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五十章 去而复返

4030

从资料上看嫌疑人余枫的确有可能是林果生父,他已经三十五岁却一直未婚,血型也与推算相符。古世民一边分析一边将推论说了出来,所有人都跟着陷入了惊愕和沉默。

"先把人抓回来再说!"贾贵民重重地下达了命令。

吴旗立刻拨通了快递公司的电话,得知余枫正在麒麟山别墅园旁边的长兴村派发快递。紧接着众人就像挨了三天饿的猎犬一般,迫不及待地往长兴村扑去。

南安区刑警队和辖区的民警很快就将长兴村里里外外包围了起来,抓捕行动志在必得。

算上之前诱捕人贩子齐杰和搜寻许氏兄弟的出租屋,短短几天里古世民已经第三次来长兴村。尽管几起事件关联不大,他心里仍不禁有些怀疑村里是否藏匿着犯罪组织。

因为摩托车太过显眼,古世民便将它停在一家小吃店外,然后带着何怀玉钻进了巷子里。之所以带上何怀玉,一是他曾亲眼见过嫌疑人,二是想拉上他一起锻炼锻炼,三是万一有人受伤他可以进行急救。

古世民抓人心切,在巷子里左冲右突越来越快,很快就将何怀玉甩得不见了踪影,只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几句"野蛮的卤蛋"。

功夫不负有心人,古世民很快就在巷子里找到了穿着快递员工作服的余枫,于是也不等何怀玉确认,加快脚步朝余枫跑去。

余枫恰好也看到了气势汹汹的古世民,一言不发就将载满包裹的电动摩托横倒在地上,扭头就往旁边的巷子溜去。

古世民追在余枫身后,兜兜转转绕了几个弯,忽然间一道人影出现在巷子另一边,正是扶着膝盖将身子瘫靠在墙上喘气的何怀玉。

余枫看到何怀玉愣了一下,回头看到古世民又继续朝前加速跑去。

"小心!"古世民大声提醒何怀玉道。

"余枫!快点束手就擒!"何怀玉听到提醒立刻反应过来,将背包抱在胸前扎起马步,准备用肉身当路障,尽管他的背上已经流下一大把汗。

"闪开!"余枫腹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沾满胶的折叠小刀。

"别逞强让他走!"古世民大喝着拼尽全力往前奔去,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古世民眼看余枫就要贴上何怀玉,在他满心绝望的时候,旁边的巷子口突然冲出来一道黑影,将余枫与何怀玉一起撞倒在地。

余枫反应非常快,在地上滚了一圈立刻又站起来,跳过地上二人的身体继续朝前跑了出去。

古世民揪心地跑上前去,才发现竟是吴旗救了何怀玉,连忙将二人扶起。见吴旗抱着肚子缩成一团,古世民惊慌地问道:"组长,你没事吧?"

"你快去追!别让他跑了!我没事!"吴旗忍痛喊道。

"他伤到你哪里了?我送你去医院!"古世民心急得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没有,那小子临时收了刀,我肚子挨了一拳,没有大碍。"吴旗捂着肚子说道,同时在古世民背上推了一把,"你快去追他,我和小何在一起没事。"

"你快去追,这里有我在。"何怀玉从地上捡起眼镜,扶着吴旗说道。

古世民犹豫了一会,重新奋力往前追去。

吴旗望着余枫远去的方向摇头叹气道:"老了,要是以前我肯定不能让他跑了,不得不服老啊!"

何怀玉早就看出吴旗没有他表现得那么轻松,连忙将吴旗扶到墙边:"吴组长你先坐一下,我帮你止血。"

吴旗颤颤巍巍地靠坐在墙边,轻轻挪开捂住肚子的手,一片暗红的血印在警服上显得特别扎眼。

"你忍一下,我立刻帮你处理。"说着何怀玉便急忙从背包里拿出酒精、绷带等工具开始给吴旗处理伤口。

吴旗咬牙忍着痛,然后又微启双唇道:"小何啊,我走以后,小古就交给你啦!"

何怀玉忙着清理伤口,没有回答吴旗的嘱托。

吴旗似乎有些不放心,继续道:"你是他最信任的伙伴,要多开导他,帮他解开心结。"

见吴旗说得煞有介事,何怀玉手上动作停滞了一下,然后一边继续包扎一边说道:"吴组长,谢谢你刚才冲过来救我。不过你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伤,没必要强行煽情弄得跟生离死别一样吧?"

"有吗?我这不是难得有机会跟你好好聊一下嘛!"吴旗忍痛说道,"你小子真是的,我都被刀捅了,你也不同情一下?万一我被捅死了怎么办?"

"不能够啊!"何怀玉道,"刚才他的刀是冲我来的,你从侧面扑过来,伤不到内脏。"

"平常看你弱不经风的,没想到还有胆子拦截持刀歹徒。"

何怀玉指了指放在地上的背包道:"法医也是警察,总不能给歹徒让路吧?何况我包里装了很多东西,他那小刀造不成很大伤。"

吴旗伤口吃痛干脆闭上了双眼,然后又不放心道:"我刚才说认真的,我走以后你要多开导小古。"

"你要离开南安区刑警队吗?"何怀玉好奇道。

"是啊!我调去大鲲区,小古接任侦查二组长。"

"太好了!"何怀玉为古世民开心道。

意识到吴旗的失落,何怀玉很快又将情绪压了下去,扶着吴旗道:"我们先回警队吧,看看他们抓到人没。"

何怀玉回到警队等了许久也没有得到抓获嫌犯的消息,想来余枫对长兴村的地形已然烂熟于心,肯定已经逃之夭夭。

贾贵民赶在新闻发布会之前打电话将情况上报给蔡局长,避免了一次公关事故,接着又指挥众人兵分几路分别前往余枫居住地、长兴村和快递公司附近展开搜查。

从目前掌握的信息可以推断余枫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想要在千万人中抓到他绝不是一件易事。整个刑警队都在全力抓捕余枫,侦查组实地调查搜寻,技术组利用监控和手机信号寻找,偏偏法医组没有施展的空间。

处理完法医的日常工作,何怀玉躲到厕所又给饶所长打去了电话:"饶所长,我中午托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小何啊!你这么急着查这个冯喜事干什么啊?你不会要找他麻烦吧?"电话那头传来饶所长不解的声音。

何怀玉搪塞道:"就是一些私事,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你有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来?"

"他的废品回收厂给不少残障人士提供了工作,看上去人品还不错!"饶所长苦口婆心道,"你们有误会可以告诉我,我去找他说说,犯不着把脸撕破。"

何怀玉听得有些哭笑不得,赶紧编个借口道:"你多虑啦!我只是无意看到他觉得有些眼熟,想试试看能不能查到我身世的线索。"

"不是有矛盾就行!原来是我在瞎操心!"饶所长转忧为喜道,"冯喜事家庭关系很清楚,没有任何失踪亲属,恐怕对你没什么帮助。"

"诶!"何怀玉轻轻叹气道,"没关系,谢谢你啦!这事情我不想太过宣扬,偏偏老古又比较冲动,所以只能麻烦你。"

"没问题!"饶所长哈哈笑道,"有需要你尽管提!咱俩不用客气!"

何怀玉原本也不抱很大期望,对饶所长的调查结果并不意外。所幸现在郑文华案的真相已经有了眉目,何怀玉对冯喜事的怀疑得到了些许缓解。

在食堂吃完晚饭后,何怀玉满怀期待地回到位置上继续看起了书。他想等同事们抓到余枫后再回住处,然后好好地享受周末时光,可直到晚上十点都没有收到任何喜讯。

等何怀玉怀着失落的情绪回到小区时,邻居们都已各自沉睡,只有昏暗的楼梯灯仍在倔强地撑着,成了他唯一的宽慰。

就在何怀玉打开房门的一瞬间,颈后突然悄无声息地伸前来一条粗大的手臂,一只带着茧子的大手随即捂住了他的嘴巴,同时另一个尖锐硬物抵在了他的后背上。

何怀玉本想高声呼救,但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已经被推进了房间。

"别喊!我不会伤害你!"身后的人小声而坚定地说道。

何怀玉很快镇定住情绪,投降一般举起双手不再发出任何动静。不管身后的男人是谁想做什么,理智告诉何怀玉,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你不要惊慌,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不会伤害你。"身后的男人轻轻将门关上,一边低声道,"只要你不叫,我就把你放开。"

听到对方说是要帮忙,何怀玉既惊恐又好奇,什么人会用这种方式提出请求呢?无论如何先稳住对方再说,何怀玉将头轻轻点了一下,表示愿意配合。

男人放开何怀玉,然后命令道:"你慢慢转过来,不要喊。"

何怀玉慢慢转过身子一看,差点就忍不住惊呼出来,他怎么也想不到来人竟是正被全城通缉的余枫。

余枫穿着一身灰色运动服,背着一个长长的背包,脸上表情有些沉重却并不凶厉。

何怀玉强忍着心里的波涛汹涌小声问道:"你找我做什么?"

"你觉得呢?"余枫嘴上微微一笑,接着便自顾自地坐到了椅子上,似乎并不担心何怀玉会报警呼救。

何怀玉心里十分好奇,又不想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犹豫一会便也搬开凳子坐到了余枫对面等他开口。

二人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大约两分钟,何怀玉终于忍不住好奇再次问道:"说吧!什么事情,不说我就报警了!"

"比起抓我,你应该更想知道真相吧?"余枫似笑非笑道。

"真相就是你杀了郑文华嫁祸钱昌隆,我已经知道了。"何怀玉毫不客气地说道。

余枫收起脸上的笑容说:"是我杀的,但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吗?"

"是因为林果吧?他出事那天晚上我在现场见过你。"

"是也不是,那只是一部分原因。"余枫答道。

何怀玉犹豫了一会后问道:"你不会真的是林果的生父吧?"

"啊?"余枫惊讶道,"你的意思是林海源不是林果的亲生父亲?"

接着又轮到何怀玉惊讶起来:"你不是林果的父亲为啥要替他报仇?"

"看来你们警方还没有查清楚,我高估你们了!"余枫一脸诡笑道。

听余枫这样讽刺警方,何怀玉自然很不服气,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自己多厉害吗?你的犯罪过程我们查得一清二楚。"

"真的吗?"余枫靠在椅背上挑衅道。

"你假冒陈煦的手下骗取郑文华信任,让郑文华在指定时间下单把你叫去,然后再骗钱昌隆前去当替罪羊。"

"没错,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居然那么容易就上了钩。"余枫摊手道。

何怀玉无奈地说:"他们做贼心虚,很难不进到你精心布置的圈套。"

"你猜对了大方向,但是我进到郑家总共才不到十五分钟,怎么做到杀人栽赃呢?"余枫歪着头问道,毫不遮掩脸上得意的笑容。

"不过是简单的障眼法而已,用不着沾沾自喜。"何怀玉讥讽道,"真正的凶器是你自带的波纹管,杀完人再用卫生间的管子伪造现场,这些动作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

余枫举起双手啪啪啪地鼓起掌来,一边笑道:"不错不错!比那些警察强多了!"

"你倒是错得离谱!"何怀玉正色道,"警方细致入微的调查才是基础,得出结论只是迟早问题。"

"有道理!"余枫再次鼓掌道,"有机会我真想跟你做朋友。"

何怀玉立刻正色道:"我可以陪你去自首,你自己如实交代犯罪过程,也许可以换得宽大处理。"

"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还愿意帮我!"余枫盯着何怀玉道,目光中透出一丝诡异。

何怀玉被余枫盯得有些不自在,继续问道:"你还是没说找我想要做什么?如果你想威胁我帮你犯罪,就请不要浪费口舌。"

余枫笑着放下背包,然后伸手从里面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道:"你先看看这个。"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