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四章 不请自来

3928

将许俊安妥善安置后,困意再度袭上古世民心头。虽然还有许多疑点,却也只能等次日早上再展开审讯。周密打来电话,确定已经找到未受损伤的郑芊芊,古世民悬在心里的大石终于得以放下。

回到家古世民本想倒头就睡,妻子贾筝却突然说起另一条令人悲伤的消息:梁诗雅决定与钟明宇离婚。

钟家找回了孩子,本应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但对梁诗雅而言,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尽管钟小岩回家后哭着澄清了被诱拐的经历,继母梁诗雅完全没有责任,可这一家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却无法破镜重圆。

晚上临睡前,心灰意冷的梁诗雅终于鼓起勇气跟钟明宇提出离婚。钟明宇却没有当真,还责怪梁诗雅不该和小孩子置气。

梁诗雅告诉贾筝,最令她伤心的不是孩子的抵触或婆婆的刁难,反而是钟明宇对她感受的不屑一顾。

看着妻子在悲伤中渐渐沉睡过去,古世民心里却没有多少波澜。比起他所经历过或看过的那些生离死别,这些家长里短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次日清晨,古世民一打开手机就看到了一段刷屏的郑芊芊道歉视频。视频里郑芊芊涕泪交加地对许俊全道歉,并坦承去年海涯之声决赛存在黑幕,她在父亲和主办方的操作下得了冠军。郑芊芊说一开始她并没有作弊的想法,但最后黄袍加身自己无法抗拒。说到最后,郑芊芊已经泣不成声。

从视频中,古世民可以很清晰地看出郑芊芊的羞愧、委屈和恐惧,却唯独没有伤心。古世民不忍去想郑芊芊得知她父亲死讯后多么痛苦,当她需要安慰的时候又会遭受周密多么无情的打击。

道歉视频迅速成了热门话题,后面跟着数万条褒贬不一的评论。除了少数铁杆粉丝竭力维护,大部分围观群众都在批判抨击,俨然已经将她当做十恶不赦的魔鬼。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那些滔滔不绝的指责无疑将给郑芊芊带去持续不断的打击。

看着无穷无尽的指责和谩骂,古世民心里感到一阵迷茫。他不明白网民们为什么总把自己当道德卫士,又为何都那么激动难耐,唯一能帮郑芊芊的就是早点查出杀害她父亲的凶手。

吃完早餐将儿子送到学校后,古世民便匆匆赶到刑警队,摩托刚一停好,不远处就传来一阵叫喊声。

古世民循声望去,看到一名西装革履提着黑色皮包的中年男人正笑意盈盈地跟他打着招呼。

古世民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对方,一时却想不起他的身份,只得尴尬地问道:"请问您是——?"

中年男人走到近前,双手递过一张名片道:"古警官,我是彼岸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韩亦可,受托来为许俊安做辩护。久仰古警官大名,今日得见果然是英姿飒爽!"

古世民这才想起之前因为方知要医生的案子,与他有过一面之缘。方医生家庭条件优渥聘请大律师合情合理,但以许俊安的经济条件,古世民实在想不通他该如何偿付高昂的辩护费用。

韩亦可仿佛看透了古世民的疑惑,笑着说:"我们教会了解到许氏兄弟的情况,决定由我免费为许俊安辩护。"

"教会?"古世民疑道,"恕我无知,不知您说的是哪个教会?"

"正心教,我们的教旨就是'正心明理,扶危救难'"韩亦可道,"教友们对许氏兄弟的遭遇非常同情,一致决定要施以援手。除了帮许俊安辩护,我们还组织了帮助许俊全治病的捐款。"

古世民之前听说过这个源自商国的「正心教」,对于他们助人为乐的教旨有些好感,于是伸手和韩亦可握到一起:"韩律师古道热肠,令人佩服!可是抓获许俊安的事情我们还没有对外公布,不知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不瞒您说,福华医院有我们的教友。"韩亦可微笑道,"您在病房里勇斗许俊安的事迹已经在医院传得沸沸扬扬。"

古世民无奈地摇摇头:"许氏兄弟的遭遇虽然让人同情,但他们的确触犯了法律,希望您能够在法律范围内保障他们的权益。"

"您放心!在维护法制方面,我们律师与警方拥有共同的使命。"韩亦可点头道。

看着眼前这位不请自来乐善好施的律师,古世民既钦佩又有些疑惑。他不知道,其实韩亦可之所以能够如此迅速赶来与何怀玉有着莫大的干系。

昨天夜里何怀玉接到古世民的消息,很快便同步给了冯喜事。虽然涉嫌违反保密工作原则,但何怀玉觉得自己是在不影响公义的前提下帮助弱者,并没很多心理负担。

何怀玉心里很清楚,即使自己不说,冯喜事也一定会很快收到许俊安被抓的消息。既然无法抵挡,不如顺手推舟,顺便卖个人情。

通过这次互通消息,何怀玉从侧面了解到冯喜事非同一般的实力,也基本猜到了他与律师韩亦可之间存在的合作关系。唯一的遗憾便是没有换得人贩子齐杰的消息,尽管冯喜事已经派人去找,但齐杰就像落入大海的水滴一般踪影全无。

与何怀玉一样,古世民也在时刻准备着抓捕齐杰。想起之前人贩子将小孩藏在教会捐赠物资里,古世民忍不住开始劝导韩亦可:"说起你们「正心教」,扶危救难是好事,但一定要注意组织纪律,千万别被不法人员钻了空子。如果这次没有及时发现钟小岩,你们的善举可就变成坏事了。"

韩亦可答道:"是啊!这次发现物资被人贩子利用,我们都非常痛心疾首。为了避免再出类似的事情,我们将会招募更多志愿者,对以后筹集的所有物资进行排查和互相监督。"

"嗯!如果发现不法分子,您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说着古世民与韩亦可交换了联系方式。

韩亦可连连点头称谢,然后又道:"我想会见一下许俊安,希望古警官能够行个方便。"

"嗯,这是你们的合法权利,我这就带你去。"古世民点头道。

许俊安似乎没想过会有人来见他,更没料到竟然有律师免费为他辩护,听韩亦可表明来意后满脸都是震惊和不解。

"你们想诈我,没门!"许俊安对着古世民二人喊道。

古世民看着韩亦可错愕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帮忙解释道:"你做了什么没做什么,都要讲究事实证据的,诈你有什么用?你这么说不会是想隐瞒什么重大案情吧?"

"古警官真是幽默!"韩亦可苦笑着从皮包里拿出证件递给许俊安,又将法律规定和教会的事情解释一遍,才终于勉强获得许俊安的信任。

接下来的审讯非常顺利却也乏味无比,与韩亦可会见后的许俊安态度变得温和许多,很快便将自己劫持郑芊芊的过程交代得一清二楚。

至于装扮成八戒和沙僧的张超与蓝伟,许俊安只说自己让他们去恶作剧吸引注意力,并不承认教唆他们抢劫。这种互相指认却都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好处理,古世民只得暂时搁置让其他同事跟进,眼下他最关心的还是许俊安是否与郑文华被杀案有关系。

不管古世民怎么盘根问底旁敲侧击,得到的回复始终是"巧合,不知情"。古世民并不相信巧合,但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他也只能把猜测藏在心底。

审讯刚结束,古世民又被队长贾贵民叫到了办公室。古世民本以为是要表扬自己抓住许俊安,然而从贾贵民和吴旗沉重的脸色来看,事情没有那么乐观。

"蔡局长刚给我打电话,让我们把郑文华的案子转到市里去调查,什么意思你们懂吧?"贾贵民敲着桌子道。

这几天雷放带着一组一边追查人贩子齐杰一边处理其他日常案件,忙得不可开交。吴旗这边虽然抓到两名嫌疑人,却没有直接证据,甚至很难确定到底谁才是真凶。

古世民看着面面相觑的侦查组长雷放、吴旗和法医组长张万年,自认位卑言轻本不该参与会议,索性就低着头一言不发。

见众人没有回应,贾贵民又道:"我跟蔡局求了最后一天时间,南安分局刑警队能不能保住颜面,就看你们了!"

吴旗面露难色,憋了好久才说:"现在两个嫌疑人都有嫌疑却不足以定罪,我们能查的地方都查了。"

"既然能确定嫌疑人,总有办法进一步确定罪证。"贾贵民说道,"把你们几个叫来,就是让你们一起来想办法。"

"雷放,你把手头那几个案子都先放一放,今天跟老吴一起专心查郑文华案。"

"万年,你们也跟着去现场再看看,尸体也再仔细查查。"

众人点头称是,贾贵民又问起古世民:"小古,刚才审问许俊安,有没有新发现?"

"没有。"古世民摇头道。

"你跟老吴回到郑文华案子上,大家集中所有资源加把劲,今晚下班前我要看到调查结果。"

"郑芊芊现在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带她去现场看过?"贾贵民接着朝吴旗问道。

吴旗无奈地摇头:"她被绑架后又听到父亲的死讯受了不少刺激,现在被安排住在得胜酒店里。我们找她提过去现场辅助调查的请求,被她拒绝了。"

见众人都没有头绪,古世民犹豫了一会,鼓起勇气问道:"我们一直在回避「蓝色眼泪」,会不会因为这个忽略掉重要线索?之前有人在网上发出相关信息,不妨追查看看。"

古世民说完便观察起众人的反应,雷放勇猛无畏的脸上写着疑惑和期待;吴旗或许是久无收获又不想触及忌讳,神情有些尴尬;张万年却像事不关己,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贾贵民犹豫了好一会才道:"老吴你协调技术组顺着这条线查一下,把握好分寸,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对于限期破案,古世民一向不甚赞同。虽然设定个期限可以激发大家潜力偶尔能有奇效,但也总有一些疑难案件逾期,甚至有几个案子不得不长期搁置成悬案。

郑家别墅里里外外到处都是前来排查线索的同事,古世民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破案并不是靠人多就能力量大,太多人在一起反而容易无端降低效率。有同事因为现场杂乱往谋财害命方向调查,也有同事觉得是保姆与郑文华发生冲突,然而这些设想都已经在第一轮调查中排除掉。

五花八门的提议翻来覆去,众人都有些烦躁,雷放索性让大家只查线索汇报不提推论建议。直到中午时分,雷放将所有线索汇聚到一起,才召集所有人重新开始讨论,然而仍没有新的收获。

看到桌上摆着寥寥无几的证据袋,古世民默默摇起头来,无意间瞥见坐在角落沉思的何怀玉,心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上次查四象血案时何怀玉说过没有线索也是一条线索,这个道理或如在郑文华被杀案里依然成立。古世民静静地闭上眼睛,开始重新思索整个案件。

古世民先将自己代入钱昌隆的身份,在心里模拟杀人和清理现场的场景。先拧下波纹管后勒住郑文华脖子,从打乱房间摆设故布疑阵到擦拭痕迹清理现场,古世民在脑海里将每一个细节都做了一遍。除了作案时间不符,其他行为都合情合理。

接着古世民又从孙一鸣的角度在脑海里重演作案过程,从进门到上楼,杀完人再清理现场。想着想着古世民突然发觉一个之前忽略的盲点,高声惊呼起来,与此同时何怀玉也发出了一声惊叫。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