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五章 齐武

3098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齐武一定要换种方式去活。他曾拥有过常人梦想的一切,转眼却已消散如烟。

他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堕落,或许是明知属下拍马屁却甘之若饴,或许是合作商私下给回扣时的欲拒还迎,或许是面对桃色诱惑时的半推半就。他渐渐从适应变得习惯,再到后来主动索取。最危险的陷阱不是断崖,而是让人慢慢滑落却毫不警觉的斜坡。

尝过的诱惑越多,胃口就会越大。第一次接触大麻的时候,齐武只是觉得国外流行,尝尝鲜没有大碍;后来邂逅摇头丸,他相信只要意志坚定,随时都可以戒除;最后沉迷于冰毒,他才猛然意识到,陷入毒瘾深渊的人永无出头之日。

眼前失去希望,身后没了退路,心里的魔鬼却不停地呼唤着。白天努力扮演精英高管,晚上继续纵情声色犬马,即使年薪大几百万,存款也很快消耗殆尽。

前几天他去找妻子协商离婚,顺便想把金色海岸小区的房子卖掉分账。虽说还未办理手续,二人的婚姻却早已走到尽头。商谈失败被妻子和围观群众痛骂一顿后,他只能灰溜溜地逃离是非之地。毒瘾偏偏在开着车的时候发作,撞到路边石墩的时候,他恍惚间竟看到了牛头马面。

等他醒来,额头上早已被缠上厚厚的纱布,手臂上还插着输液管子。

“医生!”齐武虚弱得快说不出话来。

医生扭过头来没有说话,他身上穿着奇怪的防护服,脸上还戴着面罩和口罩,像是见鬼一般远远地缩着身子。

“医生!”齐武用劲喊道,“我什么情况?”

“撞伤不严重,”医生隔着大约两米喊道,“但你感染了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就是俗称的艾滋。”

艾滋?!两个字就像钢针刺入了齐武的耳朵,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瞬间坠入了深渊。

等到第二次醒来,齐武忽然大笑起来,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活该!他的人生仿佛就是一个笑话!笑着笑着他又开始嚎哭,他的烂命死不足惜,却没想到结局来得如此迅猛而惨烈。半个小时后他才恢复平静,望着输液管子陷入了沉思。

齐武知道再无回头之路,他只想最后给家人一些微不足道的弥补。等体力恢复一些后,他便趁着医生和护士不注意,悄悄溜出医院赶往了得胜集团总部。

回到办公室,他的满头绷带吸引了无数道异样的眼光,但他是高高在上的财务总监,谁也不敢多嘴发问。

从保险箱里取出深藏许久的机密文件后,齐武迅速离开公司扔掉手机卡躲了起来。得胜集团的报复很快就会到来,在拿到补偿前他必须好好藏匿踪迹。

打好腹稿后齐武便用临时手机拨出了电话,却是迟迟无人接听,转念才想到董事长李得胜前天刚去国外度假。

董事长不在就只能找总经理李乘风,齐武向来瞧不起那个富二代,如今终于可以不再假意逢迎:“我是齐武,你父亲不在,所以找你谈一谈。”

“齐大哥?你怎么换号了?”李乘风诧异道,“你说话怎么怪怪的?”

“我没时间跟你解释,”齐武不耐烦地说,“你让人准备好两千万现金,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

“啊?诈骗电话吗?”李乘风不可思议地说,“明明是齐大哥的声音啊!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齐武大声怒喊,“两年前我为集团处理的那件事,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当时我留了一份文件。明天准备好钱,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你不会被人绑架了吧?”李乘风问道,“你随便给个暗示,我立马帮你报警。”

“没有!”齐武气得差点把手机摔掉,“我很严肃地跟你谈交易!要是搞不清状况就去问你爹!”

“哎!齐大哥啊齐大哥!”李乘风叹气道,“之前听人说你染毒我还不信,你不会真的吸嗨了吧?”

难怪传闻说李得胜准备让小儿子李追月接班,这李乘风简直就是竖子不足与谋!齐武骂骂咧咧地挂断电话,当即就打车去了他常造访的王朝酒吧。

得胜集团与王朝娱乐集团理论上并无利益冲突,可两位老板却有着多年的过节。要是能让李得胜摔跟头,王超一定乐于下绊子。

齐武没法直接联系王超,但作为门店大客户,找酒吧店长吴鑫谈判并不是难事。

“齐总!”吴鑫每次都是油头滑脑地满脸谄笑,“好多天没见您来啦,最近新到一批好酒,给您来两瓶如何?”

“不用了,”齐武摆手道,“有笔生意找你谈谈。”

“什么生意?”吴鑫贼眉鼠眼地问道。

齐武犹豫了会说:“你能联系上王董吧?我手里有份得胜集团的机密文件,他肯定会感兴趣。”

吴鑫歪着头将转了好几圈眼珠子,过好一会才问道:“齐总您开玩笑的吧?”

齐武可没有多少耐心:“喝酒的小钱可以赚,大生意就不做了吗?”

“什么文件,多少钱?”

“一份能让得胜集团伤筋动骨的文件,”齐武没必要和一名普通店长过多解释,“一千万,王董肯定觉得物超所值。”

“我们集团正和贵公司洽谈合作,您就别开这种玩笑啦!”

齐武不屑地笑了声说:“这个文件可以让你们在谈判中获得更大的主动权!”

吴鑫思索一阵,终于扭扭捏捏地打出电话,像老鼠一样吱吱呀呀了两分钟。

“王董怎么说?”齐武迫不及待地问起结果。

“很抱歉,齐先生!”吴鑫忽然收起了嬉皮笑脸,“这笔生意我们没法接。”

“你什么意思?”齐武感觉有些气愤,“当我在骗人吗?”

吴鑫抽了抽嘴角退后一步说道:“我相信您手里有文件,不瞒您说,得胜集团刚发了悬赏。”

齐武压制着怒火质问道:“王董还会害怕李得胜吗?”

吴鑫忽然又换了张仗势欺人的脸:“王董就怕被人当傻子耍,李乘风开出的悬赏金可只有两百万。”

那个呆头呆脑的富二代李乘风,肯定想不出如此奸计来压低价格,估计又是那个臭道士出的馊主意。齐武想再争取一番,吴鑫却翻脸不认人开始逐客。当初挥金如土有多威风,如今虎落平阳就有多憋屈,齐武气得差点和吴鑫大打出手。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计划转眼就土崩瓦解,齐武心里是又气又急。要是往常他一定能冷静地想出应对计策,可现在毒瘾上头,艾滋病的压力又大,他一时也想不出其他出路,只能先蛰伏起来等待转机。当天晚上他就拉着情人萧雅换了住处,然后将文件藏匿起来。

次日晚上,齐武正在新的住处玩手机,突然刷到吴鑫被杀的新闻,全身毛孔瞬间喷出无数道寒泉。即使本就因为艾滋没多久命活,齐武仍然吓得不轻——得胜集团下手竟然如此凶残!

接下来又发生了两起凶案,齐武越看越惶恐,还有些琢磨不清。那个「珊珊公主」已经许久未曾联系,杀她做什么?那个薛波,不过是拿了点回扣,就这样惨死实在太过无辜。

李乘风那傻子在搞什么玩意?下一步不会用家属来要挟吧?齐武整日恐惧和担忧着,忍不住用萧雅的手机给妻子打了个电话,结果只换来一顿臭骂。

他想过去找警方自首,可那意味着敲诈坐牢和彻底的失败。一阵毒瘾上来他忽然又想起了那个贩卖冰毒的年轻人,等风头过了找毒贩子再试试,哪怕卖个五百万也好。

可惜齐武并没有等到转机,杀手来得比他想象还快。

脖颈间的束缚越来越紧,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疼痛从脖子蔓延全身,可最痛的还是那颗尽是悔恨的心。

闭上眼睛前,他多想再重来一次,可惜一切都已太晚,甚至没有机会说声抱歉。

他从小就是母亲的骄傲,家里的奖状贴满客厅的每一面墙,考上海涯大学更是让母亲在所有乡邻面前抬起了头颅。后来加入得胜集团赚到许多的钱,他便将母亲接到海涯来住。母亲无法适应都市快节奏生活的时候,他又回老家盖了全乡最气派的房子。

也好,老家的一切都慢,希望你不要太快收到消息。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更耐心地陪你。对不起,妈妈。

他有全世界最可爱的孩子,齐宇出生的时候,他就发誓要为他创造最好的条件,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不管是南安区最好的宁海小学,还是福华区顶尖的富强中学,哪怕是最贵的房价,他也会毫不眨眼地买下学区房。他以为给了一切,却忘了给予父爱。

小宇的叛逆期到了,不仅高中辍学,还学着混混染发刺青。或许没有失败父亲的管教,你就不再需要叛逆了吧?对不起,小宇。

最后的最后,他连给妻子道歉的资格都没有。说好爱到海枯石烂的女孩,说好此生互相扶持的女人,说好同担家庭责任的母亲,最亲爱的枕边人最后竟然要独自直面惨淡无比的后半生。

下半辈子或者下辈子,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人。对不起,老婆。

再见了,美丽而残酷的世界。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