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头是案

第二十七章 古世民

2881

被罚完跑圈的周四晚上,古世民快速跳动的心仍久久不能平复。

他有许多话想说,把贾贵民也约到了海滨公园,等人来了却又无从开口,愣是在长椅上静静地吹了十几分钟的海风。

“方医生的案子就到此为止了,”贾贵民略带责怪地先开了口,“幸好没有引发舆论危机,以后不要总是擅自行动。”

古世民轻轻嗯了一声,破案的机会转瞬即逝往往等不及汇报走流程,但他也知道个人英雄主义会给团队管理带来困难。是非对错没有定论,一切只能具体情况再做抉择。

“老袁很快会退居二线,再过两年我也该退休了。”贾贵民低沉着声音说道,“越是往上走,你就越要谨言慎行。”

“我只想好好查案。”古世民像宣誓一般说道。

“不冲突。”贾贵民语重心长道,“不要去抗拒权力,它是好是坏关键要看使用的人。”

“那你怎么不去追求更高的权力?”古世民叛逆地顶嘴道。也只有在这个既是亲人又是领导的花甲老人面前,他才能像个孩子一样,表现出任性和软弱的一面。

贾贵民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真不懂还是故意气我?”

“你说过我爸的案子不破就永不升迁。”古世民嘟囔着嘴说,“那我更没有道理去追求什么狗屁职位。”

“我那是表个姿态而已,会叫唤的狗才没有威胁。”贾贵民苦笑着说,“这么多年要不是夹着尾巴,我早就被赶到犄角旮旯里去了。”

古世民摇了摇头说:“那样有什么意义呢?一直拖下去真相也不会自己浮出水面。”

“怎么没有意义?”贾贵民气哄哄地说,“你和贾筝健康地成长就是意义,你还能当警察查案就是意义,海涯市民安居乐业就是意义!”

古世民却不以为然:“我爸呢?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背着骂名吗?陷害他的人呢?就一直逍遥法外不受法律的制裁吗?”

“我也很惭愧,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贾贵民摇头叹气道,“我们查过那么多次,哪一次不是碰一鼻子灰?没有结果的案子不在少数,我们总得向前看。”

“现在有机会了,”古世民递过装着「蓝色眼泪」的证物袋说,“它又出现了。”

贾贵民接过去认真瞧了瞧,疑惑道:“从哪里来的?确定和当年那个一样吗?”

古世民点头应道:“齐武给情人买的车里面,他要是没死就好了。”

“齐武的死和他有关?”贾贵民疑惑道,“牛顺背后不像有人啊?!”

“齐武背后肯定有故事,改天我好好查查。”古世民相信事情远没有结束。

贾贵民的额头上挤出了道道沟壑:“还是要谨慎一些,说不定是有人故意用它来做文章。”

“不管是谁出于什么目的,都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古世民当然知道风险重重,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愿错过给父亲翻案的机会。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有进展一定要跟我汇报,千万不要鲁莽把事情闹大。”贾贵民像念紧箍咒一样絮叨起来,“想当初……”

这时一位年轻快递员走了过来,有些羞涩地问道:“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你们有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衬衣的年轻人吗?跟我长得差不多。”

“没有。”古世民趁机站起身来,作势要与贾贵民结束谈话。

快递员往另一边走了几步,又倒回来问道:“这位兄弟你前两天是不是在桃园地铁口烧烤摊救过一个人?”

古世民认真打量起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想起周一晚烧烤摊上被欺负的那名长发青年,轻轻点了点头。

“谢谢大哥!”快递员激动地握住古世民的手道,“以后有用得上小弟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气。”

“举手之劳而已,”古世民缩回手摸了摸后脑勺道,“他是你的——弟弟?”

“对,我没照顾好他。”快递员垂下头说,“他精神受了点刺激,有时候晚上会跑到水边唱歌。”

“需要帮忙找吗?”古世民提议道,“我——认识一些警察朋友。”

“不用,他累了就会回家的。”快递员憨笑着说,“我叫黎观,下次有机会请你吃烧烤。”

目送黎观和贾贵民先后走开,古世民忽然又想起了三十年前与父亲一起来海滨公园玩耍的景象,眼角情不自禁地湿润起来。

次日上午,听说流溪工业区死了一个孩子,古世民原本想再查查齐武的计划也临时搁置下来。

对孩子下手绝对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尽管案件不由侦查二组负责,他还是咬牙将案卷翻了一遍。

看到钟家小孩在中心公园走丢,去年在同一地方误抓嫌疑人的经历立刻又浮现在脑海中。

那天傍晚古世民正带着妻女玩耍,听得一名小孩哭喊救命,立刻便冲上前去解救。眼看孩子就要被拖进面包车,而抢人的中年男子满身横肉不像善类,他便顾不得甄别快速推倒抢人者将男孩救了下来。回到警局才知道,原来男孩是玩得起兴不愿回家,而中年男子也的确是其亲生父亲,且没有任何的违法犯罪记录。

虽然古世民低头道歉并赔偿了两千块钱医药费,但他始终认为事情并不简单,那种突然爆发的呼救声与普通小孩愈演愈烈的闹脾气相去甚远,任何当过父母的人都能轻易分辨。

林家小孩命丧小溪,钟家小孩也已消失一个晚上,等到上级决定并案处理再找到线索恐怕万事休矣。尽管刚被贾贵民警告,古世民还是决定私下去查查去年误抓的那名中年男子潘名扬。

骑着摩托来到潘名扬在福华区上福村的住址,敲开门却发现里面的住户早已换了别人。冒着打草惊蛇的风险拨出电话,结果潘名扬的手机号也已经被停机。

想起嫌疑人曾在市场卖猪肉,古世民便又往那边寻去。村子里的肉菜市场规模不大,未到中午便已人丁寥寥,只剩下零星几个摊位上还摆放着少量没有卖完的货物。

肉禽海鲜和蔬菜水果的气味在闷热的环境里发酵出奇怪的恶臭,古世民干脆便戴着头盔走了进去。

找到记忆中的位置,摊位上还有几块肥肉在卖,仔细一看卖肉的人,却并非想要寻找的潘名扬。

“你是这个摊子的老板吗?原来的摊主呢?”古世民问道。

摊主正在专心玩游戏,听到询问并没有放下手机而是不耐烦道:“忙着呢,不买肉就别吵吵。”

古世民有些无奈,再次严肃地说道:“这个摊位之前的摊主潘名扬你知道吗?我找他有事!”

摊主停下游戏抬起头来一看,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像野兔一般往市场外跑去。

古世民惊了一下,连忙追赶上去,一边大声喊道:“别跑!”

眼看那人就要逃出市场,古世民干脆脱下头盔用力往前投掷,重重地砸到那人背上发出一阵闷响,一人一头盔随即滚到了地上。

古世民迅速扑上前去将其反手扣住,拉起身来问道:“你跑什么?”

“轻点!嗷!手痛!”摊主哀求道。

“说!你跑什么?”古世民喝问道。

“不就三千块钱嘛!我过两天就还!大哥饶命!”摊主哀嚎道。

“你欠了他的钱?”古世民疑惑道。

“你不是催债的吗?”摊主脸上放松下来,“你找他干嘛?”

“我是警察,请你好好配合。”古世民接着问道,“你刚才说的三千块钱怎么回事?”

“两个月前老潘把摊子转让给我,当时还差他三千块钱。”摊主低垂着头说道,“后来我发现这摊生意根本没他说的那么好,就不想给他了。”

“你这不是耍赖皮吗?”古世民瞪了他一眼说。

“警官饶命,我过几天就还给他。”摊主哀求道。

“潘名扬去哪里了知道吗?”古世民再次问道。

摊主想了片刻,摇头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啊,但感觉他很缺钱,本来还想把破面包车也卖了的。”

缺钱的确有可能成为犯罪动机,潘名扬掳劫儿童的嫌疑又增添了几分,可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做到。

古世民平常不爱主动社交也不喜欢麻烦别人,但为了解救孩子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给几位民警同僚发去消息求助。

回到南安区刑警队,古世民本想吃完午饭再去流溪工业区查探,却见何怀玉端着盘子凑了过来。

何怀玉坐到对面,确认没有旁人后眯着一双细眼说道:“关于林果溺亡的案子,我有个大胆的猜想。”

tip-qrcode

您已经完成本篇文章的阅读,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分享给朋友们!

本站内容均为原创,版权归「灰灵」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