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章 冰释前嫌

4205

听到孙一冲的请求,古世民震惊得差点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嘴上惊呼道:"嫌疑人是你哥?"

古世民今天上午之所以没去外面搜查许俊安,就是因为昨天晚上听同事说抓到了两名杀害郑文华的嫌疑人。就在一个小时前,古世民才刚去找组长吴旗了解嫌疑人的情况。

"吴组长,听说你们抓到郑文华案的嫌疑人了,具体什么情况?跟许俊安有关系吗?"古世民推开办公室门便急匆匆地问道。

吴旗正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目不斜视地说道:"怎么?嫌我没给你汇报吗?还是要靠我提供线索才能找到许俊安?"

"哪里的话啊!贾队长不是说并案处理综合利用线索嘛!"古世民笑道,"我要是找不着人,还不是给咱二组丢脸?"

"嫌疑人是抓到了,但跟许俊安没半毛钱关系。"吴旗转头说道,"你再不抓紧时间去找人,我们二组脸可就真保不住咯!"

古世民有些诧异:"照你的意思,郑文华被杀和郑芊芊被绑架没有关联?真有那么巧吗?嫌疑人什么来头?"

"现在有两名嫌疑人,一个是昌隆五金厂厂长钱昌隆,另一个是别墅园垃圾工孙一鸣,我们正忙着审问呢!"

当时古世民并没有将孙一鸣与记忆中的孙一冲的哥哥联系起来,在古世民记忆里,孙一鸣一直是个性格温文尔雅的读书人。

若是其他嫌疑人,即使发生再大的转变古世民也不会觉得奇怪。孙一鸣成为别墅园垃圾工甚至还涉嫌杀人,却让古世民非常难以接受。

孙一冲眼神卑微道:"你们早上抓的人就确实是我哥,但他真的没有杀人。"

"我记得你哥以前成绩非常好的,怎么会——"古世民话说到一半,有些不忍心再问下去。

"我爸坐牢以后,大哥就辍学去打工了。"孙一冲低声道,"他说他已经读到了书,让我继续完成学业。"

"那他怎么会去麒麟山别墅园工作?"古世民问道。他刻意没有说收垃圾的事情,避免继续伤害孙一冲的自尊心。

孙一冲回道:"我哥喜欢看书,所以找了个比较清闲的保安工作。不过你也知道,大多数保安没有这个爱好,所以他们都觉得我哥是假清高,就把他排挤去收垃圾。我哥倒是不在乎,既能保障温饱,又有时间看书,过得还算自在。"

古世民有些于心不忍,却也对孙一鸣安贫乐道的心态充满了敬意。

孙一鸣继续道:"他们怀疑我哥还在记恨二十年前郑天天的事情,说我哥在伺机报复。"

读书人收垃圾忍辱负重潜伏二十年为父报仇,这个剧本确实符合大多数人的认知推理,但真相往往并不是最符合逻辑的模样。

虽然孙一鸣有一定的嫌疑,但并没有足以定案的铁证,古世民默默下定决心要帮他找回清白。古世民右手拍着孙一冲的肩膀道:"目前还没有定案,你哥只是在配合调查,不用太过担心。你哥的清白我相信,我们的公正你也可以相信。"

"嗯!拜托你了!"孙一冲热泪盈眶道,"我哥一定不会杀人的,我用人格担保。"

"嗯,我一定会查清楚,给你们一个交代。"古世民重重地点头道。

见孙一冲情绪激动,古世民怕惹来同事围观便转过话题:"你现在做什么工作?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尽管这些信息古世民可以很轻易地查到,但那么多年他始终不敢轻易窥视。

"我在瀚海电子旗下的一家安防设备公司当研发工程师,总算没有辜负我哥的期待。"孙一冲腼腆地笑道,"这几年一直想找个机会来见你,但我知道刑警工作很忙,就没来打扰。"

古世民没想到对方一直关注着自己,"对不起"三个字不经意间就从嘴角流了出来。

"真的不用!"孙一冲微笑道,"当年同学们觉得你多管闲事,但现在大家都不那么幼稚了。我爸在监狱中总让我不要记恨你,前几年出狱的时候还想过来找你化解心结,怕别人说闲话影响你工作才一直没敢来。"

当年因为查出孙建业杀害郑天天,古世民被当作为虎作伥的坏人,受到了同学们的排挤。想起那段孤独岁月,古世民心里仍有一些落寞。

孙一冲笑着继续说道:"说来也巧,我女儿就在你儿子隔壁班,不过她成绩比古道远差多了。"

二人继续寒暄了几句,虽是儿时旧友却因为时过境迁已经找不到太多共同话题,孙一冲很快便以不打扰古世民工作为由告辞。

送别千恩万谢的孙一冲后,古世民独自回到接待室,感觉就像经历了一场剧烈运动,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中午时分,古世民如约来到食堂与何怀玉讨论案情。端着饭菜刚坐下,古世民就敏锐地发现何怀玉左边脸上多了一块淡淡的淤青,于是调笑道:"你脸上怎么回事?想给叉叉外面再加个圈圈吗?"

何怀玉早上起来就发现了昨天晚上被壮汉打留下的淤青,撇着嘴道:"哎!昨天晚上忙着拯救世界不小心摔了一跤。"

古世民嘴下一点也不留情面,直接拆穿道:"装什么英雄,你这明显是刚才逞英雄,被那些记者砸的吧!"

"知道你还问!"何怀玉翻白眼道,"你不去外面找许俊安,留在队里守株待兔吗?"

"我听说抓到两名郑文华案的嫌疑人回来看看情况,结果真是没想到啊!"古世民故意拉长声音道。

何怀玉心里好奇,却不喜欢被吊胃口,佯装不屑道:"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少吗?说不定哪天你自己就成了杀人嫌犯呢!"

"你长得比我可更像坏人!"古世民回呛道,"我真没想到,其中一个嫌疑人竟然是我的旧识。"

何怀玉一边吃着饭,一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古世民示意他继续讲下去。然而这份淡定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听到当年郑天天被杀的案件他便立刻产生了兴趣,接连好奇地追问起破案过程。

"当年的体育器材室比较简陋,四堵墙上面架着个铁棚子,每次台风来临都会摇摇欲坠。案发时候器材室大门是锁着的,除了管理员没有其他人能进去。器材室后面墙边摆了张课桌,桌上有郑天天的鞋印,墙上有攀爬的痕迹。"古世民边吃边说道,"从现场迹象来看,确实像是郑天天自己翻墙进去不慎摔落而死。郑天天秉性顽劣,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大家都不意外。"

"照你所说,郑天天是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小恶霸,查出他死于意外的结果应该是皆大欢喜啊!"何怀玉道。

"是呀,本来大家都很乐意接受那个调查结果。可我跑去看了眼现场,就发现有个地方不对劲。"古世民说着又卖起关子。

"你再卖关子我就吃完走人了,憋死你去!"何怀玉不爽道。

"我发现桌子陷到草坪里面的深度不对。"古世民表情严肃道,"我搬了张一样的桌子在旁边站上去,很容易就证明事有蹊跷。我比郑天天还重,但是桌腿陷进去的深度反而更浅。"

"如果在桌子上跳的话,是有可能造成更深痕迹的。"何怀玉推测道。

"逻辑上确实如此,但那堵墙很矮,郑天天踩在桌子上不需要跳就能爬上去。"古世民摇头道,"后来我还在铁棚的架子上找到了擦拭的痕迹,你应该能推断出作案手法了吧。"

何怀玉一边思索一边道:"凶手擦拭铁架子一定是为了掩盖痕迹,既然初中生郑天天能够踩在桌上爬上墙,那一名成年人更不在话下。"

"嗯,不错,还有呢?"古世民像老师考学生一般循循善诱道。

何怀玉很快便想到了答案:"凶手应该是用了绳子,他先将郑天天打晕放到桌上,再用绳子吊到顶棚然后把他头朝下扔进去,最后再擦除痕迹。"

"对,孙建业想要制造一起意外的假象。他一边用绳子辅助一边又用双手托举,避免在郑天天身上留下捆绑痕迹。"古世民补充道,"也正因如此,留下了桌腿下的深坑。"

"所以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根本没有完美犯罪。"何怀玉感叹道,"可惜你破了一桩杀人案,也害了一家人。"

古世民沉声道:"因为这件事情我确实纠结了很久,但这两天见过温老校长和孙一冲,我已经释怀了。我当警察的初心,就在于寻找真相。"

"真相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了真相牺牲好人值得吗?"何怀玉问道,这其实也是他问过自己许多次的问题。

古世民凝眉反问道:"难不成你觉得善恶有报才算正义?郑天天欺凌弱小确实有错,但也罪不至死。如果大家都按照自己朴素的善恶观去动私刑,社会就乱套了。"

"我明白你说的道理,但从结果上来看,大多数好人总是在吃亏。"何怀玉解释道,"或许是法律不公正,或者是执行不到位,又或者是社会潜规则不合理,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我现在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既然没有更好的选择,不如先尽到我们作为警察的责任,查出真相。"

"嗯,希望孙一鸣是清白的,我们可以在追寻真相的同时维护正义。"何怀玉点头道,"话说除了在别墅园工作,与郑家有旧仇,还有证据指向孙一鸣吗?"

"监控视频显示,前天晚上八点十分,孙一鸣进去过郑家别墅,一个小时后才离开。"

"这么巧?!"何怀玉皱眉道,"跟郑文华死亡时间相当吻合。"

"是啊,对他来说目前掌握的证据很不乐观。"古世民道,"尽管我们次日去的时候现场灯光是关闭的,但不能排除凶手操作的可能,所以没办法排除孙的嫌疑。"

"可惜二楼监控是朝着花园的,根本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不然很容易知道孙一鸣有没有进到二楼主卧。"何怀玉叹气道。

古世民调笑道:"郑文华总不可能给自己房间录像吧,谁会傻到主动给自己的腐败勾当留证据?"

何怀玉微微一笑,继续道:"郑文华在沙发上从后面被勒死,这个姿态说明他对凶手没有任何的防备。凶手一定是一个让郑文华放心的人,孙一鸣明显不符合条件。"

古世民摇摇头:"当时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没办法复原,不能光凭他们是否认识就排除嫌疑。"

"那另一名嫌疑人呢?你不是说抓住两名嫌犯吗?"何怀玉问道。

古世民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昌隆五金厂还记得不?就是那家厂的厂长钱昌隆!"

"前两天我还看到网上声讨他和郑文华勾结的帖子,难道他们起内讧了?"

"监控拍到他前天下午四点去过郑文华家,大概半小时后匆匆离开。"古世民道。

"匆匆离开?你的意思是监控拍到他的神态了吗?"

"别墅园的摄像头很清晰,孙一鸣出来的时候表情非常淡定,钱昌隆却是神色慌张一路小跑,感觉很不简单。"

"你们不会光凭这就把钱昌隆抓了吧?"何怀玉有些诧异。还没等古世民回答,又凝眉道:"我想起来了,凶器是从浴室拧下来的波纹管,倒也符合他的身份。"

古世民点点头:"他还有杀人动机,也许是某些交易没谈拢,五金厂的污染问题一直还没妥善解决。"

"可他没有作案时间。"何怀玉若有所思道。

"所以我想再问问你,会不会尸检有问题,死亡时间搞错了?你上次不是说什么尸温有偏差吗?"

何怀玉摇摇头:"根据尸温推测死亡时间本来误查比较大,从尸变的进程来看,张组长推算的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我们解剖发现死者胃容物只有一些水果,保姆说郑文华最近在减肥,晚饭都用水果代替,所以也不足为凭。"

"真是巧,要不是梁阿姨有不在场证明我都要怀疑她就是凶手了,她是最了解死者习性的人。"

"她的不在场证明可靠吗?她有没有中途返回过?"

"案发当天她和梁诗雅一直在钟家,钟家人的证词和小区监控都可以排除她作案的可能。"古世民摇头否定道, "除非她能徒手爬下二十层高楼,躲过所有监控,再长途奔袭三十公里杀人灭迹,然后再不露声色地回去。即使是我也不一定做得到,更别说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中年阿姨。"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