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六章 午夜梦回

4699

孙建业从二十四岁开始便在宁海中学当保安,多年工作原因让他结识了校园内几乎所有的老师。他的文化水平不高,却深知读书的重要性,孩子刚出生就请求当时学校里最著名的语文老师黄敬清给起了响亮的名字:大的叫孙一鸣,望他一鸣惊人,小的叫孙一冲,期待一飞冲天。

孙建业当保安,他的妻子邹琴在街上摆摊卖早点,抚养两个孩子不成问题,只待两个孩子以后能有出息,一家人可以过上好生活。可惜天公不作美,一九九五年的一个冬夜,邹琴天还未亮便出门去摆摊挣钱,却不幸被一名吸毒者开车撞倒身亡。

从那以后,孙建业便与两个孩子相依为命。所幸一鸣一冲两兄弟都很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一九九九年,不幸再次降临孙家。尽管孙一冲想要好好学习,同班同学郑天天却总不让他安宁。孙一冲时常被郑天天欺负,但也不敢跟孙建业说。直到有天孙一冲被打得鼻青脸肿,孙建业才发现自己的宝贝儿子长期被同学欺凌。

那天正巧是妻子邹琴过世四周年忌日,孙建业喝了很多酒直至酩酊大醉。半梦半醒之间,孙建业仿佛看到妻子被风霜吹皱的脸庞和布满老茧的双手,她在无边的黑暗中不停喊着孙建业的名字, 泪光盈盈的眼里充满了对孙建业没有照顾好儿子的责备。醒来之后,孙建业便下定了要杀掉郑天天的决心。

经过半个月的观察和筹备,孙建业终于在一天放学的时候将落单的郑天天逮了个正着。在绳索和桌子的帮助下,孙建业几乎完美地制造了一起意外。

说到此处孙建业似乎发觉有些不妥,连忙低着头朝古世民道歉:"古警官,您别误会,我没有怪您破案的意思。"

在酒精的催使下,孙建业又继续哽咽地责备了一番自己,然后痛骂命运的残忍。

看着眼前被命运捉弄的一家人,古世民心里感慨良多。孙家的不幸与郑天天有关,郑家如今家破人亡也许就是因果报应,而他们两家悲惨的命运后面,都逃不过毒品的身影。

古世民不会放过这次「蓝色眼泪」浮出水面的机会,心里默默计划好明天回警队正式请求启动调查。

深夜回到家里,妻儿早已入睡,古世民身心俱疲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古世民化身成了战无不胜的孙悟空,将一众妖魔鬼怪打得无所遁形。可是不管他杀了多少妖怪,却始终找不到师傅唐僧。悟空不停地挥舞着金箍棒,世界开始变得空空荡荡,最后只剩下了自己。悟空一边诡异地笑着,一边慢慢摘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竟然是许俊安。

古世民被许俊安诡异的笑容吓得从梦中惊醒过来,浑身衣裳都已经被汗水浸透。匆匆洗完澡后古世民再也没了睡衣,于是干脆在脑海里复盘这几天所调查的案件。

郑文华被杀和郑芊芊被绑架发生在同一天,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在郑家发现的那一小袋「蓝色眼泪」到底从何而来?在网上发布信息的人又是谁? 怎么样才能让领导同意重启「蓝色眼泪」的调查?又该从何处查起?

古世民翻来覆去想了许久,直到天色渐亮才无奈地暂时放下思绪,拿着头盔轻轻地走出家门。

上午九点半市局传来消息,经过一夜的审问钱昌隆终于认罪,郑文华被杀案顺利办结。

钱昌隆嘴硬了一晚上,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改口。这一次他承认杀了郑文华,但并非有预谋的杀害,而是在被郑文华勒索逼迫之下忍无可忍才激情杀人。尽管钱昌隆说得绘声绘色,但大家都很清楚,他每一次翻供都不过是审时度势后为了降低罪责编出的说辞。

嫌疑人既已认罪伏法,古世民便不想再为这名狡诈的商人费神,眼下再也没有比「蓝色眼泪」更重要的事情。

古世民紧握双拳站在组长办公室门外,两条腿绷得笔直,深深呼吸了几次才敲门进去。

"小古你来啦!我正有事找你呢!"吴旗笑脸盈盈地喊道。

听到吴旗说有事找自己,古世民本来酝酿好的情绪突然被打断,尴尬地问道:"又有新案子了吗?"

"你小子!查案子查得走火入魔了吧?!"吴旗靠在椅子上笑道,"真羡慕你们年轻人呐!生龙活虎得像有使不完的劲。"

古世民突然被褒奖有些不好意思,愣在原地不知如何作答。

吴旗坐直身子说道:"局里关于我的调动决定已经下来了,下个月就去大鲲区分局当刑警队长。"

"大鲲区?"古世民脱口问道。大鲲区虽然风景宜人对刑警来说却不是一个好去处,吴组长被调去那里显然是明升暗降了。

"你不恭喜我一下吗?再过两年我就要退休了,去大鲲养老挺好的。"吴旗笑着说道,眼睛里却有一片莹莹的泪光。

看着吴旗仿佛突然苍老的脸,古世民心里五味杂陈。他知道这是局里的决定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想说一些挽留的话却又无从开口, 本来想说的「蓝色眼泪」更是远远抛在了脑后。

"你那么难过干什么?"吴旗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你应该高兴才对啊!组织已经决定让你接任侦查二组的组长。"

"我?"古世民惊愕道。

"这位置还真非你莫属!这几年你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当这个组长再合适不过了!"

"可是……"古世民心里很是矛盾。

吴旗仿佛就像一名即将远行的老父亲一般看着古世民,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你是不是担心和同事们之间的关系?"

古世民默默地低着头,他确实对以后怎么带领同事们一起工作充满担忧。

"这件事我一直没有找到个合适的机会跟你聊聊,再不说也没机会了。"吴旗说道,"你是不是一直以为大家因为你父亲的原因,在与你保持距离?"

古世民低头望着地面,这几年的警察生涯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走,算得上朋友的人仅有最近才认识的何怀玉。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真正让你和大家疏远的并不是你父亲的旧案,而是你自己心里的一道墙。"

听到这话,古世民仿佛突然被雷击中一般,疑惑地抬起了头。

"你虽然身材魁梧,内心却非常细腻敏感。其实大家没有刻意远离你,只是在与你接触的时候会感受到你给自己设立的一道防火墙,大家都怕你会想太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你被孤立的假象。其实他们对你没有偏见,反而很敬佩你的能力和人品。"

回想起在警队的种种经历,古世民似乎领会了吴组长的意思。不管是刚入职时的战战兢兢,还是后来的云淡风轻,无疑都是自己设立的一堵围墙。甚至连温老校长和孙一冲的事情,都成了加高围墙的砖头。

吴旗长长地舒出一口气道:"我以为你自己迟早会解开心结,没想到一晃就过了那么多年。有时候我觉得你做个孤胆英雄也挺好,但马上你就要当组长了,该怎么做你应该想得清楚。"

经吴旗一番点拨,古世民心里的围墙突然破开一个洞。诚如吴旗所说,同事们都是警界精英,经过多年相处早已互相熟络,断然不会仅仅因为父亲的旧案疏远自己。古世民心里暗下决定,今后要对同事们敞开心扉,逐步拆掉所有的围墙。

"明天局里会组织一次颁奖典礼,嘉奖一批优秀的警员。你到时候要代表我们南安区刑警队上台发言,回去好好准备准备!"

古世民还没来得及消化吴旗和自己调动的消息,没想到又来了嘉奖,有些手足无措道:"不是吧?!人贩子齐杰还没抓到,钱昌隆杀人的过程也还有些疑点没查清楚,这个时候颁奖是不是太急了点?"

吴旗笑着摇了几下头:"钱昌隆已经亲口认罪了你还想那么多干啥?这次表彰不只是你的个人荣誉,还关系着我们南安区分局刑警队的脸面。跟你一起受表扬的还有法医组那个何怀玉,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知道何怀玉被表扬,古世民也替他感到开心:"他确实很优秀,刚毕业就能积极参与查案并发现重要线索,是个可塑之才!"

"局里宣传科的同事准备把你们俩推出来做黄金搭档,全方位地对警察形象进行一次宣传推广!"

古世民苦笑着摸了摸光头道:"我们俩这形象不合适吧?一个光头一个疤脸,搞不好群众还以为我们是通缉犯咧!"

"亏我刚才还夸你年轻!"吴旗指着古世民的脑袋道,"这是新时代新的宣传思路,以往那种一味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太不接地气了!"

回到座位上,古世民感觉同事们看过来的眼光或多或少都变得温柔了一些。也许什么都没有改变,变的只是他自己的心态。

中午去食堂吃饭古世民特地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刚吃没几口,一道熟悉的身影就坐到对面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怎么在这独守空闺啊?"何怀玉放下餐盘笑嘻嘻地说道。

古世民没有接茬,轻声问道:"明天市局要搞一个表彰大会你知道吗?"

"人红是非多,以后再想低调点查案子恐怕就难了。"何怀玉似笑非笑道。

古世民默默地吃了几口饭,随口问道:"这周日你有空吗?我儿子办生日会,多点人更热闹。"

"当然有啊!"何怀玉欢喜道,"我想多带一个人去蹭饭,你不介意吧?"

"女朋友?"古世民抬头笑道。

"普通朋友,"何怀玉脸颊突然红了起来。

"不会是杨博士吧?你们因恨生爱了?"古世民瞪大眼睛伸长脖子道。

何怀玉敲了一下古世民的大光头,四下观望了一眼后说道:"瞎说什么呢!我脑子又没有烧坏,找个冰块做什么!"

"我没见到你身边有女孩子出现过啊,你们怎么认识的?她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古世民好奇道。

"停停停!你职业病又犯了!"何怀玉摆手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开始查户口! 我只是考虑到嫂子是老师,她以前也想当老师,可能会有共同话题。我邀请试试,她愿不愿意去还不一定呢!"

"一定要让她来,到时候让我老婆多做几道好菜!"古世民乐呵呵地笑道。

何怀玉故作平静地低头吃饭,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过得一会,何怀玉见古世民情绪一直有些低落便问道:"你脸色不是很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古世民不想对何怀玉说谎,又觉得职位变动的事情还未公布不宜讨论,便将自己昨天诡异的梦境拿出来分享。

听完古世民奇怪的梦,何怀玉像个道士般掐指算了起来,口中喃喃念道:"本仙掐指一算,这是大凶之兆,必须大宴天下才能化解血光之灾!"

"好啊,我请你吃砂锅大拳头!"古世民双手握在一起,手指关节处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响声。

"你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何怀玉举手作出格挡的姿势道,"你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应该是忙着查案太过疲劳。吃完饭我给你扎两针,保你晚上睡得跟猪一样香。"

"不只是疲劳,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就像案子还没结束。"古世民摇头道,"我们至今还没有查到许俊安和郑文华被杀之间的关联,我不相信两起案子只是巧合。"

何怀玉收起脸上的笑容附和道:"是啊,我对钱昌隆认罪的事情也持怀疑态度,你相信钱昌隆是杀害郑文华的真凶吗?"

古世民凝神道:"他是个彻彻底底的商人,每次情况有变都会算计出一套新的说辞,即使认罪也不过是利益最大化的做法。"

"仔细想想,他确实在撒谎。"何怀玉表情凝重道,"如果按钱昌隆说的,他在被郑文华逼迫的情况下激情杀人,在情绪发酵之前一定已经产生了矛盾。郑文华不可能对他完全不设防,背对着给他可乘之机。"

古世民连连点头:"你分析得没错,钱昌隆是在替人担罪。"

"换做是我一定会坚持抵赖死不认罪,他选择认罪一定是为了避免更严重的问题,"何怀玉说道,"很可能和市长公子陈煦有关。"

"除了那份环评文件和钱昌隆的供述,我们没有发现陈煦与这次案件的任何联系。以他的身份背景,无缘无故查起来非常困难。"

"许俊安呢?从他这头查起总没有障碍吧?"何怀玉问道,"郑文华被杀那天他在做什么?他和钱昌隆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那天许俊安下班就去了养老院,从白天到晚上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古世民摇头否认,"目前我们没有发现许俊安和钱昌隆之间存在任何关联。"

"许俊全呢?他虽然精神有些问题,但并非没有行动能力。"何怀玉摸着下巴分析道,"他的身份容易被警方忽略,即使被抓也有机会躲避刑责。"

"你果然发现了这个盲点,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古世民无奈道,"我们侦查组同事已经查证过许俊全当天的行迹,案发时候他正在帮一家快递站分拣包裹。"

想到许俊全接下来要独自生活下去,何怀玉不禁有些同情:"没了兄长的照顾,以后许俊全的生活恐怕会步履维艰。"

"还好许俊安只是非法拘禁,兄弟俩很快就能重新团聚。"

何怀玉跟着感慨道:"是啊!从许氏兄弟的角度来看,这次作案的结局可以说非常好了。达成目标的同时承担了最低限度的罪责,还能得到民众的帮助,感觉就像得到高人指点一样。"

这句感慨就像醍醐灌顶一般,让古世民瞬间打开了新的思路:"我知道那个梦为什么那么奇怪了!原来取经小队一直都少了一个人!"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