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五章 反复无常

3479

古世民看着兴奋的何怀玉,感觉就像看到了镜中的自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何怀玉眼睛眯成两条缝,一手撑着下巴道:"你先说,我再想想。"

二人隔空说着莫名其妙地话,惹得众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雷放更是直接大声叫道:"小古,你想到什么就快说吧!别婆婆妈妈的了!"

古世民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再查一下别墅外面的监控视频,特别是窗户后面这个,虽然看不到二楼房间里面的情况,但应该可以从光线明暗变化判断是否有人开过灯。"

吴旗很快明白古世民的意思,拍着大腿叹气道:"是啊,我怎么早没想到这一点。你们俩赶快去调监控看一下。"

"还有把之前在各处电灯开关上收集的指纹重新情况整理分析一下,看看是否有擦拭的痕迹。"古世民补充道,两名刑警应声而去。

古世民说完,张万年似乎也有些不甘示弱,朝着何怀玉问道:"你呢?现在就是集思广益的时候,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

何怀玉凑近张万年想要跟他耳语几句,没想到张万年坐直身子又义正辞严地说:"年轻人不要怕事,直接把你的想法跟大家一起分享。"

何怀玉看着张万年心里一阵苦笑,当初让自己谨言慎行的是张组长,如今让自己大胆分享的还是他。若是一般情况也就罢了,这次何怀玉想说的话却很可能让张组长下不来台。

何怀玉看着张万年思索了一阵,然后缓缓起身走向床头柜,拿起上面的空调遥控器,轻轻地按下了电源按钮。一股强劲的冷风喷涌而出,吹得何怀玉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空调!"张万年很快反应过来。

何怀玉红着脸说道:"对!刚才张组长说起现场温度变化大的问题,给了我启发。"

何怀玉将空调遥控器展示给大家,接着说道:"我们上次到现场的时候空调是关的窗户也都开着,所以我们习惯性地以为空调一直是关闭的,差点就错过了破案的关键。死者的位置正好对着空调出风口,即使开着窗也能实现很好的制冷效果,凶手利用空调的定时关闭功能骗过了我们的排查。"

"那你们快重新推算一下,实际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雷放迫不及待道。

"空调温度被设定成十八度,但是窗户是开的,我们也没办法判断具体运行了几个小时。"何怀玉望着张万年露出了求助的表情。

张万年心领神会起身说道:"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办法计算出非常精确的结果,只能大致估算。空调冷气延缓了尸变进程,郑文华死亡时间要比之前推算的早几个小时,差不多是下午三到五点之间。"

"正好是钱昌隆到郑家的时候,我看那小子就是真凶!"雷放恶狠狠道。

"也许他把现场弄乱本来是想嫁祸给保姆,只是歪打正着换了只替罪羊。"吴旗接着分析道,"钱昌隆看上去畏畏缩缩,其实满嘴谎话。估计他以为只要死不承认,我们就拿他没办法。"

众人讨论着,刚才出去查看监控的同事已经返回,得出的结论与古世民的推测完全吻合。

屋后监控里没有光线的突变,基本可以断定入夜后没有人改变过二楼主卧的灯光。如此便可推断凶案发生时间确实不在晚上,因为凶手不可能在漆黑的环境下将郑文华毫无警觉地杀害并清理痕迹。

另一方面,楼道和房间的开关上郑文华和保姆的指纹都保存得很好没有被擦拭的痕迹,这进一步说明了凶手没有触碰过开关,也即作案时间根本就不是晚上。

如此一来孙一鸣的嫌疑便已不攻自破,他不过是巧合进入郑家误打误撞被当成了嫌疑人。古世民终于兑现给孙一冲的承诺,心情瞬间就像还完了贷款一般变得非常轻松畅快。

众人回到刑警队汇报调查结果,贾贵民听得笑逐颜开,甚至特意点名表扬了发现重要线索的古世民与何怀玉。更令众人欢喜的是,技术组也有了新的进展。为了找到在网上发布「蓝色眼泪」信息的人,技术组的网络工程师查看了所有案件相关人员的上网浏览记录。虽然没有找到「蓝色眼泪」的线索,却意外发现钱昌隆在案发当日晚上有过搜索国际机票的记录。

也许是怕被发现畏罪潜逃,钱昌隆在查询了几次机票信息后并没有购买。若不是技术组认真查阅了他的上网记录,恐怕很难发现他未遂的出逃意图。

眼看就要被调走的重案终于取得突破,大家脸上都挂上了久违的笑容。为了让大家一起见证钱昌隆俯首认罪的过程, 贾贵民决定当场提审钱昌隆,并派出了雷放和吴旗组成的最强审讯组合。

"钱昌隆,我们又见面了!"吴旗首先道,"想好怎么交代了吗?这是你最后一次坦白从宽的机会。"

"警官,我全都交代清楚了,郑局长的死跟我一点都没关系。"钱昌隆微微缩着身子答道。

"你上次说七月一号下午去郑家没有见到任何人,确定吗?"吴旗继续问道。

"确定!我等了半个小时都没看到人!"钱昌隆挺着胸脯说,"新闻里不是说郑局长死于晚上八点吗?那时候我在家里哪也没有去,小区保安可以作证!"

"你以为我们查不出空调把戏吗?郑文华真实死亡时间就在你去他家的时候!"雷放突然高声喊道。

钱昌隆身子哆嗦了一下,两个乌黑的眼珠子快速转了几圈道:"什么空调?"

"你把空调开到最低温,延缓尸变进程,别以为可以骗过我们!"雷放继续道,"郑文华死的时候只有你在现场,你刚才说没有见到任何人,那么你就是凶手!"

钱昌隆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犹豫再三后突然垂头说道:"其实我去的时候,郑局长已经死了!"

"一会说没见到郑文华,一会又说他已经死了,你以为满嘴胡话就能糊弄过去吗?"吴旗脸色阴沉道。

钱昌隆将身子缩成一团,小声说:"之前看新闻里面说郑局长是晚上死的,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所以不敢说实话。"

吴旗接着又质问道:"现在说的就是实话了吗?如果你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当时为什么不报警?如果你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要擦除自己到过现场的痕迹?"

钱昌隆警惕地环顾了一圈审讯室,然后哭丧着脸道:"当时郑文华死在沙发上,凶器还是波纹管,这不明摆着有人要陷害我吗? 我怎么可能报警?那就是个局,如果不把证据清理掉我就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你以为清理痕迹我们就查不到你吗?"雷放厉声喝道。

钱昌隆脸色已经逐渐发白,轻声道:"你们怎么不去抓保姆呢?明明她的嫌疑最大。"

"你把现场打乱,又用空调干扰死亡时间就是为了嫁祸保姆吧?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保姆根本就不在家!"吴旗高声道。

钱昌隆歪着脖子重重地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人真不是我杀的,你们没有查到其他什么线索吗?凶手肯定不是个普通人。"

"你还想嫁祸给谁?市长公子陈煦吗?!"雷放怒目圆睁道。

钱昌隆突然瞪大了眼睛,一下子又缩了回去,不停摇头念叨:"我不知道,我是无辜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雷放和吴旗接着又问了一些关于市长公子陈煦的问题,钱昌隆除了瑟瑟发抖外都是一问三不知。仅凭现有证据很难判断陈煦在这起案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甚至都达不到对他展开调查的条件。

在审讯室旁边透过单向玻璃观看的古世民何怀玉等人,不禁都陷入了困惑: 到底是钱昌隆演技太好还是大家真的冤枉了他?案子真的和陈煦有关还是钱昌隆又在混淆视听?

"狡诈商人反复无常!"贾贵民低声咒骂道,"证据已经足够充分,把他送到市局去,看他还能狡辩到什么时候。"

这边审讯结束,孙一鸣也已经办理完释放手续正准备离开。

看到孙一鸣在公交车站茕茕孑立的身影,古世民心里很是不忍,顾不上和同事们打招呼便飞速将摩托车骑到了孙一鸣身旁。

"一鸣哥,你回家吗?我送你。"古世民微笑着说。

孙一鸣愣了一下,然后答道:"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

"不用客气,我骑车比较快。孙叔叔和一冲肯定在家里等你,不要让他们担心太久。"古世民说着将孙一鸣拉到摩托车上,然后往孙一冲留下的住址驶去。

驶出两公里左右,二人都没有说一句话。古世民觉得有些尴尬,便主动聊了起来:"一鸣哥,你以后还回别墅园工作吗?"

"嗯,那里挺好的。"孙一鸣简单答道。

"你不怕他们继续孤立你吗?"古世民犹豫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我跟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古世民不知如何再继续接下话题,便看着前方专心赶路。

过了不到一分钟,孙一鸣突然问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孤立我吗?"

"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古世民顺口答道,学生时代被孤立的感受记忆犹新。

"大家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到沙子里,本是欢乐祥和。可我见过月光再也不愿低头,就成了他们的眼中刺肉中钉。"

"换个工作环境也许会好一些。"

"谢谢你的关心,但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孙一鸣笑道,"虽然其他地方可能有更多抬头望月的人,可是他们看不上我,到时候我就成了鸵鸟。"

古世民想说些鼓励的话,却又觉得对方想得比自己还透彻,便再次闭上了嘴巴。

几分钟后,古世民到了孙一冲家。三室两厅的房子装修比较简单,却也充满了家的温暖。

尽管孙建业坐过几年牢链上刻满了沧桑,但在陪孙女玩的时候他仍然笑得像个孩子。孙一冲的妻子赶做出一大桌饭菜,古世民推辞不过便与孙家众人一齐吃起晚餐。

众人边吃边聊,很快就变得熟络起来。孙建业情绪越来越激动,酒过三巡后便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了当初杀害郑天天事件的来龙去脉。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