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三十九章 慷人之慨

3136

回到住处酣睡一晚过后,何怀玉从前日的各式打击中恢复过来,打起精神开始新的一天工作。

刚到办公室坐下一会,就有接待人员来通知,林果的母亲前来认领遗体了。

对于林海源以事务繁忙为由让她妻子马娇独自前来的事情,何怀玉心里多少有些不齿。即使林海源与林果没有血缘关系,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也不应该如此绝情。

至于林果的亲生母亲马娇等到案件结束才来,在何怀玉眼里同样是一种无情的选择。即使看见马娇抱着林果哭成泪人,何怀玉心里也没有生出太多同情。若是真的如此伤心,为何不早点将孩子接走让他入土为安呢?

匆匆办理完手续,何怀玉默默地将马娇送到刑警大楼外,没想到突然就被一群气势汹汹的人包围了起来。

何怀玉本能地想往后退,转念想到马娇还抱着孩子,又往她身前站了一步。虽然昨天被劫持的恐惧没有完全消退,现在他却完全不需要害怕。这里是警察局,没有谁敢到这来撒野。

看到来人都举着摄像机和手机,何怀玉才反应过来,他们是闻风而来的媒体。何怀玉转头看向马娇,对方含泪摇了摇头。既然马娇不愿接受采访,何怀玉自然担负起保护受害者家属的责任。

"大家让一让!让一让!"何怀玉挡在马娇身前,在殡仪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勉强拉扯出一些空间。

媒体们并没有放弃的意思,接连抛出各种问题:

"请问为什么只有您和老人家前来?林总为什么没有来?"

"听说您和林总之间的感情不太好,对此您有什么解释吗?"

"请问你们知道潘名扬一家的状况吗?你们会原谅他们吗?"

"请问您会看在潘静静身患脑瘤的份上选择宽容吗?"

劈头盖脸的一阵骚扰,让何怀玉心里非常恼火,差点就要不顾警察的形象开始骂人。看着四面八方伸过来的镜头,想到如果一旦骂人会产生的后果,何怀玉深呼吸几次按捺住脾气。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尽力张开双臂,帮马娇腾出一点空间。

"宽容?我的果儿死了!你们凭什么让我宽容!"马娇突然哭着朝媒体们大声吼道。

"冤冤相报何时了!潘静静是无辜的!"一名高举着手机的女孩喊道,人群的骚动愈演愈烈。

何怀玉攥着拳头,心里突然很希望有人能来帮忙,将嘈杂的苍蝇们都驱赶开。

接着又是一阵质问,甚至有人开始推搡起马娇,害的她一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你当过母亲吗?你可以继续做你的圣母,但我永远不会原谅!"马娇愤怒地回应道。

就在扶住马娇的一瞬间,何怀玉惊讶地发现马娇翻起的裤腿下竟然有一片淤青。"难道她来之前受了伤?是林海源实施了家暴吗?"何怀玉感到非常惭愧,自己先前竟然还想要指责这位母亲姗姗来迟。

眼见马娇情绪几近崩溃,质问和嘲讽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何怀玉终于忍不住振臂高呼:"大家静一静!我是法医何怀玉,你们来采访我!我参与了抓捕潘名扬的行动,我什么都知道!"

"他就是上次抓崔晓磊的那个法医!"有人认出了何怀玉的身份,兴奋地喊叫道。众人听得喊声,纷纷将目光转移过来。

何怀玉往旁边用力挤了几步,人群也跟着汹涌袭来,马娇终于得以从包围圈逃脱。

何怀玉还未站稳身子,就被扑面而来的一堆唾沫星子打得差点抬不起头来。

"您是法医为什么屡次参与抓捕行动?警局没有其他刑警可以查案吗?他们怎么看待这件事?"

"警方是怎么查到潘名扬有嫌疑的?据说去年就曾经抓过他,当时为什么把他放走?是不是你们工作的疏忽导致了林果遇难呢?"

"为什么警方还没有抓到人贩子齐杰?海涯市区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是否真的可以保障社会治安?"

"您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是犯人弄的吗?"

"作为一名法医,您主动接受采访,是不是想吸引眼球当网红?"

何怀玉本想用一些官话来应付媒体从而解救马娇,没想到迎来的却是各种角度刁钻的问题,立刻就觉得自己招架不住。眼看众人的问题越来越离谱,何怀玉忽然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应对方法。

"大家先静一静!我有重要的话要说!而且我只说一次!"何怀玉高声喊道。

众人又吵嚷了一阵才将信将疑地安静下来,纷纷将镜头对准何怀玉。

"大家都是直播吗?"何怀玉问道,得到了众人点头回应。

"很好!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接下来的话非常重要,请大家一定要认真听,深入思考,然后坚决执行!"何怀玉清了清嗓子用最快的语速喊道,"请大家一定要取消关注这些断章取义搬弄是非慷他人之慨吃人血馒头的无良媒体!"

话音未落何怀玉便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转身往刑警大楼跑去,只留下身后一堆媒体人骂骂咧咧。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跑慢一些就会被人围殴,也知道即使自己逃出来也会被许多媒体口诛笔伐,弄不好还要接受上级的批评。对于这些后果,何怀玉并不害怕,反而感到心情无比舒畅。

何怀玉心情忐忑地回到办公室,很快便在网上看到许多关于自己刚才怒怼媒体的讨论。虽然很多媒体都在骂何怀玉哗众取宠,却也有不少人对他反抗媒体暴力表示支持。

"小何!你又出名了啊!"宋祥不知何时静悄悄地走了过来。

何怀玉连忙放下手机,起身说道:"我不是故意要把事情闹大的,那些媒体真的太过分了,我一时没忍住。"

宋祥一脸坏笑道:"最近你又是出外勤,又是怼媒体,当个小法医真是大材小用了呀!"

何怀玉心里不服气,又自觉理亏,只得低垂着头做出认错的样子。

过得一会宋祥哈哈笑了起来,轻轻拍着何怀玉的肩膀道:"不要紧张,我跟你开玩笑的!你没有做错什么,我倒是挺羡慕你,年轻有干劲而且敢说敢做。"

何怀玉见宋祥的确没有责怪的意思跟着憨笑起来,过得一会看到组长张万年的办公室又不禁有些担忧。

宋祥似乎看穿了何怀玉的心思,指着组长办公室道:"你在担心老张吗?"

何怀玉微微点了点头。

宋祥笑道:"你今天怒怼媒体,确实有点影响海涯警方的形象。不过没关系,我们顶多就说你是临时工,把你开除掉就没事了。"

"啊?"何怀玉惊讶道,然后才意识到宋祥又是在开玩笑,于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宋祥笑得有些合不拢嘴,一边解释道:"老张年轻时候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你别担心。以后该干啥还是干啥,反正我看热闹不嫌事大!"

直到宋祥回到自己座位,何怀玉耳朵里都还在回响着他的笑声。看到宋祥得意的样子,何怀玉默默在心里下定决心,有机会一定要捉弄报复他一番。

过得一会,何怀玉又收到了古世民的嘲讽「语信」:"热血法医怒怼无良媒体!很出风头啊小伙子!"

何怀玉恍惚间有种成为网红的感觉,一时竟有些哭笑不得。何怀玉回复了一个扮鬼脸的表情图,然后转移话题道:"许俊安找到了吗?"

古世民本来也想跟何怀玉探讨一下案情,文字编辑到一半却突然被通知有客来访,只好约何怀玉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再聊。

从办公室到接待室不过二三十米,古世民却走走停停踌躇不决走了三分多钟。之所以如此,只因访客名叫孙一冲,是他近二十年未见的初中同学。

想起初中两人相识相交到反目成仇的过程,古世民心中便唏嘘不已。当初若不是古世民执意要找出混世小魔王郑天天的真实死因,也不会发现孙一冲父亲杀人,两人也不至于从此形同陌路。

这么多年来古世民时常会想起孙一冲,却因害怕知道他过得不好从不敢去了解他的情况,仿佛就像失散多年的旧恋人一般。

推开接待室玻璃门的一瞬间,古世民立刻认出了孙一冲,他那陌生又熟悉的脸上腼腆善良的笑容与儿时并无二样。原来想象过很多次的尴尬会面,其实并没有那么困难。

孙一冲站在门边有些胆怯地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古警官,不好意思,打扰您工作了。"

古世民赶忙握着孙一冲的手将他拉到沙发坐下:"一冲,好久不见!你还是叫我世民,咱俩不用客气。"

"古警官,我想求您帮个忙。"孙一冲红着脸说道。

难得旧友有事相求,古世民自然不能推卸。也不管是什么请求,古世民拍着胸脯就道:"不用客气!你尽管说,我一定照做!"

孙一冲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有些难为情道:"我知道你是有原则的人,如果会违背原则,你可以拒绝,不用因为以前的事情有负担。"

被他这么一说古世民反倒更加愧疚,连忙收起笑容认真说道:"你先说说看,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尽力。"

孙一冲犹豫一阵后鼓起勇气道:"我想请你救救我哥哥,他被怀疑成杀害环保局长郑文华的凶手。"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