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三章 守株待兔

4046

古世民正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何怀玉却是难得喜从天降,获得了孟晚霞一起吃晚餐的邀约。

从收到消息的那一刻起,何怀玉就感觉法医组办公室成了一间牢笼,除了渴望刑满释放再也无心工作。下班时间一到,何怀玉就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出了刑警大楼。

何怀玉几乎是一路快跑地赶到了精心挑选的音乐餐厅,剧烈跳动的心脏却完全没有因为舒缓的音乐而沉静下来。

直到孟紫霞笑着从门外进来,何怀玉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突然跳进入了台风眼,瞬间从狂风肆虐化作了云淡风轻,一时竟忘了要主动与对方打招呼。

孟紫霞坐到何怀玉对面,像个老朋友一般调笑道:"何大法医今天又因为英雄救美上新闻了!"

何怀玉有些不好意思,正不知该如何解释,却突然反应过来:"你这个'又'——"

"啊!"孟紫霞脸上立刻泛起一道红霞,"不是说我啦!我是说你上午帮助马娇的事情。"

"不是我爱出风头,是那群所谓的媒体人为了流量看热闹不嫌事大,根本不管人家多么伤心。"何怀玉批评道。

"你做得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吃人血馒头。"孟紫霞点点头,"看来你真的很有正义感。"

"可惜没啥用处。"何怀玉左手扶住额头尴尬地笑道,"还记得上次卖治疗仪的骗子袁祖昌吗?我们明明知道他是个骗子,却只能眼睁睁看他打法律的擦边球逃脱制裁。更为可气的是,那些被他骗过的老人家一个都不愿意出来指证。"

孟紫霞微微皱了一下眉,然后说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不管能不能改变世界,坚持做对的事情总没错。"

这些道理何怀玉听过无数次,却仍感受到了不小鼓励,重重地点头道:"嗯!我们的努力没有完全白费,同事们彻夜奋战找到钟小岩,就成功避免了另一出家庭悲剧。"

"我今天就是想跟你说这事!通缉令上的那个导游齐杰,我之前认识。"

"啊?!"听孟紫霞说认识齐杰,何怀玉惊得差点打饭桌上的碗筷,立刻向对方投去了不解的眼神。

"我们老家西川是风景区,经常有很多旅游团。我高中时候兼职做过地陪讲解,跟齐杰有过合作。"孟紫霞说道,"当时看他挺正常的,没想到竟然是个人贩子。"

原来如此,何怀玉卡在喉咙边的一口米饭终于咽了下去。

孟紫霞说完默默吃了点青菜,好几秒后又问道:"你们有线索了吗?怎么那么久还没抓到人?"

"如果一个人诚心要隐藏自己,即使有监控网络也很难抓到,而且据我们推测,很可能有同伙在帮他藏匿。"

孟紫霞若有所思地点头道:"有道理,人贩子肯定有组织,希望你们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

"嗯!"何怀玉点头承诺道,"我们不会放过每一个坏人!"

"那许俊安呢?我看他们兄弟俩也挺可怜的,他们算不算坏人?还有那个郑芊芊,她恐怕都还不知道自己父亲已经离世。"孟紫霞的眼神突然变得非常复杂。

何怀玉心里其实也同样困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并不知道,此时他们所讨论的许俊安正一步步走向古世民准备好的陷阱里。

挂掉周密的电话后,古世民本想回家吃晚饭,路上却忽然想通了许俊安问题的症结,于是立刻便调转方向赶去了福华医院。

古世民将自己代入许俊安的身份,反复思考了很多次他的行为和处境。许俊安至今没有向任何人表达诉求,与一般的劫匪很不一样。亦或是他的诉求已经表明,即为弟弟许俊全讨回公道。他没有当场杀害郑芊芊,而选择更困难的方式将她掳走,一定有特殊的原因。

刚才周密打电话来,无意间给古世民提供了新的思路。也许许俊安的目标不只是郑芊芊,还有活动主办方得胜集团。恰好周密与郑芊芊又是情侣关系,许俊安很可能想要利用郑芊芊来引出更难对付的周密。

得胜集团的公告将周密在福华医院养病的事情交代得一清二楚,对许俊安来说正是一个天赐良机。周密在医院住着,身边的保镖人数必然减少,也没有人会对一名本该躲避追捕的劫匪严加防范。

古世民在医院里四处探查了一番,发现垃圾回收和医护人员所用的两条通道都没有严格的安保措施。以古世民一己之力很难将许俊安拦截在住院大楼外,呼叫支援或许是最稳妥的方法,可犹豫一番之后他还是选择了独自应对。一方面是不希望同事们来打草惊蛇,另一方面是因为没有确信证据,害怕让大家白跑一趟。

打定主意之后古世民便买了份盒饭,从工作人员那问出周密病房位置后,蹲到斜对门的楼梯间里开始守株待兔。

条条大路通罗马,不管许俊安从什么途径前来,最后一定会进到周密的病房。那间贵宾病房外站着两名肌肉发达的保镖,气势汹汹的样子压迫得过往医护人员纷纷避而远之。

可在古世民眼里,他们只不过是两个花架子,那种一动不动的姿势显然威风有余机警不足,等危险靠近的时候说不定他们的肌肉早已经僵硬发麻。想到周密此时正在病房里舒舒服服地躺着,自己却在逼仄的楼梯间蹲着吃快餐,古世民心里多少有些不爽。唯一的安慰便是一会许俊安出现,或许可以看到周密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

吃完盒饭,古世民趁着暴风雨来临之前与妻儿通了视频电话,然后便集中精神开始盯梢。

就这样枯燥乏味地等了好几个小时,古世民不知不觉闭眼打起了瞌睡。接连几天没日没夜地查案,再刚强的身体都难以为继。

不知睡了多久,一阵乒乒乓乓的撞击声突然喧闹起来,古世民赶忙冲出楼梯间,果然看到两名保镖已经被打晕在地上。

听到病房里隐约的喊叫,古世民二话不说抬起右脚便猛力将门踹开,同时闪身冲了进去。

贵宾病房原本宽敞素雅,此时桌上地上却堆满了各种零食饮料游戏机,仿佛就是周密的行宫。

古世民扫视一眼确定没有其他威胁后,便紧紧盯住了打扮成清洁工模样的许俊安。不管是魁梧的身材,还是脸上的英气,他都与普通清洁工大相径庭。

许俊安站在门后不远,左手正抓着周密的领子,将已经晕倒的周密提拉着不至于瘫倒地上。

"许俊安!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古世民大声喊道,"投降吧!我算你自首!"

"让开!"许俊安吼道。

"你把周密打晕已经构成故意伤害,快把他放开!不要罪加一等!"古世民扎起马步道。

"是你把他弄晕的,刚才他在门边,我们正要出去。"许俊安指着周密额头上的淤青似笑非笑道,"让开,不然你跟他一个下场!"

想到刚才自己踹门确实有股撞击感,古世民心中略觉尴尬,转念想起周密该有一劫又很快释然。见许俊安丝毫没有放弃的迹象,古世民再次警告道:"我知道你们兄弟俩的情况,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别逼我动手!"

许俊安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将周密放到地上,紧接着便朝古世民头上挥出一记重拳。

古世民早有防备,头往右边轻轻一侧,同时右手绕过胸前将对方的手臂打偏。从耳旁的疾风,古世民可以推断,刚才这一拳的力道和速度都是生平仅见。闪开攻击的同时,古世民的左手已经反攻出一记直拳。

许俊安反应很快,没等古世民的拳头及身,也已伸出左手格挡。同时他的右手也没有闲着,再一次往古世民脸上横扫过来。

古世民抽回左手硬硬地挡住了这次攻击,整个手臂都震得有些发麻,许俊安也借机往后退开一步躲过了古世民右腿的踢击。

"你的力量和反应都不错,可惜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技法有些缺陷。"古世民摆着防御姿势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停手,等你出狱了可以去我们拳馆工作。"

"废什么话!"许俊安说着又出轰了他那铅球般的拳头。

这一次古世民不再手下留情,攻守兼备连消带打很快便将许俊安打得晕头转向。见许俊安面红耳赤,动作越来越吃力,古世民不想再浪费时间,突然一记横掌攻到了许俊安的喉间,同时贴近身子道:"你输了。"

许俊安很清楚继续打下去只会使自己更难堪便也不再挣扎,伸出双手半抬在空中说:"输就输了,你把我抓回去领功吧。"

古世民掏出手铐将许俊安双手铐住,然后问道:"郑芊芊呢?你把她藏在哪里了?"

这时周密也揉着额头清醒过来,看到许俊安本能地往病床边缩了一下身子,接着发现古世民也在,立刻就站起身子高声叫道:"世民哥!他就是劫走芊芊的犯人!"

许俊安转头瞪了一眼周密,一个字都没有说,就吓得他闭上了嘴巴。

"你把人藏哪里了?"古世民再次问道。

许俊安看着古世民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是不是在他们住的地方?要不就在刑警队附近!世民哥!赶快让人去找!"周密喊道。

"闭嘴!"古世民和许俊安同时骂道。

"说吧!大家都是爽快人,没必要打哑谜。"古世民对许俊安道。

许俊安斜眼瞪着周密抿了抿嘴,然后开口道:"就在胜利商城负一楼东边消防通道的工具间里面。"

"还不快点去救人!"古世民朝着周密喝道。

"我这就派人去救!"周密说着拨出了电话。

古世民有些恼火,大声斥责道:"被抓的是你女朋友,你怎么不亲自去?"

周密却是满脸委屈地摸着额头:"刚才他突然拿我头去撞门,现在还痛得要命,我得找医生拍个片检查一下。"

古世民不方便解释,便转过话题说:"你那两个保镖可以回家种地了,下次找些靠谱点的人。"

周密连连点头:"还是世民哥靠谱!幸好你及时赶到!改天我一定送面锦旗去你们警队表示感谢!"

"滚!别给老子丢人!"古世民懒得再与周密瞎扯,带着许俊安骑上摩托快马加鞭地赶往刑警队交差。

古世民心里有许多的疑问,等着回去审讯。唯独有一点,还在路上他便忍不住问了起来:"以你的能力,又有周密在手,想逃走并不难。"

"刚才是你要抓我,现在又嫌我不逃走。我看你不光拳打得好,剑也耍得厉害!"许俊安骂讽刺道。

古世民沉默了一阵,又道:"不管什么原因,你回去老老实实地自首,我会帮你争取减刑。"

"用不着你猫哭耗子,"许俊安道,"我没有对姓郑的进行人身伤害,也没有提出任何非法要求,非法拘禁最多不过进去蹲三年。"

听到这个回答古世民有些惊讶,但又觉得事实的确如此,对许俊安的行为更是不解:"你自己坐两三年牢换郑芊芊几天拘禁,值得吗?"

"值得,只要能给我弟讨回公道就值得。我已经录好她承认作弊的视频,明天早上就会自动发布。"

"你别忘了许俊全还生着病,你在牢里他怎么办?"

许俊安没有作答,而是笑着讽刺说:"怎么?警官大人说那么多废话,是在鼓励我逃跑吗?"

"你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古世民笑着说,"我只是很费解,你这样做不划算。" 虽然二人立场不同还打过一架,但古世民心里对许俊安的惺惺相惜之情不知不觉间又增加了几分。

快到刑警大楼的时候,许俊安突然又挑衅道:"你是警察,我不想再担一个袭警的罪名所以让着你,改天我们找个公平的场合再打一架。"

"好!我等着你!"古世民心里也期待在未来的某一天,再与许俊安酣畅淋漓地打一场。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