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六章 涣若冰释

4081

警笛声在何怀玉的期盼中呼啸而至,五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内涌出来,迅速控制住了场面。三人举枪瞄着壮汉,另外两人分别上前扶起饶所长和赖警官。

壮汉被枪指着头,非但没有恐慌,反而大声问道:"你们围着我干什么?那三个人抓起来!他们鬼鬼祟祟的,还冒充刑警!"

何怀玉见局势已定,凑到包围圈旁笑道:"看来真是一条大鱼!饶所长,这回咱们赚大发了!快把他带回去审问吧!"

"等等!你叫饶所长?"壮汉满脸困惑道,"你们是宁海派出所的民警?"

"现在才想到要求饶?!晚了!你已经是插翅难逃!"饶所长挺直身子道。

壮汉古铜色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你们派出所的冒充刑警干什么?我才是如假包换的刑警啊!"

"别听他狡辩!我们今天下午刚开过全员大会,根本没有这么一号人物!"何怀玉非常确信自己没有看走眼,壮汉如此有辨识度的模样任谁都不会记错。

"我真是刑警!我是南安区刑警队侦查二组的古世民,你们可以看我口袋里的证件!"壮汉高举着双手道,"你又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何怀玉见壮汉说得笃定完全不像犯罪分子被抓的模样,心中不免犹豫起来,朝着饶所长投去询问的目光。

"你刚才说你叫古什么?真的是刑警?"饶所长将信将疑地让一位同事上前查验证件。

壮汉此时双手已经被铐住,只得扭着身子说:"我叫古世民,你们抓错人了!"

饶所长很快验过壮汉的证件,朝何怀玉投来一道复杂的目光,接着连忙招呼众人撤除了戒备。

确认壮汉真的是一名刑警,何怀玉尴尬得快要找条地缝钻进去。犹豫一阵后,何怀玉硬着头皮凑了过去:"你叫古世民?为什么下午没有去参加全员案情研讨会?"

再一次审视这位人高马大的刑警,此刻对方古铜色脸庞上的肌肉已不再狰狞,反而给何怀玉一种可靠有力的安全感。

"我儿子感冒了,请假在家照顾,"壮汉舒展了一下身体道,"你是谁还没回答我呢?"

"我叫何怀玉,是刑警队新来的法医。"何怀玉挠着后脑勺道,"没想到瓮中捉了只自家的鳖,真是抱歉!"

"你才是鳖呢!"古世民瞪着大眼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一旁的饶所长让赖警官和其他警员先回派出所,旋即回身笑道:"我是宁海街道派出所的所长饶永平。刚才只是一场误会,给你带来诸多不便,还请古兄弟接受我的道歉。"

古世民拱手抱拳道:"最近连环血案闹得人心惶惶,大家都神经紧绷在所难免。既然误会已经解除,就没什么好计较的,大家都没事就行。"

饶所长也跟着抱拳道:"虽说是误会,但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不如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吃点宵夜,大家开开心心消除误解。"

被饶所长这么一说,何怀玉也突然感觉有些饥饿,便立即附议。

虽然小店的烧烤味道非常好,但比起肚子何怀玉的脑袋更是嗷嗷待哺,才吃两口就忍不住再次问道:"古警官,你刚才干嘛跟踪我?"

古世民难得趁老婆不在身边喝点小酒,正和饶所长津津有味地推杯换盏,随口道:"昨天晚上第一次撞见你就觉着古怪,今天又见你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我还以为是个小偷!"

何怀玉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道:"同学们都说我文质彬彬,怎么到你这就成了鬼鬼祟祟?"

"怎么有个叉叉在你左脸上?"古世民毫不客气地问道。

"脸上有疤就是坏人吗?以貌取人你礼貌吗?你这是赤裸裸的偏见!"何怀玉恶狠狠地咬了口羊肉串。

何怀玉左脸上从小就有一块褐色的「乂」字疤痕,因此没有少受非议。尽管疤痕本身不痛,却引发了不少痛苦的经历。

关于何怀玉的传说在乡邻间有许多个版本,最为公认的便是「杀星转世」。大家都认为何怀玉身上带着厄运,纷纷避而远之。

若只是闲言碎语也就罢了,偏偏何怀玉还好巧不巧亲历了几起诡异的杀人案件,惹得流言蜚语愈演愈烈。尽管后来都查出凶案与何怀玉完全无关,何怀玉甚至还在破案过程中为警方提供了很多帮助,但舆论就是毫不讲理地给他坐实了「杀星」的身份。

每次何怀玉哭着回家问母亲脸上伤疤的来历,她总说那是不小心摔伤,对父亲的去向也只字不提。

其实何怀玉早就听说自己并非母亲何蓉亲生,可直到十四岁他才因为偶然得到一位老警察的鼓励而获得面对真相的勇气。

那是二零零九年一个台风咆哮的雨夜,何怀玉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接受任何事实的准备,鼓起所有的勇气要母亲说出真相。

何怀玉从未想过,当母亲何蓉万般无奈终于亲口承认何怀玉并非亲生的时候,他仍是惊慌失措差点晕倒在地。电视里的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显得非常滑稽,但何怀玉一点都笑不出来,十几年积累的苦楚像潮水一般从眼眶中涌出。

有时候真相并没有百转千回,而是直截了当,对当事人来说却是残酷无比。

在一九九六年同样的一个台风雨夜,母亲何蓉被一声惊雷吵醒,紧接着就听到一阵划破夜空的婴儿啼哭。那时年仅二十三岁孤身在家的何蓉本被吓得缩在被窝,可是婴儿不停地哭声却让她终究无法忽视。

五分钟的煎熬之后,何蓉天生的母性催动她循着啼哭声战战兢兢地打开了家门。臆想中的恐怖事件没有发生,地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襁褓。

襁褓里不停哭喊的婴儿便是何怀玉,小小的脸蛋上「乂」字伤疤惹人怜惜。作为一名医生,何蓉很清楚那伤疤是后天人为造成的。母爱很快战胜了恐惧和疑惑,何蓉一把抱起何怀玉,小家伙立刻就止住了哭闹。

何蓉说除了何怀玉身上的一块黑鱼玉佩,襁褓里面还放着奶粉奶瓶和五万块钱现金。一九九六年的五万元绝非小数目,能拿出这么多现金的必然不是普通人。

亲生父母为什么要将自己遗弃在母亲何蓉的家门口?何怀玉相信这一定不是巧合。伤疤的伤疤和黑鱼玉佩背后有怎样的故事?是不是父母给自己留下的线索?

何怀玉一直追寻着这些谜题,才造就了如今的巧遇。

查找身世的过程必将困难重重,眼前这位刑警古世民和所长饶永平或许能帮上忙,想到此处何怀玉也举起杯子向二人敬酒。

古世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饶所长,你们怎么那么快就到了巷子里?商量好来伏击我的吗?"

饶所长吞下一杯啤酒,指着何怀玉道:"你得问何法医,是他先怀疑你。幸好你没有问题,不然我们三个人一起上也没戏。"

"我昨天晚上撞见你满头大汗,以为是刚行凶的嫌犯呢!"何怀玉歉然道,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是在以貌取人。

"我昨晚刚从咏春拳馆出来可不就满身大汗吗?"古世民摊手道。

"你刚才用的也是咏春拳吗?"何怀玉诧异道,"你这么大块头不是应该练一些力量型的功夫吗?"

古世民轻轻笑道:"怀着偏见看待事物,原来何法医也跟我一样。"

何怀玉总说别人用偏见看他,此刻却被呛得毫无还口之力,只能默默垂着头,假装专心吃烧烤。

"难怪难怪!我说你出拳怎么那么快!比我年轻时候还要厉害!"饶所长频频点头,仿佛已经忘记了刚才自己的狼狈。

"饶所长客气!不过我心中还有个疑问,你说话为什么总能押着韵?"古世民挠着头问道。

何怀玉也跟着起哄:"对啊!跟个说唱歌手似的!这样说话不累吗?"

"哈哈哈!这你们也听得出?真是佩服!"饶所长大声笑道,"我家孙儿有两大爱好,超级英雄和说唱艺术。我每天练习,已经掌握押韵技术。不过节奏还有一些生疏,需要调整好语速。"

古世民与何怀玉二人听得捧腹大笑,相视一眼却又都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误会虽然解除,何怀玉心里却仍有一些怨气:"你不是请假在家带娃吗?跑地铁口去瞎逛什么?刚才你在地铁口眼神凶巴巴的,我还以为你要杀人灭口咧!"

"我就住这附近,出来溜达一下不可以吗?"古世民无奈笑道,"你不会就凭这些怀疑我是凶手吧?幸好你不是刑警,办案是要凭线索的!"。

饶所长见二人互不相让,赶忙劝解道:"古兄弟你别怪何法医,他不过是因为凶案而心急,你可能不知道,凶手昨天夜里又光顾了锦福小区!"

"当然知道!我虽然请假在家,但也没有耽误了解案情。"古世民道,"你们所应该有参与办案,有没有收获?"

饶所长苦笑着摇头道:"说来惭愧,我们的收获早上与何法医闹了场误会,然后晚上抓你又被打退!"

"早上你们把他给抓了?你们也觉得他不像好人是吧?"古世民故意揶揄道。

"你才是真的坏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硬汉,脖子上顶着一个金光灿灿的卤蛋!"何怀玉不知不觉已经被饶所长感染,用说唱的方式回呛起古世民。

"三起案件虽然都发生在宁海街道,但死者之间的联系却没有找到。"饶所长叹息道,"凶手也许在随机选择目标,下一个要杀谁根本没有征兆。如今形势很不妙,摸排调查进展少,万一打草惊蛇被凶手知道,可能立刻就会潜逃!"

"不会!凶手肯定在搞什么邪教仪式,没有做完之前他不会跑。"古世民表情凝重道,"他处心积虑地在木刀上雕刻四象,一定有特殊的理由!"

"徐伟峰的死最为可疑,因为案发在他家里。房门没有撬动痕迹,说明他和凶手有特殊关系。"饶所长补充道。

"对!所有跟他接触过的人都要重点排查!"古世民斩钉截铁道,"据我了解他以收租为业,他的房客都有嫌疑,你们有排查过吗?"

饶所长脸上蹦出一阵苦笑,指着何怀玉道:"何法医就是第一个嫌疑人,但已经排除了作案可能。"

古世民审视地看了一眼何怀玉,摇头道:"身高倒是差不多,但他没那胆子。"

何怀玉不服气地瞪了古世民一眼,转过话题道:"你们有前房客的信息吗?我记得徐伟峰说他走得很匆忙,房间里一堆东西都没带走。"

听到这话古世民瞬间警觉起来,饶所长却摇摇头道:"这条线我们上午查了,前房客是名特殊服务从业者,昨天晚上一直在小酒店待着。"

何怀玉与古世民纷纷皱起眉头,饶所长连忙补充道:"我已经让所里的民警加强扫黄维护治安,不过当务之急还是眼下的连环杀人案!"

"其实还有一条线索,不过我也不是很确定……"何怀玉有些犹豫:"我的鼻子比较敏感,今天上午在徐伟峰的尸体上闻到了一股很淡的异味,跟之前他身上的不一样。我还特地复查了上一名死者,他的身上也有那个味道,不过太淡了,我不是很有把握。"

"什么味道?"古世民和饶所长同时好奇道。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种特殊的烟,但一定不是徐伟峰自己抽的那种。"何怀玉道。

古世民思索片刻,提议道:"要不明天我们一起去现场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虽然是名法医,但何怀玉对查案推理的喜爱不输任何一名警察,自然乐于接受古世民的邀请。

边吃边聊很快便已酒足饭饱,饶所长第二天要送孙子上学急着回家,何怀玉困得直打哈欠,古世民也要回家照顾儿子,三人就此散了席。

带着困意和酒劲重新走进小巷,何怀玉感觉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艰难。好不容易快走到小区,何怀玉突然惊讶地发现,有两道鬼魅般的身影已经堵死了他的去路。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