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五十一章 后会有期

3683

何怀玉打开塑料袋一看,里面竟然装着十几件熠熠生辉的珠宝首饰。

想到郑文华家的暗格,何怀玉立刻将袋子丢到地上,质问道:"这是从郑文华家偷来的赃物!"

"脏吗?放在他家就不脏了吗?那可都是他搜刮的民脂民膏啊!"

何怀玉一时被说得哑口无言,只得转过话题问道:"你想用这东西赎罪吗?还是想收买我?"

"哈哈哈!"余枫大笑道,"你有什么被收买的价值吗?"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请你帮我把这些东西卖了,然后把钱交给许俊安和许俊全。"

何怀玉听到这个无理要求立刻摆手反驳道:"不可能!让我帮你销赃,绝对不可能!"

余枫将何怀玉的手按下,微笑着说道:"没那么严重,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许家兄弟应该获得的赔偿。"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交给他们?"

"我来不及一点点变卖,只能托付给你了。"余枫略微停顿后说道,"许俊全的病不严重,只要坚持治疗有很大痊愈可能。"

何怀玉不置可否,继续追问道:"你为什么要帮他们?不会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吧?"

余枫的表情突然黯淡下来,哀声道:"因为我妹!"

"你妹妹?"何怀玉诧异道,"跟你妹妹又有什么关系?"

"本来许俊全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妹夫,没想到我妹妹走了,他也丢了魂。"余枫突然哽咽道。

"我妹名叫余霜,她刚大学刚毕业就被查出来患了白血病,许俊全在台上努力晋级的历程给了她非常大的鼓励。如果不是我一时起意鼓励她给许俊全写信,就不会有后面的悲剧。"

从余枫的话语里,何怀玉已经可以大致猜出整个故事的经过,想着想着不禁悲从中来。

余枫接着说道:"许俊全说要拿到奖金给小霜治病,尽管我们都知道小霜的病已经没希望了。后来许俊全因为黑幕被淘汰,小霜也没能打赢病魔,许俊全过度失望和自责,最终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抱歉,可是……"何怀玉本想劝解一番,话到一半又收了回去。

余枫没有等何怀玉发表意见,兀自继续道:"我一开始没想杀郑文华,只是想给他个教训。直到上次在五金厂后面看到那个小孩惨死,我突然想明白一个道理。我们这些普通人都是蝼蚁,只要那些人上人活着,随时都会被他们祸害。"

"一定有更好的办法,杀人终归是犯罪。"何怀玉说完心里又多了个疑问——真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的时间不多了,许家兄弟的下半辈子怎么过你决定!"余枫指着地上的塑料袋道。

"你凭什么笃定我会帮你?"何怀玉不甘心道。

"我关注你很久了,相信你是位富有正义感的法医。从梨芳公寓替换人质,到为林果母亲怒斥媒体,我知道你不会坐视弱者受苦。"

"我不是烂好人,更不会因为同情违法犯罪。"何怀玉义正辞严道。

余枫看了一眼手机,起身说道:"故事就这样,我就不继续打扰了。"

"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何怀玉急忙喊道,"郑文华家那包「蓝色眼泪」是不是你留下的?"

"你说那包冰毒吗?"余枫似笑非笑道,"我劝你不要蹚浑水。"

"那包冰毒哪里来的?"

余枫思索了一下,然后摇头道:"我知道得不多,你不怕死的话可以好好查查。"

原来真的有人在故意引导「蓝色眼泪」的调查,何怀玉心里的担忧又增加了几分。见余枫要走,何怀玉连忙伸手想把他拉住,然而却扑了个空,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留不住我,没必要浪费精力。我还有事情要做,咱们后会有期。"余枫脸上微微一笑,往门边走去。

看余枫悲伤长长的背包,何怀玉不由怀疑里面装着凶器,急忙喊道:"你包里的是猎枪吗?你还要去杀谁?"

"枪?哈哈哈哈!"余枫捧腹大笑道。

"那是什么?"

余枫将背包卸了下来,拉开拉链取出一把贝斯拨出几个低沉的音符。

何怀玉感觉这段旋律似曾相识,仔细回想才反应过来之前与古世民一起去海湾公园的时候听到过乐队演奏,于是好奇道:"你在海湾公园演奏过这首曲子吗?"

"对啊!这是我们原创的一首《蓝色的海》,你去海湾公园看过我们乐队演出吗?!真是抱歉,我还以为你完全不懂音乐呢?!"余枫激动地笑道。

若不是余枫涉嫌杀人,何怀玉很想交下这个朋友。想到余枫可能的结局,何怀玉心里一阵感慨,无奈道:"你现在去自首还来得及,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千万不要一错再错!。"

余枫没有理会何怀玉的劝诫,一边继续波动琴弦,一边自顾自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贝斯吗?有时候低音比高音更动人,无声比呐喊更嘹亮。"

何怀玉本想再劝说一番,却又觉得词穷,只能心有不甘地看着余枫弹奏贝斯。

余枫一边弹着,一边往门外走去,很快就和旋律一起消失在黑暗中。

何怀玉犹豫许久要不要报警,最终还是没有拿起手机。如果报警要怎么解释余枫找上门呢?余枫真的是坏人吗?这一包珠宝首饰要怎么处理?

何怀玉躺在床上继续思索了一阵,越想越觉得头大。一种恐惧感渐渐在何怀玉的脑海里滋生,他惊慌的发现自己对法律的信念远没有以前坚定了。

接着何怀玉便在百思不得其解中昏睡过去,不知过去多久,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猛力震动起来。

何怀玉眯着眼睛接起电话,立马听见古世民火急火燎的声音:"你在家吗?我现在过去,余枫找到了!"

"什么?"何怀玉猛然惊醒挺直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心里的鼓捶得震天响:"难道余枫来找我的事情已经被发现?"

"刚才我们接到报警电话,胜利商城工地上发现一具尸体,从证件看正是我们要找的嫌犯余枫。"

"什么???他死了???"何怀玉再次惊讶道,意外来得太突然,他的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你拿好装备,我来接你一起去现场!"古世民说完便挂了电话。

十几分钟后,何怀玉乘着古世民的摩托到了胜利商城二期住宅小区的工地上。

一群围观的人正高举着手机拍摄着现场,既有在此处工作的建筑工人也有闻讯而来的民众和记者,负责拉线的警察费尽口舌都无法让他们退开一步。

何怀玉跟在古世民的身后挤过人群,眼前的景象既混乱又惨烈,仿佛刚被轰炸的战场一般。

在一堆碎砖和混凝土上,一滩鲜红的血泊在黑夜中异常醒目,血泊中仰面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旁边还散落着一地的贝斯碎片。

"你先做初检吧,我到处走动看看,有什么事情随时喊我。"古世民简单吩咐了一句,便疑心重重地遁入了夜色。

何怀玉强忍着呕吐感和难过认真看了几遍,死者是余枫无疑。尽管只与余枫短短地说过几分钟话,何怀玉脑海里已经深深地烙印上余枫的模样。这名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中年男子,仿佛才刚笑着说完后会有期,转眼就以这么悲惨的方式再见。

比起徐伟峰和胡斌,余枫的死对何怀玉的打击要猛烈许多。若不是古世民搀扶一把,何怀玉险些就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何怀玉左脸上的「乂」字疤痕传来一阵灼痛,心里也跟着发出疑问:"难道我真的是杀星吗?如果我把他拦住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何怀玉正在沉思着,突然听得有人在低声吟诵,起初以为是幻听,后来才反应过来竟是不知何时走到身旁的狄英。

"狄大哥,你刚才念的是什么?"何怀玉好奇道。

"万物死生宁离土,一场恩怨本同风。"狄英重复道。

何怀玉怕被人看出来伤感,便戴起手套道:"我们开始做初检吧!"

狄英摇头道:"我已经看过一遍,刚还去了楼上。"

"他是楼上摔下来死的吗?"何怀玉喃喃问道。

"他身上的所有伤都是高空坠落造成的,没有其他可疑迹象。"

何怀玉不可思议地问道:"他是自杀?"

"也可能是意外事故,十五楼上还有半截阳台,需要建筑行业的专业人士来评估。"

"有没有可能是他杀?"

狄英无奈地摇了摇头:"刚才侦查组的同事查过,现场的痕迹、工地监控录像和工人们之间的佐证都可以证明,没有任何人在出事前接触过死者。"

尽管很不情愿,何怀玉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结果。狄英组织同事们收拾余枫遗体的时候,何怀玉接口独自不舒服独自躲去了工地脏乱的卫生间。

众人做好现场记录和查访,连夜将余枫尸体带回警队继续调查。余枫虽然死无对证,但技术组从他手机查到的付款记录证实,他前几天确实买过波纹管当作案工具。

就在余枫意外身亡的新闻播出半小时之后,他死前寄出的同城快递被送到了刑警队。包裹里只有一封信,余枫清楚地写明了自己与许氏兄弟之间的关系,并将自己如何威逼指使二人调虎离山和如何杀害郑文华嫁祸钱昌隆的过程说得一清二楚。

郑文华被杀案和许氏兄弟劫持案最终还是联系到了一起,并在同一时刻宣告完结,大家却并没有感受到破案带来的喜悦。原本大家都铆足了劲,准备拼尽全力抓捕嫌疑人,结果却在未出力时就戛然而止,仿佛就像重拳打在棉花里一般憋闷。

最难受的便是何怀玉,思考再三后他决定不将余枫找过自己的事情说出来,毕竟他掌握的案件信息警方都已知悉。除了那一袋珠宝,何怀玉默许了帮余枫把珠宝变现给许氏兄弟的请求。

想到变卖珠宝,何怀玉自然就想起了做废品回收的冯喜事。正当思忖之际,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打开一看原来是程大柱的来电。

何怀玉接起电话寒暄道:"大柱哥,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啊?"

"是啊,你应该也没休息吧?"

"没呢,刚才出警办了个案子。"何怀玉漫不经心道,"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刚刚看到新闻,上面说杀害郑文华的凶手自杀了,是真的吗?"程大柱小心翼翼地问道。

何怀玉想起大柱曾经被郑文华殴打,无奈道:"他虽然间接帮你报了仇,但毕竟杀了人,即使不自杀也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程大柱沉默了一会,接着说道:"这个我懂,不过我看了新闻上的照片,感觉好像昨天才见过他。"

"什么?你在哪里见到他的?当时他在做什么?"何怀玉愈发紧张起来。

程大柱答道:"昨天傍晚,就在我们厂!当时他背着个包进了厂长办公室,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走。"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