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七章 雪上加霜

3779

对于许俊安明显的偷窃行为,养老院却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古世民多少有些不解:"虽然他经济条件差一些,你们也不能因为同情就不讲原则吧。您这里住的都是老人家,万一丢失贵重财物,对他们可是非常大的打击。"

"不会!您有所不知,俊安这孩子吃苦耐劳性格纯良,我们大家都对他很放心。"华光明将头摇成拨浪鼓道,"要不是因为弟弟生病,他也不会拿那些药。我们这最不缺的就是各种药材和医疗器械,老伙计们都很愿意帮他,只是不想伤害他自尊才没明说。"

说着华光明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本相册,里面有许多养老院活动的照片,其中就有不少许俊安细心照料老人的场景。

翻阅几页相册之后,古世民对勤劳心细的许俊安不由生出一些好感,却也深知好感不能影响办案。

古世民将相册合上,低声问道:"偷拿药物的事情可以暂且不论,你知道他平常会去哪些地方吗?"

"他除了在建筑队打工,就是来这里兼职或者回家照顾弟弟,其他应该没啥地方。"华光明答道,"您找他还有什么事情吗?他昨天晚上没有过来,不会遭遇了什么不测吧?"

古世民犹豫了一阵是否要破坏他们心里许俊安的美好形象,想到他们迟早会从新闻里看到,便干脆道:"他涉嫌参与一起抢劫和绑架案,目前还在调查中。"

"不会吧?"华光明突然一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不像干坏事的人啊!"

从情感的角度出发古世民也不希望许俊安犯罪,却理智地点头道:"照现在的情况看,他不太可能逃脱罪责。现在他手里还有个人质,如果尽快找到他或许可以避免错上加错。"

"这!?"华光明面露难色,"我也不知道他在哪,昨天晚上给他打电话一直是关机。"

继续问询几句,却仍无法获得有效线索,古世民无奈地告别华光明,准备另寻他处。

刚走出院长办公室没几步,古世民就听得一声叫喊,转头便看到一位似曾相识的老人。

"小古?!"白发苍苍的老人将信将疑地喊道。

"您是?"古世民认真观察起眼前满脸皱纹身形佝偻的老人,却始终想不起对方是谁。

"你是古世民吧?我是温福安啊!"老人眼神中夹杂着些许对时过境迁的感慨。

"温——你是温校长?"古世民终于想起来对方的身份,竟是自己初中时候的老校长。

重逢温老校长,古世民既感到欣喜又有些愧疚。

当年混世小魔王郑天天在校园内死亡,大家都以为是他自作自受导致意外,却偏偏被年仅十三岁的古世民翻了案。

虽然古世民最终找出了杀害郑天天的凶手,却也间接导致温校长引咎辞职。

想起当年温校长黯然离开的落魄,古世民愣愣地站着一时不知说啥是好。

反倒是温老校长上前拉住古世民的手,和蔼地笑道:"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你果真当上刑警啦!真好!"

古世民摸了摸光头,不好意思道:"温校长见笑了,您住在这吗?"

"是呀!华院长找我来帮忙管理养老院,算起来已经十五年啦!"温校长道,"你到这边来有什么事情吗?我看你脸色有些为难?"

古世民有些迟疑,几秒后道:"我来调查一起案子,涉及许俊安。"

"许俊安?那孩子挺老实的啊,他犯什么事了吗?"

"涉嫌抢劫和绑架。"古世民低声道。

温校长静静地观察了一阵古世民,接着道:"你心里有顾忌。"

古世民轻轻点了点头。

"你还记得在宁海中学的时候吗?"

"对不起!"古世民低头道,他当然记得当年自己坚持查案的事情。

"说啥对不起!你没有错!"温校长正色道,"没想到那么多年了你还是背着这个包袱不放。"

古世民像个砸坏教室玻璃的小学生一般低垂着头,静静地聆听老校长教诲。

"你从小就能坚持做正确的事情,不被世俗束缚。从那时起我就相信你的警察梦想一定可以实现,不过现在我倒是有一些失望。" 老校长说完长长地舒了口气。

古世民有些不解,想说抱歉又憋了回去。

"你的梦想实现了,可那份初心却丢了,这个梦想还有什么意义呢?"

被这一番教训,古世民仿佛突然从醉梦中惊醒过来,大大地睁着双眼望向老校长。

"以前的事情不要再纠结了,你没有任何错。"

古世民重重地点点头,多年以来对老校长的愧疚得以稍微缓和。本想再和温校长寒暄几句,但对方却以警务繁忙为由三两句便将古世民轰出了养老院。

与古世民四处奔波调查不同的是,何怀玉一整个下午都没有离开刑警队,结果却同样让人沮丧。

不管再做几次检查,都无法在郑文华的尸体上找到任何除了脖颈被勒之外的伤痕。

何怀玉半天的努力基本没有任何收获,本想下班将孟紫霞约出来吃饭调解下心情,结果她却忙着加班无法应邀。

想起昨天遇到买理疗仪的骗子袁祖昌,何怀玉满怀憧憬地打电话给饶所长询问进展。

没想到袁祖昌比泥鳅还要滑溜,他卖的那些仪器明面上都是合法的按摩仪,只在口头宣传上包治百病,让人很难抓到把柄。

尽管何怀玉录了音,袁祖昌却坚称那只是开玩笑,不能当做证据。

最让人气愤的是,饶所长好不容易找到一些买了理疗仪的老人家,他们却都不认为自己受骗,不仅不愿意指证袁祖昌诈骗,反而还辱骂饶所长多管闲事。

何怀玉心里憋着一股窝火想找个地方发泄,想来想去合适的人选也就只剩下技术组的大头。

大头已经修好了中介崔晓磊的手机,但要想从他手里拿回来,何怀玉必须得破费一次。

虽然胜利商城里开业酬宾的牛肉火锅店全场打八折,看到账单时候何怀玉仍然听到了心里滴血的声音,仿佛他们俩刚吃完的不是牛肉,而是自己的心头肉。

更让何怀玉难受的是,翻遍了崔晓磊的手机都没有找到「穷奇乱世」相关的信息。崔晓磊的手机里联系人无数,却几乎都是租购房产的客户。

眼看大头挺着肚子打着饱嗝扬长而去,何怀玉垂头丧气地踏上了返回住处的路。为了宣泄情绪,即使已经体乏心累,何怀玉仍然选择走路回去。与昨天认识孟紫霞时候相比,今天他的心情变得非常失落,走在路上就像失了魂魄一般。

走着走着,何怀玉突然感觉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猛一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如此来回几次,何怀玉不禁怀疑起自己是否太过疲劳,才会引发幻觉。

不管是否真的有人在跟踪,何怀玉都谨慎地选择了走大路。眼看快要走到锦福小区,何怀玉再次警惕地回头观察了一番,仍然没有发现异样。

就在何怀玉以为平安无事的时候,仿佛是为了满足他的期待,一辆小轿车突然停到他的身旁。何怀玉猛地一惊想要撒腿跑开,还没来得及呼救,就已经被车上下来的人影敲晕过去。

何怀玉万万没想到他会在十天内被人敲晕两次,当法医居然也能接连面临生命危险。等何怀玉再次从头痛中清醒过来,自己已经被人绑在一棵狐尾椰的树干上。

上次在审讯室醒来,他以为自己要面对黑警,结果只是场误会。如今夜黑风高,公园里又是人迹罕至,何怀玉心里更加恐慌起来。虽然不确定是否有好心人看到当街绑架帮忙报案,但他很清楚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何怀玉镇定住情绪继续观察环境,惊讶地发现不远处席地而坐的竟然正是昨天傍晚在渝州小面馆遭遇的三名壮汉。

"三位大哥!昨天纯粹是场误会,我在这给大家赔礼道歉!"何怀玉脸上堆起笑容,心里却愈加害怕。

"小子醒啦!"其中一人起身道,"昨天你泼我们一身面汤有错在先,按着道上的规矩怎么也得砍根手指来赎罪。"

来人故意停顿了一会,然后又道:"看你年轻还要娶媳妇,手指先给你留着。只要好好赔偿,咱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昨天是我不对,我愿意赔偿,只要我能负担得起,您尽管提!"何怀玉继续赔笑道。

"我们要得不多,一人一百,正好三百万。"壮汉左手伸出三根指头,脸上露出一道邪魅的笑容。

何怀玉本以为对方能开口要个几千块钱,咬咬牙还可以平息闹剧,结果对方张口竟然想要三百万巨款。何怀玉不确定对方是否故意开个离谱的高价,从而达成其他目的,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我们既然把你绑了,就不可能白忙活一场。"另一名壮汉走近前来说道,"我们知道你是法医,也知道你那些刑警同事的厉害。为了我们的安全,你和我们必须有一方从海涯消失。"

"各位大哥,不是我不愿意赔偿,可我真的办不到啊!就我这刚毕业的小法医,每个月工资到手才几千块,就算把前后十八辈子的肾都卖掉也凑不到三百万呀!"何怀玉苦笑求饶道,"要不大哥们给我指条明路?哪家银行比较好抢,我明天一大早就去试试。"

话一出口何怀玉脸上就被打了一记响亮的巴掌,最后一名壮汉揉着手说道:"死到临头了还跟老子贫嘴。"

何怀玉左脸被打得疼痛不已,特别是那块「乂」字伤疤,更是如撕裂一般发出钻心的痛。很快嘴里传来一股腥味,一条血丝从嘴角渗了出来。

何怀玉心里连连叫苦,却也努力地控制着情绪一边思考着应对方法。既然对方在跟自己谈条件,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三位大哥,三百万我是真的拿不出来!你们开开恩,换个我能做到的条件,我一定努力去做。"虽然何怀玉很想借着被打痛的机会,挤出一些眼泪来博同情,然而两只眼睛却不争气,一直干涩得「滴水不漏」。

"我们也不为难你,"带头那位壮汉接茬道,"只要交出得胜集团的文件,我们就放你回去。"

"什么文件?"何怀玉疑惑道,心里却非常惊讶,这三名壮汉竟然是为了冯喜事上次所说的文件而来,更可怕的是那份文件居然短短几天已经被炒到了三百万高价。之前何怀玉还以为悬赏三百万只是夸张并未放在心上,此时却不得不认真对待起来。

"你不用再装了,我们已经打听过,胡斌之前就住在你住的地方。"另一名壮汉道,"你告诉我们文件在哪,我们拿了换点买路钱,从此两不相欠。"

听他这么一说,何怀玉心里盘算起来。眼下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坦言没见过文件继续乞求原谅,二是保命要紧先把包袱甩给古世民,何怀玉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二个方案。

正在何怀玉准备告诉对方文件在古世民那里的时候,突然一阵"嗖"的声响划破夜空,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名壮汉扶着额头踉跄地退了几步,然后扑通一声倒在了草地上。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