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九章 抽丝剥茧

3623

每个人都有藏匿物品的经历,何怀玉正是这方面的高手。从小背着母亲藏零食的经验,成就了他一身藏东西的本领。

比起普通人把物品藏到床头或者各种柜子深处的初级做法,何怀玉更喜欢藏木于林。然而那包冰毒太过抢眼,何怀玉很难找不到合适的遮掩。

把东西藏在马桶水箱,或者伪装成垃圾,甚至装到洁厕液的罐子里都是不错的选择。但这些在障眼法,都不足以抵御警察和小偷们的轮番搜索。

何怀玉最终选择的方案是化整为零,他把那包冰毒分别装进一次性手套里,然后塞进了铁架子床空心的床腿中。

找东西的人或许会翻箱倒柜甚至钻到床底下察看,但因为他们对袋装冰毒的固有印象,一定不会想到冰毒已经化作床架子这个伪装的一部分。

何怀玉搬来一张椅子,吃力地将铁床垫高,又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铁管底下的塑料塞打开取出藏品来。

何怀玉将冰毒装到塑料自封袋,用一件衣服包好,和两本书一起塞进自己的黑色背包中,然后拿出手机准备找个同城快递寄去废品回收厂。

不巧此时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竟然是古世民的电话,吓得何怀玉差点把手机丢到地上。

"喂?你找我什么事?"何怀玉接起电话没好气地问道。

"何怀玉,你今天怎么没来上班?听说你昨天来报到也迟到了,我去法医组找你还受到杨博士冷眼,你接下来的工作怕是不好开展啊!"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奚落的笑声。

想起杨玉倩高高翻起的白眼,何怀玉无奈借口道:"这几天没休息好,昨晚上又喝太多酒,早上闹钟响都没听到。"

"那正好!你在家等着,我一会就来接你!"古世民笑道,"我已经跟你们张组长申请过,你今天的任务就是跟我一起出外勤调查现场。"

何怀玉没想到自己一个法医刚工作就被允许出外勤调查大案,惊讶道:"真的假的?你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同意的啊?你不会耍我吧?!"

"费啥心,杨博士说你留在队里也没啥用,巴不得把你扔给我。"古世民道。

"不是吧?她真的这么说?"何怀玉气道。

"哈哈哈哈!"古世民发出一阵爆笑,"开玩笑啦,是我说你认识其中一名死者,可能对调查有帮助。大家都想快点破案,希望你能帮上忙。"

"真是人心不古啊!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大好人,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竟然也叛变了!"何怀玉嗔道。

想到刚才与冯喜事的交易,何怀玉干脆就坡下驴:"对了,你手上有详细的案卷资料吗?我想再认真看看,既然你过来就带一份吧!"

"案卷资料?你是不是入职的时候没有好好听?"古世民说,"我们海涯警察局已经推行案卷电子化,你可以随时随地登录到工作系统查看。"

昨天入职心不在焉,现在只能挨批,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何怀玉匆匆挂断电话,不再与古世民斗嘴。

趁着古世民还没到,何怀玉赶紧用手机登录工作系统查看案卷, 将资料用「语信」发送给赵玄。紧接着又跑下楼将背包放进快递柜,然后重新气喘吁吁地上楼。

将一切准备妥当,何怀玉本以为可以借着等待古世民的时间休息一会。没想到刚躺回床上,铁门上又传来一阵嘈杂的拍门声。

"那卤蛋头怎么来得这么快?"何怀玉纳闷着打开门,迎面却走进来一名三十多岁油光满面的陌生男人。

"你是谁?我没有让你进来!"何怀玉朝着不请自来的男人喊道,心里开始盘算对方若是坏人该如何应对。

"这房子是我的,怎么不能进来?"男子在房间里四处打量着说道,"我叫徐一帆,老头子走了,这房子就是我的。"

原来是房东徐伟峰的儿子,果然拥有同样狗眼看人低的暴发户气质。何怀玉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任对方像参观动物园一般观瞧。

"下个月开始,每个月房租要加五百。我们这是小户型学区房,供不应求的。"徐一帆脸上笑得非常灿烂,完全找不到一丝失去父亲的悲伤。

"我没听错吧?房租钱我和你父亲早就签过合同。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你没有权利随意涨价。"何怀玉不甘示弱道,一双细眼被徐一帆突然的无理要求气得瞪大几分。

"法律?法律能当饭吃吗?"徐一帆歪着头道,"你是刚从学校毕业吧?不涨也行,要是哪天突然停水停电可别怪我。房子多了也是麻烦,每个月要给四五套房子缴费,比打麻将难多了!我这人偏偏记性不太好,说不定就会忘记一两个,记性不好不犯法吧?"

何怀玉愤恨得咬牙切齿,一边强压着怒火,一边思考如何反驳。

徐一帆并没有给何怀玉辩驳的机会,起身往外面走去,只留下一句无情的嘲讽:"老头的房子不吉利,我还忙着去找中介降价套现。你要是不想住,我不介意多卖一套。"

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又要被新房东欺压。何怀玉气愤地将铁门狠狠踹紧,攥起拳头深深呼出了几口闷气。

"砰!砰!砰!"还没等何怀玉平静下来,铁门又一次响起,何怀玉气愤地掀开门猛力怒吼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不就跟你开个玩笑嘛,那么凶干啥?"来人竟然是古世民,瞪得溜圆的两只大眼睛上面仿佛写着委屈两个大字。

"是你呀!来得这么快?"何怀玉连忙道歉,"刚才新房东来说涨房租的事情,我还以为他又有什么要求呢。"

"新房东?"古世民疑惑着走进房间。

"徐伟峰的儿子徐一帆,比他爸还为富不仁。"何怀玉骂道,"张口就要涨五百房租,还说不给就断水断电,真是无法无天!"

"租房子就这样总是要各种受气,还不好走法律途径维权。"古世民劝慰道,"要不你住到我妈的房子去如何?她退休以后一直在外地做扶贫志愿者,房子空在那基本不住。"

"还是不麻烦你啦,我再跟他据理力争看看,不能轻易向恶势力低头。"何怀玉才不会轻易投降。

徐一帆涨租不过是一出小闹剧,真的挑战还是他父亲徐伟峰被杀凶案。何怀玉去过两次徐伟峰的家,已经算得上轻车熟路。

二人很快来到另一栋楼徐伟峰的家里,戴上手套鞋套小心翼翼地穿过封锁带进到现场。

比起前两次的牌友云集人声鼎沸,此时偌大的豪宅里只剩下浓浓的血腥和尚未完全消散的烟味。

之前来得匆忙,何怀玉并没有机会仔细观瞧徐伟峰的豪宅。如今仔细一看,发现这位房东的生活并没有想象的奢华。除了装修和家具比较上档次,冰箱中色泽暗淡的剩菜和餐桌上用楼盘广告传单自制的垃圾收纳盒都与奢侈相去甚远。再一看衣柜,除了光鲜的外套衬衫,泛黄的睡衣一点也谈不上贵气。

万贯家财还未享受转眼就成过眼云烟,何怀玉不禁悲从中来,甚至有些同情起徐伟峰,特别是想到他那迫不及待要涨租的不孝子。

二人将四室两厅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逐一仔细察看,希望能发现一些之前其他同事遗漏的线索。可惜找了一个小时仍没有任何收获,他们只好又回到了原点——案发的客厅。

徐伟峰死时所坐的红木太师椅上仍留着暗红的血迹,茶几上的零食和茶杯都还在原处。

何怀玉盯着茶几看了一阵,转头对古世民道:"总感觉有些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在哪。"

"我也觉得遗漏了些什么,近在咫尺却难以捉摸。"古世民摸着光头皱眉道,"要不我们模拟一下当时的情景,我当死者你当凶手。" 说完便模仿起徐伟峰死前的样子,假装坐着喝茶看电视。

何怀玉退到楼道,轻轻敲响大门。

门响了四五声,古世民才大声问道:"谁啊?"

"是我!"何怀玉一时也琢磨不出凶手的身份,只好按着普通人的习惯答道。

"这么晚了还来,有什么事吗?"古世民起身打开门问道。

何怀玉揣摩着凶手的心思道:"凶手和徐伟峰肯定认识,不然不会那么晚还轻易给他开门。"

古世民将食指放到唇边示意何怀玉噤声继续模拟下去,他的这个结论大家早就想到。

"可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要不跳过这段,你先让我进去?"何怀玉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古世民让开身子回到座位,想要端起茶壶手却又停在空中,疑惑道:"既然认识,我应该会请你喝茶,可是只有一个杯子。"

何怀玉走到茶几边,同样眉头紧锁:"茶盘里九个杯子摆得整整齐齐,会不会是凶手清洗过自己用的杯子?"

"不是,技术组同事检查过每个杯子,上面都只有死者的指纹没有其他,不像被清理过。"

"如果凶手在清洗后再用死者的手去摸呢?"

"若凶手真的如此缜密,那就太可怕了!"古世民摇头道,"还好我们可以排除这个可能,死者当时被刺破喉咙双手捂住伤口,十指都沾满了血。"

"也许是凶手不喝茶?说实话徐伟峰这么晚还喝茶也够奇怪的,不怕睡不着觉吗?"

古世民再次摇起光秃秃的头颅:"你有所不知,死者所喝得是红茶。红茶里的茶多酚在发酵过程中转化成了一种能与咖啡碱反应的氧化物,对睡眠的影响非常低。"

何怀玉不可思议地打量起古世民:"你怎么知道这些?你看上去不像经常泡茶的大爷啊!"

"我岳父比较爱喝茶,听他说起过。"古世民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回到案情上,凶手可能和你一样不在夜里饮茶。"

"还有一个可能,凶手可能只是来送个快递或者外卖,死者根本不会留他喝茶。"何怀玉分析道,"快递员和外卖员很方便出入各个小区,有连续作案的可能。凶手可以杀完人再把送来的货带走,不留下任何痕迹。"

"也不是没可能,"古世民点头道,"但一般收货都在门口,死者却是死在椅子上,这有点不符合常理。如果死者在门边就被劫持,那从门边到椅子这段过程应该会留下痕迹。我们查过死者的手机,当晚没有快递或者外卖的相关记录。我更倾向于认为凶手和死者熟识,但是不爱晚上喝茶。"

"可是这个结论并不能帮我们缩小排查范围。"何怀玉叹气道。

二人在房中继续思考讨论许久,直到中午都没有找到新思路。正在苦恼无助之际,何怀玉装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请用其中一种方式登录后留下您的证词

由于微信限制必须摄像头扫一扫,目前移动端识图无法登录。

您也可以直接添加作者微信,反馈您的阅读体验。AGreyG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