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八章 受宠若惊

3952

因为昨天晚上给自己扎了几针安神针,何怀玉早上有一次睡过了头,等他满头大汗跑到位置上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十五分。

看到宋祥欲言又止略带关切的眼神,何怀玉心中生出非常不详的预感,五分钟后果然就收到了组长张万年让他去办公室的通知。

何怀玉心里默默做起挨批评的准备,除了迟到的问题,还有当众推翻组长对于郑文华死亡时间推断的无礼行为。

"组长,对不起,我又迟到了。"刚推开门何怀玉便主动认起错来。

"哦,没事!这几天查案辛苦了吧!"张万年笑着指着凳子让何怀玉坐下。

"上次在郑家——"何怀玉话说到一半就被张万年举手挡了回去。

张万年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何怀玉道:"你是不是以为我要批评你?"

何怀玉默默地低下了头,不批评还能是什么?

"其实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明天市局组织表彰大会,你和古世民一起代表南安区分局接受嘉奖。"

"啊?"何怀玉不可置信地抬起头道,"组长你不会是在说反话吧?"

张万年笑着说道:"我是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吗?你好好准备准备,到时候可别给我们法医组丢脸。"

何怀玉始终有些不敢相信,连连摆手推辞:"组长,我初来乍到做事比较莽撞,还有很多东西要向您和同事们学习,这个表彰给我不合适啊!"

"没什么不合适,我们警队讲究的是干实事破案子,而不是论资排辈。你刚来就能努力参与到案件中,就应该好好嘉奖,让那些得过且过的人汗颜。"

何怀玉低头默默盘算起来,完全忽略了张万年嘴里滔滔不绝的大道理。尽管有些受宠若惊,何怀玉却颇为欣喜。想到母亲和孟紫霞得知自己被表彰的样子,何怀玉的心里已经悄悄乐开了花。除此之外,他的内心深处还有另一份期待,那就是成为著名法医后被更多人认识,从而获得身世线索。

"我说的这些你听懂了吗?"好几分钟后张万年终于给出了说教结束的信号。

"嗯,组长说得对!"何怀玉大声应道,"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希望组长能够帮忙。"

张万年的表情从欣慰瞬间切换成了惊诧:"什么请求?"

"我想去市局的档案馆看看,多学习一些破案技巧。"何怀玉笑着说道。

"队里档案室那么多卷宗都不够你看吗?"张万年歪着头打量何怀玉,一会之后说道:"你小子是不是想去查「蓝色眼泪」的事情?上次从郑家出来我就跟你说过那里面水很深,不是你该掺和的,你可别刚得了便宜就到处卖乖。"

何怀玉收起脸上的笑容,低着头道:"组长您误会了,其实——是我自己的事情。"

"什么意思?你的什么事情?"

何怀玉犹豫了一会,低声答道:"我——我是被人抱到现在母亲家养大的,我一直在查自己的身世,这也是我到警队来工作的动力之一。"

虽说入职前有做过家庭背景调查,但组长并不一定清楚这些细节,所以何怀玉有些难以启齿。他确实想去档案馆查身世,至于是否顺便查一下「蓝色眼泪」,只要没否认就不算说谎。

张万年思索一阵后问道:"你是从福东省来的吧?查海涯市的档案应该没什么意义。你出生那个年代治安体系还不够完善,查起来跟海底捞针没什么差别。"

"我被发现的时候身上有个襁褓,前几年我找纺织厂的老师傅看过,那种优质长绒棉织物当时只有少数几个先进的厂家才能生产,其中最近的一家就在海涯。"何怀玉解释道,"虽然我父母当时可能只是随手买的襁褓,但可以推断他们的经济条件比较优渥。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让他们不得不抛弃自己的孩子,查查当年的案卷说不定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张万年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圈,然后又定定地盯着何怀玉看了几秒,最后叹气道:"我打报告申请试试,到时候你可千万别胡来,真出事我可不负责擦屁股。"

从张万年办公室出来,何怀玉的目光直直撞上了杨玉倩夹杂着不屑和不服气的眼神,想必她已经提前知道了表彰的事情。何怀玉轻轻叹了口气,默默走回位置处理起工作。

回到座位冷静下来,想到自己因为帮助破解郑文华被杀的案子而受表彰,何怀玉心里又不禁担忧起来:郑文华的案子真的破了吗?那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疑点是否要继续追查下去?

郑文华贪腐严重以权谋私,可谓死有余辜。钱昌隆为了挣钱不顾污染,为了利益谎话连篇,同样算不上好人。如果就此结案,对公众来说是个大快人心的好结局。如果继续查下去,万一真凶是许俊安兄弟或者冯喜事等人,自己是不是反而成了坏人? 上次查出方医生杀害胡斌的场景历历在目,林果无辜惨死的样子记忆犹新。如果当初不追根究底,这些悲剧是否可以避免?

直到中午吃饭与古世民进行一番讨论之后,何怀玉才下定决心继续追查下去。不管结果如何,查出真相是自己无可推卸的职责。

何怀玉正在思索着,突然看到一个亮影出现在法医组办公室门口,抬头一看果然又是古世民。

"你不是去找吴组长搬救兵了吗?怎么又跑我们这来啦?"何怀玉不情愿地走到门口问道。

古世民将何怀玉拉到门外走廊上低声道:"你猜我刚才在吴组长办公室见到了谁?"

"你们为啥总喜欢吊人胃口呢?你总不能见到天仙下凡吧?"何怀玉不耐烦道。

"我见到了陈煦,他居然主动来配合调查,还提供了一条线索。"古世民低声道

"什么线索?"何怀玉白了古世民一眼道。

"他公司的一名基金经理曾经开价三百万想买得胜集团的黑料,"古世民解释道,"除了那份环评报告,胡斌还流传出一份得胜集团造假的资料,陈煦怀疑郑文华的死和那份文件有关。"

价值三百万的得胜集团文件?那不正是冯喜事想要找的东西吗?何怀玉心里打起了大大的问号: "陈煦跑来提供这个线索?他会不会是在故布疑阵,想要误导我们查案?"

"从刚才接触的情况来看,他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深莫测。我感觉他并没有很关心案子,更像是为了拿到那份材料而来。"古世民若有所思道。

何怀玉蹙眉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可别被他骗过去了,说不定他只是在演戏呢!"

"不管他是想要得到文件还是故意混淆视听,我们不妨将计就计。"

"你有什么妙计?快说来听听。"何怀玉迫不及待道。

古世民摇头道:"妙计谈不上,我们先继续调查看看再见招拆招。"

得到张万年应允后,何怀玉半推半就地与古世民一起展开了新的一轮调查。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何怀玉心里思绪万千,完全无心观赏路旁的美景,也没有因为烈日暴晒而烦闷。

过得一会古世民首先开了口:"你在想什么?我看你像丢了魂一样。"

何怀玉从思绪中抽出身来,反问道:"我们继续查下去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查出真相啊!"古世民笑道。

"如果真相很残酷怎么办?万一凶手不是陈煦,而是另一个有苦衷的人怎么办?"何怀玉接着问道。

古世民看着倒车镜疑惑道:"你有了新的怀疑对象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郑文华不是好人,杀他的人或许有不得已的原因,我们一直深究下去,也许会酿成另一出悲剧。"

"你怕抓到另一个方医生吗?"古世民说着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过了一会古世民突然又道:"我们不能因为怕抓到好人就放过魔鬼不是吗?"

何怀玉接着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查陈煦的行迹吗?我倒希望凶手就是陈煦。"

"虽然陈煦很可疑,但我们不能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古世民道,"我给陈煦和钱昌隆安排了一场戏,在那之前我想先确定一些事情。昨天晚上钱昌隆见了妻子后突然改口认罪,肯定有蹊跷。"

转眼二人便到了目的地,何怀玉第一次见到钱昌隆的妻子葛云。她的面容显得憔悴枯槁,与古世民之前所说的大方爽朗截然不同。

古世民简单介绍了一下何怀玉之后,便开始了询问:"昨天晚上钱先生与您见面后突然改口承认杀害郑文华,您和他说了什么?"

葛云脸上闪过一阵痛苦的表情,接着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没说什么,只是告诉他如果警察让他认罪就认,不要再死扛着。"

"钱先生真的杀了人吗?"何怀玉问道。

葛云低垂着头说:"我不知道,你们说他杀了那就是杀了。"

古世民从进门后便开始观察屋内的变化,此时正发现了异样,便指着客厅角落问道:"我上次来看到那边放着很多小孩的玩具,怎么突然没了?您把孩子送走了吗?是不是受到了什么人的威胁?"

葛云抬头露出一脸为难,接着又低头叹起气来。

何怀玉怕古世民问得太过直接反而吓到对方,连忙劝解道:"您别担心,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警方有能力保护您和家人的安全。如果钱先生继续替人背黑锅,不只会给自己带来牢狱之灾,还会让真凶逍遥法外,很有可能制造下一起凶案。"

"只有帮助我们抓住真凶,您一家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请相信警方,不要被人恐吓成为替罪羊。"古世民语气坚定地说道。

葛云抓着自己的头发挣扎了一阵,然后摇着头说道:"你们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认了!"

"您在害怕什么?到底是谁在威胁您?"古世民追问道,"这是找回钱先生清白最后的机会!"

葛云两眼含泪望着古世民与何怀玉激动地喊道:"你们别再来了!他们可以栽赃老钱杀人,再轻易地到我家门口示威,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

"你们猜我今天早上打开大门发现了什么?一瓶汽油和一个打火机!他们可以随时我们活活烧死!"葛云继续喊叫道。

葛云越说越激动,几乎已经歇斯底里:"你们要是真的抓得到凶手,也不用浪费时间来问我了!我们只不过是普通老百姓,拿什么去跟人家斗?!我还想让儿子好好活下去,这事情我们真的惹不起!"

被情绪崩溃的葛云轰出门后,何怀玉心里有些难受,古世民的脸上却有一些满足的笑意。

"没想到你还挺享受这种被骂的感觉啊!"何怀玉讽刺道。

古世民挠了挠头道:"查案子嘛,被打被骂都是常事,重要的是调查结果。"

"刚才葛云的样子不像是装的,看来真的有人威胁他们,也就是说我们的确抓错了人。"何怀玉面带忧色道。

古世民点头道:"只要找到威胁他们的人,离真凶就不远了。"

"这么看来陈煦确实挺可疑的。"

"不一定是他,"古世民道,"我越发觉得有人在牵着我们鼻子走,陈煦可能也不过是另一只替罪羊。"

"钱昌隆肯定还隐瞒了线索,得想办法撬开他的嘴。"何怀玉提醒道。

"嗯,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古世民说着跨上了摩托车。

重新坐到摩托后座上,何怀玉突然怀疑起古世民让自己同来的动机,问道:"你今天完全可以自己来询问葛云,为什么要带上我?"

古世民愣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说道:"因为你就是接下来这场戏的主角!"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