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六章 颐养天年

4269

回到警队,古世民本想趁着补吃午饭的机会找何怀玉聊聊,结果却看到法医组几个人正围在一起认真地讨论,便没好意思去打扰。

无奈之下古世民只好简单点了一份咖喱鱼丸面,坐在食堂角落里拿出手机边吃边看新闻。

尽管市领导再三要求保密,郑文华被杀的消息仍然不胫而走,甚至连他的被害手法和死亡时间都被泄露得一清二楚。虽说在资讯发达的信息时代没有不透风的墙,但如此快速而彻底地泄密,难免不让人怀疑警方管理出了问题。

新闻后面关于郑文华死因的讨论非常多,其中最受欢迎的便是郑文华牵扯巨大阴谋被杀人灭口。古世民很讨厌近几年无处不在的阴谋论,却也只能苦笑着点个反对。

看着看着,一个不太热门的帖子突然让古世民血脉偾张起来。在对案件的讨论中,竟然有人提起现场发现了「蓝色眼泪」的事情。帖子里虽然没上传照片,却将各种细节描述得一清二楚,仿佛就是亲眼所见。这个帖子虽然没有和郑文华的死讯一样吸引大量眼球,却也引发了数十条关于当年旧案的讨论。

古世民很想知道发帖的人是谁,如何得到这些信息,又是为何要将它发到网络上。点进发帖者的页面查看,却发现账号原主人本是相隔万里的一名中年主妇。那名主妇根本不可能亲临现场,大概率是被人盗用了很久不用的账号。

"会不会是何怀玉?"这个疑问在古世民心里一闪而过,很快便被他抛之脑后。真要做这种事情,何怀玉一定会告知自己。况且何怀玉忙着写验尸报告,根本没工夫上网发帖。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出于何种目的将信息发出来,古世民却也乐见其成。不管是无心八卦,还是有心推波助澜,只要关注「蓝色眼泪」的人多了,重启旧案调查的概率就会更大。

恶性刑事案件一起接着一起,不只海涯全市震动,整个夏国都开始讨论起来,一片由舆论压力组成的乌云笼罩在了海涯市警察局上空。下午两点,局长蔡昌远又一次亲临南安区刑警队参与紧急案情研讨会。

就在开会前十分钟,古世民突然被叫到了队长办公室。看到面色铁青的贾贵民和低头引咎的吴旗,古世民心里默默担忧起来。

"这是你发的吗?"贾贵民将手机用力甩到桌子上道。

古世民拿起来一看,正是刚才吃饭时候看到关于「蓝色眼泪」的帖子,心下一惊连忙摇头道:"不是我发的。"

贾贵民怒气冲冲道:"不是你还能有谁?那些东西还没办法断定就是「蓝色眼泪」,而且我们面对的案子已经够多够棘手了。这个时候再把「蓝色眼泪」扯出来,是怕大家太清闲没活干吗?"

"真不是我发的!"古世民道,"吴组长说过容后再议,我相信等案子结束了队里一定会有个说法。我很清楚这事情背后的影响有多大,不可能轻易发到网上去。"

"是啊!小古工作那么多年,不可能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我看是另有其人。"吴旗跟着附和道。

"局长看到这个帖子,已经派人调查来源。如果是我们队里的人,就等着被处分吧!"贾贵民余怒未消,却不知道朝谁施放。

"会不会是保姆或者小区保安发出去的?"贾贵民又问道。

"不太可能,他们应该不了解「蓝色眼泪」的事情。"吴旗摇头道。时隔二十多年,仍能清楚记得「蓝色眼泪」的人并不多。另一方面,保姆和保安们显然都不是有能力盗用他人账号到网上隐匿发布消息的人。

古世民思索片刻,提议道:"会不会是凶手发的?"

贾贵民沉思片刻问吴旗道:"你觉得呢?"

"很有可能,郑文华的死可能并不是一起简单的谋杀。"吴旗语气坚定道:"凶手把现场弄得非常杂乱,应该是故布疑阵。我们目前还不清楚郑家到底被拿走了多少东西,但是暗格里别的啥也没有偏偏留下一袋子「蓝色眼泪」,肯定有蹊跷。"

"老张说郑文华没有吸过毒的迹象,这个案子很特殊,大家要慎之又慎。"贾贵民点头看了看手表,又朝着叮嘱古世民说,"等下开会你老实点,别给我乱加戏!"

这次的案情研讨会气氛异常凝重,蔡局长得知案件信息泄露后僵硬得像一块铁板的脸,在重重疑案之上,给众人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研讨会首先讨论的便是齐杰拐卖儿童的案子,这起事件拖了最长时间,犯罪事实相对清楚,只要能抓到齐杰找回钟小岩,基本就能结案。警方已经在海涯的各个路口开设卡点排查出城车辆,同时搜查齐杰的所有工作生活处所,可是至今仍无半点进展。

在蔡局长的要求下,众人集思广益纷纷提出齐杰和孩子可能的藏匿地点,然而许多都只存在理论可能,排查起来费时费力很难起到作用。

一阵讨论之后,一组长雷放提出了一条引起满座哗然的建议:齐杰必然急于将孩子送出海涯,此时只要采取「网开一面」的策略,就有可能很快找到钟小岩。雷放建议明面上全城高调严查客运,将齐杰逼往货运体系,暗地里仔细排查各处物流园。

这条计策一出,马上就有几名同事提出强烈反对。如果齐杰真的将孩子塞进货车里,很可能给孩子造成生命威胁。万一没有及时找到,警方就等于间接杀害了钟小岩。也有一些支持的声音,毕竟排查那么久都没有线索,再继续海底捞针也无济于事。更何况现在警力已经明显不足,虽然蔡局长调来不少帮手,但要同时处理好几起案件却仍是捉襟见肘。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蔡局长握着铁拳猛一拍桌做出了决断:采取「网开一面」策略,由雷放带领一组和其他区抽调的警力进行排查。

紧接着众人又开始讨论郑家父女的两起案子,从作案时间、地点和受害人之间的关系来看,郑文华死亡与郑芊芊被劫都存在一定关联。众人一致同意将两起事件并案处理,这样既能综合利用线索互相帮助,也可以集中调查节省警力。

虽然面对着重重压力,但大家对找出杀害郑文华的凶手充满了信心。麒麟山别墅园保安人数众多,监控摄像头数量也多,只要耐心排查一定可以找到线索。

虽说并案调查,古世民和几位年轻刑警却被贾贵民特别指定负责寻找郑芊芊和许俊安的下落。贾贵民特别强调古世民与许俊安有过接触利于抓捕,但许多人都明白他在刻意让古世民远离「蓝色眼泪」。

对于这个安排,古世民并没有任何抗拒。他已经等了二十多年,再忍一段时间并不困难。「蓝色眼泪」已经浮出水面,任何人都无法再将其掩盖。

相比为死有余辜的郑文华奔走调查,古世民的确更愿意将精力放在解救郑芊芊上。救人之外,古世民的心里还有一些隐隐的担忧,他很希望许俊安不是杀害郑文华的凶手,这样那对苦命的兄弟就不至于雪上加霜。

研讨会刚结束,何怀玉就将古世民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没人提起「蓝色眼泪」的事情?刚才我差点就想站起来问了!"

"还好你没问!"古世民道,"这事情急不得,等我们把眼前几起案子解决了,再想办法重启调查也不迟。"

何怀玉却不像古世民那般淡定,斜着眼睛道:"「蓝色眼泪」不会平白无故出现,说不定就是破解郑文华被杀案的关键呢?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先让他们查查看,如果真的像你所说,他们迟早也会把注意力转移过来。其他案子不好说,环保局长被杀这种大案市局一定会倾尽全力去破解的。"古世民斩钉截铁道。

何怀玉见古世民说得轻松,反而有些不平:"你怎么那么淡定?完全不像上次发现「蓝色眼泪」的时候,反倒是我在为你干着急。"

古世民微笑着耸了耸肩:"一向都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倒是很称职。"

"滚!"何怀玉重重在古世民的背上捶了一下。

"我不能表现出来过度关切,不然会引起有心人的警惕。"古世民解释道,"我们先观察观察,等适当的时候再出击会事半功倍。"

虽然觉得古世民说得在理,何怀玉仍有一些不安:"你没看出来贾队长故意把你支开吗?我越来越怀疑他就是当年的幕后黑手。"

"你还在怀疑他?真的不太可能——"

"怎么不可能?他当年是你爸的手下,想办法谋权篡位再正常不过!现在他阻碍你调查,不就是怕被你查出真相来?"何怀玉道。

古世民苦笑着摇摇头:"不会是他,我对他非常了解。以他的资历和能力,要是有贪恋权势的心思早就高升局长了,不至于那么多年还是个区刑警队长,让蔡局长一直骑在头上。"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不要太过信任别人。"何怀玉坚持道。

古世民不再争论,而是拍着何怀玉的肩膀道:"你还是专心本职工作,帮忙再看看郑文华的尸体吧,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既然他跟「蓝色眼泪」扯上了关系,我们找出凶手就有可能获得更多信息,也算是殊途同归。"

"我一定尽力去查。"何怀玉重重地点头道,然后又问:"听说你上午抓了许俊全,他参与了绑架吗?"

"嗯,看样子你也听说过他?"

"去年比赛时候我们学校里面挺多他的粉丝,我都看过他唱歌的直播,没想到那么快就已物是人非。"

"他大概是因为比赛失利受到打击得了精神疾病,至于绑架案他参与了多少还要等我们抓到许俊安才能确定。"古世民叹气道,"不管最后怎么判,他们接下来的日子都会非常困难。"

不管多感伤许氏兄弟的命运,案子仍然要查。迫于时间紧急,古世民不得不让同事们分头行动。两个人负责排查许俊安的同事,一个人去许俊安结识八戒沙僧的王朝酒吧,他自己则骑上摩托奔向了天年养老院。

天年养老院与古世民的家只隔着两个街区,但他却从未来过。古世民一路都在担心无法面对老人们惨淡生活的场景,走进天年养老院时却发现一切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

这座养老院规模并不大,是由一栋旧公寓改造而成,六层的楼房里面估计住着五六十名老人。

看到老人们或安宁或谈笑,纷纷露出幸福的神情,古世民心里连日的阴霾也被扫除了许多。

古世民向接待员表明来意,两分钟后便看到一位中年男人满眼笑意地从电梯小跑出来,正是之前在梦海公寓曾经见过的天年养老院院长华光明。

"华院长,您好!"古世民伸手笑道,"我是南安区刑警队的古世民,有些情况想找您咨询一下。"

"古警官您好!"华光明爽朗地笑道,"我记得您!您去过我家!" 虽然上次因为四象血案引发了一场误会,但从华光明的态度看得出来并没有记恨。

"抱歉,我们给您带去了不便!"古世民不好意思道。

与上次被抓起来的恐惧相比,今天的华光明显得轻松愉快许多,笑着将古世民引到办公室说道:"没事!没事!您往里面请!"

"您的养老院条件挺不错的,我看那些老人家都很开心。能让他们老有所依,您真是功德无量啊!"古世民崇敬道。

华光明摇头叹气道:"诶!他们原本都是附近的居民,有的意外失去儿女,有的卖掉老房子给孩子换大房,都是些苦命人。我只是尽一些微薄的力量,将大家凑到一起互相有个照应。"

想到老人们看似闲适的笑容背后的痛处,古世民心里泛起一阵酸楚。

"古警官大家光临不知有什么吩咐?"华光明主动问道。

古世民一手从口袋里掏出药瓶和圆珠笔,另一只手摸着自己光秃秃的后脑勺,略带歉意地说: "我今天来主要想了解一下许俊安的情况,您知道他在哪吗?这是我从他住处找到的东西,应该是从你们这边拿的。"

"俊安?他在我们这做兼职,你找他什么事?"华光明疑惑道,却没有接过古世民手上的东西。

"他似乎经常从您这里顺手牵羊。"古世民试探道。

华光明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要抓他吧?他拿这些东西是得到大家默许的,其实不能算偷。"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