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章 牛顺

3260

下定决心杀人的那一刻起,牛顺就已经在心里和世界做了告别,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便是柳婷婷。

九九年第一次见到柳婷婷,牛顺就觉得小女孩十分乖巧可爱,她温柔对布娃娃唱《丢手绢》的声音比高山流水还要动听,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她正在吵架的父母的影响。

那时牛顺刚从部队退伍当上出租车司机,做着走上人生巅峰的梦。根本料不到事业会随着交通事故戛然而止,而他愧疚的心却再也没能下得车来。

以牛顺的车技,在城市道路上本不该发生意外。偏偏那天一辆大货车刹车出现故障,将他的出租车和另一辆私家车撞在了一起。

从医院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成了瘸子,而乘客一家也只活下了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尽管交警判定大货车司机全责,但他却觉得自己本该眼观六路更早地刹停汽车避免灾难,心中始终愧疚不已。

后来不管柳婷婷在舅舅家长大还是去读书工作,牛顺总会时不时悄悄地远远地去看看她,在必要时提供一些匿名帮助。

他一直歉疚地坚持着,将人生过成了按揭还债,还款能力却随着年龄增长日渐衰退。

一开始亲戚介绍他去双木制药厂当医药代表,他经常会趁着工作间隙去学校看看,顺便警告一些调皮的小孩,让他们千万不要去招惹柳婷婷。因为看不惯厂里用大量硫磺熏制药材,他在推销产品的时候根本提不上劲,没干满一年就被厂长林海源给粗暴辞退。

后来他当上了快递员,虽然赚得不多却也总能买些书本玩具,做成匿名包裹寄给柳婷婷。可惜他的腿脚不方便,时常完不成任务被领导批评,也总是因为动作慢遭受客户白眼甚至投诉。

再后来柳婷婷去了异地读大学,他则辗转在各个小区当保安。虽然仍要忍受许多业主鄙夷的眼光,但他总算有了份安稳的工作,每天除了巡逻值班还能四处溜达打麻将。

直到前年七月,他偶然听见有人吵架上前制止,才意外发现柳婷婷竟已回到海涯当上了房产中介,正因争抢房源的独家代理权和同行争吵。

劝完架牛顺本想转身离开,却忽然听到柳婷婷大喊「牛叔」,竟手足无措地愣在了原地。

“牛叔!你认不到我了吗?”

牛顺确认不是幻听,愣了好一会才道:“你……我……”

“我是柳婷婷啊!”女孩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

牛顺不敢直视女孩的眼睛,低垂着头好一阵才憋出一句在心里重复了几万次的「对不起」,接着便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不怪你!”柳婷婷搀扶的手力气不大却非常温暖,“交警说过那起事故不是你的责任!”

牛顺并不认为没有责任就能开脱:“如果我小心点就不会出事了,你的父母就……”

“他们本来就准备把我送给舅舅,好再生个儿子。真的跟你没有关系,我现在也过得挺好的!”柳婷婷笑着说道,眼神里并没有一点哀伤。

“你不用故意安慰我。”牛顺相信女孩本可以过得更好,即使她被抛弃,父母活着总比没了好。

“我早该告诉你了,可你总是躲得远远的。”柳婷婷接着说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那么多年都没帮你解开心结。”

“不是!”牛顺连忙摆手,“是我自己一直不敢面对。”

“向前看吧!”柳婷婷拿出一张名片道,“如果还是过意不去,那就帮我留意一下小区的房源,到时候我给你信息费。”

“好!”牛顺有些意外却重重地点头道,“不用钱!”

“必须要!”柳婷婷没给牛顺客气的机会,匆匆穿过楼道离开了小区。

看着那道瘦小却坚定的身影,牛顺忽然明白,她虽然身处黑暗,却从没有放弃走向光明。

解开心里的枷锁后,牛顺享受过一段难得的天伦之乐,他甚至还将高大帅气的快递员前同事介绍给了柳婷婷当男朋友。

可惜好景不长,眼看柳婷婷被生活一次次暴击,牛顺很快又深切体会到了无法保护挚爱的自责。

面对跳单客户的谩骂、自私邻居的滋扰、无能领导的压榨和势利同事的嫉妒,柳婷婷始终积极向上攀爬着,牛顺却一步步陷入了绝望的泥潭。好人过得坏,坏人过得好,他觉得社会病了,却没料到首先病入膏肓的竟然是他自己。

那天齐武来小区要卖房,眼看善良的方知要医生被负心汉气得面红耳赤,牛顺差点就没忍住重拳出击。可他终究只是个保安,只能在齐武离开时候恶狠狠地往楼道里吐上一口浓痰。

他没能为方医生出口恶气,却引发了她的关切,进而被诊断出已经患上了口腔癌。

当保安熬夜需要提神,高级小区不让抽烟他就改嚼槟榔。虽然偶尔口腔溃疡,也听说过那东西引发癌症的传言,可他只觉得是熬夜上火。如今厄运降临,他却没有时间再去后悔,甚至觉得有些可笑,苦思一晚后又猛然大彻大悟。

他老牛蹉跎一辈子赎罪,却终究因为一些小毛病害得不能安享晚年。平日里那些烂人把社会搞得乌烟瘴气,却偏偏都活得有滋有味,实在是太不公平。

给自己治病事小,替社会消毒事大。他必须抓住最后的机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于是翻出从前当医药代表时看的《本草纲目》展开了杀人计划。

首先是欺行霸市的吴鑫,做保安这么多年,遇到最狗眼看人低的业主就是他,正好拿来练手,替柳婷婷报跳单仇的时候正好给自己也出出气。

接下来是伤风败俗的魏珊,好几次去立方公寓都看到她花枝招展地爬上不同人的车,本就是个不知羞耻的人偏偏还要诬陷路人尾行,这种人留着世风怎么能好?

下一个他本想除掉坑蒙拐骗的中介店长,他不仅买家卖家两头糊弄,还不止一次地克扣柳婷婷等员工的绩效和佣金。这种哄抬房价贩卖焦虑的人,就是整个社会的蛀虫。

可惜警方已经开始调查柳婷婷,而她好像也已经猜出凶手,躲起来断绝了所有联系。

为了避免将嫌疑引到柳婷婷身上,牛顺赶紧换了一批目标。需要被清理的蛀虫很多,随便挑几个下手并不困难。

他早就做好了被抓的准备,事到临头却仍然万分不舍,他发自本能地狂奔到立方公寓,只为了能最后再看柳婷婷一眼。

幸好他跑得不够快而上楼的台阶足够多,跑到四楼他才能够猛然醒悟,自己是个杀人犯,去见柳婷婷无异于将她推进火坑,于是连忙调整方向拐进了楼道。

他发狂地大喊大叫劫持人质,希望能被当场狙杀,那样便能死个痛快,也可不再牵连到柳婷婷身上。

可惜警察好像没有带枪,牛顺稍微冷静些后就接受了替换人质的提议。他想给那个贼眉鼠眼的疤脸法医吃点苦头,结果却先被对方的一句话击得差点意志崩溃。

“你说什么?!”牛顺假装没有听清,用右手将钥匙尖抵住人质的脖子,一边开始思考该如何应对。

小法医咳喘了几下道:“柳婷婷让你自首!”

看来她果真猜出了真相,难怪不接电话。她那么坚强的人,光是分手不可能会躲起来不见人。牛顺正在黯然神伤,忽然看到小法医稚嫩的脸上肌肉在微微抽搐,立刻又醒悟过来对方其实是在忽悠。警方没派出大批人马前来抓捕,而是让一个小法医在前面当炮灰,肯定还没有掌握有力证据。

牛顺知道警方迟早会找到证据,也没打算辩解杀人的事实。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柳婷婷彻底推到对立面上。

“自首个屁!老子欠她的早就还清楚了!”牛顺咬牙切齿道,“中介把房价炒那么高,不杀她就该阿弥陀佛了,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小法医扭了扭脖子说:“你杀吴鑫和魏珊不就是为了她!”

“随便捏死几只社会蛀虫而已,你们警察抓不了的坏人,我来收拾!可惜还有那么多药都还没来得及用!”牛顺故意像个疯子一样狂笑。

“所以你承认那些人是你杀的了咯!”小法医终于没有再纠结和柳婷婷的关系。

“承认又怎么样!”牛顺轻蔑地笑道,“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抓我?”

“体貌特征、与死者的关系、伪造不在场证明、对周边环境的了解,所有线索都指向你!”小法医挺直腰板说,“我还在薛波头上闻到过你的槟榔味道。”

“全都是间接证据,”牛顺大声笑道,“警察也不过如此。”

“把你的所有物品和人际关系都查一遍,人证物证就都有了,你现在自首还来得及。”小法医扭过头来,眼神里有种威胁的味道。

牛顺知道败局已定,但他仍然很不甘心,仰头大声哀嚎起来。就在他近乎癫狂的时候,右手肘部忽然传来一阵刺痛,接着就不自觉地松开了手臂。

眼看小法医像兔子般溜走,牛顺也没想去抓,而是本能地转身往后逃去。可他刚跑两步,就突然发现前面窜出来个人影,他认得出那人正是宁海派出所的冯所长。

“让开!”牛顺大声喊着,很快就与冯所长扭打在一起。他早就忘了当兵时候学的招数,只能胡乱地挥舞着手脚。

不知怎的他就忽然失去了重心,等他伸长手臂想去抓住栏杆,整个身子都早已开始向楼下坠落。

牛顺哀声高喊着,在半空中使劲抬头往五楼望去,却并没有找到那张熟悉的脸庞。他有些失望却也非常庆幸,接着便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