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八章 讨价还价

4491

眼看那名壮汉满头是血在地上嗷嗷痛哭,何怀玉以为是警察闻讯赶来,心中不禁窃喜。

紧接着又听得「嗖」地一声响,一颗小石子与另一名壮汉擦肩而过打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上。

"什么情况,怎么不是警察?"何怀玉心里愈发好奇,迫切想要知道是哪位英雄会在这个时候用这种方式来救自己。

一名壮汉本想循着石子的方向找袭击者,马上就被打得抱着肚子哀嚎。三名壮汉陆续就高速飞来的石子打得满地打滚,很快便互相搀扶着逃出了公园。

又过得两分钟,何怀玉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草丛里探出身来,竟然是手持弹弓的王通。

"你没事吧?"王通一边警戒地观察着环境一边跑来帮何怀玉解开绳子。

何怀玉原本还觉得王通的出场方式不够英雄气派,转眼看清王通被汗水浸湿的衣服,心中立刻愧疚起来,赶忙道谢道:"我没事,幸亏你出手相救!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功夫,真是厉害!"

"没什么,小时候山上打鸟练的。"王通摸着后颈道。

身上绳子被解开,何怀玉活动一下筋骨后,从口袋里拿出半包刚才晚餐用剩的餐巾纸。一张擦干净嘴角的血,其他递给王通擦汗。

王通接过纸巾简单擦了几下,也没说什么,便让何怀玉跟着往公园外走去。

有过一次经验,何怀玉自然不会再期待有专车迎接,欣然接受了走路加骑共享单车的环保出行方式。回到闹市区的时候,何怀玉已经双腿发软得踩不动踏板,终于体会到王通骑自行车追到公园救自己有多么不容易,对在前头领路的单薄背影愈发感激。

换上夜班公交车,何怀玉擦干满头大汗终于得以静静思考方才的遭遇。他心里有许多疑问,都等着一会跟冯喜事问个清楚。

走到废品回收厂门口,何怀玉已经想好该如何与冯喜事交涉,心里甚至有一些隐隐的期待。

王通大声呼喊几次之后,咳嗽不止的冯伯从门卫室出来缓缓打开大门。这一次冯伯没有再让何怀玉登记,大概是已经记住这个脸上有「乂」字伤疤的年轻人。工厂里大部分灯光都已关闭,工人们都已经回家休息,只有冯喜事和王通王达兄弟还在坚守。

冯喜事笑脸盈盈地端着一碗麻辣烫上前跟何怀玉打招呼,何怀玉却只是接过吃的并不答话。

何怀玉随意在椅子上做了下来,开始品尝已经发凉的麻辣烫。刚吃一口,何怀玉就惊奇地发现,平常不怎么看得上眼的麻辣烫竟然异常好吃。也不知是冯喜事挑的东西真的好吃,还是折腾一晚胃口大开。

"何法医,你没受伤吧?"冯喜事问道。

何怀玉继续吃着麻辣烫一言不发,这便是他刚才拟定的「以静制动」谈判策略。

"你别光顾着吃啊!就没有什么事情想问我吗?"冯喜事又问,何怀玉仍不答话。

"你不会是被打傻了吧?"冯喜事哭笑不得地问道,甚至想要抬手去摸何怀玉额头的温度,被他扬手打开。

冯喜事连连摇头,歉声道:"你不会以为我们跟踪你吧?"

何怀玉凝视冯喜事的眼睛,示意继续坦白。

"我们听说环保局长郑文华被杀了,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说来真巧,王通刚好看到有人把你打晕抬到车上。"冯喜事解释道。

何怀玉撇了撇嘴,完全不接受这个解释。

"我们没有恶意,反而是在保护你,我们一直把你当朋友。"

何怀玉摇摇头,显然仍不相信。

"你不信我们的友谊,至少要相信你自己。你是最有可能找到那份文件的人,相当于两百万身价。我们有过愉快的合作,当然希望可以继续互利共赢。"冯喜事始终保持着微笑,仿佛眼前坐着的就是一堆钱。

"三百万!刚才那几个混混说文件已经涨到三百万了!"何怀玉拿起一张纸巾擦干净嘴,学着混混的模样笔出三根手指。

冯喜事脸上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这么快?我咋没收到消息——"

"以后别再跟踪我了!不论什么理由。"何怀玉不再端着姿态,毕竟如果不是王通相助,自己也难以平安脱身。

"保护,不是跟踪。以后你自己出门可得注意安全,再有类似事情我们可就帮不上忙了。"

"怎么?这种事还能经常发生吗?在闹市区公开绑人,以为我们警察都是摆设吗?"

"你不用浪费精力去跟他们较劲,能干这一票他们肯定早就做好了离开海涯的准备。"

何怀玉心里仍有一些怨气:"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根据王通的观察和我们的分析,很可能是得胜集团的人。"冯喜事道。

"又是得胜集团?"何怀玉疑惑道,"不会是你们跟得胜集团有过节,故意演戏骗我去找他们麻烦吧?"

冯喜事摇头苦笑:"你的疑心真不是一般重,就我们这几个人能搞出那么大手笔吗?有这能耐我们去拍电影不更赚钱?"

"你们与得胜集团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想找他们麻烦。"何怀玉质问道。

"冤枉啊!明明是得胜集团在找我们的麻烦。他们和环保局长郑文华合作,想要以环保的名义把我们这一片工厂全部拆掉。"冯喜事怨恨道,"他们只想赚钱,却要拆掉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我们找谁说理去?幸亏现在郑文华遭了报应,我们的厂子可以再活几年。"

"郑文华的死不会跟你们有关吧?你这动机挺明显的。"

"怎么可能?别墅园到处都是保安和摄像头,我们又不傻。死了郑局长,还会有赵钱孙李局长,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冯喜事否认道。

"所以你的目标是要扳倒得胜集团吗?"何怀玉问道,"难度可不比杀人更小。"

冯喜事摇头道:"我看你们警方一定是什么都没查出来,不然干嘛整体疑神疑鬼的?"

何怀玉意识到对方在套话,偏不让他得逞:"我只是一名法医,不知道他们的调查进展。"

两人正在讨论着,王达突然推门急匆匆走了进来,略带羞涩地与何怀玉点头打招呼后,急忙说道:"你们快看新闻,钟小岩找到了!"

何怀玉拿出手机一看,网上已经大范围报道起雷放带人解救出钟小岩的新闻。

事情如雷放所料,在全城严查客运车辆的情况下,人贩子齐杰果然踩入了网开一面的陷阱,选择利用货运渠道转移孩童。在全市警察的不懈努力下,众人终于在一个物流园找到了一辆可疑的货车,而奄奄一息的钟小岩就在其中一个大纸箱里。

这辆货车里除了装着钟小岩的纸箱,其他全都是「正心教」支援山区教育的物资。这些货物原本是教众自发筹措,没有经过非常严格的登记和验视,被人贩子利用起来很难查到来源。

尽管警方迅速盘查了司机、物流园和教会负责人,却仍没有找到齐杰的踪迹。

救出钟小岩之后,警方终于得以给公众一个交代。市局很快组织了一场发布会,将林果和钟小岩被绑架的过程公之于众,呼吁大家注意保护儿童安全,并积极举报齐杰相关线索。

网民们对人贩子齐杰的声讨一浪接一浪,都恨不得能够将他抽筋扒皮。对于同样参与拐卖儿童的潘名扬,却是评价不一。尽管大家都认为潘名扬不应该绑架小孩,却也对他们一家悲惨的境遇表示同情,甚至有不少爱心人士发起了帮助潘静静治病的捐款。

对于潘名扬一家,何怀玉的感情与大部分网民一般复杂,哀其不幸的同时怒其不争。所幸潘静静能够得到救治算是所有不幸中的万幸,何怀玉心理勉强得到一些安慰。

警方成功救回钟小岩,总算得以喘口气,接下来便可以专心调查郑氏父女的案子。

何怀玉一边期待古世民快些救出郑芊芊,一边也摩拳擦掌想要建功立业。其实即使没有发生被劫持的插曲,何怀玉也早有找冯喜事聊一聊的打算,他越来越觉得冯喜事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关于郑文华被杀的事情你了解多少?"何怀玉问道。

冯喜事简单答道:"听说郑文华是被人勒死的,凶器是洗澡的波纹管。"

"这个信息网上已经传开,说点有用的吧。"

冯喜事收起笑容道:"听说现场出现了「蓝色眼泪」。"

"你怎么知道的?"

冯喜事笑道:"嘿嘿,还是从网上看来的,不过这件事关注的人不多。"

何怀玉眉头一皱,继续问道:"关于「蓝色眼泪」的故事你知道多少?"

"你怎么跟审犯人一样问个不停?"冯喜事白了何怀玉一眼,接着反问道,"你问了那么多,该我问你了。同样的问题,你了解「蓝色眼泪」吗?"

何怀玉轻轻摇了摇头:"无可奉告,我可没心思跟你猜谜语。我是刑警,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你刚才不说自己只是个法医吗?现在又成警察了?"

"对啊,我有法医和刑警的双重身份。"何怀玉理直气壮道,"就像你一样,表面上是个回收厂厂长,背地里——"

"是个美食家!"冯喜事抢答道。

何怀玉学着刚才冯喜事的眼神回敬了一个白眼,重新问道:"说认真的,「蓝色眼泪」的故事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也无可奉告!"冯喜事道,"这东西牵扯很大,我可不想惹祸上身。你不是警察吗?自己去查就是了。"

"我会去查清楚的!"话刚说完何怀玉突然反应过来,对方分明就是在引诱自己去调查。想到自己差点就被骗过,何怀玉心里一股怒火立刻烧了起来:"你想骗我去查「蓝色眼泪」,你们一直在利用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冯喜事摇摇头:"还是那句话,我们对你没有恶意。如果你认为可以共赢我们就继续合作,要是你觉得单纯被利用我们也不强求你做任何事。"

"现场的「蓝色眼泪」是不是你们放的?"何怀玉严肃地质问道。

"我以下半辈子的口福发誓,绝对不是我们放的。"冯喜事举起右手道,"我们上次的货都卖到商国去了,要有还有货我肯定不会浪费,早换成大家的伙食钱了。"

"那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不管是否继续相信对方,何怀玉都想先了解一下他们的目的。

"很简单,我们只是想知道警方的调查进展。"冯喜事脸色诚恳道,"我跟许俊安有些交情,希望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给他提供些帮助。"

"你们认识?你该不会想窝藏罪犯吧?"何怀玉越听越觉得困惑。

"他曾经想让许俊全到我们这工作,后来因为不方便照顾才放弃。"冯喜事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 "这是南安区胜利商城项目的部分施工图纸,许俊安参与了这次施工。你也许看不出猫腻,其实里面有不少偷工减料。据他工友所说,整个商城项目都存在非常严重的质量问题。"

胜利商城除了一座豪华购物中心,还有两栋高端写字楼和八栋住宅楼,是今年海涯市最红火的地产项目之一。若是被爆料出有质量问题,无疑会掀起一场金融风暴。

"胡斌的资料跟这个有关吗?"何怀玉这才明白胡斌手里的那份材料的重要性。作为财务总监,胡斌一定掌握非常多内幕信息,而经他手流传出来的资料一定涉及了得胜集团的核心利益。

"我猜是的,具体什么内容不清楚,但一定对得胜集团影响非常巨大。"冯喜事点头道。

何怀玉并不想掺和冯喜事与得胜集团的恩怨,却对许氏兄弟颇为同情:"你知道许俊安在哪吗?他现在最好的选择是自首。"

"你不会以为他在我这吧?我可没那么大胆。我并不能左右他的选择,如果他伏法,我们会帮他照顾好许俊全。"

冯喜事的要求并不难满足,何怀玉内心也并不抗拒分享调查信息,毕竟这个时代已经很难完全保守秘密。即使何怀玉不说,也会有其他渠道泄露出去。可是何怀玉并不想做亏本买卖,于是道:"既然要共赢,我能得到什么?"

"王通刚才可是救了你的命啊!讲道理是你欠了我们一个人情。"冯喜事不服气道。

"那也不是我要求你们救的,"何怀玉微微一笑耍起赖皮来,"咱们既往不咎。"

"行行行!"冯喜事妥协道,"我派些人帮你们找许俊安,如果有他的踪迹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对方开出这个条件,何怀玉反而更加疑惑起来:"你一边说要帮助许俊安,一边又要帮我们抓他,你的葫芦里面到底装着什么药?"

"你不是说了吗?他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去自首。如果他不自首,早点抓到也比等到弄死人质强,我们两边都帮。做生意嘛,最重要的就是共赢!"冯喜事说得头头是道,仿佛真的在做善事一般。

依照对冯喜事的了解,何怀玉并不相信他会出卖许俊安,便提出了另一个要求:"不行,找许俊安你只会消极怠工,找到了也不一定会告诉我。我们换个条件,你们帮忙找人贩子齐杰。那种十恶不赦的人渣,你们肯定不会包庇。"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