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七章 黄雀在后

3898

该来的躲不过,何怀玉扶好眼镜定睛一瞧,身上的困意瞬间烟消云散,因为迎面走来的两个人正是宁康村的兄弟俩。

兄弟二人不急不慢地走来,前面一人手上隐约握着把小刀,随着脚步晃动不时反射出路灯的亮光。持刀者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另一个男孩,一顶黑色鸭舌帽遮住了他的大半个脸庞。

接连遭遇困境已经让何怀玉精疲力竭,即使报警呼救也为时已晚。在这艰难的局面下,何怀玉突然想起古世民来,如果他在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眼看兄弟二人越来越近,何怀玉心里非常矛盾。虽然心里始终坚信,对方不会在没有找到毒品前痛下杀手,但从那把刀子来看,自己免不得要受一些皮肉之苦。

既然避无可避,本着「先下手为强」的精神,何怀玉决定从气势上唬住对方:"二位朋友终于来啦!我等你们很久了!"

听到何怀玉的叫唤,二人的脚步顿了一下,相视一眼嘀咕了几句,又继续往前走来。

"这附近人多眼杂,你们不要闹腾,万一招来了警察对谁都不好!"何怀玉强自镇定道。

二人走到近前,持刀者首先便喝问道:"你知道我们会来?为什么还拿我们东西?"。

"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说是我拿的?"何怀玉故意耍无赖道。

"废话,那个包只有你会要!别给我装糊涂!"持刀者不耐烦道,"开锁的记得你脸上有个叉叉,别跟老子耍赖!"

何怀玉知道在气势上绝对不能输,挺胸说道:"既然你承认先拿了我的包,那就把我的东西拿回来交换!"

持刀者将明晃晃的水果刀抵近何怀玉腹部厉声道:"别废话,把东西交出来,老子就放你一马!以后有多远滚多远!"

尽管持刀者显得凶狠暴戾,何怀玉却瞧出鸭舌帽男孩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

既然对方非常在乎那包毒品,何怀玉更不能轻易交出保命符,便也壮着胆子道:"拿我的东西来换,不然就叫你们老大来谈!如果你们乱来我就报警,搞那些东西可是死罪!"

鸭舌帽男孩拉了拉持刀者的衣摆,持刀者没有回应,而是继续用刀威胁何怀玉道: "你以为我们傻吗?要报警你早就报了!警察来了你也解释不清楚。我们手上有你的资料,要真的出问题,你的家人别想安生!"

"既然你们不傻,就没必要拿着刀子虚张声势了,我们不妨心平气和地好好谈谈。"何怀玉抬头挺胸道,"东西我已经藏起来,除了我谁都找不到,只要我伤着皮毛你们就别想拿回去。我还写好了定时邮件,如果我出意外,你们很快就会被通缉。"

听得这番言语,兄弟二人互视一眼收起了小刀。何怀玉终于看清二人几无二致的脸庞,唯一的区别就是带着鸭舌帽那个显得更加稚嫩,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

何怀玉对眼下的局面很满意,接下来便可以正式开始谈判,双方各自归还物品,暂时揭过这一出闹剧。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身后一声震耳欲聋的断喝打破了微妙的平衡。本就战战兢兢的鸭舌帽男孩听到如雷怒吼似乎吓得不轻,还没等何怀玉反应过来便已拔腿而逃,持刀男孩见状也跟着追了上去。

何怀玉疑惑地回过头,来人竟是本该已经走远的古世民,心中不由一阵苦笑。

"你没受伤吧?"古世民关切地跑上前来扶着何怀玉问道。

何怀玉赶忙找了个借口说:"没事,两个小毛贼想要抢钱。他们见我没带现金,也没拿我怎么样,估计只是一时冲动。"

古世民松开紧绷的脸道:"没事就好!以后晚上尽量往灯亮人多的大路上走。海涯的治安虽然总体过得去,但小心点没大错,特别是最近还出了连环杀人案。"

何怀玉不想再讨论刚才那两兄弟,转过话题问道:"你家不是在地铁站那边吗?怎么到这里来了?不会又是跟踪我吧?"

"我刚才走到一半,想起来你昨天晚上撞着我时候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些放心不下。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需不需要我帮忙?"古世民打了个饱嗝后继续道,"顺便多走走,把酒消化一下,省得回去挨老婆骂。"

何怀玉没想到这铁汉竟然也有柔情的一面,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连忙道谢:"谢谢关心啦!我当时只是东西丢了找得着急,没其他的事,你不用担心。刚才我们不是加了「语信」嘛,下次这种事情就不用白跑一趟啦!"

"对哦,刚才怎么没想起来!"古世民拍着脑门道,"话说你丢了什么东西?一定很贵重吧找得那么急?我也帮你一起找找要不?"

古世民的一片好意何怀玉却不能领,他不想冒着被误解参与贩毒的险,也不希望毒贩被吓走,从此失去找回东西的机会。

何怀玉强作淡定道:"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证件那些对我个人比较重要。你放心,我已经找饶所长他们报过案,这点小事就不用出动我们刑警队的精英啦! 时候已经不早,你再不回去恐怕家里河东狮吼会很难受哦!"

何怀玉说得轻松,古世民便也没再多问,只是坚持将何怀玉送到住处楼下。

古世民本想再顺道去徐伟峰的屋子里察看一番,何怀玉一路苦口婆心并承诺第二天陪他去现场才勉强将他劝服。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何怀玉果真看到预料中的遍地狼藉,自己千辛万苦整理好的房间已经被翻得底朝天。刚才幸好把古世民拦在了楼下,否则事情将会很难收场。

房间在短短的一天里就被翻找两遍,警察翻找作案证据,宁康村兄弟俩找寻毒品。尽管四处都被找了个遍,何怀玉还是欣慰地发现自己藏起来的毒品并没有被找出。

何怀玉看着被翻找的痕迹,顺着旧衣柜在地板上留下的擦痕,突然惊奇地发现原来在衣柜后面竟然藏着一个入墙的小木柜。

小木柜长宽各约三十厘米,深度只有五厘米,柜门上的锁已经被撬开,里面除了一些被杂乱翻找过的成人用品,还有一本少儿不宜的杂志。

何怀玉匆匆翻看几页,便已羞得面红耳赤,心中嘀咕道:"估计是前房客的珍藏,幸好我没把冰毒藏在这。" 大部分人都习惯把东西藏在衣柜和其周边,何怀玉定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何怀玉重新掩上小木柜门,却懒得将衣柜推回原处遮挡。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收拾房间,匆匆将床上的杂物全部扔到地上便立即瘫倒床上。

或许是累得过度,抑或是这两天经历太过离奇,尽管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何怀玉的脑子却不肯静下来休眠。

一整个晚上何怀玉都在做梦, 先是梦到自己被化成魔鬼满脸是血的兄弟俩追逐, 接着又是自己和古世民一起追捕一道模糊的身影。梦里他们二人经过千幸万苦终于将恶人抓住,而那道身影转过身来,却是何怀玉自己的面容。

何怀玉被这诡异的梦境惊醒,拖着疲软的身体起来喝口水,紧接着又继续躺到床上昏睡过去。好不容易重新入睡,很快又被房门传来恼人的响声叫醒。

铁门上的敲击声响了足有几十秒,何怀玉才确定那不是梦,疑惑地起身穿衣,一边哈欠连连。

何怀玉本想找一下昨天用过的木头桌腿防身,转念一想来人耐心敲门应当没有恶意,便大方地前去开门。

随着铁门吱呀叫唤着打开,两道身影映入何怀玉眼帘,正是昨天晚上被古世民吓跑的宁康村兄弟俩。他们仍然保持着昨晚的装束,弟弟的头上仍然戴着那顶黑色鸭舌帽,唯独哥哥手上那把小刀失去了踪影。

何怀玉想过他们上门的可能,倒也不太惊讶,有气无力地说道:"二位来得好早。"

昨晚的持刀青年此时一改凶厉模样,低声慢语道:"何法医,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厂长想跟你谈一谈,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电影里的毒贩常是西装革履纸醉金迷,何怀玉幻想着楼下至少会有辆豪车等着自己。没想到他只是被两兄弟领着走了五六分钟路,然后再搭上了一辆没有几名乘客的早班公交车。

半小时后三人到站下车,又走了十来分钟,才到达一片废旧工业区。

望着灰蒙蒙连成一片的厂房,何怀玉不由担心起自己的安全。若不是自己早有准备,加上兄弟二人态度温和一路都没有做出任何限制或威胁,何怀玉一定会转头逃跑。

在工业区里兜兜转转又走了几分钟,何怀玉终于被带到了最终目的地。

从围墙脱落的墙皮,和墙上红漆写的「福星废品回收厂」七个斑驳大字,可以看出来这座工厂已经有不少年头。

既来之则安之,何怀玉已经调整好心情,即使面对锈蚀的铁门和清冷的厂房也没有太过畏惧。

兄弟俩朝着门卫室大喊几声,两分钟后一名满脸烧伤疤痕咳嗽不止的老人才缓缓地打开大门。

老伯步履蹒跚地走到何怀玉身前,用一双深邃的眼睛上下打量起来。"在这里登记一下,厂里到处都是玻璃铁钉,小心别乱跑。"老人递过一本泛黄的登记册,瘦长的手臂上看不到一寸完好的皮肤。

被老人一番打量,何怀玉感觉浑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脑子里只剩一片空白,竟然呆呆地忘了伸手去接登记册。

"小兄弟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老人嘴里再次发出一阵沙哑的声音,和一阵牵动心肺的咳嗽,"我是这里的门卫,以后可以叫我冯伯。"

"你快点登记吧,厂长在里面等你。"兄弟俩迫不及待地催促起来。

信息填写完,何怀玉便跟着兄弟二人往厂里走去。废品回收厂的环境虽然破旧,遇到几名工作人员的模样也有一些怪异,却没有印象里黑道的凶恶感觉。

很快何怀玉被带到一间宽敞的办公室,装修虽然老旧,却算得上窗明几净。令人遗憾的是,空气中仍然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臭味。

"终于来啦!"一名中年男人首先对何怀玉招呼道,说着边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上前与何怀玉握手。

眼前的男人体型瘦削,戴着一副斯文的黑框眼镜,与想象中的毒贩有着天壤之别,何怀玉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始谈判。

"何法医只身前来,果然是胆识过人。"中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让鸭舌帽男孩递来一杯刚泡的茶。

何怀玉接过茶点头示意,却没有开口答话。

"来,我跟你介绍一下。我叫赵玄,是这里的厂长。这两位王通和王达,是我们的技术员。"赵玄说完便举着杯子品起茶来,以行动告诉何怀玉茶水没有问题。

"你们知道我的名字和职业,想必已经看过我的东西。"何怀玉抿了一口茶道,"把它们还给我,我就会归还你们的东西。"

"东西我们会还给你,不过有些事情需要先讨论一下。"赵玄笑道,"你既然来了,不如放下防备,我们开诚布公地谈。"

见对方不再客套,何怀玉放下茶杯扶了扶眼镜,一字一句道:"如果真心想谈交易,你们至少要拿出基本的诚意来吧!"

"抱歉抱歉,让小兄弟经历舟车劳顿,还请宽恕我们招待不周。"赵玄歉笑道。

见赵玄目光闪烁,何怀玉也不想再打哑谜,叹气道:"别卖关子了,把你们真正的厂长请出来!大家爽快点谈,一会我还要赶着去上班。"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