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二章 天罗地网

4224

特别行动组连夜制定了行动计划,让潘名扬联系「齐导」引蛇出洞,然后进行抓捕。

「齐导」原本就要两个孩子,林果意外身亡便少了一人。为了能成功引出「齐导」,古世民提议用自己的儿子来佯装诱饵。

古世民当然不舍得自己的孩子犯险,但是救人的事情十万火急,容不得他犹豫。虽然他确信可以保证孩子的安全,却在心里默默做好了回家跪搓衣板的准备。

等到跟潘名扬沟通计划,他却提出要让潘乐乐充当诱饵。潘名扬不停地夸潘乐乐演技过人,解释自己可以更好地和乐乐配合,但大家都很清楚他想要将功赎罪的心思。

权衡再三之后,众人同意了潘名扬的提议,然后让潘名扬给「齐导」发出了要继续完成交易的短信。

众人轮流守了一夜,直到凌晨三点才终于收到短信回复。对方约在上午七点,于长兴村热闹的小吃街进行交易。

大家本以为那个「齐导」会选择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做交易,却没想到他竟然反其道而行。小吃街人多店杂,还连着四通八达的小巷,防控难度非常大。

尽管准备时间非常仓促,七月二日一大早,海涯警方仍然在长兴村的街头巷尾布下了由二十多名警队精英组成的天罗地网。之所以没有派出大批警员,一是避免被有较强反侦查能力的嫌犯发觉,二是交易地点人多路小,根本不适合大量部署警力。

据潘名扬交代,「齐导」一直以导演自居,用培养童星练习生为幌子,从未明确说过拐卖儿童的事情。即使被抓住,若没有其他实证,恐怕他也会找借口推脱,给定罪造成麻烦。

若是平常,警方一定会做充分调查准备再展开抓捕。如今钟小岩下落未明,定罪的重要性远不如救人,警方也只能事急从权。

依照「齐导」短信所说,潘名扬早早地将面包车停到指定地点,坐在驾驶座上神情紧绷,时不时地四处张望,甚至还几次从车窗里探出头来。

大家都看得出潘名扬很紧张,却没有上前安抚。从嫌犯的角度来看,潘名扬此刻的紧张正是拐卖儿童导致害怕的正常反应。如果他表现得非常镇定,反而容易让嫌犯察觉异常。

长兴村这条小吃街素以质优价廉著称,村内外的许多居民都习惯到这来吃早餐。每到早晨七八点,大部分小店都会宾朋满座,而且还能保持很高的翻桌率。

古世民此时正坐在其中一家小店里佯装吃早餐,头上的假发虽然让他显得不再突兀却仍难以掩盖他的刚猛气质。

坐在古世民对面的是负责组织本次抓捕的侦查一组长雷放,旁边还有一男一女两名从龙海区分局调来的精英。他们四人已经在店里坐了许久,表面看上去边吃边聊,实际却在从不同角度观察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为了避免招惹店家不满,四人已经反复点了三轮吃点,随着时间流逝,他们胃里早已没有空余。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众人等得越来越焦急,不免担忧狡猾的嫌犯是否已经发现了警察的埋伏。

正在雷放准备向上级请示取消行动的时候,一辆外卖电动自行车闯入了大家的视野,众人纷纷屏气凝神观察起他的一举一动。

外卖员戴着墨镜和头盔,很难辨认他的样貌,但他的身形与潘名扬所说的「齐导」却有一些相符。外卖员不出所料将电动车停到了潘名扬的面包车旁边,然后敲开车窗将一份外卖送给潘名扬。

潘名扬慌张地不知所措,雷放连忙通过耳机让他镇定,然后询问外卖员是否「齐导」。

其实即使潘名扬没有摇头否认,众人也能推测出这个外卖员只是幌子,他的电动自行车根本载不走小孩。古世民怕潘名扬打草惊蛇,小声跟雷放说道:"这个只是诱饵,嫌犯非常狡猾,得提醒大家不要冲动。"

雷放微微点头,通过耳机下达不要轻举妄动的命令。

外卖员送完货没有离开,反而指着车厢说要打开看一下,潘名扬照着指示打开了后车厢门。看到车厢里被捆住的潘乐乐那一瞬间,外卖员表情却突然变得异常惊恐,接着便骑上车慌慌张张地掉头而去。

直到外卖员离开街口,雷放才让两名同事悄悄跟踪他,等到出了村子才展开抓捕。奇怪的是,这一路外卖员都没有与任何人接触,甚至没有打一通电话。

外卖员显然只是个试探,简单审问两句他便将自己的遭遇纷纷交代出来。一个小时前,有个中年男子给他一百块钱,让他送外卖给小吃街的面包车师傅,还说只要能帮忙确定车厢里的货物没有损坏,就可以再得到两百块酬劳。当外卖员见到潘乐乐的一瞬间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被犯罪分子利用了。

外卖员对中年男子的描述与潘名扬所说基本一致,众人更加坚定了信心,再次耐心等待起来。

又过得十余分钟,另一辆面包车慢吞吞地开进巷子停到了潘名扬车旁。这一次面包车显得更加谨慎,司机为了掩饰面容戴着墨镜和鸭舌帽,足足停了两分钟之后才将副驾驶车窗打开。

众人已经等候多时,此刻终于看到猎物出现,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展开抓捕。

潘名扬手机突然发出一阵响声接到一条短信,原来是「齐导」让他把「货物」送到另一辆车上。潘名扬颤颤巍巍走下车,抱起潘乐乐迟疑了一下,然后慢慢往另一辆车走去。

警方当然不能冒险让潘乐乐被劫走,雷放当即下令展开抓捕。众人一窝蜂从各个方向扑向面包车,轻易便抓住了惊慌失措的司机。

司机哭喊着饶命被从驾驶室拖出的一刹那,古世民立刻就意识到,此人并非「齐导」。这名司机不过又是一颗棋子,他手上拿着对讲机,显然正在接受指令。

既是对讲机,「齐导」必然距离不远,说不定从一开始他就在附近观察着众人的行动。古世民镇定住情绪,开始用犀利的目光扫视四周的每一个人。同事们也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同时四散开排查起周边可疑人员。

很快古世民便锁定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的身影,此时他正往一条窄巷的路口不急不慢地走去,瞧那身材正与嫌犯相当。虽然无法证实他就是「齐导」,但古世民二话不说便扔下假发追了出去。为今之计,死马也得当作活马医。

古世民刚跑出没几步,那个身影也加速跑起来,似乎意识到有人在追。在古世民看来这显然是做贼心虚的表现,于是一边高喊"站住",一边加速追上去。

由于起始距离较远,即使古世民拼命追赶,转过街角的那一刹那,古世民仍然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嫌疑人的背影消失于一座商场中。

古世民心有不甘,追到商场外抬头一看,大门上正挂着四个金色大字"胜利商城"。

想起前些天周密给自己发过邀请,古世民摇头苦笑起来,再看商场内人声鼎沸的场景,不禁重重地叹出口气。古世民终于明白为什么「齐导」把交易地点选在了长兴村,对没有提前做好布控感到非常懊悔。

胜利商城的开业典礼非常隆重,主办方得胜集团不仅搞了全场促销活动,还请了几位明星在中庭举办小型演唱会助阵。近千名看客将商场上下五层的走廊挤得水泄不通,古世民看着看着眼睛就花了,根本没办法从中找出刚才那个嫌疑人。

古世民无奈地走向保安,想通过查看监控来找出目标。还未张口询问,迎面却走来一张熟悉的面孔。

"世民哥,你真的大驾光临啦!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啊!"周密大笑着上前来握古世民的手。

古世民心里其实很清楚,此时嫌疑人早已逃之夭夭,仅凭一己之力想再抓住他已经难如登天。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古世民自然不好在周密开张的时候不给面子,于是也笑着说道:"在附近办案,想到你上次说开业的事情,顺道过来看看。"

周密将古世民引到舞台正前方第一排的席位,顺道给他一一介绍起前来捧场的政商各界名人。古世民无心与他们结交,却也不得不一路赔笑。

令古世民有些不舒坦的是,周密竟然将他引导了一排正中的位置,旁边隔着一个空位坐着的正是海涯市市长的儿子陈煦。

虽然外界传闻陈煦在商国留学时期就已经有不菲的投资业绩,是个天才投资人。但在古世民看来,陈煦在海涯创办投资公司并不是好事,即使能力再强也有倚仗父亲权势的嫌疑。

古世民向陈煦稍微点头示意之后便静静地坐了下来,他心里很清楚不管是社会地位还是与周密的交情都不足以给他这个座位。古世民感觉如坐针毡,心里不禁在想周密是否心怀鬼胎。

周密坐到古世民与陈煦中间,指着台上正在深情歌唱的女孩自豪地说道:"你来得正是时候,这场表演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她叫郑芊芊,是我的女朋友,去年海涯之声歌唱大赛的冠军。"

台上的女孩容貌清丽,身穿一袭白衣皎如月光,声音亦是温婉动人。从周密的眼神里,古世民可以看到满满的爱意。

"是不是有点眼熟?"周密神秘兮兮道。

古世民仔细看了半分钟,恍然大悟道:"她不会是郑天天的妹妹吧?"

"没想到吧?!"周密笑道,"混世小魔王的妹妹竟然是下凡天仙!"

当年郑天天不学无术以霸凌同学为乐,是人人敬而远之的魔王,最终却自食苦果惨死校园。如今再想起那个混世小魔王,古世民心中感慨不已。

"你再看那边!"周密打断古世民的思绪道,"你知道今天为什么那么热闹吗?很多人都是冲着那两百万奖金来的。只要今天在胜利商城消费满两百元,就可以参与抽奖,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顺着周密手指的方向往舞台侧后方看去,古世民果然发现堆成小山模样的两百万现金。奖金外面盖着厚重的玻璃罩,旁边还有三名保安守护。除了现金小山,得胜集团还准备了不少电脑手机之类的奖品,看来他们对这场开业典礼下足了血本。

两百万元奖金不很多,不够在海涯买一套三室住宅,却也能抵上古世民近十年的收入。

"开业就送出两百万,会不会有点太浪费了?"古世民嘀咕道。

周密却不以为然:"做生意就要有舍才有得。舍得这两百万,就可以给商城和里面的商家买一个开门红,接下来的滚滚财源远不只两百万。今天可是余秘书挑好的良辰吉日,他甚至算出来会有贵客到访,这不给你留了个座位嘛!"

古世民并不相信这些算命把戏,反而看着拥挤的人群不禁担心道:"你们的安保措施做得周全吗?真的有人来抢钱那几个保安恐怕不够用。"

"放心!"周密自信道,"我们请了专业安防公司,防弹玻璃和保安只是第一重保障。箱子四周还有一层铁栅栏,只要有人触碰玻璃罩就会第一时间升起来,歹徒进去就相当于自投罗网。再说了,有你这大杀器在,什么歹徒敢这么大胆?"

出于职业习惯,古世民还是提醒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周密沉浸于开业的喜悦中,并不担忧,反过来劝古世民道:"人生得意须尽欢,你别太紧绷着了。一会我让人给你拿两张券,看看能不能抽中大奖。"

古世民没有兴趣参与抽奖,一心只想早点归队。可是台上唱歌的人是周密女朋友,也不好驳他面子,只得暂且坐下。一首歌最长不过五分钟,不妨听完再走。

一曲将尽,古世民正准备起身告辞。突然一颗米黄色的鸡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啪"地一声碎在了郑芊芊头顶上。

舞台上白衣飘飘的仙子瞬间狼狈不已,蜷缩起身子像受惊的小白兔一般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见此变故,古世民和周密第一时间冲上了舞台。周密将郑芊芊抱在怀中,用纸巾帮她擦拭头发上的蛋液。古世民警惕地观察周边情况,防止再发生后续袭击。

保安们虽然没能挡住飞蛋,却迅速控制住场面,抓住了一名高举自制横幅的蓝衣青年。

蓝衣青年虽然被两名保安押住,嘴上却不停地叫喊着:"你们放开我!你们这些骗子!全都是骗子!"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