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五章 宋祥

3592

随着《本草纲目》连环杀人案落幕,搞钱买房和娱乐八卦重新成为新闻热门,海涯市民也都回归了日常生活的舞台。

相比刑事案件的疑难却可解,现实困境更让宋祥头疼许多。琐碎的生活看上去波澜不惊,却像泥沼一般越是挣扎越易沦陷,让人完全无法自拔。

从二宝降生开始,家里就没再安静过。每次下班,他都感觉来到了嘈杂的菜市场。夫妻间带娃理念的差异,兄妹间抢夺玩具或关爱,婴儿与成人作息习惯的差别,学生与家长对作业理解的不同,一个小小的四口之家,却有无数个争吵的理由。

早知道当初就不要二胎了,宋祥时常这样反思,可一想到女儿可爱的笑容和兄妹间搞笑的对话,他又觉得再苦再累也是值得。如果让妻子全职在家带娃或许能少一些矛盾,可海涯的消费高昂,养育孩子开销巨大,二人微薄的工资加起来也只能勉强度日。

为了节省开支,宋祥只得花钱请了最便宜的小区邻居阿姨来帮忙。虽然对阿姨的责任心和专业水平都不太放心,偶尔回到家看到女儿摔得鼻青脸肿更是心痛无比,但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改变现状。许多次他都想让父母从老家来帮忙,可老人习惯了粗枝大叶,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他也只得作罢。

各种小矛盾其实都不严重,对有钱有闲的人而言完全不是问题。就像儿子总是不理解的小学数学作业,在宋祥看来一点也不能算难题。

周四晚上,宋祥又一次在辅导作业的过程中差点血压上头,还好手机铃声将他从崩溃边缘拉了回来。

“展组长,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宋祥调整好情绪问道。

“宋大哥,你还没休息吧?流溪工业区这边发生一起案子,麻烦过来一趟。”展飞疲惫无力地说。

“死人了吗?大概什么情况?”出发前宋祥想做些针对性的准备。

“是个孩子,大概六七岁,像是被人虐打后扔到了溪里。”

听到这个消息,宋祥立刻惊出满头大汗,想想刚才差点要动手打孩子,心中更是愧疚不已。

二十几分钟后,他驾车按照导航来到目的地,恍如隔世的感觉油然而生。

流溪工业区保留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风格,衰败破落的模样与海涯的国际化大都市形象格格不入。工业区后面的小路宽不到三米,小路旁每隔六七十米就有一条锈蚀的大铁管,源源不绝地往小溪里排泄着酸臭的工污水。

往前走了好几步宋祥才适应刺鼻的气味,接着又遇到了数十名围观群众。穿过人群的时候,听到众人的谈话,他的心里不禁发出阵阵苦笑。

一名中年妇女感叹警察迟迟才来治理工厂污染问题,一边咒骂着工厂破产倒闭,一边指责警察不作为。另一名拄着拐杖的古稀男子却煞有介事地说问题不在污染,而是这片区域风水不好,容易惹出血光之灾。更有三位穿着广场舞服装的老太太扎在一堆眉飞色舞地讨论起冤魂作祟,甚至还言之凿凿说听到了鬼哭狼嚎。众人各说各话讨论着同一场热闹,没有逻辑分析和举证论辩却都头头是道心满意足。

挤到警戒线边上,跟负责维持秩序的民警表明身份后,宋祥迅速戴起手套和口罩往展飞身旁走去。

走到近前,见众人面色异常凝重,他的心情也变得更加沉重:“展组长,我到了!”

“好,那就开始吧!”展飞说着低头将他带到小溪旁。

揭开裹尸布看到死者的瞬间,宋祥狠狠地倒吸了一大口凉气。尽管已经提前知悉,但看到孩子稚嫩脸庞上的伤痕,他的心仍止不住抽痛。

“要不要先运回去?”展飞小声问道,脸上同样写满了悲伤和疲惫。

“没关系,就这吧。”做好尸检是对孩子最好的告慰,宋祥当即开始调整状态,深呼吸三次控制住颤抖的双手,先忘记周遭环境的嘈杂,再摒弃掉所有杂念。在持续心里暗示下,周围的人都渐渐消失无踪,世界变得异常安静,只剩下排污管还在放声哭泣。

静静地做完一轮检查,等到起身的时候,宋祥才发现双脚麻得几乎要站不起来,汗水也早就从头到脚浸透了整个身子。

“怎么样?”展飞过来搀扶着问道。

“死者是名大约七周岁的男孩,身体和头部正面有多处撞击伤,嘴角有流血的痕迹,但这些都不是致命伤,真正死因是溺亡。”宋祥悲痛地说道,“从呼吸道的情况来看,死者在污水里有过挣扎,但因为年龄小受伤重没能成功自救。”

“他娘的!”展飞咒骂道,“可以推算出案发时间吗?”

“死亡时间大概在四小时之前,傍晚十八点左右。”宋祥愤慨地说道,“那时天还没黑,按理说很容易被发现。”

一位派出所的老民警出来解释道:“这里路况比较差,走的人不多,附近居民也嫌臭绕道走。”

“会不会是小孩跑到这玩,失足掉进小溪里受伤后被溺死?”宋祥不愿相信有人竟然能对这么小的孩子下狠手。

“从路面到小溪大约只有两米高度,溪水下面沉积了很多污泥,即使掉下去也不会那么多伤。”展飞握着拳头分析道,“他是先受了伤,然后才被人遗弃在这。”

“这条路有监控吗?或者附近路口的也行。”宋祥朝着民警问道。

“以前有过,现在基本都处于不可用状态。”老民警目光低沉地摇头说,“那几家工厂为了排放废水方便总是偷偷摸摸搞破坏,我们又抓不到证据,折腾了几次就没再装新的,想着反正遭了小偷也是他们自己负责,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展飞脸色铁青地骂道:“几个小工厂还翻了天不成?你们为什么不跟局里反馈?还有环保局,这么明显的污染也不管吗?”

老民警耷拉着眼睛脸上全是无能为力,叹气道:“我们投诉过,可后来都不了了之,听说他们跟环保局局长关系非常好。”

“就不信他们能只手遮天!”展飞恶狠狠地说。

正讨论着,负责下水搜查的同事都爬了上来,除了污泥下埋着的一些工业废品和一个大排水管边有攀爬的痕迹,再没有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展飞让满身污泥的三人先行离去,接着又朝老民警问道:“报案人呢?把人叫过来!”

“是环保组织的志愿者,我把他们叫来!”老民警说完朝警戒线外走去,很快带回三名十五六岁的青年。

“警官们好,我们是「蓝海协会」的志愿者,我叫赵无虞。”其中一名满身污泥的男孩说道。

「蓝海协会」热衷于环保事业,也时常扶助弱势群体,宋祥也曾在闲暇时分去当过几次志愿者。

听说协会创始人王安然同时还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又是王朝娱乐集团董事长王超的儿子,简直是让人艳羡至极。

面对年轻志愿者,宋祥心里也多了几分信赖,抢在展飞前面问道:“谢谢你们及时报案,你们大概几点来的?有遇到可疑的人或车辆吗?”

“没有,我们九点半左右才到这,当时就我们三个人。”旁边的女孩抱着胸前的黑色单反相机答道。

展飞皱着眉头指着相机问道:“你们是来拍照的吗?这么晚过来?”

“这家药厂不仅用过量硫磺熏制中药,还往溪里随意排放污水。”女孩举着相机面色沮丧道,“我们昨天来拍照,被保安抢了内存卡还砸坏一个镜头。”

“我们拍了几张照片,无虞发现小溪里有个孩子,我们就爬下去救,可惜已经太晚。”另外一名同样脏透的男孩越说越激动,眼眶里的泪水几乎快要滴落下来。

“存储卡可以借一下吗?明天还你们。”展飞伸手朝女孩问道,显然不想放过任何一丝线索。

三人离开后,宋祥也先带着尸体回刑警队做复检,留下展飞自行带队调查。

次日上午,听说有老人前来辨认尸体,宋祥熬了一夜怕体力支撑不住便拉着何怀玉一同前往接待。

见到接待室里头发花白的老太,恍惚之间他差点误认为是自己的母亲。尽管她们容貌打扮并不一样,但那沧桑无助的感觉别无二致。

他将老人扶到停尸床边上,让何怀玉缓缓揭开了白布。

老太颤抖着探头望了眼幼小的躯体,接着便扑上去紧紧地将其抱住,涕泪交加地哀嚎道:“怎么办啊!真的是果果!”

过了许久,老太的哭声才渐渐放缓。

宋祥轻拍着老太的背问道:“老人家,这是您孙儿吗?怎么您自己一个人来了?”

“这是我外孙果果,这可怎么办哟!”老人说着又哭泣起来。

宋祥安慰着继续问道:“孩子的父母呢?他们怎么没来?”

老人哭着说道:“他们去外地出差,要明天才回来。现在孩子都没了,我可怎么跟他们交代呀!”

怕老太太过难受,宋祥将她带回接待室,帮她填写登记信息。

“孩子什么时候不见的?您当时没发现吗?”何怀玉端了杯温水给老太问道。

老人家用力拍着大腿说:“昨天傍晚我带果果在小区花园里玩,然后他就突然不见了!”

“具体几点您记得吗?您当时在做什么?”何怀玉拧着眉毛追问道。

“差不多五点,”老人摇着头哭诉道,“小区的王姐跟我介绍量子理疗仪,我就听了一会儿,果果就没影了!”

听得这些宋祥心中哀叹连连,既哀其不幸又怒其愚蠢,忍不住责问道:“你怎么那么粗心呢?孩子跑丢了都不知道吗?”

老人不停地摇头:“果果很听话的,从来不会乱跑的!他以前也经常在小区里面玩,从来没有出过事,他一向很乖的!”

何怀玉也皱眉问道:“孩子昨天傍晚就丢了,您怎么没有报警?”

“我——我跟王姐找了一晚上,以为果果只是跑出去玩。”老人脸上的困惑和不甘多过自责,“我想自己把他找回来,这样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宋祥很不理解老人家第一时间掩盖问题的想法,想要责骂几句却又难以启齿,只得在心中无奈地叹气。

再问下去没有什么意义,简单交代几句后便让老太签字办理认领手续。老太却不愿接笔,一脸为难地说:“我女儿还没回来,这么大的事情我做不了主。”

老太执意要等女儿回来再处理,宋祥也只得让她留下联系方式后先行离去。

望着老人佝偻的背影,宋祥心中浮现出「平安是福」四个大字,对家中琐事也一下就没了芥蒂。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