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五十二章 尔虞我诈

3996

程大柱的一个电话在何怀玉心里惊起了千层浪,原本经过饶所长的劝解他才刚放下些许怀疑,现在反而更加疑窦丛生。

何怀玉辗转反侧一整个晚上,接着又放弃了周六睡懒觉的机会,不到八点就起身往福星废品回收厂赶去,他已经等不及要确定冯喜事与余枫的关系。

到了回收厂门口,何怀玉才想起没有提前打电话预约,自己很可能会白跑一趟,忍不住就拍着脑门叹起气来。

"小伙子,你怎么了?"一阵沙哑的声音突然从门房传来,紧接着一条布满伤疤的手推开了门,冯伯从里面蹒跚而出。

"冯伯早上好!"何怀玉礼貌地招呼道,"冯喜事厂长在里面吗?我找他有点事。"

冯伯轻轻咳嗽两声答道:"你找喜事啊!他可没有你勤快,这会儿还在家里睡懒觉呢!"

何怀玉懊恼被怀疑冲昏了头脑,嘴上却倔强道:"没事,我早点来等他。"

"是急事吗?要不要我打电话催一下他?"

既然冯喜事没来,自己先进去探查一番也无妨。何怀玉摆手道:"没关系,我自己进去厂里逛一逛。"

"好!厂里到处是垃圾杂碎,你走路小心一些!"

刚走出几步路,何怀玉又突然回过头来,好奇问道:"冯伯,你们都姓冯,是亲戚吗?"

"呵呵!是啊!"冯伯咧嘴笑道,"我是他堂叔,我们是一家人!"

"冯厂长结婚生子了没有?怎么没听他提起过?"何怀玉继续问道。

"那当然!他干别的事不成,生儿子特别在行!"冯伯笑得露出了满嘴的黄牙,其中一颗在朝阳的照射下发出熠熠星光显得非常耀眼。

冯伯接着说道:"喜事在老家省了三个儿子,都上小学了。你别看他平常嘻嘻哈哈的,对家里人可没得说,挣的大部分钱都寄回了老家。"

"是啊!冯厂长人的确挺不错,这家回收厂帮助了不少人。"何怀玉由衷的点头称赞道。

冯伯苦笑着说:"可不是嘛!像我们这样的社会废品,去别的地方就只有被嫌弃的份了。"

"冯伯,我冒昧再问您个问题,您这一身伤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在何怀玉心里憋了许久,这次终于话赶话问了出来。

"我呀!"冯伯拍着大腿道,"年轻时候不懂事,学人家混社会,结果得罪人引火烧身差点就被送上了西天。"

没想到慈祥和蔼的冯伯竟然有过刀光剑影的经历,何怀玉心中暗叹,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还是你们好啊!赶上了好时代!"冯伯感叹道,"安安稳稳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何怀玉听出话里隐隐的悲情,不好意思再惹冯伯伤感,随便闲扯几句后便重新往里面走去。

虽是周六,废品回收的工作却在照常进行。大部分工人见到何怀玉前来只是微微抬头致意,便又埋头做起手头的工作。

何怀玉在厂房四处转悠了两圈,除了鼻子被废品呛得有些酸痛难耐,没有瞧出任何蹊跷。整个回收厂的气味都不怎么样,只有冯喜事的办公室勉强好一些,尽管那里也有一些淡淡的狐臭味。

走到冯喜事办公室门边,何怀玉发现大门只是虚掩着,伸手想要推门进去,到得半空中又缩了回来。

即使冯喜事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也一定不会如此轻易让人找到。何怀玉左右无处可去,索性在办公室外靠着墙拿出手机边看边等。

经过一整夜的发酵,余枫意外身亡的事件已经成了全网热点。

余枫杀害郑文华的过程被泄露得一清二楚,网民们对他的看法泾渭分明地形成了两派。一批网民批判余枫是诡计多端的杀手,另一批人夸赞他是勇杀贪官的游侠。

余霜与许俊全之间凄惨的爱情故事也被人挖掘了出来,引得不少年轻男女沉默伤怀甚至黯然落泪。热心群众再次涌入「正心教」为许俊全筹集捐款而设的网站,很快便将服务器挤得宕了机。

除了对余枫等人的关注,还有一些网民敏锐地察觉现场坠落的阳台并非个例。得胜集团的另一个住宅项目五年前就曾经发生过两起阳台坠落事故,只是之前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所以没有获得足够关注。网民们一边痛批得胜集团偷工减料,一边努力挖掘得胜集团的所有负面信息,甚至连周密对郑芊芊的始乱终弃都被公之于众。

最让何怀玉哭笑不得的是,居然有人传说余枫死前工地上响起过一阵怪响,听上去跟鬼叫一般非常瘆人。有人说那就是怪兽「穷奇」的声音,余枫是被「穷奇」害死的,关于「穷奇乱世,苦海无间」的传言再一次甚嚣尘上。

那所谓的怪响并非出自「穷奇」,何怀玉清楚那就是余枫弹奏贝斯的声音。看到这些新闻何怀玉忍不住发出阵阵苦笑,笑着笑着他突然领悟到了余枫所说"无声比呐喊更嘹亮"的意思。

不论余枫想要斥责郑文华代表的贪腐,还是举报得胜集团的偷工减料,作为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人他的声量都极其渺小。也许他早就知道阳台有问题,故意去那完成了生命中最后一次演奏,毫不喧哗却在民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何怀玉正在回想余枫所说的话,肩膀上突然搭上来一只宽大的手,抬头一看原来是冯喜事到了。

"何法医,让你久等啦!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办公室门没锁,你可以先进来坐啊!"冯喜事笑着将何怀玉引进办公室。

何怀玉早已想好托词:"余枫不是跟你约好了吗?"

不管冯喜事与余枫之前有什么关系,这么说多少可以诈一诈,也不至于让冯喜事想到程大柱泄露消息。

听到余枫的名字,冯喜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往常,继续笑着问道:"别乱开玩笑,你说的是新闻里那个杀人凶手吧?我跟他可没什么关系呀!"

"他说前天跟你约好了,让我过来来找你,说你会跟我讲清楚一切。"

"新闻不是说他昨天晚上自杀了吗?"冯喜事诧异道,"你怎么会跟他搅到一块去了?你们俩一个官一个贼,恐怕不合适吧?"

没想到冯喜事反过来将自己一军,何怀玉好胜心起继续追问道:"他说是你把我介绍给他的,我一开始还以为找我自首呢!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要不是早认识你,我就直接报警了!"

"别啊!"冯喜事这才严肃起来,"他前天是来我这变卖了一些珠宝首饰,我没有介绍他去找你,更不知道他是杀人凶手啊!"

"卖首饰?你经常帮人销赃吗?"何怀玉质疑道。

"你可别冤枉好人!"冯喜事喊道,"他说是许俊安介绍来的,我也不知道那是赃物啊!他后来去找你做什么?"

"你不会才是他的幕后指使吧?"冯喜事语气轻佻,显然并不是真的怀疑何怀玉,反倒是一种互相攀咬死皮赖脸的谈判策略。

何怀玉不死心,继续追问道:"这个余枫你了解多少?"

"我跟他真不熟!要不你去问问许俊安,他们好像关系不错!"

"那你和许俊安什么关系?别跟我说和他不熟,打死我也不信!"何怀玉紧追不舍。

"我不是跟你说过嘛,他曾经想让他弟弟来我这边工作。"冯喜事喊冤道,"除此之外,许俊安就只是跟我说过得胜集团偷工减料的事情。对了,这次余枫不就是死于得胜集团的劣质阳台吗?"

对于这事何怀玉颇为无奈,他知道余枫无声的呐喊作用微乎其微,于是摇头道:"建筑质量问题不归警察管。"

"是啊,就跟环保问题一样,你们没法管,该管的人不愿意管。"冯喜事念叨道。

何怀玉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无法再从冯喜事口中诈出什么信息来,干脆就开始了另一场谈判:"你这边还能再卖一些首饰吗?"

"什么意思?"冯喜事犹疑道,"余枫把东西交给你了?你们不会真的有勾结吧?销赃可是违法的啊!"

"你才有勾结呢!他是无人可托付,不得不找到我。"何怀玉没想到冯喜事再次倒打一耙,立刻坏笑着说道,"你不做也行,我把东西都交公,反手再把你销赃的事情举报了。"

冯喜事赶忙拉着何怀玉的手道:"别别别!这活我接了!不过嘛,我得抽点水。"

见冯喜事闪着金光的眼睛瞪得巨大,何怀玉又好笑又好气:"死人的钱你也好意思挣,自己去地府不更快?"

"呸呸呸!"冯喜事骂骂咧咧道,"大早上的你说啥呢!我们现在可是一条贼船上的人了!以后有什么事你别再咋咋呼呼的,咱们好好商量!"

"谁跟你蛇鼠一窝了!"何怀玉不屑道,"你帮许氏兄弟把钱存好,等事情结束了再交给他们,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他们俩怎么样?许俊安会被判刑吗?"冯喜事问道。

"会,但是余枫留了录音自认主犯,法官核实之后应该会对许俊安从轻发落。"

冯喜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边嘀咕道:"这余枫还真厉害,几天功夫就把海涯整得波涛汹涌,然后自己拍拍屁股一死了之!"

"你冯大厂长才是真的厉害,每起凶案背后都能看到你的身影。"何怀玉揶揄道。

"别乱说!"冯喜事伸出大手想要堵住何怀玉的嘴巴,一边解释道,"我还想安安稳稳地收几年废品赚钱回老家盖房子呢,你可别随便给我安插罪名啊!"

"我冤枉你了吗?"何怀玉眯着眼睛冷笑道,"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方医生杀得了胡斌吗?"

冯喜事尴尬道:"我们这是乐于助人,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像为虎作伥了呢?即使没有我们,方医生还是会杀胡斌,只不过被抓的风险更大而已。"

"余枫和许氏兄弟呢?你真的没有为他们犯罪提供帮助吗?"何怀玉接着质问道。

"这不刚刚才跟你解释吗?你要是还不信就只能把我抓去审问了。"冯喜事说着将两手举起,作出束手就擒的姿势。

何怀玉盯着冯喜事看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先搁置争议。不管冯喜事怎么解释,何怀玉心里对他的怀疑都很难再消除,但也不足以让他认为必须将冯喜事绳之以法。

从福星废品回收厂出来,何怀玉接着坐上了去海涯市警察局的车,准备去那里和古世民一起接受表彰。

一个小时后,盛大的嘉奖仪式在市局顶楼大会议室顺利召开。除了市局局长蔡通古和各区分局的领导,现场还来了市长、法官等政商各界要人,各路记者和自媒体人更是不计其数。望着会议室里的诸多来宾,何怀玉心里既紧张又充满了自豪。

当蔡局长念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何怀玉清楚地看到台下几位法医同事脸上的笑容。唯独杨玉倩一脸冰霜,仿佛自己抢了属于她的荣耀。

领完奖回到座位上,为了让激动的心情快点平复下来,何怀玉刻意将目光转向了窗外。隔着淡蓝色玻璃望着绵延不绝的混凝土丛林,回想起这几天的经历,何怀玉突然觉得有些恍惚。

余枫杀害郑文华的案子虽然完结,但他所追寻的正义得到伸张了吗?人贩子齐杰仍然在逃,即使将他抓住那些被拆得支离破碎的家庭就能找回幸福吗?四象法阵虽然是个幌子,但笼罩在百姓心中对居住环境的焦虑有改善吗?穷奇乱世的谣言愈演愈烈,人世苦海的尽头到底在哪?

沉甸甸的奖杯握在手里,何怀玉自觉受之有愧。就在他想要收回目光的时候,远处突然亮起一道冲天火光,接着便传来一阵爆炸轰鸣。

"那边发生了爆炸!是「正心教」的教堂!"只听得人群中一句高呼,颁奖会场立刻陷入了一片混乱。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