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九章 狐假虎威

3732

在看守所里看到陈煦的第一眼,何怀玉就理解了古世民对他的评价,这种把自以为是写到脸上的人不大可能是策划悬案的主谋。

照着古世民的安排,何怀玉穿了一套纯黑的西装,戴上了黑色墨镜,恭恭敬敬地站在陈煦身后,扮演起跟班的角色。

一开始何怀玉还担心钱昌隆会认出自己来,进审讯室的时候可以低垂着头。等进到里面他才发现自己多虑了,钱昌隆自始至终都在全神贯注地接受陈煦询问,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放在自己这个跟班的身上。

陈煦倒是很直接,甚至有些目中无人,完全不顾何怀玉在场,直接开门见山地盘问钱昌隆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知道!很久以前我就在网上看过陈公子的报道,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认识!"钱昌隆缩着身子伸长脖子道。

"有传闻说你是在替我背黑锅,有这回事吗?"陈煦继续道。

"没有!绝对没有!"钱昌隆话没说完额头已经湿了一大片,"郑文华是我杀的,与您无关。"

陈煦似乎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交叉抱在胸前的双臂也跟着舒展开来,接着问道:"郑文华跟你说过得胜集团材料的事情吗?"

"嗯!他说那份材料可以帮我们解决问题。"

"那份材料现在在哪里?"陈煦身体前倾道。

"我不知道,他没有给我看过那份材料!"钱昌隆满头大汗道。

陈煦半起身撑在桌子上将脖子伸得更长,几乎就要与钱昌隆头贴着头:"你可别骗我,不然后果很严重!"

钱昌隆使劲地摇头道:"我绝对没有骗您!给我十个胆也不敢跟您撒谎,我真的没有见过那份材料啊!我对天发誓!"

陈煦继续盯着钱昌隆看了一会,然后叹着气坐会位置上,过一会又直接往审讯室外走去。

何怀玉跟在陈煦身后走了出去,眼看着陈煦离开看守所,然后又折返回到了审讯室,他的好戏现在才真的开演。

按照古世民的推断,钱昌隆已经认定自己在为陈煦背黑锅,他也许不会对警方袒露实情,但面对陈煦一定供认不讳。

何怀玉扮作陈煦跟班的目的,就是狐假虎威骗取钱昌隆的信任。他脸上的「乂」字疤痕配上墨镜和西装,恰好可以起到吓唬钱昌隆的效果。

"你知道得罪陈公子的后果吧?"何怀玉故作冷酷地对钱昌隆说道。

"不敢!不敢!陈公子有什么吩咐我一定照做。"钱昌隆点头哈腰道。

何怀玉扶了一下墨镜道:"现场不能落下任何与陈公子有关的线索,你跟我再复述一遍那天在郑家的经历,我们会把一切处理干净。"

"我已经跟警察说过了……"钱昌隆额头上露出三道横纹,脸上不解的表情中带着几分惶恐。

"我不管你之前跟警察说了什么,我要知道所有的细节!"何怀玉模仿雷放审讯的语气厉声道,"所有的细节统统给我交代清楚!不要让我们再去问你老婆!"

听到何怀玉的喝问,钱昌隆的身子立刻像受惊的老鼠一般蜷到一起,连声喊道:"我说!我说!"

"那天下午我接到郑文华电话就去了他家。"钱昌隆交代道。

"电话里说了什么?"

钱昌隆硬着头皮回想道:"郑文华说他手里有一份陈公子想要的得胜集团材料,只要陈公子肯帮忙,最近的事情就可以统统摆平。"

"既然这么有信心,他找你商量什么?让你一起去看材料?"何怀玉疑惑道。

"他说陈公子派了人来教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他说陈公子派了人?你跟警方也这么交代的吗?"何怀玉质问道。

钱昌隆惶恐地往门外看了看,然后低声说:"没有,我当时太紧张记岔了,我说陈公子会去,但我真的不是想害陈公子。"

"然后呢?你到别墅以后见到他了吗?"

"没有,我一个人都没见到!"钱昌隆说道,"我叫来叫去没人应,电话也没人接,就自己跑楼上去看,结果就看到郑文华死了。"

"你去的时候郑文华已经死了?你跟警察说了吗?"何怀玉再次质问道。

"说了他们也不信,反正我也看开了,就干脆说成是我杀的。"钱昌隆抬起头道,"你们要我怎么说都行,千万别动我的老婆孩子!"

没想到钱昌隆宁死也不相信警方,何怀玉听着就来气,若不是还得继续审下去,他几乎就要破口大骂起来。何怀玉将双手抱到胸前压制住一腔怒火,然后板着脸继续问道:"你在现场还看到什么?"

"当时郑文华就坐在沙发上,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钱昌隆缩着脖子道,"我一看到那根波纹管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幸好我随身带着便携扳手,把它给拧了回去。"

"然后呢?"何怀玉继续问道。

"我知道警方肯定会查到我身上,就打开空调把现场给布置了一下,想把注意力转移到保姆身上,没想到那天她居然没在家。"钱昌隆拍着脑门道。

"你的方法倒是不错,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谁说不是呢!"

"还有什么情况?"

"没了,我从郑家出来就直接回了家,我知道的就这些。"

"你不怕被判死刑吗?"对于这个问题,何怀玉一直非常不理解。

"怕!"钱昌隆眼巴巴地望着何怀玉道,"可我有老婆孩子,你们会好好补偿他们的吧?"

何怀玉很想怒斥钱昌隆不配合警方调查而屈服于威胁的行为,转念想到警方让陈煦来审问的行为,又觉得有些讽刺。

既然再也问不出什么,何怀玉便径直走出了审讯室,丝毫不理会钱昌隆的苦苦哀求。

审讯室外古世民已经等得搓手顿脚,见何怀玉出来立刻就问:"怎么样?有没有问出什么线索来?"

"这么急干什么?我的出场费先结一下吧。"

"我请你去和奶茶,咱们边喝边聊!"古世民难得表现得那么识趣。

喝到古世民下血本点的一杯最新款奶茶后,何怀玉终于心满意足地说出了自己审讯钱昌隆的过程。

"这小子果然是怕强权不怕法律,宁死也不跟我们说实话!"古世民捏着塑料杯子说道,险些就让奶茶溢出到桌上。

何怀玉点头道:"你这出狐假虎威确实有效,把陈煦卖了还让他以为得了便宜。"

"按钱昌隆的说法,郑文华打电话的时候,陈煦已经派了人去他家。"古世民分析道,"难道当时真的还有另一个人在场?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要不我们再复盘一下行凶过程?说不定就能发现端倪。"何怀玉提议道,一边大口爽快地喝着奶茶。

"如果你要杀郑文华?你会怎么做?"古世民看着何怀玉问道。

"我是一名法医,杀他肯定不能留下证据。"何怀玉狡黠地笑道:"我会想办法接触郑芊芊,然后经常去郑家,每天给郑文华下点药,等他慢慢积累起来身体变衰弱自然而然人就没了。"

"成本太高了你这法子,"古世民眉头紧皱,吸了一口奶茶抱怨道:"听得以后我都不敢吃你的东西。"

"你呢?你会用什么方式?"

古世民想了想说道:"我会先观察周边的监控情况,然后找到一些没有监控的死角偷偷潜入进去,把郑文华吊死伪装成自杀,然后再原路返回。"

"那你们有没有找到这样一条路径呢?沿途有没有发现蛛丝马迹?"何怀玉认真问道。

古世民发出一阵苦笑:"的确有办法潜进去,不过从现场迹象看凶手没有这么干。"

"凶手用波纹管来杀郑文华,根本就不像要低调的样子。"何怀玉若有所思道。

古世民点头道:"我还是坚持之前的判断,凶手从一开始就想误导我们去查钱昌隆,同理陈煦也是一个烟雾弹。"

两人静静地思考了一阵,何怀玉突然惊道:"我们可以用狐假虎威来骗钱昌隆,凶手也可以啊!"

古世民猛地抬起头来:"是啊!之前我们被现场证据误导,总想着凶手与郑文华认识,但实际上他可能只是冒充了一个能获得信任的身份。"

"陈煦的使者!"二人同时说道。

话音刚落,古世民脸上两道粗黑的眉毛就挤到了一起:"在钱昌隆之前,最后进入现场的人是快递员,可他是郑文华下单系统派去的啊!"

何怀玉微微偏着头思索了一阵,然后恍然大悟道:"快递员有固定的配送范围,之前大概率已经到过郑家,说不定这个快递订单就是他让郑文华下的。"

"对!凶手一定是借着郑文华被停职病急乱投医的机会,冒用陈煦的名义骗取郑文华信任,然后伺机完成杀人嫁祸。"古世民一字一句分析道。

何怀玉越来越觉得自己已经接近真相,但也保持着冷静:"普通快递员有这么大能耐吗?你们不是查过他的社会关系,没有找到他与郑文华的瓜葛吗?"

古世民握拳道,"他跟郑文华之间的恩怨也许藏得很深,只是还没被发掘出来。"

紧接着何怀玉又问道:"还有一个问题,凶手即使狐假虎威也不可能获得郑文华的完全信任,他去卫生间拧下波纹管需要时间,也很可能发出异响。等他拿着波纹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郑文华不可能毫无防备,至少也得转过身朝洗手间看。"

说到此处二人再度陷入了深思,凶手怎么可能在郑文华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得手呢?

"我知道了!"大约一分钟后古世民兴奋地喊道,"凶手自带了一根波纹管,杀完人以后再伪装现场。现场那根波纹管是凶手的障眼法,真正的凶器已经被他带走,这样既可以减少清理现场的工作量,又能迷惑我们调查,可谓一箭双雕。"

"没错!他一定早就想好了陷害钱昌隆,才会用波纹管这么奇怪的凶器。"

古世民继续道:"快递员的职业属性给他作案提供了很大便利,他一定早就摸清楚了郑家和别墅园的情况。"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把那名快递员抓回来!"

古世民迅速拿起头盔从沙发上站起,本想拉着何怀玉骑摩托去抓人,转念想到吴组长说的话,又停下了脚步:"我们回去把刚才的推测汇报给吴组长,再深入了解一下嫌犯的情况,然后再去抓人!"

回到刑警队,古世民与何怀玉将讨论结果汇报上去,很快就得到了贾队长和吴组长等人的认可。

当吴旗调出那名快递员资料的时候,何怀玉立刻就认出了那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忍不住惊讶道:"怎么是他?

"你认识他?"古世民扭头问道,其他同事也投来好奇的目光。

何怀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眯着眼睛又看了一番资料上叫做余枫的快递员的照片,答道:"六二八那天晚上在溪背路的现场外围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没发现他有问题。"

听完何怀玉的话,古世民立刻惊声叫道:"他会不会是林果的亲生父亲?"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