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一章 三推六问

3995

目前排查到的几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嫌疑,却又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何怀玉接着又问道:"你们查了那么久没找到其他线索吗?"

古世民像个机器人一般重复着将饭菜夹到嘴里嚼碎,眼里充满着无奈:"从现场收集的痕迹来看,两名嫌疑人的指纹和鞋印都只出现在一楼大门到客厅的范围。二楼只有郑家父女和保姆留下的印记和一些擦拭的痕迹,显然凶手作案后仔细地清理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任何直接证据。"

何怀玉轻轻叹了口气,也学着古世民的样子有气无力地继续吃东西,本就不怎么美味的食堂饭菜变得更加味同嚼蜡。

沉默好几分钟后,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古世民拿出手机一看,立刻像被注入了灵魂一样双眼放出光芒。古世民满怀期待地接起电话,然后很快又恢复了原先泄气的模样。

"你怎么了?谁打来的电话?"

"吴组长,我还以为有线索了,没想到又是死胡同。"

"他们查到了什么?"何怀玉不死心道。

古世民深吸一口气道:"吴组长他们通过郑文华的手机通话记录和监控视频找到另外两个前天到过郑家的人,一个是的外卖员,还有一个是下午三点的快递员。他们核对过订单和通话记录,都是郑文华主动下单叫去的。他们去得都比钱昌隆要早,也没有作案动机,基本可以排除嫌疑。"

听到郑文华打电话叫外卖和快递,何怀玉立刻怀疑起来:"郑文华叫去的快递员?你的意思是郑文华寄出了一个包裹吗?"

"洞察力不错啊小伙子!"古世民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很快又消失无踪,"可惜这只是一个荒诞的插曲,与案子本身关系不大。"

"什么插曲?别老卖关子啊!"

"包裹是寄给谁的你绝对猜不到!"古世民故意停了几秒,吊足了何怀玉的胃口才说道,"陈煦,市长独生子,和煦资本的创始人!"

"怎么又把他牵扯进来了?「蓝色眼泪」还没开始查,又来个市长儿子!"

古世民苦笑道:"吴组长也头疼得要命,他刚刚才灰溜溜地从陈家出来。"

"吴组长去市长家查证去了?他不怕被穿小鞋吗?"何怀玉对吴组长突然敬佩起来,"包裹里面是啥?跟郑文华被杀有关系吗?"

"他这个年纪应该也不期望继续往上升了。"古世民说道,"包裹是陈家保姆收的,吴组长去的时候还没拆开,里面装着一份南安区胜利商城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何怀玉原本猜测包裹里会是巨额财物,听到这个结果多少有些惊讶:"环评报告?环保局不是会公示发布的吗?为啥还要单独邮寄给陈煦?"

"这份文件跟公示的不大一样,里面有一些环保问题的真实数据。"古世民继续说道,"我估计郑文华之前在帮得胜集团隐瞒环保问题,但这次他想出卖得胜集团来自保。"

何怀玉连连点头:"之前我在网上看到过和煦资本的报道,说他们有意向进军地产投资。陈煦拿到这份资料,既可以提前做空得胜集团盈利,又能趁股价下跌实现收购目的。"

"郑文华前天下午给陈煦打过电话,通话时间只有几秒钟。陈煦交代说不知道对方是郑文华,以为是打错电话就挂断了。"古世民叹气道,"现在死无对证,这个方向也没什么查下去的价值。我们只能暂时搁置,把环评报告先放到案卷资料里。"

何怀玉突然想起之前许多人要找的高价文件或许就是这份环评报告,心中不由发出一阵苦笑。

"你怎么哭笑不得的?在想什么?"古世民眉头皱得连成了一条。

何怀玉不愿提起自己因为文件被人劫持的事情,连忙借口说道:"想到吴组长碰一鼻子灰,觉得又好笑又可怜。"

"是啊,查案子就这样,什么情况都会遇到。"

何怀玉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话题道:"现在问题回到了孙一鸣和钱昌隆身上,他们哪一个更有可能是凶手?"

古世民立刻摇头道:"不一定就是他们,许俊安也有作案动机。别墅园的监控并不是四面八方毫无死角,以那小子的身手想潜伏进去一点也不困难。"

何怀玉自然不希望凶手是许俊安,伸手拍了拍古世民的肩膀道:"反正许俊安一时半会也找不着,不如先去查查钱昌隆。"

"你觉得钱昌隆像凶手,还是希望他是凶手?"古世民看着何怀玉,意味深长地问道。

何怀玉沉默了一会后说:"我希望坏人不会逃脱罪责,好人不会被迫变成坏人。"

"只要没定案,就都是嫌疑人。"

"嘁!"何怀玉不屑道,"冠冕堂皇的话说得一套一套的,你不也想帮孙一鸣找回清白?"

"如果查出来他是真凶,我肯定不会徇私枉法!"古世民一边说着,一边收拾起餐盘。

"你打算怎么查?贾贵民明显不想让你插手。"何怀玉担忧道。

古世民憨憨一笑:"他什么时候说过不让我查?这一层意思我没理解到啊!"

说完古世民便笑着起身离开了食堂,只留下何怀玉在身后吹胡子瞪眼。

为了尽量避免被主观判断影响,古世民决定自己先独立调查一番再去审问嫌疑人。

古世民到达麒麟山别墅园门卫室的时候,三名模样各异的保安正围着一张小方桌喝茶聊天。他们讨论的正是郑文华被杀案,三人唇枪舌剑论战不停,紧张的气氛与刑警队讨论案情不相上下。

尽管门卫室里空调大开,窗户却没有关闭。古世民忍着淡淡的汗腥味走到窗边,尝试从保安们的谈话中探听线索。

保安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其中一人随意地喊道:"窗台上的本子自己登记一下!"就又继续讨论起谋杀案,并不把古世民这个好奇的旁听者放在眼里。

在他们的分析中,昨天的谋杀案已经有三个不同的版本:

最年轻的那个认为是孙一鸣在复仇,平时他就经常看到孙一鸣在郑家别墅外面闲逛,还盯着郑家小姐看。孙家与郑家二十年前就有恩怨,这次孙一鸣就是趁着郑文华停职在家伺机将他杀害。

另一名不停抽烟的老保安则坚持钱昌隆才是凶手。外界传言市里面已经对他们官商勾结的事情展开调查,郑文华想要出卖钱昌隆弃车保帅,所以他们才会反目成仇。

最后一名满身肥肉的保安说得更是蹊跷,竟然揣测是权力斗争引起的暗杀。在他的故事里,郑文华因为政见不和得罪了市长,虽然他想送礼求饶,但还是被从商国请来的特工灭了口。

古世民听三人的胡扯越来越离谱,心里不禁苦笑连连,摇着头将证件拍到窗户玻璃上。

三人看到古世民的证件立刻停下讨论,最年轻那名保安跑到门外将古世民迎了进去。

古世民将刚才听到的讨论与三名保安一一核对,很快便将被添油加醋的部分真实信息提取了出来。孙一鸣的确经常盯着郑芊芊看,钱昌隆也曾多次出入郑家别墅。

古世民接着对三名保安进行了一顿教育,告诫他们不要散布谣言,然后便让年轻保安带自己去孙一鸣的住处。

年轻保安摇头晃脑地在前面领路,时不时还笑着回头看一眼古世民,仿佛就在参加刺激的寻宝游戏。

走了不到一分钟,古世民就忍不住问道:"你好像很开心?"

"是啊!能帮警官破大案,可不开心嘛!"年轻保安道,"我还跟昨天来的警官提供过线索咧!"

"什么线索?"

"就刚才说的啊!孙一鸣经常在草地上盯着楼上郑家小姐看,我碰到过好几次。"年轻保安道,"他不只跟郑家有仇,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古世民有一些意外:"你怎么知道他跟郑家有仇?"

"我一个朋友以前跟孙一鸣是同学,他跟我说的。"年轻保安得意洋洋地说道,"他说孙一鸣脑子非常好使,当个收垃圾的肯定有问题。"

古世民摇了摇头,没有再问下去。

过得一会,二人走到别墅园侧门旁的一排平房前,年轻保安欢叫道:"到啦!"

古世民站着观察了一会,从外到内分别是垃圾房、工具间和孙一鸣的宿舍,然后是一大片绿化地。垃圾房被收拾得非常干净,甚至连味道都比一般小区的更轻。

穿过平房门口的小道,二人来到孙一鸣的宿舍。宿舍里除了日常生活必需品,就只有一个硕大的旧木书架,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

古世民四处查看了十几分钟,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年轻保安从兴奋到百无聊赖再渐渐变得失望烦躁,很快又借口要巡逻先行离去。

古世民见年轻保安离去跟着呼出了一口气,终于得以安静地继续调查。他仔细地翻找着孙一鸣的藏书,不经意间从《红楼梦》夹页里掉出一张白纸。古世民弯腰捡起那张纸展开一看,上面赫然画着一名美貌女子,不管神态还是容貌都与郑芊芊十分相似。

古世民将画像拍了张照片后夹回书里,这张画除了惹人非议并不能成为罪证。又继续翻找了一会,确定没有其他证据后古世民便转身离开了平房。

从别墅园出来,古世民又去了钱昌隆家。钱家就住在五金厂不远处的高档小区,虽比不上郑家别墅奢华,却也称得上富裕。

古世民刚一表明身份来意,就被钱昌隆的妻子葛云大大方方地迎到客厅招待起来。尽管一直告诫自己不要以貌取人,但见到葛云的第一眼,古世民心里就蹦出三个大字"女强人",接下来的谈话进一步印证了他的猜想。

"关于您丈夫钱昌隆去郑文华家的事情,请问您还有什么信息需要补充的吗?"古世民接过茶杯问道。

葛云目不斜视地看着古世民,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我已经跟您的同事说过,老钱是接到郑局长电话邀约才去商量事情。郑局长被杀真的与老钱毫无关系,他那性格我最清楚,平常连只鸡都不敢杀。"

"他们商量什么事情?"

"诶,还不是前几天厂子后面死了个娃娃的事!"葛云嘴上叹着气脸上却看不出太多情绪,"我们对污染管理有疏漏确实需要整改,但一码归一码,这事情还真跟我们厂没太大关系。虽然我们很同情那娃娃,也愿意提供一些赔偿,可老钱现在无缘无故被当成了杀人嫌犯,真是冤得很呐!"

"他们商量出什么结果来了吗?"

葛云叹气道:"他们根本就没有商量!老钱在郑家等了半个小时也没人理他,叫人没回应手机也关机。"

"那他为什么表现得非常慌乱?离开郑家的时候。"

"老钱说郑局长明明约好时间的,但家里却一个人都没有。他在客厅里越坐越紧张浑身都发冷,感觉郑家别墅比以前都更阴森,后来实在熬不住才跑出来。"

"他一直在客厅?没有上二楼去找郑文华吗?"

"他哪里敢啊!"葛云面带窘色道,"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哪敢随便在当官的人家里乱闯。我们厂子能不能继续开下去,还得看郑局长眼色。老钱根本不可能杀自己的靠山,除非他脑子被车床给削了。"

古世民没能从葛云的陈述里获得更多案件线索,却对他们夫妻二人有了新的认知。葛云不仅没有因为丈夫被抓而手忙脚乱,还在不到两天时间内让家庭恢复正常生活,甚至已经委托好了辩护律师。

从钱家出来,古世民又去访谈了昌隆五金厂的员工。工人们对五金厂的薪资待遇普遍有些怨言,却都赞扬钱昌隆温和好相处,甚至有人信誓旦旦要为厂长担保他不是杀人凶手。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