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四章 年少无知

3595

古世民顾不上跟周密解释,大跨步走到八戒身旁厉声问道:"你们还有一名同伙呢?他在哪里?快说!"

八戒的面具已经被保安摘下,看上去却又无甚差别,满脸横肉不停地颤抖,嘴巴紧闭着一言不发。

古世民略一沉思,对周密道:"还有一名同伙应该在停车场接应!快带我去!"

"停车场?不好!芊芊有危险!"周密反应过来,抢先朝通往地下负一层停车场的自动扶梯奔去。

等古世民和周密赶到停车场,郑芊芊早已消失无踪,空空的车位旁还躺着被打晕的经纪人和助理。

助理被叫醒后立刻蜷缩成一团不停哭泣,经纪人的状况也差不多,除了摇头喊痛,并不能提供更多信息。

看着眼前的乱象,古世民感觉气不打一处来,除了对犯罪分子的厌恶,还有对自己的自责。钟小岩没有找回,人贩子也在眼皮子底下溜走,再加上郑芊芊被劫,接连发生的变故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挫败。

"难道真的有「穷奇乱世」?"诡异的念头在脑海中突然闪现,接着立刻又被否定掉。紧张的形势由不得古世民胡思乱想,无论如何都得先把人找回来。

古世民一边向队里报告情况让人拦截郑芊芊的车,一边与周密一起赶去保卫处调看监控录像。

停车场的监控做得很到位,嫌犯的行凶过程被清晰地记录了下来。一名戴着悟空面具的高大男子预先隐藏在柱子后面,郑芊芊等人经过的时候,该男子突然暴起将三人接连打晕。

看到嫌犯干净利落的手法,古世民忍不住掰起了响指。这两天忙着查案,都没时间去练拳。古世民心里非常期待能找到这名嫌犯,再亲手把他降服。

回到警队,满身疲惫的古世民终于听到一条好消息,「齐导」的身份已经被查出。

综合潘名扬、外卖小哥和面包车司机三人的描述之后,技术科同事描绘出一副非常逼真的画像。大头将画像与身份登记照片进行人工智能识别比对,成功挑出了三位可疑目标。

头把三张照片分别拿给潘名扬等人看,结果他们都纷纷指认了同一名嫌疑人,而这人也是三位目标里唯一姓「齐」的。

原来这名「齐导」本名叫做齐杰,是四海旅行社的一名导游而非导演。正是借着导游的身份,他接触到了各色各样的买家。也正是借着职务之便,他才能轻易将孩子通过旅游巴士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出海涯。

嫌犯身份一经确定,海涯警察局立刻就发布了全市搜捕齐杰的通缉令。

同事们都已经出去抓人,古世民也不甘落后。简单将自己的遭遇电话汇报给组长吴旗之后,古世民便开始审讯嫌疑人。

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是面对一问三不知的许俊全的时候,古世民仍然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许俊全的确有一些精神障碍,每次听到询问都非常紧张,然后憋出一大段东拉西扯的话。当被问到今天为何在胜利商场开业仪式上捣乱的时候,许俊全更是陷入了癫狂,不停地哭喊着自己被冤枉。

眼看许俊全快要精神崩溃,古世民不得不暂时放弃,走到另一间审讯室。

"姓名,年龄!"古世民按着程序开始审问扮作八戒的笨贼。

"张超,十五岁。警官,我还没有成年!"眼前看上去足有一百八十斤的肥胖男子说起话来充满社会气息,没想到竟然只有十五岁。

"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古世民继续问道。

张超微微昂起硕大的脑袋,有些不屑地道:"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我是未成年人,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的。"

古世民心里苦笑一声,原来又是一个拿未成年人保护法当挡箭牌的无知少年。这些人往往只听了一些皮毛就自认为可以仗着未成年的身份无法无天,实际上对法律却是一无所知。

"你从哪里听说的未成年人不犯罪?等你到了少管所里可一定要好好学学,千万别再做法盲。根据《刑法》第十七条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抢劫是需要负刑事责任的。"古世民将烂熟于心的法条一字一句地念出来,生怕对方理解不了。

"不是吧,你骗我!而且我们没有抢劫,最多只算偷窃,还是未遂!"张超狡辩道。

"说你不懂法吧,你又想拿法律当挡箭牌。说你懂法吧,你又一点皮毛都不了解。"古世民摇头道,"按法律规定,犯盗窃罪抗拒抓捕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按照抢劫罪论处。你们的目标可是两百万,如果不是我拦着,你免不得要牢底坐穿。"

张超脸色下的铁青,嘴上却不服气:"你吓唬我!我要见律师!"

"你可以坦白交代以求从轻发落,也可以继续抗拒。"古世民威严地说道,"我没有多少时间跟你浪费,隔壁的沙僧肯定比你更识时务。到时候他戴罪立功,你还在顽固抵抗,就只能让法官教你怎么做人了。"

张超见古世民表情严肃不像在说谎,眼睛里突然泛起泪光,带着哭腔道:"我还是只个孩子,我是被胁迫的!是许俊安说要去偷钱,他才是主犯!他说只是偷钱,即使被抓到都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

"许俊安?是许俊全的哥哥吗?扮作悟空把郑芊芊劫走的人是他吗?"古世民诘问道。

"是!是!就是他!"张超明显心防已经被攻破,激动地喊道,"他说在停车场接应我们,没说要绑架别人啊!"

"你现在还没想明白被利用了吗?"古世民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接着用不容置疑地语气道:"你是怎么认识许俊安的,还有怎么抢劫的过程全都老实交代!给自己争取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我说,我都说!"张超放弃了所有抵抗,颤声交代道:"我和蓝伟是初中同学,就是那个戴沙僧面具的,我们俩都在王朝酒吧打零工。许俊安年初开始来喝过几次酒,我们就认识了。上周他突然问我们想不想发财,他说已经做好了周密计划。"

"发财有那么容易?父母没教过你们吗?"古世民训斥道,同时心里默默记下王朝酒吧雇佣未成年人的事情。

"我们来海涯都想赚点钱再回老家,想着反正不犯罪,就决定跟他干一回。他说只要趁着许俊全制造骚乱的时候砸开玻璃就能拿到钱,随便拿一百万都够我们回老家生活一辈子。"张超越说越带哭腔,显然对即将承担的刑责充满恐惧。

"许俊安做什么的?他平时都去哪里?"古世民最关心的还是许俊安的去向。

"我只知道他是个建筑工人,住在城中村里面,其他都不清楚,我们之前没有多少往来。"张超老实交代道。

等古世民审问完张超出来,隔壁的同事早已结束审讯。沙僧确实憨厚许多,几乎毫不费力就交代了所有信息。两边的审讯信息互为印证,技术科同事很快便找到了许俊安的资料。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许俊安不仅是得胜集团旗下建筑公司的员工,还亲身参与过南安区胜利商场的建设。许俊安从策划劫案到结交张超二人,再到正式实施计划,至少已经筹备了半年。

古世民根据技术组找到的地址,很快找到了许氏兄弟俩的住处。一般情况下得胜集团的建筑工人都统一住宿舍,为了照顾弟弟,许俊安特意在胜利商场旁边的长兴村租了一间农民房,离着小吃街非常近。

许氏兄弟的出租屋只有十来平米,一张上下铺的架子床边上放着一个简易旧衣柜。靠着小窗户的角落,摆着一张破旧的桌子和不成套的两张椅子,桌子上杂乱的放着一个泛黄的电饭锅,几个饭碗和一些腌菜,还有装着药物的瓶瓶罐罐。也许出租屋都长得大同小异,除了生活必需品,其他东西都缺乏存在的价值。

尽管刚下过一场阵雨,这个狭小的房间却仍然相当闷热。古世民忍着大汗淋漓,开始翻找线索,希望可以尽快找到许俊安的藏身之处。

房间里最有可能藏匿信息的便是衣柜,四层的柜子里整齐地叠放着几套衣服,尽管布料一般却也都非常干净。除了衣服,柜子最上层还摆放着几本音乐书籍、几张老唱片和一罐子花花绿绿的千纸鹤,这或许便是出租屋里的唯一亮色。

古世民认真翻看了几遍衣柜,甚至拆了一大半的纸鹤,结果只看到一些粉丝对许俊全的祝福和爱慕。

看着那些祝福的话语和墙上略显过时的海报,又想起技术组查到的资料,古世民的眼睛不知不觉湿润起来。

许氏兄弟两人从老家来海涯打拼,仰望着灯红酒绿,渴望实现衣锦还乡的梦想。可现实却非常残酷,他们的生活过得极其艰苦,为了帮助弟弟治病,许俊安微薄的工资早就已经入不敷出。

正因为极度热爱,希望的破灭才会带来巨大打击。一边照顾因为意外落败而精神失常的弟弟,一边眼见得胜集团起高楼,郑芊芊事业蒸蒸日上。许俊安一定非常失望极度愤怒,才会冒险制定出今天的犯罪计划。

想起周密将许俊全说成是早有精神问题,古世民心中厌恶不已,从前对周密的嫌弃也都一一浮现脑海。古世民越想越气,狠狠一拳打在墙上,震落几块旧墙皮弄得他满头银屑,心情变得更加烦闷。若不是肩负着维护法治的责任,古世民真想让周密自己去解救他的女朋友。

虽然想看周密吃苦头,解救郑芊芊却也责无旁贷。不管她在去年比赛过程中是否主动参与黑幕,都不应该承受许俊安的私下报复。古世民摇摇头避免继续胡思乱想,然后走到桌旁认真检查起五颜六色的药瓶。虽然不像何怀玉一般熟练掌握医学知识,但从药瓶上的说明书也能轻易看出,那些都是用于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物。

古世民看过几个瓶子说明书上许俊安潦草的字迹,突然发现有几个罐子与药品并不相符。再一检查旁边的圆珠笔,上面竟然印着「天年养老院」的字样。

"难道这些药是许俊安从养老院偷出来的?难怪零零散散那么多种类。"古世民嘀咕道,心里筹划着下午去「天年养老院」继续调查。

突然手机发出一阵震动,是组长吴旗的来电。

古世民本以为抓捕人贩子齐杰有了进展,满怀憧憬地接起电话。然而事与愿违,古世民听到的并不是喜讯,而是关于一起新的命案的噩耗。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