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五章 狭路相逢

4352

入职第一天就参与调查连环杀人案,何怀玉心里既期待又充满了不安。

杨玉倩刚把资料拿来,何怀玉就迫不及待地翻开阅读。他甚至忘了要说声谢谢,惹得杨玉倩嗤之以鼻转身离去。

看到资料上血腥的现场和寥寥无几的证物,何怀玉不禁百感交集。

上周在宁海街道接连发生三起木刀杀人事件,地点与自己找房子的轨迹相当吻合,难怪自己被列为嫌疑对象。

若是在法制不兴侦查手段落后的旧时代,何怀玉少不得要坐段时间冤狱,弄不好甚至会无辜送命。

从验尸报告中可以看到,三具尸体上的伤口不管是部位还是角度都非常一致。凶器分别是刻着青龙、白虎和朱雀的三把木刀。从这些迹象可以推断出,凶手是同一个名右手行凶的成年男子,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

何怀玉继续阅读三位受害者的资料,除了房东徐伟峰,另外两位受害者分别是男性上市公司中层管理和女性美容店老板。到目前为止还未找到三名受害者之间的关联,不得不让人怀疑凶手正在随机选择作案目标。如果真是那样,调查起来会相当困难。

从凶手作案时间来看,他虽然都选择在深夜行凶,却没有明显的周期规律。三起命案间隔时间分别为三天和两天,作案手法有愈加熟练的趋势。

看到这些记载,何怀玉心情愈发沉重,接下来这几天极有可能再发生第四起血案。要想阻止悲剧再次发生,必须在这一两天内将凶手抓住。

资料里记载的案发地点分别为小区安全楼道、地下停车场和死者家中,都刻意避开了小区和道路的监控,可以断定凶手对附近的环境极其熟悉。

何怀玉一边看着,一边在手机地图上一一标记出案发位置,然后惊奇地发现,只要在北边玄武的位置再补上一点就能绘成个十字。

这个十字的交叉处正巧落在梦海公寓,若不是那里人流复杂,何怀玉差点就要租住下来。

凶手会不会就藏在梦海公寓里面呢?何怀玉为自己的发现兴奋不已。资料再翻一页,映入眼帘的正是一个硕大的红色十字,梦海公寓所在处也被画上了一个醒目的圆圈。

原来有人早就分析出这个结论,何怀玉沾沾自喜的推理不过是基本操作。

何怀玉心有不甘,继续阅读起来。除了常规的时间地点分析,案卷资料还着重分析了刻有四象符号的凶器。

凶手给木刀精心雕刻上四象符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种邪教仪式。案发区域附近的教会组织尤为可疑,一些狂热信徒也被纳入了排查范围。

看完全面详实的资料,何怀玉对同事们的调查分析能力深感佩服。同时也暗下决心要为接下来的调查尽一份力,争取避免第四起血案发生。

唯一让何怀玉觉得遗憾的是,资料里面并没有宁康村兄弟俩或者毒贩相关的任何信息,何怀玉想要一次解决所有麻烦的幻想胎死腹中。

午饭时间,何怀玉正在食堂津津有味地吃着饭,耳边突然听得一阵骚动,转头一瞧原来是有人正指着手机痛心疾首地大骂自媒体害人。

何怀玉竖起耳朵听了几句没有完全弄明白,也拿出手机浏览。看到网上关于连环杀人案的报道,心中忍不住也冒出一股无明业火,甚至连法医组同事们已经吃完离开都没发觉。

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或影响调查,警方已经想尽办法封锁案件信息,官方媒体都非常配合地只对这起连环杀人案轻描淡写,但是民间却传出了许多不同声音。

除去血腥的凶案现场,还有案发小区居民泄露出凶器上四象雕纹的照片,随之而来便是各种令人大跌眼镜的蜚语流言。

有人推测是邪教在做法,三起案件分布在梦海公寓的东南西方向,北部的阳光小区很快就会发生下一起血案。这个猜测得到很多民众认可,闹得整个片区人心惶惶,甚至连卖房的挂牌价都开始断崖式下跌,不少租客宁可不要押金都提前退了租。

除了臆测邪教,还有人妄言是厉鬼索命。有人居然造谣宁海街道地下是以前的古战场,死者都是不小心撞着了前来复仇的孤魂野鬼。

更有甚者说这是外星人所为,等仪式完成,很快就会有外星人攻占地球。

众多自媒体文章为了吸引眼球用猜测包装事实,根本不考虑对后续调查的影响,最让人头疼的是不管青红皂白对警方劈头盖脸的质问。

没想到警方一边和凶手不分昼夜争分夺秒地作战,一边还要承受民间的谩骂攻击。从第一个死者遇害到现在也才不到六天,警方就已经被批评办案不力消极怠工,委实有些强人所难。

各种消息看得何怀玉愤懑不已,甚至中午都没有心情午休。

下午的案情研讨会准时召开,大会堂里黑压压一片坐满了刑警,个个都精气神失足。何怀玉头一回亲历这种场面,正襟危坐在杨玉倩旁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会场中的切切私语突然戛然而止,何怀玉随即往门口望去,他知道重要人物即将到来。

首先进来的便是南安区刑警大队的队长贾贵民,也是何怀玉面试的考官之一。对于这位平易近人的队长,何怀玉心里颇有好感。

在贾贵民引导下,接着进来的便是海涯市警察局局长蔡昌远。何怀玉从未见过蔡局长,但他胸前的警号已经将身份写得一清二楚,他那硬朗结实的国字脸不怒自威。

蔡局长后面还有南安区警察分局长、刑警队侦查组一二组长等一众领导。等他们都落座,这场案情分析大会便正式宣告开始。

队长贾贵民首先作出报告,将案件关键信息一一陈述,不时引发一些热烈的讨论。

蔡局长接着代表市领导对连环血案表示关切,同时下达了限期三日必须抓住凶手的铁命令。这个案子已经震惊全国,舆论压力越来越大,再不快些破案恐怕整个海涯警察局都会被口水淹死。

两位领导做完报告,刑警队长贾贵民便马不停蹄地分配起任务:侦查一组负责排查梦海公寓的住户,包括去年至今的所有业主、租户和物流外卖等服务人员; 侦查二组继续排查已发生案件的小区及受害者社会关系,寻找死者之间的关联,筛查所有可疑人员。

为了鼓励大家快速破案,蔡局长不仅宣布从各区分局调来数十名精英支援,还热血沸腾地做了战前动员。

被现场群情激动的氛围感染,何怀玉和许多刑警一般攥起拳头,恨不得立刻抓住凶手痛揍一顿。然而当他转过头去,却看到身旁的杨玉倩正微微扬起下巴翻着白眼,一鼓冲劲瞬间泄了下来。

何怀玉很想帮忙查案,但他是一名新手法医,还不能出外勤。从开完研讨会到下班,他一直都被留在办公室攥写尸检报告。好不容易写完报告下班,刑警队已是人去楼空。

走出刑警大楼,何怀玉突然感到一阵疲乏如潮水般涌来身体变得愈发沉重迟钝,这几天的遭遇已经将他的精力消磨殆尽。若不是怕被同事发现影响不好,何怀玉恨不得直接在办公室打地铺睡一晚,也好躲避可能会找上门来的毒贩。

幸好晚上的地铁不甚拥挤,何怀玉得以在座位上小憩。

出得地铁站,何怀玉眯着眼睛拖着沉重的身躯凭潜意识往住处走。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赶快回去睡一觉,即使心里隐隐担忧毒贩会找上门来。

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何怀玉刚走出地铁站没有几步路,就瞥见路边一道熟悉的身影——昨天晚上遇见的壮汉正从一间小卖部出来。

壮汉硕大的身型和锃亮的光头走到哪里都能引人注目,即使摘下眼镜双眼朦胧的何怀玉也不例外。

何怀玉戴起眼镜一瞧,正好撞上壮汉朝这边射来的目光,吓得立刻发出一阵哆嗦,心中骇然:"他凶神恶煞地盯着我干嘛?不会真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吧?" 原本浑身乏力的何怀玉立刻振作起精神,思考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

不管壮汉是谁,他的眼神明显对自己不怀好意。何怀玉本能地想要逃跑,只要跑回地铁站,里面安保人员一定可以保护自己周全。可转念一想,自己是名法医,看着嫌疑人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以后还怎么做人?

如果壮汉真的是杀人凶手,自己两次遇到他一定已经引起警觉,下次再想找到他恐怕将非常困难。局长刚下三天破案的死命令,如果这人真是凶手,断然不能让他逃脱。

"不如干脆赌一把!赢了破案立功,输了——我怎么可能会输!"何怀玉暗下决心要将壮汉捉拿归案。

何怀玉假装忽视壮汉的眼光,继续往原来的方向走去,一边悄悄掏出手机给饶所长发出一条「语信」:"嫌疑人出现,速来宁海地铁口,看我实时共享位置!"

在饶所长带人赶到之前,何怀玉必须想办法拖住壮汉。既不能打草惊蛇,又要保障自己安全,还不能殃及无辜。

何怀玉心里盘算着,走出几步回头偷瞥一眼,发现壮汉此时非但没有走开,反而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他不会真的是个杀人魔要灭我口吧?"何怀玉惊出一身冷汗,赶紧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几秒之后,手机震动终于给何怀玉吃了一颗定心丸——饶所长已经带着人根据定位过来。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便只需要"请君入瓮"。凉皮摊那条小路人少,也没有多余岔道,正是展开抓捕的好地方。

何怀玉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巷子走去,身后壮汉的脚步声也渐渐急促起来。好不容易小跑到巷子里,何怀玉已经开始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气,猛烈跳动的心脏几乎就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看到巷子里田阿姨今晚没来摆摊,何怀玉少了名帮手,却也少了一份担忧。

再往前跑几步,终于看到穿着便衣迎面小跑过来的饶所长和赖警官,何怀玉使出吃奶的力气向他们狂奔过去,然后扶着胸口一屁股坐到地上。

"就是他,赶快把他抓起来!"何怀玉用最后一丝力气高声喊道,然后强撑着转过身子扶好眼镜,准备观赏抓捕凶犯的好戏。

饶所长和赖警官应声朝壮汉扑去,壮汉也几乎同时挥出双手跟两名警察扭打起来。虽然壮汉人高马大,但两名警察以多对少应该不至于落败,何怀玉心里胜券在握。

令何怀玉大跌眼镜的是,局面很快就急转直下。饶所长年过半百动作迟缓,赖警官色厉内荏畏首畏尾,他们的战斗力虽然比何怀玉强出一些,在壮汉面前却讨不着任何好处。更让何怀玉惊奇的是,壮汉虽然肌肉健硕,使出来的却并非霹雳拳脚,反而左闪右避上勾下挑,显得非常怪异。

眼看两名警察就要被壮汉撂倒在地,何怀玉心里越来越慌张。怎么办?怎么办?自己瘦弱的身子骨即使一起上也无济于事。

"站住别动!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快快束手就擒!"何怀玉集中生智突然一声大喊,扭打在一起的三人都被震住,齐齐投来诧异的目光。

见计策生效,何怀玉接着一本正经地朝巷子边灯光昏暗的楼顶上喊道: "老李你锁定住目标,如果嫌犯再拒捕你就立刻开枪!"

"你们是什么人?"壮汉一脸困惑地朝着何怀玉喊道,同时抓住两名警察的双手也缓缓放开。

"我们是海涯刑警!你把双手举到头顶上!否则我们就开枪了!"何怀玉镇定情绪道,一只手在裤袋中偷偷播出了报警电话。

"刑警?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刑警?"壮汉喊道,一边警惕地转着头观察周边环境,似乎在确认是否真的有狙击手。

见壮汉正在犹豫,何怀玉立刻喊道:"快把他铐起来!"。饶所长反应过来迅速掏出手铐朝着壮汉手臂冲去,可壮汉身手极其敏捷,简单几个动作便抢过了手铐,反而将饶所长双手铐住按倒在地。

"快说!你们为什么要冒充刑警?手铐哪来的?"壮汉厉声喝道,一边虎视眈眈朝着何怀玉望过来。

赖警官已经被壮汉的手段吓得浑身颤抖,缩着双手靠在墙边不敢上前。

何怀玉被壮汉铜铃般的大眼睛瞪得发出一阵哆嗦,暗自懊悔不该逞强私自行动,同时祈祷更多警察立刻赶来。

得亏宁海派出所离得不远,饶所长也早有吩咐,一阵警笛划破夜空,帮手已经闻讯赶来。

何怀玉恢复镇定朝着壮汉喊道:"你已经被包围了!快点束手就擒!"

为了防止对方做出什么疯狂举动,何怀玉又悄悄往后退了几步。

再一看壮汉,虽然他一手挠着后脑勺脸上充满困惑,却完全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