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四十六章 风云突变

3489

何怀玉兴奋地捻了捻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再次装出一副半仙的模样说:“本仙已从你梦中窥见天机,你可愿三叩九拜后聆听否?”

古世民放下筷子掰了几下响指说:“有话快说,不然送你九九八十一颗拳头。”

“答案就在取经团队中,你没发现他们少了一个人吗?”何怀玉扬着下巴说道。

“取经小队?许氏兄弟和酒吧那两名未成年,不正好师徒四人吗?”古世民嘀咕道,接着又突然醒悟过来,“不对!取经小队是五个人,许俊全是白龙马,他们的师傅还藏在暗处!”

何怀玉慢悠悠地点了三次头,装模作样道:“孺子可教也!”

“难道李乘风就是唐僧?”古世民突然放大瞳孔惊叫道,惹得食堂里其他同事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何怀玉从盘中夹起一块五花肉,边吃边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们都想吃得胜集团的肉,喝郑文华的血。”

“难怪胜利商城骚乱的时候李乘风一点都不慌张,”古世民眉头紧锁道,“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

何怀玉思索一阵,又摇头否定道:“还是不对,那个快递怎么解释?李乘风和许俊安都在主动露马脚吗?”

“恰恰相反,他们更像是知道会被怀疑,故意先给自己泼脏水。”古世民表情凝重地说,“他们想用欲擒故纵的方式来误导警方调查。”

何怀玉仍觉得有些蹊跷,质疑道:“可摄像头拍得很清楚许俊安拿完快递就走了。”

“李乘风可以给他安排其他私家车重新进入别墅园,保安对业主车辆查得并不严格。”

“也对,许俊安是李乘风的代表,郑文华给他开后门也就顺理成章。”

古世民夹起一筷子菜停在半空中说道,“要查李乘风阻力可不小。”

正当二人讨论该如何推进下一步调查的时候,食堂里突然发出一阵骚动。古世民还以为刚才的话被人听到了,连忙四下张望,却发现众人只是在围着手机讨论一条新闻。

古世民扭过头去竖起耳朵想要听听同事们讨论的内容,回过头来却发现何怀玉正掏出手机目瞪口呆地看着新闻。

原来钱昌隆的妻子葛云刚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她在镜头前泪流满面,先是为五金厂排放污染道歉,然后又哭诉起丈夫遭遇的不公正待遇。葛云不仅义正辞严地控诉警方威逼钱昌隆认罪,还拿出了一份盖有扬帆资本印章的文件,上面白纸黑字写了一段话:只要郑先生交出文件,我们一定保护你周全。

采访视频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像海啸一般袭来,瞬间将海涯警方的名誉湮灭成了泡影。

钱昌隆果真是在以退为进,他肯定早就想好了用这招来绝地反击。想起钱昌隆略带挑衅的嘴脸,古世民将拳头狠狠砸到桌上,吓得何怀玉差点惊叫出来。

“冷静一点!”何怀玉竖起食指提醒道。

“看来我们分析得没错,李乘风真的与此案有关。”古世民怒气冲冲道,“不管是谁,这次我一定要查到底。”

何怀玉盯着视频里的文件看了一会后疑惑道:“先别激动,这个文件有点蹊跷。”

“这不就是李乘风给郑文华的投名状吗?”

“你不觉得这句话说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投名状写得这么直白反而让人生疑。”

“确实可疑。”古世民缓缓点头,意识到自己被怒气冲昏了头脑,连忙闭着眼睛揉起太阳穴。

何怀玉见状也闭上眼睛开始冥想,口中不停重复着那句奇怪的话。字面上来看,郑先生应该是指郑文华,文件大概是得胜集团的文件,承诺人是李乘风,保护的自然是郑文华的周全。细心一想,事情绝对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大约两分钟后何怀玉笑着睁开眼睛,却发现古世民正瞪着一双大眼盯着自己,于是有些不服输地问道:“你是不是也知道答案了?”

古世民笑着点头说:“狐假虎威。”

何怀玉则几乎同时说道:“欺上瞒下。”

尽管没有默契地说出相同词语,二人却都明白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吃完饭菜告别何怀玉后,古世民就大步流星地赶往了吴旗办公室,热血沸腾地想要和他一起办好最后一个案子。

可当古世民敲响组长办公室门的时候,里面却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古世民接连敲了二十几次门,一次比一次响,一次比一次急。想起刚才并未在食堂和楼道看见吴旗身影,古世民不禁打了个冷颤:吴组长眼看要退休了还被贬谪,最后一个案子又被翻案,他不会在接连打击之下想不开吧?

古世民接着用力地拍门,同时用手机拨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古世民心中越发焦急,干脆抬起右腿猛力朝办公室门踹去。

随着一声木材碎裂的脆响,古世民高喊着“吴组长”冲进办公室,可里面却一个人影也没有。

古世民愣了一会,仔细观察一圈发现没有任何异样,然后困惑地想要退出办公室,扭头看到木门裂开的样子,不禁一阵头皮发麻。更令他难堪的事,吴旗突然满脸震惊地出现在他对面。

“你就这么急着要搬到这里来吗?”吴旗挠着头走近前嘟嘴说道。

“不是!”古世民连忙摆手解释道,“我刚才一直敲门没有回应,打电话你又不接,就没忍住闯进来了。”

“我不过是去上个厕所而已,最里面那个坑位信号本就不好。”吴旗深深叹气道,“找不到我你可以等一下嘛,你搞出那么大动静,害我以为要地震了。”

古世民羞愧地低着头,小声解释道:“我中午没见你去食堂吃饭,怕你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出事情。”

“我在办公室能出啥事?”吴旗心疼地扶着木门看了看,“犯罪分子组团攻陷刑警队吗?”

“不是,刚才看到葛云的采访视频,我怕你接连受打击会想不开。”古世民越说越小声,光头红得像个烧热的铁球。

“我从警也三十多年了,是那么容易受打击的人吗?”吴旗摇了摇头,又突然惊讶道,“你刚说谁的采访?”

“葛云,钱昌隆的老婆,她公开了一份扬帆资本的文件,之前的调查结论要被推翻了。”古世民说着从手机里调出新闻递给吴旗看。

吴旗看得目瞪口呆,还没等他继续询问,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吴旗掏出手机应承了几句,然后挂断电话对古世民说:“跟我一起去贾队长办公室,案子有了重大变化。”

“贾队长看到采访了?”古世民问道,一般跟着吴旗往外走去。

“听上去好像不止如此,我们先过去看看再说。”

古世民跟在吴旗身后,心情忐忑地来到队长办公室,进得门内古世民才发现他所做的一切心理准备都没了作用。他万万没有想到,办公室里除了贾贵民和雷放,竟然还坐着两名不速之客——其中一名正是嫌疑人李乘风。

“怎么了,你们认识?”吴旗拉了拉古世民衣角低声问道。

古世民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低声在吴旗耳边介绍起李乘风的身份。

李乘风倒是洒脱,起身向二人走来,一边微笑着递出手说:“吴组长好,古警官好,我们又见面了!”

古世民在吴旗之后轻轻握了握李乘风的手,一边向贾贵民点头致意。

贾贵民见此情景,疑惑地望着古世民道:“你们认识?”

古世民尴尬地摸了摸光头,看着李乘风说:“前天在胜利城的开业典礼上见过,不知道李先生来我们这有何贵干?”

李乘风微微笑了一下,他身旁一名戴着厚重近视眼镜的人站上前来,毕恭毕敬地答道:“警官们中午好,鄙人张仰恩,是李先生的秘书。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想了解郑文华案的调查进展。”

吴旗疑惑道:“你们是因为钱昌隆妻子的采访视频前来吗?”

古世民略带讽刺地说:“你们来得倒是很快!”

“古警官说笑了,”李乘风微笑着说,“可惜我们没能更早发现问题。”

“那份文件是伪造的吧?”雷放拧着眉毛问道。

“文件确实由我们员工开具,”张秘书苦笑着解释道,“我们直到上午开周会才发现它的存在,知道真相后马上就赶了过来。”

贾贵民拿起桌上一份材料问道:“就是你们带来那两个人干的吗?”

张仰恩点头道:“是的,黄俊鹏是我们公司的投资经理,他串通人事专员林丹丹盗用公章制作了那份文件。”

“他们为什么要做那份文件,又怎么会跑到钱昌隆他们手里?”吴旗对此甚是不解,额头上的皱纹挤得像刘海一般。

“我们公司有意入股得胜集团,最近与许多方面展开了积极接洽。”张秘书轻轻叹了口气解释说,“黄经理做事风格有些离经叛道,他听说黑市上有人在悬赏寻找一份得胜集团的内幕资料,以为可以用来增加谈判筹码,就私自决定高价抢购。”

“什么内幕资料?”贾贵民皱眉问道。

吴旗猜测说:“是那份环评报告吗?”

张仰恩坦率答道:“不是,环评报告价值没那么大,具体内容我们不清楚,但市场上传闻是一份财务相关的资料。”

“那这位黄经理为何会让郑文华交出文件?”贾贵民接着问道。

“这里其实有误会,”张仰恩看了眼李乘风后接着解释道,“周一上午有名自称郑乾的人来公司,他说知道资料的下落,并以保障人身安全为由让黄俊鹏开具了证明。”

“这郑乾一听就是骗子,黄俊鹏那么笨也能在你们公司当投资经理吗?”雷放不可置信地冷笑了一下。

张秘书苦笑了一声说:“他的确是有些自作聪明了,以为没有写明具体条件,公司留有最终解释权,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结果却掉进了别人的陷阱里。”

贾贵民重重地叹了口气,朝着雷放说道:“你派两个人去提取监控视频,查出这个郑乾的真实身份,尽快把他抓回来!”

“不用查了!”古世民平静却有力地说,“我知道这人是谁。”

“谁?”贾贵民和吴旗同时问道,李乘风等人也将信将疑地望了过来。

古世民摸了摸光头,一字一顿地说道:“许——俊——安!”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