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十六章 何怀玉

3335

听说展飞要抓的嫌疑人是名快退休的老头,何怀玉就知道要闹笑话,却没料到自己也是其中一个笑柄。

齐武死讯不期而至,他的脑海里瞬间填满了花大价钱吃苍蝇的愤怒和憋屈,愣在原地许久才被古世民叫醒。

坐在古世民的黑色警用摩托车后座上,何怀玉一点也没有心思欣赏海涯市五彩斑斓的夜景,脑子里全是魏峰沙哑的嗓音和赵玄隐约的窃笑。

到得案发地阳光小区,何怀玉感觉就像回到了老家龙山。阳光小区一共四排十二栋楼梯房,建成已有三十余年,好几栋楼甚至已经写上了大大的「拆」字。

穿过围观群众和警戒线爬上二号楼的天台,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为了躲避防护网般横七竖八的晾衣绳,他好几次都险些踩到狗屎地雷上面。

在一堵低矮的女儿墙旁边,穿着白色衬衫的齐武仰面朝天地躺着。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脖颈间缠着一圈藤蔓,双眼臌胀得像只金鱼,眼神里尽是不甘和仇恨。

“小何你先来啦!”一道威严又略带无奈地声音响起。

何怀玉循声望去,发现竟是队长贾贵民在喊,连忙点头应答。

“赶紧先做初检吧!”贾贵民看上去非常的疲惫且焦急。

“我?”何怀玉有些不自信地说,“要不要等张组长和狄老师他们?”

贾贵民眉间闪过一瞬犹豫,接着又道:“你先试试无妨,回头复检能跟前辈学到更多。”

何怀玉扶好眼镜戴上手套和口罩便要开始检查,蹲下身子的时候突然想起齐武是个艾滋病毒携带者,两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你没事吧?”幸好古世民及时扶住了他的手臂。

还好简单接触不会被传染,何怀玉定了定神,调整好呼吸后正式做起尸检。

首先是头部和五官,除了脸上青紫色的窒息痕迹看不出其他伤痕,口鼻中没有异物但是牙尺发黄牙龈明显退化,同时还散发出金属酸臭味。

齐武吸毒确凿无疑,看来魏峰他们并没有完全谎话,但这不是直接死因。

接着他又仔细查看起颈部,缠绕物原来不是藤蔓,而是几根捆在一起的新鲜柳条,脖子上的勒沟清晰可见,基本可以断定是勒死。

视线继续下移,齐武胸前的衬衣口袋微微凸起,里面看上去有一张纸。何怀玉小心取出一看,果真是《本草纲目》中对于「柳条」的记载。

想起上次闻到的异味,何怀玉又在薛波头顶用力嗅探一番,果然发现了相同的味道。快速检查完其他部位,确定没有遗漏后他便要起身汇报,却因蹲得太久忽然一阵晕眩差点又要摔倒。

好不容易稳定住身形,他却惊恐地发现慌忙中抓住的竟是贾贵民的手臂,连忙红着脸放开手做起汇报:“受害人颈部被柳条紧勒,导致气管破裂而亡。从尸体状况看,案发时间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间,大约是七点半到八点。”

犹豫一会后,何怀玉又补充道:“从口鼻状况和手臂上的针孔来看,死者有吸毒的习惯,但不是本案直接的死因。”

听完汇报贾贵民并没有多意外,只是面色凝重地盯着尸体若有所思。

袁方犹豫着打破了平静:“队长,楼下来了很多记者,还有得胜集团的人。”

“别让他们上来添乱。”贾贵民扭头疲惫地说。

袁方点头应道:“派出所的人在处理,不过我们赶到前有居民上来过,很难阻止消息外传。”

贾贵民面色阴沉地问:“报案人呢?审问过没有?”

“是上来遛狗的一位老阿姨,撞见尸体被吓晕过去,幸好狗叫声引起了邻居注意。”

贾贵民皱了皱眉头问道:“齐武不在福华区呆着,跑这里来做什么?”

袁方脸上疲惫不已:“齐武的情人萧雅住这,保安说他们上周刚搬过来。”

“他的情人什么情况?”

“她一直在和网友玩手机游戏,没有作案嫌疑。”

贾贵民又问道:“她有没有提供什么线索?”

“没有。”袁方轻轻摇头,“不过,她之前租着薛波的房子。”

何怀玉偷听着二人的对话,很想说正是自己的前房客,看见贾贵民铁青的脸色,又想起张万年不要妄言的提醒,只得默默闭上了嘴。

贾贵民重重地叹了口气,指挥大家做好现场勘察和拍照留底等工作后便带着队伍匆匆离开。

何怀玉在人群中找到古世民悄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我们再找找看有没有线索,”古世民的声音里夹杂着无奈和疲惫,“刚才你的状态不太好,先回去休息吧。”

何怀玉有些尴尬却也无心争辩,只是提醒道:“齐武得艾滋的事情得提醒一下他们。”

“嗯,我会跟领导反馈。”说完古世民便重新加入了勘察队伍中。

何怀玉观望一阵后默默离开了现场,他并不想回去休息,而是有无数的疑问想要问个明白。

刚回到住处何怀玉就拨通了魏峰的电话,却是对方抢先开口:“老赵说你会来电,算得还真准!”

何怀玉没有心情兜圈子,直接说道:“齐武死了!”

“人固有一死,”魏峰沙哑着声音说道,“有些事电话里说不清楚,但请你暂时相信我们,明天早上老赵会去找你。”

挂断电话后,何怀玉反复回想起与魏峰等人接触的经历,终于按捺住让古世民立刻去追查回收厂的冲动。

回收厂那些人藏着不少秘密,是否贩毒也不好说,但他们这个时候没有逃跑,肯定做好了被调查的准备。要么问心无愧,要么已经销毁线索,这个时候贸然去调查只能打草惊蛇。

平静下心情后,何怀玉搬来椅子将床尾架起。他之前将蓝色晶体藏在空心床腿中想用来当筹码,现在却只想早点与回收厂那帮人切割关系。

周三早晨何怀玉起得特别早,实际上他整个晚上几乎就没睡着过。接到赵玄电话后,他便立刻带着东西下了楼。

看到赵玄降下车窗满脸笑意地问好,何怀玉只是机械地撇了撇嘴,拉开后排车门坐上去后将半包蓝色晶体递到前面。

“这么急着撇清关系吗?”赵玄随手将包裹塞进手套箱,仿佛无关紧要。

何怀玉没有作答,淡淡地问道:“去哪?”

“去个好地方。”赵玄似乎完全没有介怀,仍是笑意盈盈。

老旧二手车在车流中慢悠悠地游了好久,何怀玉终于憋不住质问道:“你们说齐武有嫌疑,结果呢?”

赵玄斜瞟一眼后视镜,似笑非笑道:“我们毕竟不专业,幸好没听你建议报警。”

何怀玉被呛得无话可说,只得将头转向窗外等待下车。

十几分钟后二人到得一栋次新住宅楼上,赵玄笑着打开门欢迎道:“刚搬进来不久还有点乱,你先随便坐坐。”

何怀玉有些警惕地走进屋去,却发现里面布置得非常温馨。客厅被整理得井井有条,靠窗一角的书架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绘本,旁边还有一块画满简笔画的小黑板。

“可儿,爸爸回来啦!”赵玄大声喊道。

房间里很快跑出来一名身穿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接着又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打量着何怀玉问道:“爸爸,这就是你说的新同事吗?”

何怀玉想解释一番,转念想到法医的身份很可能会吓到小女孩,便微笑着朝女孩点了点头。

赵玄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道:“怀玉哥哥最会捉迷藏,以后有空让他带你玩。”

可儿看上去只有五六岁,却非常有礼貌地拉着何怀玉就坐,还小心翼翼地给他倒了杯温水。听到可儿奶声奶气地喊「哥哥」,何怀玉感觉耳朵都要酥了,紧张的情绪很快一扫而空。

赵玄独自钻进厨房,几分钟就煮好了三碗鸡蛋面,招呼两人一起吃早餐。

看父女两吃得欢快,何怀玉也跟着举筷品尝。煎蛋与葱花的鲜香沁人心脾,面条的劲道也恰到好处。吃面的同时听可儿讲述幼儿园发生的趣事,竟也体会到天伦之乐的感觉。

可儿眉飞色舞地述说着,讲到小朋友打架时突然停了下来,犹豫一阵后怯声问道:“大哥哥,你脸上的疤是不是小时候打架被人抓的?会不会很痛?”

除了母亲之外,还是第一次有人关心那道疤会不会痛,真是无比的暖心。看着眼前的小天使,何怀玉心中充满了保护欲:“现在已经不痛了,你在幼儿园一定要乖,不能跟别人打架哦!”

吃完面后,可儿自觉地去房间整理书包准备上学。赵玄把手机递过来,上面是昨晚看电影的记录:“我跟可儿说妈妈出差了,我们要耐心快乐地等她回来。”

何怀玉相信赵玄不是凶手,却有些怀疑其他人:“魏峰和魏珊是什么关系?”

“魏珊?哦!”赵玄疑惑道,“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名字相似只是巧合而已。”

“他身上的伤怎么来的?”

“他以前是个开饭店的,”赵玄解释道,“在一次煤气爆炸事故中失去了饭店和全部家人。”

他还想追问其他信息,却见可儿背着粉色卡通书包从房间出来,只得调整表情笑着和赵玄父女道别。

刚赶到单位,何怀玉便看到了黑眼眶厚重的宋祥正在整理验尸报告,连忙关切道:“祥哥,你昨晚熬到很晚吗?”

“习惯了,”宋祥翻开资料其中一页说,“正好你看下这里,复检发现齐武腹部有淤青,肝脏有轻微内出血的情况。”

昨晚何怀玉初检没有注意到腹部异样,看到照片顿觉惭愧不已,连忙保证下次会更加谨慎。

“这点伤灯光不好没看出来也正常,”宋祥说着又拿来一本厚厚的书,“这是狄老师的法医笔记,比教科书还靠谱,你好好看看。”

何怀玉满怀感激地接过笔记很快便沉迷其中,直到手机忽然响起,才惊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整个上午。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