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章 初出茅庐

3765

从宁海派出所出来,不到二十分钟,何怀玉就在警车护送下到达海涯市南安区警察分局楼下。

上班第一天就迟到,该带的证件也没有,何怀玉望着楼顶上硕大的警徽心中难免有些怵。何怀玉深吸一口气朝着大厅走去,却又突然面带忧色转身返回车旁,敲开饶所长正要离去的车窗。

赖警官见何怀玉面色阴沉去而复返,有些诧异道:"何法医,我们已经跟你道过歉,这真是误会,你可别得理不饶人!"

"别瞎说!"饶所长及时制止赖警官,再转头笑着对何怀玉道:"何法医还有什么指教?我们洗耳恭听悉心受教。"

"赖警官别激动,我不是回来找茬的!"何怀玉道,"饶所长,我之前跟你说耳垂的事情是认真的,你最好尽快去医院查一下心脏。烟酒都戒一戒,辛苦大半辈子可别在身体上吃了亏。方便的话,我们互相加一下「语信」,有什么事情及时联系。"

嘱咐完饶所长,何怀玉又朝着赖警官笑道:"赖警官,谢谢你之前的优盘,过两天我把东西还给你,到时候你记得把押金还我!"

看到赖警官像交通信号灯一般胀红的脸,何怀玉心情就像一路绿灯一般畅快。

告别两名警察,何怀玉忐忑地走进大楼。本以为迟到加材料丢失的问题会给自己带来巨大麻烦,却发现报到手续进行得异常顺利。

心情复杂的何怀玉忍不住问负责办理手续的大姐道:"我这样空手来报道真的没问题吗?"

大姐轻轻一笑:"我们早就收到了你的资料,现在所有机构都在推行无纸化办公。再说了,谁有那么大胆子到警察局来冒充法医啊!"

大姐边办理手续还一边热心地给何怀玉介绍南安警察分局的组织架构,以及办公楼的布局设施。

虽然何怀玉一直想努力认真听,却总不由自主地走神,既担心毒品和连环杀人案的事情,又对自己的新工作感到惶恐不安。

大姐耐心讲解了一大堆,被何怀玉耳朵一过滤就只剩下了一个刑警队。

刑警队是整个警察局的重中之重,主要分成两个侦查组,还有法医组、技术组、后勤组等拢共一百余人分布在五层刑警大楼的各个办公室。

"那我迟到的事——"何怀玉还是忍不住嘴贱问了出口。

"下不为例,今天第一次就算啦。"大姐眼含笑意道,"小伙子加油干,张组长已经给你准备好欢迎仪式哦!"

听到有欢迎仪式,何怀玉心里一暖,屁颠屁颠地跟着大姐来到一间敞亮的办公室。从墙上挂着的张贴画和办公桌旁的模型,很容易看出这就是法医组所在。

"杨博士,你们组的新人到啦!"顺着大姐的声音,何怀玉看到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法医。依稀记得刚才大姐介绍过,这是一名从商国留学回来的博士,名叫杨玉倩。

杨玉倩抬起头来,那张冷艳的脸上透出两道审视的目光,好几秒之后才道:"怎么才来?把大褂穿上,跟我走!"

杨玉倩说完便转身走出办公室,甚至没有给何怀玉打招呼的机会,只留下空气中一股若有若无的茉莉香。

何怀玉没想到和新同事第一次见面竟然如此尴尬,连忙拿起白大褂追出去。

追随着杨玉倩的身影,何怀玉很快便来到解剖室门前。慌慌张张推门进去,正对大门的墙边已经一字排开坐好四名表情微妙的法医。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何怀玉,请前辈们多多关照!"何怀玉憨笑着打招呼,一边观察起众人的反应。

何怀玉面试的时候曾经见过坐在中间的法医组长张万年,此时再见感觉亲切了一些。张万年没有答话,脸上只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

张万年左右各坐着一名中年男法医,都对何怀玉微微点头致意。何怀玉记得大姐介绍过,他们分别叫做宋祥和狄英。在最旁边靠窗口的位置坐着杨玉倩,微微抬起的下巴仿佛在轻声叫着何怀玉快点还钱。

张万年抬起右手指了指身前的解剖台,上面盖着一张洁白的布,从那轮廓可以看出,下面盖着一具尸体。

何怀玉明白张组长的意思,心里抱怨道:"这是哪门子的新人欢迎仪式?分明是下马威啊!"

既来之则安之,就当复试了。何怀玉打定主意往解剖台走去,一边仔细观察着。

操作台上摆着手套和防护服,何怀玉有条不紊地穿戴起来,然后心里一边鼓励自己:"难不倒我!",一边轻轻掀开盖尸布。

尸体上的衣服已经被清除掉,似乎早已经历一轮检查。何怀玉本想开口询问,看到众人凝重的表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解剖室本就阴冷,空调的出风口还在猛力咆哮,何怀玉的心情也跌到谷底。

何怀玉扶了扶眼镜走到尸体头边,低头一看立刻吓得连退了好几步。尽管几名同事都没有发出嘲笑声,何怀玉却能从杨玉倩脸上看到很明显的轻蔑。

让何怀玉惊吓的并不是尸体有多恐怖,而是尸体的身份,此人正是前天晚上还曾与自己吵过架的房东徐伟峰。

虽然在学校里也曾解剖过一些尸体,但如此"新鲜"且"熟悉"的,何怀玉还是第一次见。胃里瞬间开始翻江倒海,昨天晚上的凉皮险些就要呕吐出来。除了反胃,何怀玉心里还有一些伤感,虽然徐伟峰不是什么好人,却没坏到要付出生命作惩罚。"不会是我克死的吧?"儿时被污蔑成「杀星转世」的闲言碎语也跟着浮上心头。

"镇定!镇定!"何怀玉强忍着复杂的情绪,伸出双手开始做起检查。

除了用眼观察,用手摸索,何怀玉还悄悄用上了他最为得意的秘密武器——鼻子。

何怀玉深吸一口气,血腥伴着一股烟味扑入鼻中。何怀玉知道那是徐伟峰常抽的大海牌香烟,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气味,他一时却分辨不出来是什么。这是入职的第一次考验,千万不能出纰漏,那股味道究竟是什么何怀玉没有把握也不敢妄猜,只得先放到一边。

将徐伟峰的尸体浑身上下来来回回细致地检查了两遍之后,何怀玉终于给出自己的结论:"死者男,身高约 172 厘米,体重约 71 公斤,年龄约 53 岁,有严重的烟瘾。"

对于何怀玉的说法,张万年和其他三人都没有给出回应,这不过是专业法医的基本操作。

"死者后脑勺有淤血,从伤处形状和深度看,应该是拳头击伤。真正的致命伤是喉部穿刺,死因是喉部被锐器穿刺导致的气管破裂和大出血,从伤口的尺寸看应该是一把宽约两厘米的小刀。"何怀玉一边继续查看着伤口,一边补充道:"此外全身上下没有其他伤口,没有中毒或者触电等其他反应。"

说着说着,何怀玉突然又在徐伟峰喉部模糊的血迹中发现了一根微小的木刺,再看一眼伤口,连忙纠正道:"伤口比一般的金属刀具更厚,而且血迹里发现有木刺,应该是木质刀具所伤!"

张万年点点头朝着左右道:"你们看,还行吧!"

宋祥与狄英相视一笑略略点头,没有发表任何评价。杨玉倩仍然扬着下巴,不屑一顾。

"差一点就翻车了!"何怀玉心道,"想看我出糗,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神探!"

何怀玉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说道:"死者常年鳏居,海涯市南安区本地居民。以收租为业,爱好打麻将。死前穿的应该是纯棉白背心配花短裤和人字拖鞋。"

一直淡定的杨玉倩终于面露惊讶道:"你怎么看出来的?我们已经把他衣服都扒掉了!"

张万年皱着眉投来好奇的眼光,另外两名同事也是满面狐疑。

"我还知道他住哪里,还有他的手机号——"何怀玉憋着笑道,他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却都不是从尸体上的蛛丝马迹推断得出,"死者名叫徐伟峰,是我的房东。"

"臭小子,你说什么?"张万年从椅子上起身,指着何怀玉叫道,"你是想耍我们吗?!"

"不是不是,我也没想到这么巧啊!"何怀玉连忙解释道,"我没乱说,他真的是我房东,我也是早上来之前才知道他被杀。"

杨玉倩因为被耍的愤怒和幸灾乐祸的笑夹杂在一起,原本冰雕玉琢的脸变得有些支离破碎。

何怀玉不想入职第一天就得罪领导和同事,继续解释道:"刚才第一眼看到他的尸体,真把我吓了一跳。"

"你还知道些什么?"张万年问道。

何怀玉摇摇头,忍住没把这两天的遭遇说出来。

张万年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左右其他同事,然后郑重道:"你今天入职第一次尸检结果还算可以,没有遗漏必要细节。不过在态度上,你需要好好反思。我们法医不仅要有专业的技能,更应该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多观察多思考少说闲话,更不要耍偏门哗众取宠!"

"哦。"何怀玉不敢辩驳,只是微微低着头以示认错。

"这就是那把凶器,你看看。"张万年递过来一个透明证物袋,里面装着一柄十五厘米长两厘米宽的木质小刀。

何怀玉拿起小刀仔细观看,木块上切削的痕迹有些粗糙,应该是嫌犯手工制作而成。特别的是,刀把的位置上刻着一只形状诡异的小鸟。

"这只鸟样子有些特别!"何怀玉随口说道。

"什么小鸟!那是朱雀!夏国传统文化四象里面的朱雀!"宋祥忍俊不禁道。

何怀玉当然知道关于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传说,只是这木刀上血迹模糊,朱雀雕刻得也不甚清晰,自己一时没有辨认出来。能让人联想到朱雀,多半是已经出现了其他的神兽,想起早上赖警官审讯时说过这几天已经死了三个人,何怀玉惊道: "雕刻青龙白虎的木刀找到了吗?还有一个玄武,是不是还会接着死人?"

张万年眉头再次皱起来,疑惑道:"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我们没有对外公布案件细节。你自己推理出朱雀是第三个,还是已经从别处得到了消息?"

"今天早上来之前我跟南安区宁海街道派出所的警员谈过,知道已经发生了三起命案。"何怀玉含糊解释道,"虽然朱雀排第三,但仅凭这个肯定不能武断得出已经死了三个人的结论,凶手完全有可能不按套路出牌。"

"宁海派出所?"张万年道,"你认识那里的警员?"

"我上周六恰巧东西被偷,去报案和他们有过一些接触。"何怀玉避重就轻道。

何怀玉本想顺道说出昨天晚上巧遇壮汉的事情,但转念想起刚才张万年的告诫,还是决定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不要妄加猜测。

"他们辖区出了连环杀人案肯定忙得焦头烂额,没工夫管你的失窃。"张万年道,"这起连环杀人案已经引起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局长下午会亲自来主持研讨会,队里所有人都要参加。待会玉倩会给你一份资料,你好好看看,切记不可自作聪明胡言乱语!"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