。"

"那个女的是这人的老婆,他们夫妻分别绑架了一个小孩。"何怀玉解释道。

古世民对着吴旗道:"他们家还有生病的孩子要照看,我们先把这男的带回去帮忙解救钟小岩,女的可以先监视居住,过几天再带回去。"

吴旗目光犹疑地看了古何二人一眼,然后带着两名手下跑进仓库查探了一番,十分钟后才悻悻地出来。

回到刑警队吴旗便亲自展开审讯,潘名扬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从去年认识「齐导」到今天被古世民抓捕,每一个细节都一五一十地交代。

正如古世民与何怀玉所推理一般,潘名扬的妻子在西海岸小区一户人家做家政,闲暇时间会与林果的外婆聊天,一来二往便也与林果熟络,进而从侧门远远地便将林果诱骗出去。另一边对钟小岩的诱拐也进行得非常顺利,令人唏嘘的是,直接实施诱骗的并不是潘名扬本人,而是他的儿子潘乐乐。潘乐乐用一个玩具将钟小岩诱骗到僻静处,然后再由潘名扬将他绑到车上,整个过程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随后展开的紧急研讨会气氛异常诡异,这是古世民记忆中最沉闷的一次会议。大家都没有因抓获潘名扬而感到兴奋,方医生入狱导致潘静静治疗受阻和潘乐乐诱拐儿童的事情很明显冲击了所有人的观念。

开完研讨会贾队长将情况汇报给市局,局长蔡昌远立刻就在全市部署了专项行动。为了尽快解救钟小岩,又不至于打草惊蛇,蔡局长特意从各区分局抽调了二十余名精英投入到抓捕「齐导」的行动中。

作为法医的何怀玉此时已经没有多少用武之地,自然不用继续操心后续行动。

何怀玉的心绪重新飘到孟紫霞身上,他的眼镜仿佛多了一层滤镜,看什么都像是紫色。

借着上厕所的机会,何怀玉用一脸谄笑和一张改天请客的空头支票,从大头那边换回了刚修好的手机。回到座位上,何怀玉双手捧着紫色外壳的手机,像极了刚获得心爱玩具的小孩。

何怀玉早上已经问过解锁手机的密码,此时他却盯着屏幕不敢输入那串数字。眼看着下班时间快到,何怀玉终于鼓起勇气输入密码,然后拨出那个早上才知道却已烂熟于心的手机号。

"孟同学,"这是何怀玉犹豫再三之后确定的称呼,"你的手机修好了,你什么时候下班?我给你送过去吧!"

"谢谢何法医,我很快下班了,一会我们在地铁口那家渝州小面馆见如何?"电话那头传来温柔清澈的声音。

"嗯,好!"何怀玉想要多说两句,又不知如何继续,只得呆呆地等对方挂断电话,然后静静地等待急促的心跳逐渐平复。

何怀玉口味比较清淡,地铁口的渝州小面馆是他往常从不会光顾的地方。今天早早地跑到店里,何怀玉却突然感觉店里香辣的味道其实也挺好闻。

虽然服务员用抹布擦过桌子,但何怀玉还是用纸巾又仔细擦过一遍才静静坐下等待。刚一坐下,何怀玉就开始反复扭动起来,仿佛背后有只虫子一般,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坐姿。

还好孟紫霞没过几分钟便出现在门外,看到她出现的一瞬间,何怀玉就像被老师点到名一样蹭地站了起来。

孟紫霞摆手示意何怀玉坐下,然后笑盈盈地走过来坐到何怀玉对面,同时从包里掏出了何怀玉的手机。

何怀玉从口袋小心翼翼地拿出孟紫霞的手机递过去,一边说道:"完璧归赵!我什么都没看哦。"

话一出口,何怀玉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颇有一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尽管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却也说出了他曾经想看的心思。

"哈哈!里面什么都没有。"孟紫霞大方地笑道,接着说要支付维修费。两人来回推拒几番后,何怀玉终于败下阵来,最终红着脸接受了白吃小面的提议。

为了不冷场,何怀玉一边吃着面,一边讲述起这两天自己参与调查的拐卖儿童案件。

何怀玉万万没有想到,原来孟紫霞是瀚海电子通讯设备研发部的一名行政专员,而钟小岩的父亲钟明宇正是她的顶头上司。

聊到潘名扬一家的遭遇,二人都默默忧伤起来。何怀玉惊觉自己找错了话题,赶忙低头继续吃面。

尽管小面辣得何怀玉满头大汗,他却食不知味,好不容易才终于想起一个可以调节氛围的话题。

"你用的是什么香水?我好像从来没闻过。"何怀玉早上便对这股清香产生了浓厚兴趣。此时问题刚出口,何怀玉又觉得有些唐突,赶忙解释道:"我鼻子比较敏感,闻过的味道都能分辨出来。你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感觉能让人宁神静气。"

"不是香水,"孟紫霞淡淡地笑道,"是一种名叫「紫夜」的花,只要把花包放到衣柜里就能持久留香。这种花非常少见,好像我们老家山里才有。"

"紫夜花?我还真没见过,是只在晚上开放的吗?"何怀玉好奇道。

"是的,「紫夜花」很特别,只生长在山谷里。即使没有阳光,也能盛放。"孟紫霞说着从手机里找出一张照片,里面有一朵淡紫色的花朵,与鸢尾花有些相像,但却只有上下两对花瓣。

为了再次证明自己鼻子灵敏,何怀玉绘声绘色地讲起之前靠闻槟榔味道破案的事情,甚至连与古世民开玩笑被嘲笑是警犬的经历都说了出来,引得孟紫霞哈哈大笑。

何怀玉沉浸在孟紫霞的酒窝中感觉无比美妙,然而幸福却总是短暂,对方的表情突然凝固成了不安。顺着她的目光转过头去,何怀玉这才发现,斜对角的一桌客人正看向这边嘀嘀咕咕讨论着什么。

因为店里嘈杂,何怀玉只能隐约听到他们说起"伤疤"和"美女"等词汇,不由觉得他们不怀好意。再看到三名壮汉身上都有文身眼神轻佻无理,何怀玉顿时心生厌恶。他向来不喜欢与地痞流氓打交道总是能躲就躲,此时更不希望至关重要的约会被破坏。

"我们换个位置吧。"何怀玉轻声提议道,接着二人便坐到了门边刚空出的桌位。

两人又聊得几句,何怀玉却始终担心着后面那桌混混。虽然离得远了些,但何怀玉还是从微弱地声音里听到了"跟踪"和"抓住"的词语,再也无法安心吃完盘中餐。何怀玉不想与他们起冲突,更不愿紫霞受到伤害,于是小声让紫霞先行离开。

没想到紫霞刚走出去没几步,三名壮汉竟然也抽着烟轻浮地起身朝门边走来。

何怀玉心中又急又气,眼看他们已经快到身前,心中一声怒喝两手各抄起一个还剩半碗面汤的大碗,猛力朝三人扔去。

"你干什么!","你神经病啊!","你找死吗?"三名壮汉猝不及防被泼了浑身辣汤,纷纷怒吼道。

何怀玉本想泼完面汤就转身逃跑,却又想起紫霞还未走远,万一被三人追到不好收场,于是鼓起勇气绕到桌子外边,手上抓起一把凳子开始拖延起时间。

"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就想调戏妇女,还有没有王法了!"何怀玉义正辞严道。

"你放什么狗屁呢!快跟老子磕头认错!"其中一人怒冲冲道,三名壮汉一边擦拭着身上的污渍,一边缓缓靠近前来。

何怀玉高举着凳子,仿佛要与三人决斗,但他心里却非常恐慌,不停地祈祷其他客人或者店家能够出来调停。

"我们小本生意,你们要打到外面去!"店老板的一句话马上浇灭了何怀玉的幻想,于是他只能将凳子举得更高,做出一副鱼死网破的姿态。

三人走到桌旁,眼看一场恶斗在所难免,领头的人却突然喊道:"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法医!你干嘛拿面汤破我们?!"

何怀玉恍然大悟,他们三人刚才可能是觉得自己眼熟,在讨论自己的身份,但他们的神情也确实让人怀疑。解释不如掩饰,此时道歉难免尴尬,何怀玉当即下定决心,将凳子朝他们身前一扔,转身往地铁口跑去。至于日后他们是否会找上门来,何怀玉已经担心不了许多,只能寄希望于他们无法确定自己的身份,或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再来寻仇。

逃命般跑到地铁安检口,何怀玉惊奇地发现孟紫霞竟然还未离开,她只是静静地等在那边微笑看着自己。

"你怎么还没走?"何怀玉喘着气问道,心里却是非常惊喜。

"等你呀,"孟紫霞笑道,"你再不来我就要报警啦!"

"不能报警,被同事们知道我就糗大了。"何怀玉挠头道,憋着没敢说可能自己只是误会了他们。

"你没有被打吧?"

"我那么机灵,怎么可能被打呢!"何怀玉挺着胸脯道。

"没想到你还挺勇敢,我以为你只会智取呢!"孟紫霞笑道。两人一边聊,一边依次完成了安检。

"其实刚才我心里怕得很。好汉不吃眼前亏,下次遇到类似的事情还是走为上策,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何怀玉随口说道。接着他又觉得方才自己说的话显得太过懦弱,赶忙补充道:"不过我肯定会先保障你的安全。"

二人坐上地铁,又聊起了彼此的工作和理想。不知为何,今天的地铁开得特别快,何怀玉还没反应过来,宁海站便已经错过。

反正已经过站,何怀玉干脆鼓起勇气问道:"你到哪一站?我反正坐过站了,就顺便送你回家吧。"

"我住在怡海站边上,家里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孟紫霞低头小声说道。

何怀玉当然听得出言外之意,一时也不知如何再找话题。直到在怡海站目送紫色的身影远去,何怀玉才仿佛重新找回灵魂,挠着头坐上了反方向的地铁。

紧张忙碌的一天过去,何怀玉忽然感觉内心空落落的,但又仿佛充满了希望。躺在床上,何怀玉不禁憧憬起明天,也许能找机会再与孟紫霞见面,也许同事们可以捉住「齐导」救回钟小岩,一切都非常美好。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