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七章 欲擒故纵

4354

何怀玉伸出右手摸了一下古世民的额头,诧异道:"你也没发烧啊,怎么突然说起胡话来了?"

古世民将何怀玉的手拍掉,一脸嫌弃道:"你才说胡话呢!我是认真的,你仔细想想!"

"你说的取经小队是许氏兄弟他们吗?算上酒吧那两名未成年帮手,不正好师徒四人吗?"何怀玉嘀咕着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取经小队应该是五个人,许俊全不是唐僧而是白龙马,他们的师傅始终还藏在暗处!"

话一出口,何怀玉心里就暗暗担心起来,在许氏兄弟后面策划的人会不会就是冯喜事? 他之所以那么关心许氏兄弟的案件,是否因为他本来就参与其中? 再联想到冯喜事与得胜集团和环保局长间暧昧不清的关系,何怀玉愈发觉得他很有可能就是幕后那位唐僧,而自己无意中已经成了他们的帮凶。

见何怀玉突然陷入沉思连额头都冒出汗来,古世民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吗?"

何怀玉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连连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后怕。我们这么多人都陷入了思维定势,没有想到还有个唐僧,险些就让他逃之夭夭。"

"这个唐僧骗过了我们所有的调查,一定很不简单。"

何怀玉犹豫了一会终究没有说出冯喜事的存在,毕竟之前胡斌被杀自己也差点误会赵玄是凶手。这次的案情更加复杂,他不能轻易下定论。然而无论冯喜事是否与此次案件有关,何怀玉对他的戒备心都增加了几分。

基于有「唐僧」存在的假设,何怀玉重新回想起从案件发生至今的所有线索。想着想着,何怀玉突然惊道:"假设钱昌隆没有说谎,他去之前郑文华就已经死了,那凶手不就成了在他之前去的快递员?"

古世民微微摇头:"上次不是说过嘛,快递员是接到郑文华下单才去的郑家。他去郑家之后一直在楼下等,郑文华在楼上打了几分钟电话,又过了一会才拿着文件下楼交给他。我们查证过,不管是通话记录还是文件都没有问题。快递员在郑家前后才停留十五分钟,根本不够作案时间,更别说清理现场。"

"会不会是快递员用郑文华的手机播出的电话?"

古世民无奈道:"钱昌隆已经证实当时是郑文华本人打电话让他前往,通话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快递员趁郑文华打完电话快速杀人呢?"何怀玉不死心道。

"你别忘了,凶器是从卫生间拆下的波纹管。郑文华不可能让陌生快递员进到自己主卧旁听重要电话,更不会毫无防备地让他进入卫生间拧下波纹管,然后从背后下手杀害自己。"古世民摇头说道,"郑文华被杀明显是有预谋的,那名快递员跟郑文华之间没有任何关联,也找不到杀人动机。"

"我们监控查看得足够仔细吗?会不会凶手一直躲在郑家?那里不会还有密室或者地下通道吧?"何怀玉继续发散思维道。

"你想得越来越离谱了,郑家已经被我们里里外外翻了好几遍,不可能还有其他人出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又没了头绪,只好各自低头默默地吃饭。

沉思一阵后,何怀玉脑海里突然又生出另一个猜想:"会不会陈煦就是唐僧?许氏兄弟闹剧和郑文华被杀都只是他打压得胜集团的举措,最终目的是达成收购。钱昌隆甘心做替罪羊,很可能是受到了威胁。"

"据我对陈煦的初步了解,他没有躲过监控出入郑家的能力。"

"他可以雇佣专业的杀手呀!"

古世民紧皱着眉头道:"以陈煦的资源确实可以做到,但专业杀手不太可能用波纹管杀人,这种方式太画蛇添足了。而且我们目前为止也没有发现陈煦与郑文华之间的矛盾,找不到杀人动机。"

"会不会跟「蓝色眼泪」有关?我没记错的话,市长陈长青当年正好就是南安区的区长,说不定这背后还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何怀玉越说越激动,感觉自己离真相的距离越来越近。

古世民双手抱头深深吸了口气:"如果真是那样,我们接下来就得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后面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当务之急是先找出杀害郑文华的真凶。"

"局里今天晚上就要开结案发布会,光凭这些推测很难让他们停下来。"

看到平常充满活力的古世民今天如此萎靡不振,何怀玉反而鼓起了斗志:"还有一个下午,我们再查查看,一定能有所收获。"

若按古世民往常的习惯,他一定会自行展开调查。今天经历吴旗的一番劝解,他终于开始反思自己的做事方式。这一次古世民决定先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吴组长,申请援助一起展开调查。

古世民怀着忐忑的心情重新去找吴旗,敲开门一看却惊奇地发现,贾队长和陈煦竟然也在里面。

"小古,你来得正好!"吴旗面带笑意道,"陈先生,这位就是我们刚才说的古警官古世民。" 接着吴旗又对着古世民介绍道:"这位是陈市长的爱子,和煦资本的创始人陈煦以及张秘书,他们今天专程了解郑文华被杀案的情况。"

陈煦伸出右手,对着古世民微道:"古警官你好,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上次在胜利城二人只是匆匆有过照面,那天的陈煦一直微微抬着头,给人一种趾高气扬的感觉。古世民犹豫了一下,伸手与陈煦我在一起,微笑着寒暄起来。

贾队长和吴组长见古世民如此配合,纷纷会心微笑。

古世民表面谈笑风生心里却有些不愉快,陈煦主动前来无异于黄鼠狼给鸡拜年,甚至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

当着两位领导的面,古世民不好意思直接拆穿陈煦,干脆就以退为进:"郑文华案不是已经结了吗?钱昌隆已经认罪,应该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劳驾陈先生费神了吧?"

"郑文华给我寄了个包裹,里面装有一份环评报告。"陈煦若面带歉意道,"之前我没把它当一回事,今天上午听张秘书说起才知道,原来是无风不起浪。"

"什么意思?"古世民很配合地问道。

张秘书在陈煦示意下接着说道:"我们公司一名投资经理为了做空得胜集团股票,私下出价三百万在黑市买对方的负面材料。可能这个消息误被郑文华知道,让他误以为能利用那份环评报告来行贿。"

"三百万买一份环评报告?你们也太夸张了吧!?"吴旗惊诧道,在场其他人脸上也露出同样的疑惑。

"误会,纯粹是误会!环评问题只要配合整改基本掀不起波澜,重要的是另一份文件。"张秘书摇头澄清道,"据说得胜集团前财务总监胡斌曾经泄露出来一份秘密资料,涉及得胜集团财务造假和偷工减料问题。"

贾贵民尴尬道:"这个问题找建设局或者税务局会比较合适,我们职责有限,对这些问题恐怕爱莫能助啊!"

陈煦脸上一红,轻声道:"贾队长误会了,我不是想找得胜集团麻烦。"

陈煦看了眼张秘书,稍作停顿后又道:"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主要是配合警方调查,避免被人说闲话。网上有一些关于我涉案的流言蜚语,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我有义务提供线索帮助警方澄清事实,给自己和公众一个交代。"

陈煦的这番话正中古世民下怀,但事情显然不会如此简单。古世民认真打量一番陈煦后,沉声道:"陈先生的顾虑不无道理,可是网上那些阴谋论很难证伪,弄不好还会越描越黑。"

"什么阴谋论?"贾贵民皱着眉头问道。

古世民故作不屑道:"哈哈,都是一些无聊的臆想,污蔑陈先生杀人灭口让钱昌隆背黑锅,这种谣言不理它就是了。"

贾贵民摇头道:"这些网络暴民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小陈你不要浪费口舌跟他们一般见识。"

陈煦苦笑道:"谢谢诸位的好意,但这个案子恐怕的确仍有一些疑点。"

"什么疑点?"贾贵民和吴旗几乎同时问道。

"既然郑文华想用文件打通关系,约钱昌隆上门商谈,为什么要在他到达之前先把文件寄出来?"陈煦眼泛精光道。

古世民狐疑地看了一眼贾贵民和吴旗,见他们也是一脸诧异,便问道:"这些案件细节警方并没有披露,不知道陈先生从何得知?"

陈煦被问得有些尴尬,顾左右而言他道:"一些私人信息渠道而已,与案件本身无关。你们不觉得郑文华的行为很可疑吗?"

吴旗道:"刚才你不是说他寄出来的只是一份环评文件吗?并不是更有用的那份材料。"

"那么真的材料在哪里呢?"陈煦追问道。

贾贵民思索了一阵后说:"我们之前也怀疑过钱昌隆杀郑文华的原因,你的问题反而成了答案。"

吴旗点头接话道:"要么钱昌隆想将材料据为己有,要么材料原本就不存在,钱昌隆觉得被戏弄所以愤怒杀人。"

古世民认真地观察着陈煦的一举一动,突然觉得有些苦笑不得,或许陈煦这次前来并不是贼喊捉贼,而是想要获取得胜集团的材料。

古世民正在安静地思考着,陈煦突然问了起来:"古兄,你的看法呢?"

"啊?我也不知道材料在哪呀!"古世民故作惊讶道,"陈先生可以通过私人渠道找到那份材料的吧?"

陈煦脸上立刻泛起一片红晕,急忙解释道:"误会了!我只是建议你们去查材料的下落,从而更好地查清楚案件的来龙去脉。"

古世民假意苦思一阵,又对着贾贵民道:"陈先生说得也不无道理,要不我们再查查看?"

贾贵民看了一眼古世民,又狡黠地看了看吴旗,然后笑着点头道:"好!这件事情就由你来负责!"

"这——不太好吧?"古世民假装为难道,"陈先生生意繁忙,估计很难配合啊!"

"不忙!只要能帮助警方查清事实,我在所不辞!"陈煦叫道。

古世民挠着后脑勺思索了一阵,慢吞吞道:"钱昌隆非常狡猾,想让他配合非常困难,除非……"

"除非什么?"陈煦好奇道。

古世民停了一会才道:"除非你配合我演一场戏,还得贾队长允许。"

"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贾贵民盯着古世民问道。

"你们先答应,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们怎么做。"古世民道,接着又说,"算了算了,太麻烦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陈煦眼巴巴地望着贾贵民,吴旗眼中也写满了期待。贾贵民无奈摇了摇头道:"行!就按你的办法去做,只要不违反法律!"

一番欲擒故纵之后,古世民终于获准继续调查,同时还可以让陈煦配合,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尽管如此,他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憋着笑等众人散会才去找何怀玉分享。

此时何怀玉也没有闲着,他的调查同样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刚吃完饭何怀玉便打通了程大柱的电话,他的伤养好之后已经到废品回收厂工作两天。

"大柱哥,你在回收厂工作怎么样?新的环境适应吗?"

"何法医,谢谢你帮我找到这么好的工作!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冯厂长和其他工友都非常友善!"电话那头的程大柱止不住地千恩万谢。

"适应就好!"何怀玉犹豫了一会后道,"其实我有个不情之请,但你可以拒绝,千万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何法医你怎么这么客气?只要你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去!"

何怀玉沉默了一会道:"你有时间多关注一下冯厂长,多跟他学习处事经验,同时也帮我看看他有没有接触什么特别的人。"

"好!好!我懂!"程大柱兴奋道,"电视上有播,就是线人,我知道!"

何怀玉有些愧疚,连忙道:"没有那么严重,你只需要稍微留意看看,一定不要影响你自己的工作和安全!"

"哈哈,你放心!"程大柱笑道,"其实我正想跟你说一件事,这两天不是有个环保局长被杀吗?你猜怎么着?那天在王朝酒吧里打我的人就是他,真是恶有恶报啊!"

听到这个消息,何怀玉不禁有些感叹,世界竟是如此渺小而人生际遇又是如此巧妙。

接着何怀玉又联系了宁海派出所的饶所长,让他帮忙秘密调查冯喜事等人的情况。尽管饶所长反复询问原因,何怀玉都以私事为由搪塞,并让对方不要告诉包括古世民在内的任何人。饶所长坚持不过,只得答应何怀玉的请求,同时无奈留下了几句苦口婆心的劝解。

打完两通电话,何怀玉终于静下心来回到座位上,消化午餐的同时回味起上午起伏跌宕的经历。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